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脸盲狱主修真记 作者:thaty(上)

字体:[ ]

书名:脸盲狱主修真记
作者:thaty
卢代尔对于生命中另外一半的想象是这样的:可以被他抱在怀里不被捏死,可以和他互相磨蹭的长长的角,有着华丽纹身的深红色或者蓝黑色的美丽皮肤,有紧绷的肌肉,一说话就隆隆作响的可爱声音,有能够和他互相嬉戏的坚硬指甲,还有……
 
因为他本“人”是身高超过五百公尺的魔界第十三狱魔王,浑身赤红覆盖鳞甲,两根长角、四条手臂、巨大的蝠翼。
 
但是在一场对某位面的入侵中,他和一位空间系半神同归于尽。结果他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另类的闻名世界,这里的人不学习魔法或者体术,他们干的那事叫修真。
 
从卢代尔变成了卢玳,外貌语言修行的方式都改变了,可是保持了漫长岁月的审美却难以改变,所以,他有点脸盲,偷偷说一句,他还音痴,于是……
 
脸盲又音痴的西方魔王在东方修真界伤不起,又或者东方修真界有了这么一个老魔实在是伤不起。。。
 
本文金手指很粗壮,慎入_(:з」∠)_
 
1VS1,猪脚攻,CP已定,是狮虎_(:зゝ∠)_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卢玳 ┃ 配角: ┃ 其它:
==================
 
编辑评价:
  卢代尔是身高超过五百公尺的魔界第十三狱魔王,他一直梦想着找到生命中的另一半,不过这个第十三狱魔王浑身赤红覆盖鳞甲,两根长角、四条手臂、巨大的蝠翼,想要找到合适的,难啊。也许是得到了老天的眷顾,在一场对某位面的入侵中,他和一位空间系半神同归于尽,穿到了一个另类的文明世界,这里的人不学习魔法或者体术,他们干的那事叫修真!
  本故事行文自然流畅,人物形象丰故事情节满精彩,体现出作者的独具匠心。作者言语生动形象,将一个脸盲又音痴的魔王刻画的并不冷,更多了几分萌态,让人过目难忘。文章情节一波三折,读来引人入胜。究竟他能否找到真正的伴侣,让我们拭目以待。
  
