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洛地生根 作者:那年豆蔻(下)

字体:[ ]

 
 
 
 
 
  “这样以后你有什么点子我们商量起来也方便些。”云凌烨五分坦诚的道。另五分不用说姬洛应该也明白,而且不如不说。
  对于这五分的坦诚姬洛无法反驳,云凌烨身体的疲劳程度摆在那。那种劳累是身心俱疲,不是一天两天一月两月就能损耗成的,也幸亏了云凌烨有深厚的内力撑着,换一般人早就倒下了。
  云凌烨能不累吗。小皇帝五岁登基,西岳当即来犯,他一手疆场一手庙堂,其中艰辛可想而知。好在还有个年迈的太上皇能稍微分担些。花了近两年灭了西岳,还没来得及歇一口气一个千疮百孔腐朽不堪两倍于泽国版图的烂摊子又摆在面前。小皇帝那是才七岁,他能怎么办?为了天下苍生,他只能毅然决然的挑起重担。日复一日的艰辛,年复一年的操劳,又用了足足三年他才将一切顺畅下来。可小皇帝不过就才十岁,百姓们也不过才勉强温饱,他还是不得闲,还是要扛着万钧江山继续走。
  这不堪的重负造就了云凌烨的强势,虽然遗传的因素在里面,但是后天因素占了太大一部分。先是疆场杀戮,他不强势战士们的士气何在?他不强势能震慑住西岳百万雄师?再就治理国家,面对顽固不化的朝臣们不强势他能推行新政?怕是早已民不聊生了!
  
  两人不再说话。因为云凌烨觉得多说不宜,因为姬洛觉得说了也白说。
  云凌烨的让步和姬洛的不作为让气氛平和的诡异。
  诡异也罢,云凌烨珍惜这难得的清闲,难得的相伴。
  姬洛淡漠的做着参汤,他不会让云凌烨倒下,不管是出于仁慈还是出于对大局的考量。也真是,才给文烈调理的差不多又来了个更严重的云凌烨。也幸亏那一片山参,不然哪找那么多给力的补药!
  细细的洗,细细的切。细细的煮,细细的调。饭香和着药草的苦涩渐渐飘了出来,渐渐的变浓,与心事混杂在一起,分不清哪个更苦涩一些。
  恰到好处的火候,姬洛适时的把药粥取了下来。盛在碗里递给了云凌烨。“呶,喝吧。”
  “谢谢。”云凌烨淡笑着接了过去。吹了吹轻轻的啜一勺,苦在嘴里,甜在心里。
  “我给你记着帐,等好利索了一起算。”姬洛可没打算白伺候云凌烨。
  “我先把钱给你吧,剩了的你再退给我。”云凌烨怕姬洛手头紧,让姬洛为难。
  “也行。”姬洛没反对。到手的钱不要白不要。
  “不要告诉铭儿。”强势的云凌烨在姬洛面前示了弱。
  姬洛心头一颤。他突然有种被托孤的感觉。云凌烨的身体状况确实不太好,或者很不好,但也不至于那么不乐观。安抚病人的情绪是医者的基本素养,于是姬洛很有职业道德的道:“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
  “谢谢。泽国你就帮我分担一些吧。”云凌烨得寸进尺,也是出于无可奈何。
  姬洛体谅云凌烨的无奈,能撑到现在已属不易。他一耸肩。“我没有白拿供奉的打算,当然优厚会让我更有干劲一些。”
  云凌烨好玩的笑了,“你的待遇会比我这个亲王的都好。”虽然他劳碌的要死,他依旧是低于皇帝的亲王。虽然他掌控着一切,他却恪守着本分。
  姬洛得意了。他在云凌烨的面前终于有了种优越感。
  云凌烨有些无奈:从我爱上你的那一刻我就比你卑微了。
 
