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为君 作者:三无斋主人(下)

字体:[ ]

 
  第110章
  
  几年前,年方十四的楚昭第一次被谢棣等人带着去逛都城中最大的温柔乡,下马车的时候撞见被龟奴追打的前任状元方子安,因为听到少年纯粹的心声,楚昭便随手唤人救了他。
  后来长留又来问过一次如何处置这个人,说是这个人总闹腾着要见楚昭。
  楚昭愣了一下才想起来,那段时间正赶上给谢晋侍疾,还要组建自己的势力,楚昭忙得焦头烂额,实在没有心思见他,便只吩咐长留把方子安的奴籍去了,给他一个正当身份,一些碎银子,然后放他走,爱去哪去哪。
  谢棣还记得方子安那身皮肉,以及挨打后越发美丽灼目的眼睛,便嘀咕了两句花大价钱救回来的小美人,又有才学,又有风骨,不如送给他调教一下,还没尝过状元探花的滋味呢。被楚昭嘲讽了两句不要脸,然后丢与这花花恶少一堆事情做。
  祖父还在病中,谢棣也就是私底下过过嘴瘾,真叫他做什么,其实还是不敢的。不多时也就丢开手了。
  楚昭后来又问了长留,知道这个人已经被送走,现在似乎在做教书先生,此事便到此为止,后续楚昭没有再关心。
  即便如此,楚昭也被谢棣念叨过太好心,以后要吃亏。当年的方子安,就算中了状元,也只能算是一个小人物。楚昭却替一个陌生人考虑得这般周到,难免给人冤大头之感。
  父辈们以身作则,潜移默化中传授着丛林法则和厚黑学,所以在年轻而傲慢的天之骄子们眼里,当个纨绔恶少才是潮流,行善或者帮助弱者,都是可笑的事情。楚昭这么做,可有点逆潮流而动的意思,俗称不合群。
  楚昭不想被表哥当傻子,就分辨说自己想救便救,本来就不费事,自然从来没指望什么报恩,当然更不在意对方恩将仇报,不过是随手结个善缘。究其本质,其实和纨绔子弟欺负人取乐是一回事,都是图自己开心罢了。
  谢棣时常被自家小寄奴的歪理说得哑口无言,这一回依旧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辩不过,只能气哼哼地偃旗息鼓。
  直到很久之后,谢棣才终于明白:真正的强大和高贵并不体现在能够肆意作践他人,反而体现在当你想要帮助别人的时候,心中无所顾忌。行善,并不代表软弱,其实是一种强大力量。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说表弟是个好人吧,却又不尽然。
  ——之后的一个大雪夜,楚昭和谢棣去南城看布坊里时兴的款式,坐马车回来的路上,看到路边似乎有张熟悉的脸一闪而过,却记不起来究竟是谁。那人追着马车跑了很远,可楚昭终究没有让马车停下来。
  谢棣还记得这位看似心软的表弟那时候说过的话:想讨好我的人很多,只是这种程度的话,我甚至不会回头多看一眼。
  再次见面之时,当年受过恩惠的弱者却已经站在敌人的阵营中,替楚恒出谋划策。谢棣突然觉得这一切实在有趣,他甚至隐隐期待这个方子安的表现了。
  方子安和楚昭年岁相当,可能还略小一点。多年之后终于重逢,青年的眼睛已经不再是少年时期纯良无害的水杏眼,变得斜斜往上长,似乎要飞入鬓角,看上去有些凌厉,眼神却带着一点历尽世事的内敛。然而他看过来的时候,眼睛深处那团不屈地火焰,以及读心术传过来的纯粹心声,一下子叫楚昭想起他的名字。
  人的脑海里,总是在同时思考许多不同的事情,越是聪明人便越是如此,而面前这个人,在某些时刻,心声纯粹的叫人吃惊——仿佛全身心的只渴望一件事。那样直白的情绪,对于读心术使用者而言,很容易引起共情。
  只是这一次,求救的信号被忠诚的信念所替代。青年人希望凭借自己的力量,让国家更富饶强大的理想和热血,总是能叫最世故的人也动容。有种傻得可爱的感觉。
  谁能想到,在如今这个危机四伏的都城,在公子王孙汇集的相亲会上,能够再次见到这个人,听到这样纯粹的心声呢?
  大楚上流社会以相亲为目的举办的游园会,岂是什么人都能参加的?
