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神木挠不尽 作者:绿野千鹤(上)

字体:[ ]

书名:神木挠不尽
作者:绿野千鹤
文案:
 
魔道炼器大师,因一把还未炼成的神器被正魔两道围杀而死,万幸之下夺舍重生。
重生之后要做什么呢?报仇雪恨?称霸天下?
莫天寥表示:我得先找到我的猫
 
小剧场:
莫天寥:你本就是我的猫,抱一下怎么了!
师尊:(默默亮爪子)
莫天寥:啊哈哈,徒儿对师尊崇敬之情犹如滔滔江水,实在不忍师尊自己走路
师尊:(抬爪,拍飞)
 
 
内容标签: 重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天寥,清潼 ┃ 配角:很多 ┃ 其它:温馨,1V1
==================
 
编辑评价:
  莫天寥这个曾经的魔道炼器大师,只因为一把还未炼成的神器被正魔两道围杀而死,万幸的是他并未消亡而是重生了。再来一世究竟做点什么好呢,是报仇雪恨?还是称霸天下?莫天寥表示这些都不重要,重点是我要先找到我的那只心爱的猫。
  作者的言语生动,把宠物的萌点和可爱之处都写的绘声绘色,让人过目难忘。而主角之间的互动也颇为有趣,总能博得一笑。文章人物刻画生动饱满,感情描写细腻温馨,萌点技能全开,故事环环相扣,使人欲罢不能。
  
