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游戏之攻略男神那点事儿 作者:伦河玫瑰(下)

字体:[ ]

 
  第60章 这太巧了
  
  lour在云海算是新星会所,很受年轻人的欢迎。
  这里一二层是餐厅,三层是奢侈品店铺,四层是娱乐会所,五层则没有公开营业过。
  裴向南还曾经暗测测地猜测lour的五层会不会就像xx小说里的那种禁忌糜烂的有钱人特权场所。里面发生各种挑战下限的事,以满足钱多口味重的富豪们。
  只是好奇归好奇,裴向南还没那狗胆潜进五层一探究竟。
  他跟慕辰峰说的餐厅,就是lour所经营的餐厅。有格调,最重要的是,管饱。
  当然,对于裴向南和齐遥来说,吃饭才只是一个前奏。
  吃完饭,上四楼的娱乐会所里high一下,才是计划实施的地方。
  整个四层的高度很高,几乎像是将原本的四层和五层打通在了一起。
  四楼的中央大厅是普通性质的酒吧模式,沿着侧边旋转楼梯走上去之后,才能看到隔音效果绝对一流,装潢也各有特色的包厢。
  裴向南会选择lour完全是因为这里有玩游戏的氛围,就怕峰哥逼格一来,挑了一个腿都伸不开的米其林三星,扑克牌都不好意思拿出来了。
  是谁杀了我这个游戏很简单,身份有四种,市民,杀手,警察,法官。开局,抽到法官牌的人亮明身份,然后所有人闭上眼睛,杀手睁眼将他要杀掉的人面前的纸牌抽走(注:法官免死)。完毕后,所有人睁眼,被杀者宣布已死,无法发言。其余除法官意外的人逐个呈述并且指认自己认为的杀手嫌疑人,一轮后跳票表决,票数一半以上则嫌疑人被强制处决,死后翻牌,若被处决者为杀手,且桌面上没有杀手牌,游戏结束,警察获胜。桌面上还有杀手牌或被处决者为市民,游戏继续。若被处决者为警察,游戏结束,杀手获胜。
  这种桌游就是人越多越好玩。
  所以裴向南顶着慕辰峰头顶上的黑气,把三个人的助理给都叫了进来玩儿。
  好吧,六个人,勉勉强强地玩了。三个市民,一个杀手,一个警察和一个法官。
  “待会,我们两个配合好。”裴向南站在洗手间的洗浴台前,眼睛盯着水流,却在专心打电话。
  为了再嘱咐一遍齐遥,裴向南借着去上厕所的机会给齐遥打电话,也没事先通知他,想来那家伙应该也不会那么蠢就坐在峰哥边上接电话。
  “我知道。”
  “游戏规则就是那样,也开不出什么花来。到时候我坐你对面,如果我拿到了杀手牌,我就在桌子下面踢你一下,如果拿到的是警察牌就两下,市民牌就安静。反之,你也这么提示我。要是我们都是市民,那就见机行事好了。反正我们也只要故意让峰哥输一次就ok了。”
  “嗯。”
  “感觉你紧张得都要浑身发抖了,行不行呐。”
  “我可以的!”
  “我教你个缓解压力的法子。”
  “什么?”
  “说绕口令,哥挎瓜筐过宽沟,过沟筐漏瓜滚沟。隔沟挎筐瓜筐扣,瓜滚筐空哥怪沟……靠,我舌头都要打结了。”
  “……”
  “好了,大遥子,不逗你了,我们出发!”
  ……
  游戏第五局,在裴向南暴躁地磕完了一叠瓜子后,他和齐遥的作弊小分队居然一次都没有和峰哥对立过,也就是说,峰哥当警察的时候,他们不是杀手,峰哥是杀手的时候,他们不是警察。最坑爹的是他还被峰哥杀了好几次。
  天了噜,峰哥是有多恨他啊!
  上一局,他多严肃地表明自己是警察了,居然也被投死!还让不让人愉快地玩耍了。
  裴向南带着深深地郁悴,开始摸新一局的纸牌。
  翻起一看,牌面上画着一把滴血的长刀。
  很好,他是杀手了!这下肯定不会第一轮就被杀了!