  首先你的家世要好,其次还要多少有点才华,否则岂不是自己来找难堪?当然,因为现在时局艰难,哀帝北狩之后,老派贵族的势力范围进一步收缩,崛起了许多年轻的新贵。而这些人,也进入了世家择婿的人选之中。
  谢棣便撇撇嘴,凑近楚昭耳边,低声说道:“这方子安,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现帮着二公子执掌户部,最是一只笑面虎,上次燕归来被抄家,就是这人带的队,百巧坊差点关门,也有此人的功劳。”
  世家有种刻在骨子里的骄傲,对于寒门出身的同僚尚且不当做同类看待,更何况是平民甚至奴隶。
  在这样等级森严阶级固化的社会中,当年被人陷害,落魄到小倌馆的少年,一步步走到今天,其中多少艰辛可想而知。楚昭有种莫名的自豪感,就好像随手撒了一把种子下去,不经意间开出了繁花。
  初遇之时,青年的各项数值并不高,除开才艺高达92之外,其余也不过50上下。如今再见,文武两项数值已经增加到了78,62,增涨之快为楚昭平生仅见。而且清廉和忠诚均高达99,私心低到3,野心65,但从数值上看,想来该是海瑞之流,能够名垂青史的大清官,谁知道现在却和蓝田王搅合在一起。
  听了谢棣的话,楚昭不甚在意的点点头。目光移到方子安身上,和他对视一眼,微微一笑。
  又见面了啊。
  方子安眼底的小火苗一瞬间蔓延成熊熊烈火,面上却寡淡而漠然:“听说如今一个官员若能证明自己从来没有跟男人上过床,便足以骄傲的宣称自己德行比一般人高尚。殿下毕竟是皇嗣,身负繁衍宗祠的艰巨任务,安可沉迷男色,甚至至今不娶?”
  这话虽然不中听,其实未必没有提醒楚昭的意思:如果他现在娶崔家和卢家的贵女为妻,夫妻恩爱,立时便能在与蓝田王的争斗中占据上风,世家和李太后的同盟关系其实非常脆弱。
  听懂了方子安的言外之意,楚昭苦笑了一笑,并未接话。
  旁边的谢棠却觉刺耳,一贯温和的贵公子当场怒道:“安王的私事,何时轮到你这种人置喙?若论荒唐,谁也荒唐不过你主子。”
  方子安却不生气,只平静地说:“谁都可以浪荡不羁,唯独人君不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殿下早日娶妻生子,也免得天下万民皆为其忧虑,便是为了北狩不归的哀帝和喻王,安王殿下也该如安乐郡王一般,速速结婚生子。”
  楚昭一时无言,方子安这想法还真是儒家的正统思想,认为天家无私事,好像皇帝生不出孩子就是丢了国体一般。
  谢棠只气得牙痒痒,但是方子安占据大义,一时竟难以反驳。
  环顾四周,场中众人面色各异,唯独蓝田王忍不住面露喜色,“说起来还真是,我只盼着那两个小的一个接一个地为楚家生产承祧祖宗香火的小男孩。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得意洋洋之态,仿佛生孩子的是他。楚昭一日无子,这方面大家便是半斤八两而已。
  可蓝田王也不想想他自家做的混账事,也不打量打量他多大岁数,自己侄儿又是多大岁数?子嗣方面楚昭虽然没优势,但楚恒的优势也没他自己想的那样大。
  安乐郡王越能生,在排在前面的两位皇位继承人都无子的前提下,对皇位的威胁便越大,可楚恒还在这里做春秋大梦,可见一大把年纪,果然全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说起皇家血脉,听说安乐郡王妃有喜了,天家多少年没有过这样的喜事,的确值得庆贺。好在殿下年岁并不大,又尚未娶妻。今日举办宴会的目的,不正是这个吗?”说话之人模样相当剽悍,名唤做王嗣宗,现任帝都城守骠骑卫一等将军。此人出身王家支脉,和王若谷算是堂兄弟。为人倜傥任侠,轻财纵酒,不拘小节,都中有做游侠儿胡闹的世家子弟,皆以与他相识为荣。他也愿意帮忙,是个极热心之人,世家中年轻一代里,无论纨绔还是家族精英,都有结交,口碑甚好。
  有他在中间斡旋,气氛总算不是剑拔弩张了。
  扫了王嗣宗一眼,楚昭微微一笑,点头道:“没错,今日这场盛会,便是为此而来。”楚昭又不傻,不会现在就出柜,只顺着对方给的梯子往下爬:“纵然缘分难以强求,这样多的杰出人物汇聚一堂,对酒当歌,也是浮生一大快事。”
