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报应+番外 作者:如意妞妞

字体:[ ]

 
 
 
  重生之报应
  作者:如意妞妞
 
  1.重生
 
  我醒了。
  我咧着嘴抬了抬手指,转头看了眼周围,是自己的房间,没错。
  身子僵直着,不能动弹,我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眸。
  记忆没有出错,我的确是死了,而且……还挺惨。
  我再次睁开眼眸,试图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老天有眼,我听见了开锁的声音。
  迎面走来的人让我心头一颤,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请相信,我并不害怕他,这一切是生理反应。
  “你醒了?”眼前人弯起嘴角,神色似乎颇为欣喜。
  我见了突然犯起了恶心,胸口有些闷。
  “辛柏?”我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因为梦不会这样真实。
  “若绯,我很担心你……”他坐到了床沿,伸出手轻轻抚过我的脸颊。
  我想咬一口,甚至于想要咬断他的手指,可惜,身子不济,仅限于想想。
  “你已经晕了三天,昨天……”他垂下头,神色惋惜,“你错过了我的生日会,二十岁……原本想要和你一起庆祝的……”
  我闻言眼眸闪过一丝精光,二十岁?若是他二十岁,那我岂不是……
  心中打了个响指。
  我挑了挑眉,不动声色道: “是吗?真遗憾……”脑海中,有些记忆重叠了。
  或许,我想我明白了。
  我叫唐若绯,昨天自杀了,今天重生了,现在,我确定……自己十九岁。
  ***
  上辈子,姑且称为上辈子,我自杀是因为抑郁,治过,但是没用,满脑子想死,想跳楼,想嗑药,想跳海……
  那天晚上,我洗了个澡,穿上特地准备的红色丝质衬衫,白色长裤,头发上了点发蜡,我承认,我这人对外貌上有莫名的偏执,就算是死,我也想死得完美,虽然听人说跳楼死的人并不好看。
  坐在窗台前,我喝了一罐啤酒,廉价的那种,我破产了,前几天口袋里最后的一点钱都贡献给了身上的这套衣服,剩下的……买了两罐啤酒,想为自己壮一点胆。但是,现在发现一点也不需要,我看着楼下,心情出奇的舒畅。
  死之前我拿着手机拨了一组号码,那边接通后,我就说了一句话,你赢了,话音刚落,我纵身跳下,16楼,很高,我闭上眼,想象自己是只飞天的雄鹰,这世我输了,但是下辈子老子还是一条好汉。
  如今,我醒了,心情依然抑郁,不过我不想死了。
  运气,它不会来第二次,上辈子亏待我的,连本带利,我要他们一个一个还给我!
  几天后,我爸妈回来了,我被他们俩叫去了书房,劈头盖脸一顿怒骂。
  我家是经商的,有钱,若是市里论排名,前五里面肯定有我们唐家,不过我爸仍然不满足,对他来说钱是够了,现在缺的是权。
  而我前些天为了辛柏把市长的儿子给揍了,我当时下手极狠,对方也是,方才我老爸说了,那人断了根肋骨,正躺医院呢。
  上辈子我脾气挺硬,我爸让我去医院道个谦,我愣是没去,现在想想真笨,这世道,宁可有一个朋友,也要少一个敌人,更何况是那种背景的。
  为了辛柏,一切都是为了辛柏,好像着了魔似的,一头钻进去就拔不出来了。
  说起辛柏,他是天钢集团裴萧栋的继子,他妈嫁过去没多久就死了,他从小跟着那个男人,一路顺风顺水到了现在,我和他,是青梅竹马。
  他从小就长得白净,大眼小嘴的,和个姑娘似的,小时候没少受欺负,后来遇上了我,挨打的日子才消停了一会,因为有我罩着。
  他那人挺聪明的,考试都是一百分,一双巧手还会弹钢琴,二十岁的他,十级考试好像已经过了,从前在我眼里,他是天之骄子,长得好,聪明,还会做人。
  忘了和大家说,那群揍辛柏的,后来个个成了他的哥们,而且还是掏心掏肺的那种,其中包括现在躺医院的那个。
  我笨哪,一直以为他靠的是自己的实力,十几年后我才明白,原来他靠的是屁股。
  “你甭给我摆个臭脸,快,换身衣服给我滚到医院去,听见没有?”
  我一愣,顿时回过神来,随后出了屋子。
  问我去哪,当然是换身衣服去医院赔罪,我可没有忘记,十几年后我去求那人的时候,他对我的嘴脸,够呛。
  说到底,宁可得罪人,也甭得罪变态,那家伙火起来,十条铁链也栓不住,原想着辛柏能用马鞭在后面敲打一下,没想,还是没用。
  那家伙住在医院顶楼的VIP包房,一层楼都被他们家包下来了,电梯门开的时候,楼道上站着一排人,看着像保镖似的。
  我报了名字,便静静的候在了外面。没一会儿,有人传了话,让我进去。
  刚进房,迎面就是一个拳头砸在自己鼻尖上,紧接着心口上又挨了一脚,妈的,钻心的疼。
  我捂着鼻子,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嘴里还喘着气,这家伙,真狠。
  “唐若绯,还管闲事吗?”王卓凡勾起眼前人的下巴,眯起了眼。
  变态!我心底啐了一口,不过面上,我不动声色,仍是一脸的倔强。
  人虽然重活一遍,不过根子上的倔脾气,一时半会……改不了。
  “怎么,还不服气?”王卓凡的脸色也有些发白,方才一用力,他的胸口又疼了。
  我低头看着地面,指缝间滴答滴答留着血迹,鼻腔间温热一片,出血了。
  “你还真以为你护得了辛柏?我不怕告诉你,我伤着的第一天,他就来了,看见满屋子的东西没有,都是他带来的……”王卓凡指了指屋内的水果篮,包装精美的补品,还有花瓶里面的百合,张狂道: “你不知道吧,他二十岁生日是在这里过的,我,跟,他!”
  我心中冷哼一声,他的屁股你也操得欢乐吧。
  “不说话了?”王卓凡不解气的再踢了他一脚,坐在了床沿边。
  “对不起。”我一时站不起来,干脆坐在了地上,跟他陪了声不是。
  王卓凡一怔,朝地上吐了口口水。
  “别来这一套,看你的模样也知道,是你爸逼你来的吧?”他点了根烟,双腿一搭,躺在了床上。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
  “市里开了一片地,你爸,还有辛柏他爸都盯着呢……”王卓凡弹了弹手指上的烟灰,不在意道。
  我心思一转,立刻明白了过来。
  上辈子我一颗心都放在了辛柏身上,对于这些事我老爸不和我说,我也不知道。
  “我走了……”我皱了皱眉,突然间不想和他废话,方才他话里的意思我听明白了,变态还能有什么兴趣,不就是那一样吗,可惜辛柏能做的,我不能,屁 眼,我宝贝着呢。
  更何况他的话顶个屁用,竞标土地的事哪轮得到一个孩子吹耳边风,里面牵扯的人多着呢。
  我拍拍身子,开门走人。该说的我说了,交情这玩意得一步一步来,我是想和他套近乎,但是不急一时,有些事,需要布局。
  出门的时候,身后人没有说话,不过我可以感觉得到,王卓凡正盯着自己,炯炯有神。
  院门口,辛柏正候着,见我出来了,连忙迎了上去。
  我没理他,径直开了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这车是辛柏的,B打头的,对他的身家来说,算低调了。
  辛柏见状脸色一变,他默不作声的踩了油门,飞驰在了公路上。
  我知道他在怕什么,我对于他,在这个年纪……还是不一样的。
 
