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神木挠不尽 作者:绿野千鹤(下)

字体:[ ]

 
 
  莫天寥赶紧举起两片叶子求饶,天地良心,他连丁子玉是谁都不记得了!啥时候传衣钵给他,啥时候跟他有一腿,煅天尊者自己都不知道好吗?
  等了一个时辰,流云宗的人开始去排查别的地方,莫天寥感觉到那个化神长老的气息还未散去,强大的神识在他身上扫过一遍又一遍。等那神识不在他身上的时候,便扬起树根,往林子边缘挪一点点。月朗星稀,一棵秃毛树在月色下缓缓挪动。
  “无耻小贼,藏到哪里去了?”流云宗的长老暴躁地在虚空中盘旋,用强大的神识一寸一寸地扫过去,将树林中的活物一一排查,什么也没有发现。难道还能钻进地底下不成?
  待那长老气急败坏地离去跟宗主汇报,并通知宗门中排查所有不在自己房中的客人。莫天寥立时现身出来,祭出飞剑准备遁去,却禁不住闷哼一声。身上还有伤,怕是飞不快。
  “嗯?”还未远去的长老似乎感应到什么,迅速折返。莫天寥一惊,强行动用灵力,一口鲜血顿时涌了上来,被他生生咽下去,决不能留下血迹。
  清潼哼了一声,抓住他的衣领,化作流光快速遁去,瞬息便回到了他们的小院,速度之快,根本没有被那长老看到捕捉到一丝一毫。
  “唔……”回到院子里,莫天寥松了口气,便再也撑不住,喷出一口血瘫软在地。
  清潼抓着他的衣领把他拖回床上,抓了一把丹药塞进他嘴里。
  莫天寥把丹药咽下去,眨眨眼:“宝贝,你给我吃的什么药?”
  “不知道。”清潼睁着一双浅色琉璃目看他。
  “……”莫天寥无奈,总归天琅给清潼装的丹药不会有毒药,凑过去亲了亲那漂亮的眼睛,“眸色变了。”
  “嗯?”清潼眨眨眼,琉璃目瞬间变成了墨瞳。
  今日是三宗大会的首日,会有隆重的大典,他们都是要参加的。好在这伤不算重,莫天寥调息片刻,胸口不再闷痛,可以行走了,便跟着起身。
  太始还是个笊篱状,裹着一颗文玉果慢慢悠悠跟着。
  莫天寥回头,一言不发地看着它。
  太始抖了抖,讨好地把怀里的文玉果递给莫天寥,待他接了,就变成大嘴巴:“那什么,主人,昨晚可不赖我啊,我这不是想着多给咱家猫仔偷个果子嘛!文玉果吃得越多,他的神魂就越稳固,嗷,烫烫烫!”
  大嘴巴被点着了,立时在屋子里绕圈飞,好不容易灭了火,见主人又要烧他,立时躲到清潼身边,还未张口,就被冻成了冰坨。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丁子玉:吾乃煅天尊者传人
  丁子金:呸,是煅天尊者姘头
  小爪:说,你俩到底什么关系
  木工:这特么是谁呀?
  
