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绝对献祭 作者:不良大南瓜

字体:[ ]

 
 
内容简介
 
一切从一座陵墓的出土开始。
 
一座古老神秘的陵墓,两具相拥的尸骸。
 
是宿命?是孽缘?
 
埋藏上千年的故事从此刻再次开启……
 
关键字:绝对献祭,不良大南瓜,短篇、穿越、诅咒
 
现代卷
 
☆、一、夜话
 
气温骤降,大雪飘零,城市的冬季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悄然来临……
 
幸而,这个城市的人们早已习惯了这些年因为各种全球性环境问题而变得越来越无常的天气问题,穿上早早备好的冬衣,开始“全副武装”过冬。
 
这一日,一如往常,冷意肆虐的夜晚。
 
寒风呼啸的街道上,行人三三两两,全都把自己的身躯包裹在厚厚的围巾、大衣下面,捂得严严实实的。
 
似一颗颗圆滚的“棉球”,在雪白的街上顶着冷风,缓缓移动。
 
杨安南一人独自走在积雪的街上,上身是一件皱巴巴的灰色大衣,脖间是一条土得掉渣的棕色围巾。
 
寒风卷着落叶在脚边打转,身后不远处是这座城市夜晚时分最繁华的酒吧地区。
 
他就是刚刚从那里走出来的……
 
此时,他的脸色并不好看,可以说是相当阴沉,仿佛积了一层厚厚的阴云。
 
“可恶!那群王八蛋!”
 
终究还是没忍住,一脚踢飞一个被冷风卷到脚边的空易拉罐,疯子一样冲着眼前什么都没有的冷空气大声咒骂起来,“不就是有女朋友吗?!有什么好得意的?!老子看你们被抛弃的时候怎么哭!不就是女人嘛!老子才不稀罕,老子就喜欢单身!关你们屁事!”
 
发了一通脾气,才意识到还在大街上。
 
左右一扫,路上的行人都正用一种看疯子的眼神在看着他。
 
心里一阵尴尬,表面上却还是死要面子,摆出一脸极度不爽的表情,睁大双眼,气势汹汹,“看什么看!没见过没有女朋友的男人啊?”
 
凶神恶煞的模样好似要择人而噬。
 
路人听了都眼带同情,原来是一个可怜的光棍啊~~~~~~~~
 
这非但没有安慰到他那受伤的心灵,反倒让本就恶劣的心情更雪上加霜。
 
臭着脸扯了扯脖子上的厚围巾,大步离开,本来还想找个地方借酒消愁的,干脆直接打消了这个打算,回家去算了!
 
杨安南租赁的这个小公寓位于一个中型的小区里面,虽然离上班的研究所有些远,但环境还算不错。
 
当初经由一个同事介绍。
 
价格也还算公道,又是同事介绍,便租了下来。
 
一晃眼,在这里一住就是两年。
 
虽然现在经济条件比以前好了许多,可以搬到条件更好的地方去,但终归在这里住得久了,也习惯了,一直待到了现在。
 
拐弯走入另一条大街,杨安南这才觉得自己身后那些奇怪探究的眼神都消失了。
 
抬头就可以看到居住的小区,暗暗松了一口气,随即,整个人的气势当场一下子焉了下去。
 
沮丧地双手捂住脸,唉……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今天回来得有些晚。
 
经过大门时,杨安南瞟了一眼保安室。
 
坐在保安室里面的小保安脑袋一点一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很明显正在打瞌睡。
 
啧……这些人真是越来越不尽责了,说不定哪天保安室被贼光顾了,他们都照旧睡得毫跟死猪一样沉。
 
想着有的没有的,还是不可避免又想起了今晚的遭遇,刚刚好了一点的心情瞬间又阴了……
 
可恶!
 
“不过……那家伙的话也说得没错……”
 
在事实的面前,连他都忍不住要打击一下自己。
 
无精打采地回到家,杨安南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身上的手机响了。
 
这么晚了,谁啊?
 
皱了皱眉头,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
 
心情差,口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杨安南一边打开门一边按下通话键,“谁啊?”
 
手机那一端静悄悄的。
 
杨安南进了屋,脱下鞋子又问了一遍:“怎么不说话?你是谁啊?”
 
等了一会儿,仍是毫无声响。
 
杨安南皱起眉头,渐渐不耐烦了起来,“你再不说话,我可就要挂啦!”
 
听筒另一边依旧静悄悄……
 
这下子,杨安南本就不多的耐心彻底耗尽了,“既然没事,那我就挂了!”
 