 
    青葱年少
  第1章 第一章 天意作弄
  
  正是芙蓉红萼娇,玉树芬芳落的时节,四五个护卫打扮的男子骑着马护卫着一辆马车,行走在山间下道上,马车里不时传出妇人拍哄幼儿的声音。
  此时秋高气爽,正是赶路的好天气,一个护卫活动几下脖子,正好天空有有蓝色的闪光,那光不像是鸟儿,待他要细看,光却已经到了近前!
  一声炸响,那侍卫连惨叫也未来得及发出,已经和同僚一起被炸成残肢断臂,散落四处。看着坚固的马车比这些血肉之躯也好不了多少,同样散了架。反而是坐在马车里的一对母子……
  “咳咳!”被炸飞的妇人跌倒在路边灌木中,面色青白,唇边溢出了一丝鲜红的血线。她怀中的襁褓却只是略有松散,白胖的娃娃睁开眼睛,伸出手抓住母亲垂下的一律发丝拉扯,小嘴里吐着口水泡泡。稚儿天真,并未知晓遭了劫难。
  空中红云飘过,温爽的空气陡然间灼热了几分,还未想明到底发生了何事的妇人,一抬头却见半空中立着一位脚踏飞剑须发皆红的赤袍道人。道人脸膛也是火红的,因他此时阴沉着脸,这红就有些诡异。
  妇人乍惊之下,便要起来,谁知只是意动,她一口血便喷了出去。强撑着的精气神陡然就泄了下去,眼前模糊,竟然连方才揽住孩儿的手也越发的无力了,婴儿从她的胸膛滑落在了地上。
  见此情景,红衣道人咬了咬牙伸手一指,却听一声:“无上天尊!”
  红衣道人这一指十成是不好的,不过到底是如何不好,却无机会让人见识了,只因挡在母子二人身前的灰袍男子。
  “悦真子道友,你我一时疏忽,不如就此斩断因果,否则日后必成心魔。”
  红衣道人开口,被称为悦真子的男子并未回他,反转身抱起了婴儿:“你且放心去吧,此子我必好生教养。”
  妇人本就是不放心孩儿才强撑一口气,红袍道人之言她虽也听见,猜测遭逢此劫,这二人都脱不了甘心。他二人乃是仙人,凡俗之人如何怪罪?又听后来之人言下之意是要收养孩儿,虽依旧放心不下,也只能闭上眼睛。心中苦叹:我儿命苦……两行清泪落下,就此魂归冥域。
  “五火道友,此中因果我一力承下。”悦真子自婴儿胸口间摸出一枚金锁,锁上刻有:卢玳二字,知是婴儿姓名。
  五火道人冷哼一声,看着婴儿依旧面色不善,也不再多言,只走到夫人遗体旁边,袍袖一甩。再张手,掌心间已多了些零星碎玉:“此家祖上必是有仙缘的,因果由天道而生,不是你一句应承,天道也就应承的。”
  悦真子左手搂抱着婴儿,右手浮尘一甩,瞧着五火道人的双目清正坚定。虽无言语,已表明了态度。
  “罢了,不过一点余火,这仙缘已然破碎,且到如今也无人来问……”五火道人手掌紧握,再张开碎玉已成齑粉,又有赤红火焰自他掌心涌出,须臾间,火焰消散,那玉粉也丁点不剩了。摆摆袖子,五火道人冷哼一声,“悦真子道友,你我有缘再见。”
  语音仍在,人已化作火红一点消失于山岳间。
  五火刚走,雷鸣之声便由远及近而来。
  悦真子下了飞剑,在原地等了片刻,就有二男一女各骑一头异兽而来。此兽形如黑牛,却虎爪师尾,身披鳞甲,哮如雷鸣,因此名吼牛。但它瞧着威猛,实则既非妖亦非灵,又难于修行,只比寻常野兽聪慧健壮,常人难以驾驭,多是未到结丹难以长期御剑或驾驭法宝的低阶修士用来代步。
  三人离着悦真子还远,便从吼牛背上下来,噗通三声跪倒在地。打头的方脸男子嘴唇颤抖,难以吐字,只是一脸愧疚低头。女子见眼前碎尸满地的场面,又瞧瞧悦真子怀中婴儿,紧咬着嘴唇。圆胖脸的青年泪已经下来:“师父……师父……都怪我……”
  “此事是我自大所致,与你们何干,都起来。”悦真子摇了摇头,“语鸠,过来抱着这孩子。”
  悦真子将卢玳交与徒弟,抬手招引,散碎尸块便四处飞来,组成尸体。只是仙人之法如何威势,除了卢玳之母外,竟再无一具全尸。悦真子取出乾坤袋将尸首妥善收好,又带领徒弟前去附近俗世州府寻找死者家人,如何赔偿暂且不提,转来且说这飞来横祸的因由。
  悦真子半月前顺利结丹,就此成就金丹大道。与一众道友聚会庆贺,却不想回返门派的路上,被火爆脾气的五火真人半路截住,非要与他斗法。悦真子被他纠缠不过,又因聚会醉酒已然耽搁了归期,见此地荒僻,也就应下了。却也布下法阵,又命三个徒弟散开,小心看顾莫要让斗法的余波蔓延出去。
  却不想,最终百密一疏,五火道人打得兴起,破了阵法,虽尽力挽救,但依旧有一点真元漏出,恰这一点撞上了赶路的一行,也是天意弄人了。
  三日后
  悦真子已然查探到了卢玳的身世,他乃是卢家的遗腹子,父亲卢靖,半年前因病去了。当地乡人议论,卢家二老听游方道人言,孙儿命硬,克死父亲,对卢玳不喜,赵氏一气之下卢玳未过百日,便带着陪嫁的家将回娘家了。
  悦真子带着卢玳到了赵家,凡人哪敢妄议仙家的不是,反而是坐实了卢玳命硬之说。悦真子留下些许丹药后,干脆便让卢玳做了他第四个徒儿。他已测这孩子有灵根,只无法宝在手,不知到底如何,左右是可修仙的,他也更好如应下的那妇人所言,在一日,护一日。
  抱着卢玳,悦真子师徒五人回返了门派。
  广岚山原本不过一座荒山,五百年前一位元婴散修名广岚老仙的,以大神通于此处开启一处灵窍,继而开宗立派。五百年已过,广岚老仙早已在一次远游中失了仙踪,该是陨落了。自他之后,广岚山再无一元婴之人。到如今,广岚山也不过是个九品的小小仙宗罢了。
  悦真子便是广岚山,正清院院主。
  这院子却并无仙家洞府的飘渺气派,反像是个人丁稀薄的农家村落,七八间茅草房散落在农田果树中间。
  其中一间草房,与旁的并无差异。房中地上铺着碧色草席,房中一角有张摇篮,正中扔着三个蒲团,一个身穿红肚兜头扎冲天辫的白胖娃娃,坐在其中一个蒲团上,正费劲的念叨着什么。
  “斯……斯虎……斯噗……”
  房门打开,悦真子头一眼便见这娃儿话没说准,反把口水喷了出来,不由得笑出了声。过去给小娃儿擦干了口水,又将他抱在怀里,轻拍两下。
  “虎头现在就练着说话了,可真是勤奋。”边说,边抱着娃儿走出了屋。
  “师父,豆丁大的东西,他哪里知道什么勤奋?不过是觉得好玩乱喷口水而已。”三徒弟赵承麻一把从树上摘下个青果子,咔嚓啃了一口,边吃边说,说话声便有些模糊。
  “有的吃,还塞不住你的嘴!如此悠闲,还不快来施法!”泼辣师姐语鸠双手叉腰,怒瞪一眼,边上大师兄荆岑正偷笑着。
  但凡小宗小派,少大能庇佑,总是要想尽了各种法子开源节流的。尤其种植灵草灵果,虽辛苦,且占用修行时间,但部分自用,剩余用来换取各种资源,却是必须的。
  悦真子将娃儿放在院中最大一株果树下的摇篮中,手上掐诀,一片甘霖降下。
  师门四人忙于耕作,早已忘了方才逗笑之说。实则即便笑语称赞的悦真子也是与赵承麻所想一般的,娃儿不过一时好玩而已,却不知,反是悦真子说中了真相。
  那胖乎乎小娃娃的皮囊里,揉进的却是个老魔的魂魄,只不过并非此界之魔罢了。
  卢代尔成就魔界十三狱狱主之位,已经不知不知多少年月了。在进攻一个半位面之时,与此位面的空间系守护半神同归于尽。所有人、魔都以为他俩化为齑粉,实则他和那半神一起,被吸入了混沌空间中。
  神力耗尽的半神不过眨眼便被混沌吞噬,卢代尔魔体虽强悍,也不过是撑得比法神的时间长些,同样被逐渐吞噬。当卢代尔只剩下虚弱灵魂的时候,混沌空间陡然撕开一道裂缝,好巧不巧让他的灵魂飘了出去。可刚离开混沌的卢玳还未看清到了何处,便被一股无形之力吸走。
  他还以为那力量依然来自于混沌,自己终究是逃不脱了,谁知还能意识再复。不过,是换了个身躯重新出生。他魂魄在混沌中消磨过久,极其虚弱,与凡人并无差异,且又是真真切切的承继父母精、血,生为卢玳,即便是此间名为修真的异能者,也察觉不出丝毫异样。
  
