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洛砂 作者:愿我之泪(上)

字体:[ ]

 
 
文案:
前世,他所爱的那个人毫不留情的背叛了他,为了他的弟弟残忍的将自己的心魂取出今世,重生后十六岁的的他一步步顶着废物的名号却站在了天下的顶端,虽说过去了就过去了,可是以沐和别人不同,伤害了他的人,他将会百般的回报于他可是,仇是报了,但是…后遗症来了
“砂,你怎么算都已经是我的人了,所以还是嫁给我吧~”
以沐冷冷的倪了他一眼“去你妈的!!!”
 
【001】 悲鸣的绝望【修】
静的可怕且黑暗低潮的地下室里,浓重的呛人鼻扉空气里充满了欢爱过后的暧昧味道。
静静的,你仿佛能闻到空气里夹带着一种沁人心扉的悲伤。
“滴答--滴答”
水滴的声音似乎触摸到了地板,荡起了阵阵的悦耳声。只不过那种声音里隐约的仿若在悲鸣,也仿若在悲叹。
淡淡弥漫在空气里的绝望似乎要把人带入深渊一般,那么沉重,那么哀伤。
“滴—彭”
一阵破空的声响传来,禁锢着人羽翼的大门被慢慢的推开,有着一丝不自然却又携带着点点温暖的一束光线直射在室内。似乎是救赎,也似乎是推向人更深处的地狱。
在温暖的光束照射下的却是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子。
男子似乎是微笑了一下,柔软的光线也随之不见。而沉重的的大门再次封闭上,就像某些人的心,一旦闭合,就再也没有力气去打开它,去放生它。
“弟弟,怎么样?三哥照顾的你好吧?知道你喜欢男人,三哥就立马每天轮流让一个男人来伺候你。怎么样,感觉不错吧?呵呵。”
清澈的声音在寂静的地下室里响起,从声音里就可以判断出,这个男人绝非善物。
而悠然自的在站在屋内的男子却无聊般的看了看昏暗的四周。
似乎是嫌弃屋内的黑暗,他轻触起身,走到在室内的唯一一张桌子上。拿起了一个圆柱物体,轻轻地点燃,屋内顿时明亮起来。
而这时,男子的面容也随之暴露出来。微微脆弱的棱角,沉蓝的的眸子中让人觉得无比清澈,让人忍不住去保护他,卷长的睫毛衬托出男子的安静温和。
只是这一切都被那一张挂着嘲讽快意的薄唇破坏殆尽,那洁净柔软的薄衫衬着男子有些消瘦的身材,不禁让人一看就有种怜人的感觉。
静怡的脚步微微踩在光滑的地板上,男子微微向前。只见他停留到前方五步远就悠然的停下了脚步,薄弱的身材巍然弯下,美丽的薄唇慢慢张开。
“说起来,三哥还得要谢谢你啊,要不是你的心魂三哥现在说不定早就不在了。呵呵,为了报答三哥的感谢之情,明天三哥给你多叫些人来伺候你,可好?”
男子邪恶的话语直直打在了隐隐在男子下方的地面上。而那上面则奇特的微微躺着一个不着寸缕,满身狼狈的人。
只有那淡淡若有若无起伏的胸口昭示着男子还活着。可是那蓬乱的发丝,嘴角上带有的点点白色液体,却使男子看上去无比的凄凉,让人忍不住为之心伤。
“呵呵…呵呵……”破碎的笑声随着男子的薄唇微微吐出。有了在烛光的照射下,男子的面容也随之的暴露了出来。
“轰--”
眼前的一切让人忍不住惊讶着,因为在那个狼狈的男子脸上,却有着跟刚才男子有着近乎于八分似得的面容。
“欧阳子涵呢?让他出来见我。”地板上的男子慢慢吃力的支起身子,而那深藏在眼眸里的绝望与疯狂却让人不忍去看。
站在狼狈男子上方的那人听到后眼神不自然的眯了一下,随后便变得更加的残暴。嘴角也忍不住的不屑地扬起,冷寒的话语则再一次的从他的嘴里慢慢嘲讽而出:“他?呵呵…好弟弟,你觉得你现在这样和男妓有什么区别?你觉得他会来见你?”
男子的眼眸深深地轻蔑的看着地下的男子。忽然,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嘴角的笑容也随之变得更加的扩大。
“啊,我想弟弟还不知道吧?也许几个月后你的小外甥就出生了哦,并且明日也是我和涵的婚礼。只是很可惜,弟弟你这个样子好像也不能来观礼了吧,哈哈哈哈!!”
地下的男子如遭雷击,身体缓缓不自然的颤抖着,破碎的薄唇中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一切都消失在了眼眸中。没有悲伤,没有绝望,只有深深的平静,死寂一般的平静。
似乎是看到地下的男子已经被打击的没有了意志,男子无趣的嗤笑了笑嘴角。
眼眸上那深深的嘲讽,却让人有一种要撕碎他的欲望。