正要按下挂机键,一个略显低沉的男声幽幽传出:“呵,是我啊,安南学长,我是吕舫阳。”
 
吕舫阳?!
 
记忆中,一张年轻羞涩的脸随着这个名字的提及迅速浮现在了脑海中。
 
“吕舫阳,怎么是你?”
 
杨安南惊呼。
 
“呵呵,没有想到吧?!”
 
“对啊,真是没想到!”
 
杨安南不禁满脸惊喜,“我们自从毕业都有好几年没联系了吧!我听说你出国留学去了,现在是回国了吗?”
 
吕舫阳轻笑道:“我上个月刚刚回国。说起来你还真是难找,我可是费了好大周折才打听到你的手机号码呢!”
 
杨安南听了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真是抱歉!这几年我忙着考研和工作,很久没跟你联系,对了,你怎么会一回来就想要找我啊?”
 
吕舫阳突然又诡异地沉默了。
 
可是沉浸在与好友重新联系上的喜悦中的杨安南却丝毫没有察觉,只是一个劲儿在傻笑。
 
过了好一会儿,杨安南后知后觉有点不对劲儿。
 
吕舫阳又低声道:“这个周六的晚上我要订婚了,想邀请学长你参加我的订婚仪式,学长你有空吗?”
 
“你要订婚啦!”
 
杨安南一下被拉回了注意力,“这样还真是恭喜你了!在什么地方啊?我一定去参加!”
 
“喔,这样啊……”
 
吕舫阳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在手机中详细的说了一个时间和酒店的地址就直接挂了。
 
“嘟嘟嘟……”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茫音,杨安南有些奇怪地摸了摸下巴,不对劲啊……按道理来说,遇到订婚这种人生大事,他应该高兴才对啊……
 
可是刚刚吕舫阳的声音怎么听起来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呢?
 
听说很多女人要结婚的前夕都会得“婚前恐惧症”,难不成吕舫阳也是得了这种病?
 
可是也没听说过男人也会得这种病的啊?
 
奇怪啊……
 
想不出结果,杨安南便不再去纠结了。
 
他一个连女朋友都没有的光棍,有什么立场去替人家都快要结婚了的人发愁呢!
 
想起刚刚吕舫阳说的话,不禁满脸感慨,“吕舫阳竟然都要订婚了,八成再过一段时间就该结婚了。人生真是不可思议啊!我还以为他会比我更晚呢!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说起杨安南的大学不是现在这个工作的城市里读的,而是在附近的H市。
 
吕舫阳是杨安南的学弟,小他一个年级。
 
在当时跟杨安南算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
 
可惜他在大学读了两年便被家人安排去国外留学了,而当时的杨安南也临近毕业和忙着考研,之后又来到这座城市工作。
 
距离和时间一长,两人便断了联系。
 
记忆里,大学时的吕舫阳戴着黑色方框的眼镜,腼腼腆腆的,性格也比较内向,不善交际。
 
特别是跟女生相处时,一说话就会脸红。
 
因为这一点,没少被其他同学取笑。
 
那时候的他整天跟在杨安南的身后,像条小尾巴一样。
 
现在仔细想想,似乎大学时吕舫阳也就杨安南一个朋友,跟其他人没什么交情。
 
难怪一要订婚就立刻想办法通知他了。
 
杨安南乐呵呵的一笑,这个学弟还真是念旧啊……
 
本以为这个朋友就要这么断了。
 
没想到今天又联系上了,还带来这么一个消息。
 
倒也算是又惊又喜了~~
 
只是……
 
今天这些有意无意的打击还真是一个接着一个呢~~
 
先是被酒吧里那个混蛋嘲笑,现在又得知好友要订婚,还被邀请去参加订婚宴。
 
老天爷非得要这么时时刻刻地提醒着他是一个没人要的剩男吗?!
 
连吕舫阳这么内向的人都能这么快就找到人生伴侣,为什么他还是无人问津呢?
 
===============
 
论脱单这个沉重的话题:
 
主角:=皿=我要脱单!
 
作者:没问题,马上~~(放出男一号)
 
主角:哇咧?!!!⊙﹏⊙‖我突然觉得……其实一个人的日子也挺不错的……
 
作者:╮(╯▽╰)╭晚咯~货物不予退换哦,亲~~
 
☆、二、来自梦境的呼唤
 
对着镜子默默吐槽,明明他长得也不算丑啊……
 
虽说不上帅气,但看起来也挺清秀的,性格也算平易近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