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脸盲狱主修真记+番外 作者:thaty(下)

字体:[ ]

 
 
  卢玳又说:“另外,我也对二位另有所求,我想请问,如何在年岁不到之时化去横骨?”小龙刚出世,就可说话,天生灵物是一方面,但卢玳想问问有没有什么诀窍。
  “自然知道。”小龙一瞧师父,顿时明白卢玳是替谁问的了。右边雌龙说,“还请这位恩公张开嘴巴。”左边雄龙张口,吐出一颗雾气包裹的莹白龙珠。
  师父也是欣喜,立刻张嘴,龙珠当即射入他口中,大概也就是片刻功夫。师父喉咙越来越痒,实在忍耐不住咳嗽了一声,竟然一下子就把龙珠咳嗽了出来。
  “抱……”师父尴尬,刚开口立刻惊讶不已,“咦?我……咳咳!我能说话了!”他声音略微有些嘶哑,又咳嗽了两声,才算好。是浑厚温和的男声,就是隆隆的回音,仿佛他在一个回音很厉害的洞穴里说话一样。
  而且师父话音刚落,“咔嚓”一声,半空里落下一道闪电。
  虽然闪电不大,但也把在场的四位都吓了一跳。
  “恩公声带雷霆,果然是我水族一脉。”两条龙先明白过来的,总有些灵物天赋异禀,像是两条龙云雨相随雷霆相伴,要是有朝一日他们身边云消雾散了,那也是他们寿命将尽的时候了。
  而师父的血脉果然是不错,又或者龙珠激发了他的威能,以后师父每说一句话,大概天上就得落一下雷。而且这还是天赋异能,是怎么也免除不了的,甚至只会越来越强。
  师父和卢玳无语了,只有他们俩而且在荒郊野外的时候,能说话。其他时候……还是继续石板伺候吧。
  虽然美中不足,但毕竟是美了,师父能说话了,卢玳和师父一起道谢。
  两小龙摇晃了两下尾巴,从他们各自的下颚飘飞出一片亮银色的鳞片来:“终究是未能帮上两位恩公多少,这是我二龙的鳞片,在这浦黎西洲之内,若恩公有事,只需通过鳞片召唤,我等必来。”
  “啊?浦黎西洲?!”“轰隆!”
  师父卢玳都是一惊,同时惊呼,因师父这一句话,落下来的雷霆都更粗壮了一些。
  ***
  话说,原本卢玳和师父还以为自己只是落在了芸怀东洲的外海,没想到却是被无天大阵一下子扔到浦黎西洲来了,且不说这中间可隔着个五洲里最大的露盈中洲,五洲之间除了有九海阻,还有洲壁,从一洲到另外一洲,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两条白龙听了卢玳的解释,也吓了一跳。不过倒是给他二人出了个注意,原来浦黎西洲有一处小转轮八卦洞天,这洞天就是个巨大的迷宫,其中有无数法宝神兵妖魔鬼怪天材地宝,总之什么都有。是浦黎西洲最大的试炼之地,而若是能一路走到洞天中央,便可接触到洞天中的先天至宝八卦盘,就能去一切可去之地。
  这八卦盘听起来比卢玳的参杂经还差,但它更大的功效是支撑小转轮八卦洞天,供养洞天内无数的原生物种,尤其这一切可去之地实在是疑问颇多,因为它不只能跨越空间甚至还有穿越时间。不过就算两条龙也只是得天传承而已,他们有这个知识,但到底怎么得到、怎么使用八卦盘,以及之前到底有没有人成功,他们这就不知道了。
  小龙还与他们讲了关于浦黎西洲的大概情况,浦黎西洲比较奇特,整块大陆的地势很低,以至于若是从上朝下看,浦黎西洲看起来不像是大陆,反而像是一堆岛屿密集的攒在一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种特殊的地形,这里的宗门到了五品就顶天了,反而世家的势力更强。
  二龙说了这些,还带着他们转了个角度,送他们到了另外一边靠近正道修真势力的近海,这才离开。
  送别了二龙,卢玳看着师父问:“师父,可要去小转轮八卦洞天?”