  法官翻牌,表明身份,这局的法官是峰哥他助理。裴向南松了口气,不是峰哥就好。
  裴向南看了眼阿元,阿元小小给他比了个手势。裴向南心里了然,阿元是个市民。
  齐遥已然低眉顺目地坐在慕辰峰边上,只看了一眼自己的牌便倒扣在了桌上。裴向南也看不出来这小子拿到了什么牌。齐遥,他都看不出,慕辰峰那就更没办法辨认了。
  开玩笑,这屋子里,还有谁敢质疑慕辰峰的演技吗?
  裴向南果断伸腿踢了齐遥一脚,告诉齐遥这一局他是杀手了。
  齐遥没反应。
  过了一会儿,裴向南又踢了一脚。
  齐遥还是没反应。
  搞什么,这家伙,倒是给个反应啊。
  裴向南反扣下自己的牌在桌上,目光炯炯有神地在齐遥和慕辰峰脸上来回扫视。
  baby啊,说好的配合默契呢,难道你脑电波都中断了吗。
  裴向南不信邪,脚上发力!
  “咳咳咳。”慕辰峰突然猛地咳嗽起来,然后弯腰下去拍裤腿。
  裴向南:“……”眼神一瞥死死瞪了齐遥一眼。
  完了!居然踢峰哥身上去了。
  我完蛋了,我绝对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吴导,我对不起你,《和我长跑十年的女友就要结婚了》还没有杀青就没办法继续拍了。深哥,霸道总裁,我对不起你,说好的要当你们的摇钱树的!还有束风,小弟我还没瞻仰到你英姿勃发,据说骚气得一逼的伟岸身姿呢。
  我还这么年轻,我还没逆袭成超级巨星呢,我不想死啊!
  “裴向南,你哭什么?”
  “峰哥,我心口疼。”
  “别闹了,快点玩游戏,要闭眼了。”
  “是……”
  开始游戏后,裴向南也没接到齐遥的讯号。没有讯号那就是齐遥告诉自己,他是市民了。
  噢耶,也就是说,现在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峰哥是警察!
  很好,那先把齐遥的那个小助理给杀了吧。
  “杀手请杀人。”
  裴向南小心地睁了一只眼,找到齐遥助理面前的纸牌抽走,然后敲桌面示意杀人完毕。
  法官将被杀者的牌翻到正面,说:“市民被杀了,现在请剩余的人开始呈述并指认杀手。”
  超好机会!峰哥是警察!
  按照作为的顺序,慕辰峰首先指认,只见慕辰峰挑了下眉,指向阿元,然后扫了齐遥一眼,完事。
  裴向南差点想无奈扶额了,齐遥这个软靶子,被峰哥扫了一眼就跟着指认阿元。
  悲催的阿元,就在这一轮里被无辜地投死了,一翻牌,尼玛人家是大大的良民。
  第二轮,杀手又要杀人了。
  裴向南艰难地在齐遥和慕辰峰身上选择,杀了峰哥,这一局就赢了!可是不忍心……峰哥虽然总把他杀了,但从来没指认过他是杀手。
  而且,要是真杀了峰哥,峰哥会不会让他罪加一等……齐遥,兄弟,哥对不起你,只能先杀你了。
  齐遥死了,随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裴向南。
  刚才裴向南那几脚都踢慕辰峰身上去了,齐遥也不知道裴向南究竟是杀手还是警察。
  整个桌面只留下一张法官牌,一张警察牌,一张杀手牌。法官牌,已知,杀手牌和警察牌未知。这下子,法官就得体现他的价值了。
  当游戏发展到只有警察和杀手对峙的时候,法官将判断谁是杀手,谁是警察。
  第三轮呈述。
  慕辰峰说:“如果我是杀手,我肯定第一个杀裴向南。所以,我不是杀手。”
  tmd……这算个什么呈述,我!“我弃权!不为自己辩解!法官大人明鉴!”