  第1章 第一章 十杀
  
  太玄大陆,极南之地,有山名炎火,方圆三百里,山顶烈火熊熊,终年不散。
  一道流光以极快的速度自北方而来,朝一处幽深的山谷急射而去,无数或明或暗的光点紧随其后,仿佛被捅了老巢的马蜂,不要命地追击着罪魁祸首,势要将之碎尸万段!
  “唔……”破损的飞舟已经用到了尽头,还未落地便瞬间化为粉末,莫天寥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慌忙蜷起身子打了个滚。早已破烂不堪的玄色衣裳,顿时滚了一圈草屑泥浆。
  炎火山顶寸草不生,山腰之下,却是郁郁葱葱,周遭的群山巍峨耸立,直通云霄。此处乃是两座高山之间的峡谷,地面平坦,长满了翠绿的青草,只有谷中央生了一棵合抱粗的矮树,显得十分突兀。
  莫天寥喘了口气,朝着那棵矮树艰难地挪了挪身子,双腿使不上力气,便用双手撑着,靠着树干勉强坐直了身体。
  他已经奔逃了三十九日,周身灵宝尽皆损毁,身体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试着运转一下筋脉中残存的真元,丹田顿时传来一阵灼痛,猛地呛出一口血来。
  作为成名已久的魔道炼器大师,莫天寥已经许久不曾这般狼狈过了。他不过是突发奇想,用了些奇异的材料炼器,没想到开炉之时竟引发了天象,导致整个修真界都知道煅天尊者即将练成一柄足以毁天灭地的神器。
  “喵呜!”一声稚嫩的叫声从胸口传来,破烂的玄色丝衣里探出一只白色的爪子,左右挠了挠,发现这不是惯常探头的领口,而是今日新添的一个破洞,顿时生气地又挠了一爪子。只听“刺啦”一声,原本只是破了个小洞的外衫,彻底裂了个大口子。
  煅天尊者最后一件随身灵宝,毁于猫爪……
  “大爷,你主人我就剩这一件蔽体的衣裳了,就不能让我死得体面点吗?”莫天寥抹了一把嘴角,无奈地低头,看着那白色的毛团从新开的口子中钻出来,嫌弃地甩了甩沾上草屑的爪子。
  那是一只十分好看的白色小猫,如雪的毛毛里没有一点杂色,圆圆的大眼睛宛若一对浅色琉璃,美不胜收。
  小猫蹲在莫天寥胸口,静静地看了看他,原本英俊的面容被几道血污遮掩,对于只看皮毛光滑度的猫来说,本就只是能看的脸,顿时变得更丑了。于是直起身子,抬爪,给了他一巴掌。
  莫天寥捉住那只小爪子,亲了一口,“小爪,我……”
  “莫天寥,哪里逃!”还未等一人一猫临终话别,那些“马蜂”已经到了。
  各式各样的飞剑、飞舟,载着来自不同门派的男男女女,一息之间全部聚集在山谷之中。
  抬手把小猫塞到身后的树洞里,莫天寥懒懒地倚在树干上,冷眼看着众人。这些人中有他的仇人、旧友、属下,有道修,有魔修,还有慈悲为怀的佛修……
  “煅天,莫再做无谓的抵抗,交出神器,我等必不再多做纠缠。”青云宗的云鹤长老捋了捋雪白的胡须,一脸正气道。
  “云鹤老儿,少在那里假惺惺,”万鬼门的枯骨老祖桀桀怪笑着,抬手祭出一柄黑色小旗,“识相的就交出神器,给你个痛快,否则,就叫你尝尝这噬魂幡的滋味!”
  枯骨老祖此言一出,离他近的几人纷纷后退。
  世间兵刃,大体分为六等。
  凡间利刃谓之兵器,可供修仙之人使用谓之法器,能以神魂控制谓之宝器,可以灵力温养、越阶斩杀谓之灵器,能以一损百谓之仙器。而传说中可以毁天灭地的神器,至今无人得见过,只除了莫天寥还未完全练成的那一柄。
  枯骨老祖手中的噬魂幡,就是一件接近仙器的上品灵器,据说是用一千个冤魂凝练而成,但凡被其吞噬,三魂七魄将被万千恶鬼撕扯,纵然身死也永无解脱之日。
  “噬魂幡……”莫天寥看着那灰黑鎏金的小旗,“不过是一件废品。”
  “你说什么?”枯骨老祖一惊。
  莫天寥一只手摸在地面那虬结的树根上,指尖微动。“枯骨老儿,你可记得当年求我给你做噬魂幡的时候,都做了些什么?”
  听得此言,那枯骨老祖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
  当初莫天寥告诉他,这噬魂之物要与人神魂相合,便需要那人四十九个血亲的心头血。他杀了自己所有亲族,还凑不够数,便又杀了自己七个爱妾。熟料,莫天寥拿到那瓶鲜血,只是漫不经心地用来画了个花纹,言说其实用指尖血也一样的,他只是觉得用心头血画的花更好看罢了。
  这件事,成了枯骨老祖难以逾越的心魔,以至于他的修为百年来都难得寸进。
  “如此性情乖戾之人,若是拥有神器,我修真界危已。”青云宗的长老连声嗟叹,名门正派的道修们纷纷颔首。
  魔道中人虽然不屑青云宗的论调,但也赞同这个说法,魔道一直是一盘散沙各自为尊,若莫天寥有了神器,以他那喜怒无常的性子,届时谁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面目慈和的佛修高颂佛号:“尊者,你自裁吧。”
  感觉到背后树洞里那只不停挠他的小爪子,莫天寥忍不住露出些许笑意:“世间仙器不足一手之数,尔等可曾真的见过?”
  众人心中生出几分不好的预感,这煅天尊者被他们追杀了一个多月,因其手中的灵器无数,使得他们伤亡惨重,如今好不容易耗尽宝物将之逼到这幽谷之中,难道还有什么后招?
  果不其然,还未等众人做出反应,两侧暗色的峭壁突然光芒大盛,原本青葱的草地骤然变成了血红的尖刺,无数宝光自地缝中冲天而起,刹那间地动山摇!
  “来者皆是客,好叫诸位看看,我煅天尊者的巅峰之作。”莫天寥依旧懒懒地倚在树干上,笑得云淡风轻,仿佛只是邀请众人来家里喝杯茶。
  “啊——”宝光所到之处,无坚不摧,瞬间将几个修士劈成血雾。
  “煅天,快住手!”青云宗的长老反应过来,祭出飞剑快速跃至半空中,修为高的人纷纷效仿,修为不济慢了些许的都死了个透彻。
  还未等空中的人松口气,但闻“嗡”地一声,自两侧峭壁顶端,结成了一道光幕,宛若一个巨大的锅倒扣下来,绝了所有人的去路,然后,开始以不紧不慢的速度不断收拢。
  “糟了,一旦触及那光穹,我等也会……”回头看看地面上的残肢断臂,众人心中的惊惧难以言说。
  “此物,名为十杀谷,上品仙器,十死无生。”莫天寥饶有兴味地介绍着他的得意之作,所谓十杀,就是但凡谷中所有的一切都会杀灭,不论身份,不论修为,最后就连仙器本身也会损毁殆尽,可谓同归于尽的极品好物。
  “煅天,你这个疯子!”
  “尊者饶命,我等是受人挑唆才做出此等糊涂事的!”
  “尊者……”
  “煅天……”
  谩骂、求饶、哭叫,随着越发浓重的血舞漫天飞舞。
  莫天寥向下滑了滑,转头,将脸堵在那只有拳头大小的树洞上。这树洞,便是十杀谷唯一的生门,原是用来放遗书的,如今,刚好能放下他的猫。
  亲了一口里面的毛脑袋,莫天寥小声道:“好在你我至今还未签订血契,以后我不在了,你要好好活着,莫教人捉了去……学着自己捉鱼吃,别因为贪玩就饿肚子……”
  絮絮叨叨的声音越来越小,早在三日前,莫天寥就已经受了致命的重伤,此刻再也撑不住,缓缓阖上了双目。
  “咪?”白色的小猫抬爪拍了拍他的脸,往常那个被他推醒就会笑着蹭他的蠢货,却没有再凑过来,依旧紧紧闭着眼。
  天穹上的光罩越来越近,再过一会儿,这傻不拉几的家伙也会被斩成血沫,小猫焦急地推了推莫天寥的鼻子,见他不动,试探着凑过去,舔了一口。喂,本座已经舔你了,还敢继续装睡就要挨揍了!喂!
  期待中的亲近并没有到来,有的,只是越来越刺目的光芒。
  “轰!”一声巨响过后,整个山谷化为废墟,山石倾倒,寸草不生,残肢遍地,血流成河。唯有一棵光秃秃的矮树,屹立不倒。
  以后,你就是我猫了,跟我姓……
  呦呵,这么漂亮竟然是个小公猫……
  又挠我,你以后就叫莫小爪,哎呦,疼疼疼……
  小爪大爷,吃鱼了,给我亲一口,哎呦,疼疼疼……
  “喵呜……喵呜……”稚嫩的声音在空旷的山谷中久久回荡,那个会厚着脸皮凑过来给他挠的人,已经不在了。
  作者有话要说:  莫天寥(mo tian liao)是攻,简称木工(喂!
  