  第67章 大会
  
  梳洗一番,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将昨夜的衣服烧掉,检查一遍没有疏漏,莫天寥这才精神抖擞地跟着师尊出门。
  大会设在流云宗最大的广场上,四方高台,三大门派各据一方,另一方留给那些小门派,中间是宽阔的演武场,呈流云逐月状,分散成好几块。
  四方高台都由白玉铸成,上设座椅、矮桌,桌上摆着鲜果、美酒。
  青云宗的人依旧是统一的一身青色,早早地便到了,各个正襟危坐;流云宗作为东道主,自然到得齐整,所有的长老、峰主俱都在列,只除了宗主和看守玉山的长老没来。
  玄机慢慢腾腾地跃上高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语不发地低着头。花情今日穿得格外艳丽,五彩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晃得人眼晕;玉离抱着一个小水缸,蹲坐在玄机身边,把两只手泡在里面。
  紫陌和白落带着宗门的礼物,前去拜访各派。有青云宗的人前来拜访,将礼物交给花情,看到泡在水中的玉离何时好奇:“玉道友这是在作甚?”
  “修炼呀,”玉离无辜地看着他,“作为……纯水系修士,离开水一会儿就难受。”
  众人无不叹服,难怪沃云宗虽然人丁单薄,还能跻身三大宗门,便是因为这种随时随地都在修炼的态度,使得每个人都十分强悍。
  玄机回赠每人一盘麻绳,摆摆手哄他们走。
  “怎么未见清潼真人?”流云宗的人探头探脑,听说昨晚出事了,长老交代他们注意各门派的人。
  正说着,天边一道莹白的流光划过,雪色鲛绡长袍在风中鼓荡,足有丈许长的衣摆莹莹生光。
  因为是隆重的大典,清潼特意穿上了华丽的衣裳,虽然还是素色的衣裳,边缘绣了淡蓝色的云纹,繁复而华丽,晶莹的鲛绡在日光下折射出五彩光晕。墨色长发束起一部分,扣上一顶玉冠,用一根浅色琉璃簪固定。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莲之皎皎,莹莹其华,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通常的美人,让人觉得舒心,忍不住一看再看;清潼这样的,无论何时,都让人不敢直视,仿佛多看一看,都是对他的亵渎。
  莫天寥对于众人的敬畏很满意,这宝贝是他的,谁也不许看!
  轻甩衣袖,清潼悠然落座,方才还在沃云宗高台上说话的众人顿时安静了,纷纷低头行礼。莫天寥拖了个凳子来坐到师尊身边,大老虎自觉地卧在脚踏上当脚垫。
  清潼也不理会众人,接过莫天寥递过来的茶水抿了一口。玉离搬着水缸躲到一边去,花情也站在尽量远离师叔的地方。
  众人识趣地散去,前去送礼的紫陌和白落也回来了。
  不多时,中央的流云逐月台轰然升起,钟鼓齐鸣。一道强大的气势铺天盖地而来,流云宗宗主流茫真人瞬息间出现在台子中央,朗声笑道:“诸位久等了!”
  流茫真人虽然再笑,但看起来脸色不大好。莫天寥挑眉,丢了一半镇派之宝,再怎么装也掩盖不了心中的难受。
  文玉果三十年发一次芽,三十年开一次花,三十年结一次果,再三十年才能成熟,算下来,要一百二十年才能得满树的果子。这让流云宗的众人如何不心疼。
  流云宗的十个峰主坐成一排。
  丁长老作为资历很深的炼器大师,坐在仅次于宗主的位置上,长子丁子金站在他身后,抬眼看着坐在最末尾峰主位上的丁子玉。
  丁子玉长得很是精致,眉眼像他那个死去的炉鼎娘,带着几分狐媚。今日脸色苍白,完全没有前些时日刚当上峰主的意气风发。
  丁子金在心中嗤笑,就他布的那个阵,半吊子而已,因为宣称是煅天尊者护宝大阵,宗主才放心让他去布,这不就出事了?想必今早被宗主狠狠地收拾了,脸色才这般不好。
  “承蒙各位不弃,今日聚首于流云宗,开三宗大会。众所周知,自仙魔大战起,我三大宗门……”流茫真人在台上侃侃而谈,从仙魔大战一直讲到今天。
  当年仙魔大战,毁了许多大宗门,且天地灵气大变,幸存下来的几个宗门为了在当时恶劣的环境下生存,组成了宗门联盟,也就是三宗大会的前身。每隔一段时间,各宗门都会聚集在一起,互相交流切磋,遇到大事也会一起商讨。
  慷慨激昂的陈词听得诸多小辈热血沸腾,清潼抬手,用莹白如玉的手背抵住薄唇,打了个哈欠。
  “困了?”莫天寥把那只手拉过来在掌心把玩。
  “嗯。”清潼转头看他,昨晚没怎么睡,听着流茫真人啰嗦他就困了,清冷的美目因为打哈欠泛起了一层水雾,看向莫天寥的时候,不自觉地带上几分委屈。
  被那眼神看得心中一阵麻痒,莫天寥把拳头攥出了青筋,才忍住没有把人揽进怀里揉搓。
  “这次大会的主旨,依旧是交流切磋,当然还有个重要的事,”流茫真人故意顿了一下,摸了摸胡子,颇为骄傲道,“三百年前,煅天尊者陨落,留下一座魔宫无人能入……”
  正专注哄自家猫的莫天寥一愣,立时竖起耳朵。怎么提到他的魔宫了?
  却原来,当年魔宫大阵虽然被人从里面破解,放进了无数修士前去围杀煅天,但煅天离开魔宫之后,魔宫大阵便又自己开启了。虽然已经受损,但威力依旧不容小觑,且整个魔宫中处处都是阵法。以煅天对阵道的痴迷程度,简直每一步都有禁制,连茅房的马桶上都有转移阵法,可想而知,那些贸然前去探秘的人,大都不能全身而退。
  十杀谷一役,修真界伤亡惨重,为了防止各门派再损失精英,魔门与正道宗门联合起来,设了一道禁制,将煅天魔宫护了起来,只有持有令牌的人才能进入。
  “说起来,这还是你提议的。”玄机转头看向犯困的清潼。
  莫天寥目光灼灼地看向师尊。
  清潼瞪了玄机一眼,哼了一声不说话。
  莫天寥抿唇忍笑,没想到他竟然养了一只会看家护院的猫,不过,这不像是魔道那些人的风格:“魔道那些人是怎么同意的?”
  “听说是魔道第一尊者出面,把煅天尊者的势力均分出去,单留下魔宫,说逝者已矣,莫太过分。”话多的紫陌热情地插嘴道。
  溟湮?莫天寥微微蹙眉,说实在的,他跟溟湮这么多年也没什么交集,因为这人实在太强大,强大到根本不需要煅天炼制的灵宝,总是深居简出。
  魔道第一尊者,往往还肩负着调和各方茅盾,维持正魔两道平衡的责任,溟湮尊者甚少出手,魔道一直是十分松散的状态,莫天寥怎么也没想到,这人会在他死后为他说句公道话。
  清潼垂着眼,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莫天寥握住他的手,悄声在他耳边说道:“这么说,咱们的东西都还在?”
  “那可不好说。”清潼瞥了他一眼,虽然明面上不许大批的人靠近,但各门派都有令牌,时常会派懂阵法的人前去研究,保不齐有人能破了阵拿到东西。
  台上,流茫真人还在慷慨激昂地陈词,这些年,各门派时常派阵道大师前去研究,始终无果,但在今年,终于有了突破进展。这般说着,朝坐在末端的丁子玉招手:“这是我派新晋的峰主,大阵也是他破解的。”
  丁子玉见宗主召唤,立时抬脚走过去,站在流茫真人身边,抬手抱拳行礼。
  莫天寥瞳孔骤缩,那丁子玉抬起的手腕上,带着一个嵌满宝石的蓝色护腕,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正是他那与清潼凑成一对的储物镯!
  