  慕辰峰助理左看看右看看,抓耳挠腮了。
  一个是自家少爷,一个少爷待见的。
  这可怎么选……
  慕辰峰:“咳咳咳。”
  助理恍然大悟,正经脸说:“本庭宣布,峰哥作为杀手的嫌疑更大,遂处决。”
  慕辰峰死了,一翻牌,牌面上画着一个大大的警徽,警徽内部写着“正义”两字。
  裴向南惊呼:“我赢了!”本以为自己稳输的,毕竟法官可是峰哥的助理,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处决峰哥啊,没想到这个助理有两百个胆子。
  “咳咳,那啥,峰哥啊,输了要接受惩罚的,还有法官大人!”裴向南笑眯眯地说。
  这几局游戏玩下来,大家都没有那么拘谨了。
  慕辰峰无语地看了眼助理,说:“什么惩罚,就像你们之前那样的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对对对!就是真心话大冒险!”裴向南兴奋地搓手:“峰哥,其实我建议你选择大冒险的,真心话,有好多掉节操的问题,但是大冒险的就更安全了啊,你看我们都是老实人!”
  慕辰峰勾起嘴角,冷笑:“你能不能收一收你那不怀好意的笑脸。”
  裴向南:“……”老天,你把我劈了吧!
  助理突然凑紧慕辰峰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慕辰峰脸色有些青,随即不怎么情愿地说:“那就大冒险吧。”
  裴向南差点要以为峰哥的助理是猴子派来的救兵了,简直就是神助攻!
  裴向南给齐遥挤了几个眼色,齐遥偷偷把那条红腕绳偷渡到裴向南手里。裴向南曲起手指抵在唇边咳了几下,说:“峰哥,既然是大冒险,就不能耍赖了哈。”说罢,瞬间拎出那条红腕绳:“我宣布,这一局的大冒险惩罚就是,贴身佩戴这条红绳24小时!”
  全场静谧……好似连背后音响里的音乐都消失了……
  “……峰哥。”裴向南拎腕绳的手指都有点不稳了,只看慕辰峰那黑成锅底的脸,就知道峰哥气得不行。却见慕辰峰慢慢伸出了手臂,扯了下自己的手肘上的衬衣,露出骨骼修长匀称,腕骨性感到爆的手腕来。
  裴向南咽了下口水,提着那条红绳绑在那只稍稍能看到青色血管,但完全不狰狞,反而充满男人味的手腕。
  果然是被称为全身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男人。
  “峰哥,好了!记得24小时哦!”裴向南让脸上挂起一个欠扁的笑,掩饰心里的那点小悸动。
  真的完全是他的菜啊。可惜……可惜……
  叮当,叮当,随着慕辰峰手腕的甩动,那只小小的金色铃铛每发出一次声响,都像是敲在裴向南心里。
  裴向南扭头去看齐遥,齐遥已然失神许久,盯着桌面,目光呆滞。
  怎么计划成功了,大家却都好像没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
  最后也没玩儿到太晚,毕竟齐遥和自己第二天都有戏要拍。
  裴向南破天荒喝得烂醉。背他出门时,尽说些胡话。
  齐遥和他的助理已经先行驱车离开lour里也要小心躲着狗仔。
  裴向南头戴鸭舌帽,嘴上挂着口罩趴在自家助理背上,软瘫如烂泥。他酒量委实不好,说是三杯倒都抬举他。慕辰峰走在他前边不远处。忽的,裴向南一下从阿元被上窜起来,迷迷糊糊地喊:“峰哥!”
  慕辰峰手里夹着烟,还没来得及抽一口,回过头去看裴向南。阿元背着他走上前来。
  裴向南方向不清地挥舞着手:“峰……峰哥,你手真,真好看。戴着,戴着那绳子,也……也好看……”说着眉毛一皱,抬手去捂嘴,还好没吐出来。
  “快带他回去。”慕辰峰无奈地抽了口烟,吩咐阿元。阿元点点头,背着裴向南快速走向大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