  “不去。”一道雷炸下来,于是师父长叹一声,又说一句,“还是去吧。”
  卢玳则十分理解师父为什么在短时间内说出来两个答案,他们俩这个洞天,那个福地,这个杀场,那个大阵的经历下来,就算是卢玳也有点腻歪了。就想吃撑了又不能消食一样!师徒俩都是一样的心思,想尽快回门派里,找个安生地方睡一觉。
  尤其还有一大堆事情未曾了结,比如狐王的小福地到底怎么样了?虽然卢玳不是太担心,狐王足够强悍,就算是那种危机,他也必定应付得来!可还有祖师爷呢!关于广岚山门的许多事情卢玳还没来得及跟祖师爷说呢。一年之后祖师爷就要回到大天魔修罗洞天,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知道呢。必须得尽快回去,这一尽快,当然只剩下进洞天这一条路了,虽然也可能反而会慢。比如又困在某个地方几十年出不来的那种……
  不过卢玳还是有一点没有想到——师父叹气,因为他上辈子从生到死加起来都没经历过这么多的仙缘,这辈子和徒弟在一起这才多长时间?仙缘多修为的增长确实是突飞猛进,但是也太累了,仙缘太多也不好啊!
  ***
  师徒俩一路飞过近海,眼看着卢玳就要到了,忽然两道遁光从地面上冲出,拦在了他俩前头。
  “这位前辈,我等并无恶意,还请不要误会。”这两道遁光乃是两位青衫女子,一稳下身形立刻躬身行礼,“我二人乃是烟波如絮阁的弟子,小女九歌,师妹郭芳芳。”
  两个女子虽然拦截的这个举动有些失礼,但是见着卢玳后礼数面前还算周到。
  这两人都只是筑基,一个中期,一个后期。他端着前辈的架子,受了她们的礼,也回了一礼:“在下卢玳,闲云野鹤而已。不知两位拦住再下去路,到底为何?”
  “今晨两股龙气自北海而来,我等宗门首当其冲。但见前辈也自北海来,龙气却退去他处,因此我二人这才斗胆前来,非是盘问,乃是向前辈致谢。”
  龙这种灵物的存在,既被推崇,又被忌惮,因为龙的两面性很强,技能行云布雨施展恩泽,又能翻云覆雨带来灾祸。这不只是龙在凡人中的印象,对修真者来说也是如此,因此,瑞兽之首才不是龙,而是麒麟。
  卢玳看了看这两女子,在她们飞上来的方向,地上还站着十几位同样装束的女修,她们修为更低,炼气期的占据了一半。这女子所在的烟波如絮阁应该也是个和广岚山门差不多的小宗门,若是知道有两条龙朝着自己的宗门来了,吓得倾巢而出,倒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这不会是她们拦住卢玳的原因,这两位分明是算计什么。
  “小姑娘,你们至少想个说得通的借口,如此诓我,你们胆子可是真够大的。”卢玳因为一头撞在了海妖身上,被打断了感悟,但还是过了大境界,现在总算是分神初期了。
  两个姑娘一听卢玳这样说话,脸色都有些发白,九歌硬着头皮道:“前辈这是何意?我等……”
  “你们胆子可真够大的,下次可不要如此鲁莽了。”卢玳一甩袖子,就要和师父离开,一方面是他想进一步了解浦黎西洲的情况,另外一方面是他从这些人的身上依稀看到了广岚山门的影子。而且,从师父怀念的眼神看,显然他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他有意帮忙,并不代表他想被当成傻子。
  “前辈!前辈还请留步!前辈!”九歌和郭芳芳在空中跪下来了,“还请前辈援手!”