  2.出国
 
  轿车飞驰在空荡荡的公路上,我瞥了眼码数,60码,真慢。
  上车之后,我便一直看着窗外,一句话也没说,我倒是想瞧瞧,他会对我说什么谎,身旁这人……外表看着挺神圣,没想到里子,脏。
  两个人都憋着气闷不吭声,快到我家的时候,他忍不住了。
  在我下车的那一刻,他锁上了车门,看着我。
  我扯了下嘴角,刚才我看了车头的镜子,鼻子青肿着,看着挺滑稽。
  “若绯,他跟你说什么了?”辛柏忐忑不安,不知怎么的,看着面无表情的我,他有些怕了。
  我歪着头,言语中透出一丝嘲讽,“你以为他对我说什么了?辛柏,你生日是和他一起过的吧?”
  天地良心,我说这话绝对没有吃醋的意思,我对他的那颗心,早就化成恨了。
  不过显然,辛柏想歪了,他连忙拉着我的胳膊,急忙解释道: “是我爸让我去的,你也知道他们家……”
  他说不下去了,因为我甩开他的手臂,横过半个身子,解了锁,下车。
  “若绯!”他叫住了我,声音还挺大。
  我转过身子,吊儿郎当的环抱住双臂,道: “辛柏,你和他的事,我不管了,我妈昨晚上和我提了一下出国的事,你也知道为了你我得罪了王家,她让我出国避避风头,我想了想,也对……”
  冲入怀中的身子似乎有些颤抖,我别开头,忍住要推开他的冲动。
  死GAY ,恶心。
  当初怎么就把他当宝了呢?现在想想,就两个字,犯贱。
  “辛柏,我走了以后你好好过日子,这世上,没有缺了谁活不下去的事,做人,向前看。”这话说得自己都犯了堵,不过对付辛柏,就得这样子来。
  “若绯,你……”辛柏红着眼,眼眸中露出沮丧之意,原本圈住他背脊的胳膊也慢慢垂了下来,随后他勉强的扬起嘴角,点了点头,“也是,唐妈妈说得对,王家的确不好惹,你……去多久,两个月,还是三个月?”
  我想了想,直言道: “说不准,不过不会太久,你也知道,我放不下你……”
  这下子,我胃中真泛起了酸,连着方才王卓凡的一拳,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辛柏听后似乎有些激动,又将头埋在了我的胸口。
  我被他抱着,身子上好像压了一块大石。
  过了一会,他才慢慢松开,他眼眶有些红。
  “若绯,你是我好朋友,我在这等着你回来……”
  文绉绉的,我听得牙都酸了。
  他开车走了以后,我奔到树头,全吐了。他妈的,再多一秒,自己就要吐他脸上了。
  辛柏,你真假,好朋友,这年头会对好朋友屁股有念想的……也只有你了。
  这辈子,和上辈子不一样,我是个直的,和你们这群变态不同。
  ***
  上了飞机后,我带上耳机,闭目养神。
  目的地,加拿大多伦多。
  下飞机的时候,正起着雾,飞机大厅内人山人海,都是航班延误的。
  我拿好行李后,出去招了辆出租者,用流利的英文说了要去的地方。
  我妈在这给我报了个学校,麦唐娜国际学院。
  我操,还麦当娜呢。
  进了学院,里面已经有人等着我了,是亚洲人,我们一对话,靠,原来是老乡,中国四川人,叫古维。
  他殷勤的接过我的行李,带我去了学院后面的学生宿舍楼。
  宿舍楼前后连着好几幢,我眯了眯眼,越到后面越破败,幸好,我不是我妈捡来的,我住的是第一幢。
  才六层楼的小高层,这里还弄了个电梯,我进门后端详了一下,干净,明亮,底楼还配了个黑人保安,见我来了,连忙行了个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