六十六章
 
  姬洛地位的陡增自然惹来不少关注,但是云凌烨很好的为他守住了安宁。所以此刻姬洛依旧可以悠哉的在后院里埋山参。
  山参被全挖回来了,本来还打算给别人留点的,没办法又多了个病号,而且也提醒着他要以备不时之需吗。他就只能贪婪的自私一回了。
  现在家里人极少,侍卫们都被招去伐木凿石建王府了,就连季离都时不时的帮上一把。当然他也是乐得凑这个热闹。
  “爹爹为什么不接受加冕礼?”小铭儿蹲在一边询问。
  “麻烦。”姬洛懒得去出那个风头。
  小铭儿想了想,认同的点了点头。“也好。”正好爹爹不会被很多人看见,爹爹也不会看见很多人。他决不允许姬洛被除了云凌烨之外任何人以任何方式觊觎。更不能接受姬洛爱慕除了云凌烨以外的任何人。
  “也好?为什么?”姬洛有些纳闷。他觉得小铭儿的心思真是越来越多了。这还远不到青春期啊,怎么就那么多小心思呢?
  小铭儿脑筋一转有了主意,小大人似的道:“特殊时期,省钱吗。”
  姬洛一万个不信小铭儿的真实想法是这个!他可不觉得他淡漠的儿子会关心国库的事情!那就说明这孩子开始对自己说谎了!谎言不可避免,而且很多时候谎言是出于善意。但是明显的眼前的于善恶无关。他于是严肃起来,“铭儿,要诚实。”
  小铭儿垂下了头。
  果然是说谎了。姬洛却没有追问。他等小铭儿自己坦白。
  小铭儿攥紧了手,不敢说。
  “说吧。只要诚实爹爹就不会怪罪的。”姬洛对这小不点那点小心思还真有点好奇。
  小铭儿又顿了顿才底气不足的道:“铭儿不想爹爹跟别人在一起。”
  姬洛愣了下,张口想说我不是清君,话到嘴边却咽了下去。因为他体谅了小铭儿。不管是从占据了清君身体的角度,还是从云凌烨喜欢自己的角度,他都体谅小铭儿的不情愿。但是他毕竟不是清君,毕竟不喜欢云凌烨,所以他无法顺从小铭儿的心意。当然他也不会直接否定小铭儿,因为那是一种伤害。在他爱上某个别人前他觉得没必要让小铭儿预先承受伤害。所以他给了一个模棱两可无关痛痒的回答,“爹爹这不是还没跟别人在一起吗。”
  小铭儿依旧攥着手,情绪明显的低落。显然他没有被糊弄过去
  感情的事情是无法勉强的。就是结了婚也好多离婚的。但是姬洛依然不能说。因为他的情况太特殊,特殊到明明跟云凌烨是不相干的两个人,却仿佛跟小铭儿构成一个完整的三口之家。他若是说了就等同于老爸对孩子说“儿子,我可能哪天喜欢上别人就不跟你妈在一起了。”离婚对孩子的伤害太大。可是如果不实话实说那他就成了不诚实的说谎者。唉,真纠结。
  小铭儿虽然小,却也是个明事理的。他伤害过姬洛,所以没有了太过任性的底气。云凌烨伤害过姬洛,所以他觉得姬洛不喜欢云凌烨也情有可原。但是理性终归只是理性,明白不代表接受。小铭儿无法勉强姬洛,又无法接受事实,所以只能无可奈何的吧嗒吧嗒掉眼泪。所以,说与不说,小铭儿都是个受伤者。只不过受伤的轻重不同罢了。
  喂,怎么哭起来了?!姬洛一时有些无措。
  小铭儿胡乱的蹭了蹭眼泪,倔强的道:“铭儿没哭!”
  赤裸裸的谎言。然而这种谎言却让姬洛无法责备,只有心疼。
  说到底小铭儿只是占有欲的不甘心。不甘心姬洛爱上别人,不甘心姬洛被别人占有。但是若姬洛真的爱上了谁或者跟某个谁在一起了,他也不会吝惜祝福。因为姬洛是他爱着的爹爹,他希望姬洛幸福。
  姬洛呢?因为对小铭儿的爱所以即便是爱了别人跟别人在一起了也会有个心结,或者说一种歉疚感,因为伤害了深爱自己的儿子。所以他无法祝福自己。
  所以这个关于爱的话题成了父子两人心头的一个结。一个期待却不祝福,一个不期待却祝福。
  万幸事情还没发生。万幸这种伤害还只是一种莫须有的假设。
  姬洛终究是相对坚强的一方,所以他率先给予安慰。他安抚的摸了摸小铭儿脑袋,“万一爹爹谁也不会喜欢上呢。暂不想这个问题了。”
  小铭儿开心不起来。因为姬洛谁也不喜欢他照样伤心,伤心云凌烨的伤心。
  所以爱情永远是个让人头疼的话题,牵涉的人越多越让人头大。
  