  第68章 比赛
  
  “我记得他。”清潼眯起眼,这是当时有人送给煅天的美人,这个人他印象很深,因为资质很好,原本是烧火的,被莫天寥提拔去打铁。打铁的其实是可以学到东西的,莫天寥有时候会直接在刚练好的矿石上画阵,偶尔也会指导那些人。
  这个丁子玉,当时叫做籽玉,煅天跟他说过不止……清潼低头想了想,应该不止十句话,反正他看见的就不止十句,越想越生气。
  莫天寥感觉到身边有杀气,不由得僵硬了一下:“是,是么……”
  说起来,莫天寥也记得这个人。当时别人送来的美人,大多是炉鼎体质,这个叫籽玉的很特别,他的资质很适合炼器,而且与其他的美人不同,他的眼睛很少在煅天尊者身上停留,总是眼睛发亮地盯着那些炼器材料,让他去烧火,竟毫无怨言。
  后来去打铁,时常能见到莫天寥,籽玉就会大着胆子问一两个问题。煅天尊者喜怒无常,但向来欣赏勇敢、上进的人,因此跟他多说了几句。
  一直以为这人是魔道中人献上来的,没料想竟然是流云宗的长老庶子!当年围攻魔宫,流云宗可是主力,那么当年在里面破坏了护山大阵的人……
  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原来如此,莫天寥低头,把自家猫攥成拳头的手慢慢掰开:“叛徒,就该拿去填炉子。”
  “叛徒可不止这一个。”清潼抽回手,不给他摸。
  “我知道,”莫天寥笑了笑,他的护山大阵,并非一人之力可以破解,定是魔宫中多人一起叛变。即便如此,大阵也只是倾塌一隅,那些如同马蜂一般涌入魔宫的家伙,还是被绞杀无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