  楚昭的性格其实很讨世家的喜欢,上马能征战沙场,下马又有一种自在轻安的洒脱,加上天然一副好相貌,一时竟没人舍得拒绝,人人心中均起了这么一个念头:这样的人,才配做我卢(崔,钟,王……)家的主公。
  “殿下所言极是。临淄王殿下,我也来自报家门。”
  不时有些小世家的人越众而出,或者真心佩服楚昭抗击犬戎,或者名利心切,想要讨好护国亲王。
  不过钟绍京等人却始终一副我不理你就不理你的傲娇态度,自己组成一个神经病……不,名士圈子,在那里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楚昭只当不知,往来如常,但也不去刻意讨好。有时钟绍京等人说得正热闹,楚昭也接一句话,不至于冷场,显得不合群。
  钟绍京拿起面前的小铜壶自斟了一杯酒,深深吸了一口那酒的香气,方才道:“因为尝新酒的时间在春天,所以时人喜欢以‘春’命酒,今日所饮之酒,便为尝味阁今年推出的新酒‘烧春’。”
  崔景深也混迹在这名士堆里,他低头轻轻嗅了一口杯中的美酒,意态甚是寂寥地叹道:“芳香浓郁,醇和回甜,清冽净爽,余香悠长,若能持鳌载酒浮于江中,余生便足以。”
  钟绍京一杯饮罢,不由叹道:“崔小弟所言甚是,若能日日痛饮美酒,便是挂冠又何妨?我平生没有别的爱好,唯喜杯中物。可自从饮了这尝味阁的烧春之后,便是珍贵如沧州酒,也提不起我的兴趣。可惜尝味阁限量供应,总喝不尽兴。命家中高价豢养的酒娘仿制,终归没有这般滋味。”
  这个时代的酒是很珍贵的东西,却大多寡淡而无味。
  楚昭听了这一句,就提着酒壶过来:“烧春原是我家郭师傅祖传的秘方,后来卖给尝味阁。钟叔想要依样画瓢,有三样物事难称其美。一者,原料,烧春用的是高粱,大米,糯米,玉米,小麦五种谷物为原料;二者,工艺,采用‘红槽盖顶,低温发酵,回沙回酒’工艺,精酿勾兑而成。三者,却是郭师傅的秘密了,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每年才能出十几坛子酒……”
  尝味阁的酒,根据楚昭提供的现代改良剑南春酒方,经过郭师傅的改造,所以才能有这般清冽而浓香的酒味。酒水行业历来便是暴利,烧春近年来风靡帝都,在大小宴会中流行饮用,为好酒之人钟爱,替楚昭赚了不少军费。
  楚昭的话正中红心,可钟大人眼巴巴等下一句,想知道玉米是什么,发酵又是何物,可殿下却转身去应酬别人了。急得钟大人不时扯着胡子,拿眼神偷偷看楚昭,整一个怀春少女的状态。
  楚昭看到了,忍不住好笑,终于大发慈悲地说道:“若是钟叔喜欢,我那里还有去年窖藏的十几坛,只要你吩咐一声,便与你送去。”
  钟绍京本性天真,再顾不得假作推辞,一口答应下来。然而喝了人家的酒,以后可就是昭殿下的人了,钟绍京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却认为这笔买卖做得很值。
  钟绍京的想法也代表着在场大多数世家子弟的心态。
  这些世家子原本并没见过楚昭,总听长辈说起这别人家的孩子如何如何好,大多对楚昭怀有莫名的敌意。这一次见到楚昭本人,根本没有想象中咄咄逼人高高在上的样子,反而显得平易近人,虽然话不多,然而却既有分量,又深入人心。尤其是那样将浮名换了浅酌低唱,满不在乎的劲头,精准无比地击中了这些标榜风雅的世家子那颗别扭的小心脏。
  当下,看人看脸的世家子便情不自禁地对这位殿下产生了一些好感,觉得既然楚昭行事并不像传闻中那般强势,能和大家打成一片,言语又有趣,那么与其继续忍受卑贱而恶心的李太后、蓝田王之流,倒不如支持楚昭上台。
  这可真是连崔景深都没有料想到事情。不过是参加一场相亲宴,结果本来和楚恒称兄道弟的世家子倒有大半倒戈。
  至于方子安,他没来找过楚昭,只是陪在蓝田王身边,说来也怪,方子安的长相有种阴柔的美,蓝田王本就是一个香的臭的都要舔一口的人,居然能够忍得住没下手,对方子安的态度还颇为端正,似乎真有些君臣相得的意味在其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