  第2章 第二章 以气引脉
  
  眨眼间悦真子收卢玳为徒已有七八月,卢玳已满了周岁。他也明白,此地并非是别个位面,他是到了更遥远的所在。至于想要恢复原本的威能,更是已成了妄想,毕竟他一滴源血都没能留下。昔日的狱主却并没有多少执念,他已是卢玳了,重塑魔体,又或修人之道,反而后者才更适合此时的他。
  “六——”悦真子的茅屋,蒲团中多了支矮几,悦真子盘膝而坐,卢玳便在他怀里,如今悦真子正为小娃儿启蒙。
  “辣——”卢玳也学得认真,他原就对各个位面种族的知识体系有兴趣,如今学习既是兴趣更关乎到自身利益,卢玳哪里可能松懈。只是此处与的语言体系与他曾经世界的任何一个位面,都差距太大,如今卢玳能听懂也只是五成,若要说更是发音古怪。
  原本,教个奶娃识字,即便这奶娃是他徒弟,也不该归悦真子管,交与三个弟子就好。但卢玳失了母亲,又被宗族所斥,归根究底还是悦真子那一时闯下的祸事。悦真子心怀愧疚,对卢玳自然多了关爱。
  “师父,药汤好了!”赵承麻也不进来,只在门外扯着嗓子高喊。
  “都是这个时候了。”悦真子停下了笔,坐在他腿上的卢玳扬起头了头,悦真子拍拍卢玳的小额头,温言道,“今日便学到这里,到了泡汤的时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