薄足刹然间迅速的踩在了地下的男子身上,身体微微向下弯曲,清澈的眼眸嘲讽的看着脚下的男子。
“呵呵,真是抱歉啊弟弟,三哥可不能再在这陪你了,子涵要是看不见我,会着急的。呵呵放心,哥哥不会让你一个人在这的,你一会要好好的享受一下这美妙的夜晚啊。”
【002】 重生【修】
望着男子远去的步伐,地板上狼狈的男子竟然笑了,只是他的笑容却是那么的绝望,那么的苍凉。
哪怕自己的感情已经消失的薄弱,他还是能感觉到一丝悲伤。
“欧阳子涵你为什么?为什么?”男子悲凉绝壮的呢喃着,眼眸里是那么的哀伤,“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眼里的泪水顺着脸颊悲然的流淌着,破碎的语言随着男子的薄唇不断的吐出,低低自语的声音像是有些疯狂。
“为什么呢?”想到那个自己一直爱慕的男人最后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心里的痛楚则更加的加重。
呆滞的眼眸也微微得眺望着上方,为什么呢?难道喜欢自己,接近自己,就是为了从自己身上得到自己的心魂,然后去治愈染·哈布斯堡吗?
《以沐,你真漂亮,我最喜欢你像一只骄傲的小孔雀那样高傲的样子》《噗,傻瓜,你真可爱。》
《以沐,我好想爱上你了》
“哈哈哈哈哈……”这是可笑,原来这一切都是阴谋,哈哈,都是欺骗我的阴谋?
男子似是疯癫一般的狂笑着,顺着脸颊的泪水不断流淌着。他明白了,他终于明白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欧阳子涵在别人面前总是装着很悲伤地看着染·哈布斯堡。
原来如此啊,他是想让所有人孤立我吧,就算以后死在哪里也没有人关注对吗?然后在一个合适的契机就把我的心魂强行取下,去送给他?
一瞬间,男子的周围好似弥漫了死寂,他已经生无可恋了,不是吗?
“我可以帮你。”
“谁?”男子惊讶的望了望四周,却没有找到那个发出声音的人。
“我可以帮你。”那个似是虚浮声音再次传来。
“怎么帮我?”男子的神情慢慢有些生机,只是周围的哀伤似乎消散不了似的还是一直的聚集在他旁边。
“我可以给你二十年的时间。”虚浮的声音再一次的传来,平板的声音没有半点的情绪。
“为什么要帮我?”
男子的声音略有些不稳,微微恻然的语气让人不由得为之动容。可是等了好一会,那个声音都没有出现。男子刚想说些什么,忽然一个瞬间,自己的神识渐渐消散,最后的意识则停留在黑暗中!
……
在一个华丽高贵的卧室中,天蓝色的书桌,光滑的地板,还有一张微微大的雕刻着美丽花海的大床。屋里的摆设简单的可以,而屋子的四周找不出任何的浮尘,可以看出来,卧室的主人非常的爱干净。
“嗯~~”一声微微的低喃,向下抬去,原来是那张刻着漫天花海的大床上,躺着一个绝美的少年。
这是哪里?少年的眼眸微微的睁开。
怎么形容呢,那是一双琥珀色带着点浅棕的眼眸,不是紫色的妖异,也不似黑夜的神秘。它就像你站在大海上眺望的美丽,小动物调笑追逐的嬉戏,充满着无限的生机。就像,大自然一样的美丽,温暖。
只是现在眼眸的主人却没有想到这些,只见他微皱着修长的眉宇,淡淡的薄唇也随之紧抿着,手也不自然的握紧,这是?
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个地方,他惊讶的发现,这个地方明显就是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这……到底是则么回事?
利落的跳下大床,动作迅猛的找寻着镜子。好在这里是他熟悉的地方,倒也没花多少工夫,少年紧张的拿着镜子,微微一侧,自己的面容顿时浮现在镜子里。
时间仿佛静止了。
好一会,少年紧紧地盯着镜子里的面容,骇人的微笑不断溢在嘴角上方,自己竟然回到了十几年前?呵呵,真是一个残忍的玩笑啊。
微微疯狂的眼眸冷然的看着镜子,嘴角更加的向上扬起。
二十年?呵呵,足够了!
手指渐渐移开了镜子,眼眸里的寒光也慢慢的消退下来,冷静的看了看手掌,把镜子慢慢放到了桌子上,静静地扫了扫四周,嘴角的笑容也慢慢不见,怎么办?嗯?
看来老天也让我回来好好的看看你们啊,染·哈布斯堡,我亲爱的哥哥,我该怎么回报你呢?
空气里的温度好似也有所感应般的降了下来,少年就这么赤脚的静静站在地上。微风微微吹起窗帘流淌过少年的周围,这一刻,男孩的身影是显得那么的孤寂,仿佛在这个世上剩下的只有少年一个人。
 
