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轮椅帝 作者:M今天

字体:[ ]

 
 
文案
瘸腿影帝重生到五年前,斗小三虐渣攻的故事。
另外关于作品,因为作者是学生党,且有个儿控的爹,所以有时更新不及时,希望看官谅解!作者会努力的!坚决不坑!over、
 
内容标签:强强 虐恋情深 重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丞之陈毅孙昊阳 ┃ 配角:李彬彬胡宥石头 ┃ 其它:轮椅帝娱乐圈
☆、当爱已成往事
 
  黎丞之之前一直想,但想不明白的事。
  
  他站在大厦前面,巨大屏幕上,陈毅董事长与本届影帝李彬彬深情相拥。
  
  十年前,在他获得金像影帝的晚上,陈毅说,丞之,你看,这个新人嘴巴长得跟你有九分像。
  
  五年前,陈毅到疗养院看他,抱着他坐在床上看电视,说,丞之,李彬彬很像你。语气很是留恋。
  
  黎丞之看向大厦铮亮的墙壁,凌乱枯槁的头发遮住了松弛的眼皮,曾经白玉般的皮肤暗无光泽,嘴角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几条皱纹,刀削般的脸也有变圆润的一天,笔挺的肩背不复存在,连小肚腩也凸出了。路人不小心撞过来,抱歉万分的扶住他的轮椅:“sorry啊,大叔……。”他稳住轮椅,沉默的离开。身后的人继续和同伴说,刚刚那个残疾人长得有点像李彬彬耶!
  
  医生交代说,想不明白的时候不要强迫自己去想,一定!
  
  可是,黎丞之笑,这次不用强迫自己去想了,现实其实一直摆在眼前,只是他从来不相信。
  
  爱情是个什么东西。
  
  当年看到好友的爱人出轨的时候,他担心揭露现实会伤害好友,所以一直忍着不说。或者他心里隐秘的希望他们之间的问题只是一时的,终究会痊愈的,他作为外人,不该毁掉好友的爱情。直到所有人都知道了,好友还像个傻叉一样拿着爱人送的钻石手表冲他傻笑。
  
  那一刻他觉得荒唐极了。但是他还是没说。他说不出口。
  
  现在,他像个傻叉一样。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陈毅找了别人,唯独他不知道!陈毅也是好样的,自始至终没打算跟他坦白。因为不必要还是不想麻烦,他不想太清楚。
  
  那个叫李彬彬的漂亮男孩子,有一次来看他,和陈毅一起。那个时候丞之还是娱乐公司董事之一。陈毅说这是他们公司全力培养的歌手。那个孩子很谦虚,也很有努力。有时候努力,就意味着野心。但是黎丞之欣赏这样的男孩子。
  
  从他这个董事这里得到了支持,一年以后,这个叫李彬彬大放光彩,与此同时,他在疗养院的生活照被曝光,媒体上开始纷纷表示痛心。后来几年,陆陆续续有他治疗中的照片爆出,还有一些不好的消息。媒体就由鼓励到嫌弃,转而捧上了现在的荧幕宠儿。大众对陈毅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人人都觉得他守着丞之这样一个精神病加残疾情人是深情,也是悲哀,希望他能走出丞之这片阴霾,和乖巧的李彬彬在一起。他们甚至得到了异性恋群众的支持!  而这个时候,黎丞之已经病情恶化,放弃了股权,全程呆在疗养院,陈毅甚至用不要打扰他的原因隔绝了他的朋友和圈子里的信息。
  
  只是后来,连他自己都懒得坚持了。
  
  不用再想,不用再歇斯底里:现实就是,陈毅已经三年没有出现过了。
  
  爱情是个什么东西呢?又有什么好去想呢;现实就是如此,到今天,到彻底认清现实的今天,自己就该痊愈了。
  
  身体越来越轻,黎丞之盘旋空中,看救护车将血泊中的自己运走。他不得不明白,就是他这样的人,活该陈毅离开他,活该被别人撞倒,因为即使别人不撞他,他还是会撞到别人,即使车不撞他,他也会自己撞上去,即使,陈毅不离开他,他还是感觉不到他的爱。不仅是别人的问题,是他自己,出了,问题。他最大的错误,就是相信了爱情这玩意儿,相信了陈毅这个男人。他真是傻逼,都是男人,他怎么会不明白。
  