  “怎么了这是?”云凌烨进来了。他早晨上朝,上午处理政事,一般过了晌才能过来。
  “没什么大事。午饭给你留锅里温着呢。药粥也熬好了。”姬洛料定云凌烨没吃午饭。
  “谢谢。”云凌烨安慰的摸了摸小铭儿脑袋微笑着去了。他不吃午饭确实有工作拼命的因素在里头,更重要的考量是早忙完了早过来。反正现在不管是调养身体,还是监督王府建造情况,还是见小铭儿,都是他过来的充足借口。既然可以过来,那就尽量早点吧。
  小铭儿还真不哭了,他胡乱的抹了把泪。父王还是让他有希望的!
  吆,还真管用。给云凌烨摸一下就不哭了。那厮的手还有治愈力量吗!姬洛有些吃味的腹诽,不过他倒也欣慰小铭儿平静下来。
  “爹爹,可不可以让父王晚上住下来?”小铭儿小心的祈求姬洛。云凌烨总是在晚饭前就回去,他舍不得。
  “他若是想住下来住下来就是了。”姬洛其实也没料到云凌烨会自觉的晚饭前走人。
  小铭儿灿来的笑了,吧唧在姬洛腮上亲了一口。
  姬洛喜欢的笑笑。瞅着小铭儿生动的梨涡,真是十足十的像云凌烨,想来将来肯定也会是个惑人不浅的妖孽。
  小铭儿觉得里程碑似的前进了一步,更加乖巧起来。“我帮爹爹种山参。”说罢小巴掌捧着土帮姬洛埋山参。
  “铭儿真乖。”姬洛欣慰的笑笑。他不拒绝儿子力所能及的帮忙,因为这也是对勤劳品质的培养。山参都是带着整块的厚土挖回来的,所以只是放进他重新挖的坑里稍微埋点土弄平实了就行。
  宁静的后院,恬静的薰衣草香中阆苑仙葩的父子恬淡的习作着。
  云凌烨端着午饭过来时看到的就是这番场景。他唇角勾出一抹淡笑,平静的坐在一旁石凳上开始享受田园美食。
  “父王。”小铭儿扬起精致的小脸。
  “铭儿吃不吃?”云凌烨和蔼的对小铭儿笑笑。
  小铭儿站起身来,颠颠的跑过去。
  云凌烨夹了块肉递给小铭儿。
  小铭儿张口含住,乐滋滋的嚼了嚼,跑回去继续帮姬洛干活了。
  云凌烨瞅了眼,关心却作平常语气对姬洛道:“你歇会儿吧,等我吃过饭帮你弄。”
  “不用。不过点小事情。”姬洛并没有停下,他闲话的问了句,“你怎么端出来吃了?”
  “外头清新,还可以跟你们说着话。”云凌烨坦诚的道。为了能友善相处适度的坦诚是必须的。
  姬洛觉得这个亲王太平民模式了,不过倒也不反感。安安分分的云凌烨已经让他没那么大敌意了,因为敌意的产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觉得有危险。忽然他想起一件事情,于是提醒的道:“伐木的时候别光从一个地方,容易造成水土流失。”
  “嗯。我会跟他们说。不过这次要建造的范围太大,皇宫要建,王府要建,群臣府邸要建,可能会伐得有些多。”云凌烨客观道。
  姬洛放下了手头的活,严肃的道:“如果水土流失了,那土壤就贫瘠了,根本长不出好作物。而且风一大就起沙尘。再严重就沙漠化,根本就不适合人居住了。”
  云凌烨知道姬洛不是危言耸听,就点了点头,“我让各地把木材送过来。另外伐一株就植两株,这样可以了吗?”
  “可以。但是要让各地量力而为。不过为了讨好而过度砍伐恐怕是无法避免了。”姬洛忖度的道。
  “伐几株树讨好不了我的。”云凌烨不否认姬洛的担忧,不过他自有应对。
  “建殿宇是劳民伤财的事,你切莫太粗暴了。”姬洛警告。
  云凌烨微笑起来,他知道姬洛是提醒他别失了民心。感动着这份真诚的劝诫,他颇自得的道:“我一向对百姓不错的。”
  姬洛冷哼了声,“也幸好现在秋收忙完了。百姓们有空伺候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