【003】 母亲【修】
慢慢的走到了床前,以沐朝着空荡的大床淡淡的挑了挑眉毛,可能是前世的那几日影响,现在在他的心里到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
琥珀色的眼眸也微微的眯起,手臂仿佛怀念般的缓缓搂住了床上的被子。忍不住的,以沐侧起身子,把被子缓缓的打开,直接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让我好好的睡一觉吧,我好累,真的好累!
……
“四少爷,四少爷。”
门外的呼叫声不停地突破床上少年的耳膜,大门也微微作响着。以沐被吵得慢慢睁开了双眼,睡意朦胧的双眼还残留着梦魇的慌乱,迷茫的琥珀色眼眸似乎是求证的看了看四周,眼眸渐渐清明起来。
对了啊,我已经回到以前了!颤抖着抬了抬自己的手掌,随即释然,对,我已经回来了。
“四少爷?”门外的声响依旧的不懈努力的敲打着,以沐淡淡的支起身子,走到门前轻微打开了门。
入到眼前的是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管家,他的头发乌黑着,不似以后的两鬓白发,精神也是属于那时候的干练,呵呵!淡漠一笑,自己果然已经回到过去了。
“四少爷,夫人在楼下等着您。”
“嗯。”淡淡的应了声,没有做多余的表情,索性管家仿佛也习惯了少年的态度,并没有说什么。
但是,他明显的感到了今天的少爷似乎有些不同,不过究竟是哪里不同他也说不上来,只能跟在他的身后,微微的疑惑着。
迈着静怡的步子,少年缓缓的走下了楼。看着眼前一切熟悉的地方,少年并没有为之侧目,只是直直盯着站在餐桌前面的一个身着华丽的女人。
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却一直没有下来,女人不禁疑惑的扭过头去看个究竟,淡蓝色的睡袍,绝美的小脸,可不就是自己的小儿子砂·以沐·哈布斯堡。
“怎么了,小傻瓜,不认识母亲了吗?嗯?”
只属于母爱的柔软光泽的眼眸,慈爱非常的看向少年,那眸子里的温暖似乎要温暖整个大地。
“母亲,”少年的声音略微有些微颤,眼眸里影然升起了一抹复杂,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母亲。他记得前世的她,就是在自己的心魂快被欧阳子涵强行取下的时候,来自于母亲的疯狂。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那么失态的母亲,那时的他才发现,原来他的母亲不仅仅是一个温柔高贵的夫人,他也是个会为孩子疯狂的母亲。可是,为什么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或者说,就算自己好好对她,就当补偿那时候对我的救赎,可是如果她以后要是知道我和染·哈布斯堡的冲突?
那时,她又该做如何选择呢?
“怎么了?我可爱的小儿子,出什么事了吗?”女子的语气略微有些担忧,不过她还是保持着身为一族之母的高贵。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