  可悲的是,他活得再明白,还是被蛊惑了。
  
  他看陈毅着一身黑色西装,撑着黑色雨伞,笔直的站在自己的坟前,说,丞之,我来是要告诉你,我爱你,但是,也许已经结束了。是的,早已经结束。我来和你道别,你走好。                    
作者有话要说:  
 
 
 
 
☆、重回五年前
 
  黎丞之再一次有意识是在凌晨五点。他不明白为什么他都看见自己的墓碑了,怎么还活着。
  
  借着晨曦往窗外望,熟悉的风景,熟悉的小圆格子铁窗,固定在地上的桌椅,是他曾经呆过十年的疗养院。看看窝在大单人沙发上睡着的人,那个沙发原来没有那么大。
  
  开始的时候,陈毅来疗养院看他,都是和他睡在他的病床上。后来陈毅说是医生的要求,他即使过来看他,在疗养院留宿时也是在他病房的沙发上。
  
  再后来大约嫌弃不舒服,是啊,过惯了舒适生活的陈毅怎么能一直忍受蜷缩在个小沙发上呢,他给丞之的病房搬来了一个大的意大利进口沙发,以后他就睡在这个上面。只是后来,他连沙发也不会睡了。
  
  丞之定定的看着那个搭了件西服外套在身上,低低的打着呼噜的陈毅,他的眉目那样清晰,下颚上因为繁忙而来不及刮掉的青黑色硬硬的胡茬,也那么真实!抓起床头的手机,显示的日期是2006年3月16日。是他在疗养院第5个年头。是他35岁生日的后一天。
  
  但是他清晰的记得自己是在2011年正月死去的。他记得他躺着冬天的地上,越来越冷,然后被抬上救护车。他记得他的墓碑上的生卒日期。只有一个解释,他回来了。回到了2006年生日。
  
  他记得2006年那天生日之前,他跟陈毅发生了争执,两人大吵了一次,究竟是为什么已经不大记得清了,他生日那天陈毅也没有过来,更没有接他出去,然后生日过后,他自杀了,不过没过多久就被发现并救过来,陈毅也过来了。但是他记得从这天以后,陈毅就再没有来过,直到他死。现在,单人沙发上睡着的人,就是陈毅,没有大屏幕上那样光彩夺目,显得异常疲惫。梦里的他紧蹙着眉头,似乎睡不安稳。黎丞之摸着手腕上厚厚的纱布,感觉异常真实。闻着空气里熟悉的味道,闭上眼睛。
  
  没过多久,他听见陈毅的手机震动不停,熟睡的人醒来,拿起了手机,没发现病床上装睡的丞之,起身,出了病房,关上门,接起电话。
  
  挂掉电话,陈毅拨开外面的百叶窗帘,透过玻璃,向内看了足有十分钟后,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换一杯红茶
 
  陈毅闭着眼睛等那一阵头痛劲过去,感觉额头上被搭上了热毛巾,还有一双手力道恰好地按着他的太阳穴。舒了口气,睁眼,看见了李彬彬光裸着布满痕迹的上半身坐在床边拎毛巾。一时有些怔忪。察觉到他醒来,李彬彬侧首冲他笑了一个。
  
  陈毅心里一动,说不清什么感觉,其实,当年坐在床沿心甘情愿为他忙碌的人也并非无可替代还是,一个人撑得太久太久,已经快要撑不下去,所以才希望被别人救赎?
  