  第2章 第二章 不尽
  
  太玄大陆有两种人,一种是凡人,一种是修真者。修真者以天地灵气修炼自身,以求得道飞升。
  求仙问道,逆天而行,在筑基成功之后,修士的三魂七魄会渐渐凝合,最终修成一个完整的神魂。没有了三魂七魄,自然就不能投胎转世,也就没有了生死轮回。
  一旦肉身损毁,神魂不能在三息之内夺舍,就会消亡。
  这些道理,死之前修为已经不低的莫天寥自然知道。因此,当一道春雷诈响,将他从数月浑浑噩噩的飘荡惊醒过来,莫天寥顿时懵了。
  神魂离体,就好比薄冰暴露在三伏天的烈日下,脆弱得不堪一击,一阵风都能把它吹散。但他还飘得好好的,意识清醒,前尘过往记得分明。左右看了看,这里还是炎火山地界,但已经不知被风吹到了哪个山头。
  试着探出一缕神魂感触,发现他正被一层柔和的力量包裹着,就像一个封在琥珀里的小虫,安全无虞。
  虽然还有意识,但终究只是个半透明的光团,没有任何的力量,莫天寥只能随着风在山间漫无目的地游荡,这一飘就飘了几百年。
  在醒过来的第三十个年头,莫天寥就学会了利用微弱的神魂之力改变飘的方向,他不敢去人多的地方,怕被修为高深的人看出来,便一直留在炎火山。几百年,足够他将这方圆三百里的山脉一寸一寸的看遍。
  炎火山顶,烈火终年不散,寸草不生,却有一株大树屹立不倒。
  那树高三丈,合抱粗,挺拔修长,没有枝桠,只一根独木,色泽焦枯。炎火山四月生火,十二月火尽,在没有明火的初春时节,这木头便会生出一层嫩绿,至火生则叶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