  无论如何,当他有这样的想法的时候,就是想放手了。
  
  所以,当疗养院电话来的时候,他和李彬彬坐在餐厅吃早餐,他正准备喝牛奶。电话里说,黎先生今早突然离开了。他把杯子放下。
  
  身边人关切地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没摆头也没点头,淡淡地说:“牛奶太烫了。换一杯红茶。”
  
  没有关系的,现在的黎丞之即使闹脾气,也乖了很多,很快就会回去的。毕竟,他是神经衰弱,又不是疯了,离开疗养院,他一天也活不下去。
  
  黎丞之去的是早年他为父母在这个城市买下的房子。钥匙就被他藏在窗户下面的砖头缝中。房子位于老区,还保留着早先的建筑风格。因为下雨的缘故,街道上行人稀少,他出了疗养院,然后不急不缓地滑着轮椅,直到傍晚到家的时候衣服和裤子居然没怎么湿掉。只是初春的毛毛雨还是有些寒意。
  
  老房子不大,但布置得相当温馨。当年父母过世后,他就把家里的老保姆接过来养老,把楼下的房子落户在她名字上,并让她继续管着这处房子,所以一直很干净。他上次过来还是三年前。说起来,这房子空了也有近六年了。父母过世以后,他就把老家的东西都搬来了这边,这里的很多东西他都很熟悉,可能正是因为熟悉,所以这里一直被他小心珍藏,连本人都很少踏入,自然也没有其他人知道,包括和他在一起多年的陈毅。
  
  刘妈拎着菜篮子出门,就看见楼道里进来一个坐着轮椅的青年。黎丞之也看见了老人,莫名地有了一种归家的感觉,轻声喊了声:“刘妈。”老人竟然眼眶含泪,过了很久,迟疑的问:“先生一个人过来的?”黎丞之愣愣地点头。刘妈马上用袖子擦去眼泪,说:“先生,我先陪你回家,一会去买菜,你看你想吃点什么。”
  
  黎丞之的目光触及老人满头的银发,嗓子发堵:“想吃,水晶蒸蛋。”
  
  丞之说完,马上低下头想掩饰眼里的泪水,一楼楼梯间窗户透进来的昏黄的阳光静静笼罩着刘妈佝偻小巧的身体,也笼罩着丞之,轮椅冰冷的扶手反射出温柔的光芒。丞之慢慢扶着墙壁站起来,在刘妈不可思议的眼光中缓慢地爬了两阶楼梯。
  
  仿佛不确定他可以行走,刘妈跟在他后面,小心翼翼,随时准备在他倒下时用自己羸弱的老太太的身体接住他。
  
  丞之转过去,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
  
  回到家里,刘妈进浴室放了一会热水,黎丞之进去泡了个澡。按老妈的说法是去医院的晦气。水池边上放的洗浴用品居然都是他以前喜欢用的牌子,种类齐全。走到阳台上,发现父亲当年养的菊花依然盛开。另一边连着独立卫生间的阳台上还晾着他的衣服。算算,刘妈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在他家也有二十多年了。父母在的时候受她照顾,父母过世了,她还是这样用心的照顾着。上辈子,他也没多想过这位老人,现在,却颇受感动。
  
  衣柜里的衣服整理得很干净,带着母亲喜欢的兰花香。他找出一件自己以前穿过的纯黑大V领羊毛衫,搭了黑色的裤子和一件烟灰色薄风衣。双腿还不是很灵活,更因为刚刚爬楼,有些乏力,待穿好一身衣服时又累了一身汗。
  
  烧了热水,用大瓷杯泡了杯茶,边喝边翻看着家里的东西。老爸的钢笔,老妈的相框。他少年时弹过的钢琴。还有家里的老保险箱。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在里面放了些现金,一张房产证,还有几张卡以及他送给老爸的手表。黎丞之忽然想起他居然是身无分文的。且,他暂时不想回他跟陈毅的家去取回他的东西。要不是保险箱里的钱和卡,他接下来的生活估计很成问题。
  
  现金有三叠,三万块。卡是父母的,但户名是自己,大约是一辈子的存款,加上他每个月打过去的,居然有不小一笔。
  
  刘妈上来把厨房转角处的冰箱插上电,将买来的食品和饮品按类别放进去。她记得丞之小时候最爱喝可乐,还非百事不可。但每次一喝超过一瓶,扁桃体就会肿大,接着就是发烧上医院。所以她总是只放一瓶这种饮料在冰箱里,其余的都被她藏在厨房的碗柜下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