  “说吧。”卢玳一甩袖子,招来一大片云朵,让自己和舒服坐下,也给了九歌和郭芳芳一个落脚之地——悬停在半空不动可是比飞还要耗损真元,卢玳再不出手,这两个姑娘真要出丑了。他随意为之的这一手,把两女都吓了一跳。
  ***
  烟波如絮阁是个九品宗门,且还是个纯女子的门派,如果是在芸怀东洲,纯女子的宗门不能说很好发展,至少能安稳度日。
  可是在这里就不成了,浦黎西洲的大岛都早已经被世家所瓜分,烟波如絮阁立阁之地也属于一个中等世家赵家,每隔十年都要给赵家管辖当地的总管交税。已经交了几百年了,没想到上一个十年后,这里的总管修为突破上调到主家了,接任的总管不但狮子大开口,还要她们的掌门去作陪。
  原话当然不只是作陪,只是姑娘脸嫩,那些是说不出来的。
  “你们发现龙气是想来屠龙的?”就算是卢玳都不由得佩服这些姑娘的胆量,或者说是傻大胆。
  “也不是……屠龙……就是……”两个姑娘都憋红着脸,半点也没有刚才的大胆了。郭芳芳这时候一咬牙接口道:“反正我们眼前也就是那么两条路了,不如搏一把,死了也死得干净。屠龙我们是屠不了的,但有一片鳞,半滴血,也够了。”
  “找我,也是怀着这个心思?”
  “是!”两女点头,“掌门师父也是金丹,若是再加上一位金丹,多少能让那位总管有所顾忌。”所以这两人才想诓骗卢玳道烟波如絮阁去。
  “你们以为我是金丹?”
  两女疑惑,脸色从通红又变得苍白:“不知前辈是……”
  “化神。”卢玳随意一说,但把两个姑娘惊得险些掉了下巴。她们这荒山野岭的,门派里总共就掌门一个金丹,还是个金丹初期。想也知道任这种地方的总管,也不会修为太高,不过就是个筑基大圆满,只是仗着身份才敢耀武扬威。化神……在此之前,对这些姑娘来讲,几乎就是和太阳月亮一样高高在上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
  傻大胆的姑娘们现在是真知道怕了,她们刚才拦上去,卢玳稍微脾气差点,挥挥袖子那就是灭门之祸啊。
  “行了,带我去见你们掌门吧。”卢玳看着她们瑟瑟发抖的模样却觉得好玩——吓唬晚辈,绝对就是当长辈的乐趣所在啊。
  现在总算是知道怕了的两个姑娘,也明白了晚了。但是又想卢玳一个化神应该不会对她们别有所图吧?乖乖的下去通知了众多姐妹,回来硬着头皮把卢玳朝自己宗门带。还不等他们回到烟波如絮阁,半路上,就和发现情况不对,找出来的掌门柳静碰上了。
  柳静受到的惊吓只比她的徒弟多,毕竟她的徒弟都是不知者无畏,顿时让这位女掌门有一种前门有狼后门有虎之感。但徒弟既然已经都说了,她又不敢不把卢玳朝宗门带。不过,通行路上,卢玳态度温和,还将那些人尽皆知的平凡事拿出来做谈资,更加表明了自己的善意。心惊肉跳的柳静这才渐渐放松下来,就算卢玳有什么坏心思,但他的表现至少是比贪婪急色修为又低的总管好多了。
  等到了烟波如絮阁,卢玳却不进去,拿出几块玉石随手掷出去,玉石落地化作一处小院,卢玳转身给了柳静一块玉简:“我闲散管了,还是住在外边的好。这玉简中有我一道真元,还请掌门派人交给赵家当地的总管,说我愿为赵家的客卿。”
  柳静差点就喜极而泣!
  “前辈放心,我这就……亲自去找赵锏!”
  卢玳点点头,转身和师父进小院了。
  ***
  “师父,这前辈不是就与赵锏成了一伙吗?怎么您还要亲自替他跑一趟?”
  卢玳要做客卿这事,烟波如絮阁有的人高兴,但也有的人想不明白。
  柳静笑了一句:“傻孩子,让你两个师姐与你分说。”走两步看见九歌和郭芳芳,叹一声,“你们这次算是歪打正着,但也实在是危险,待这些事了,罚你们在静室闭关三年。”
  两人应下,并无半分不满,反而开心异常。毕竟这说明她们的门派至少还有三年。
  那边已经有人为自己师姐妹解释卢玳这么做为什么反而是回护她们。若是卢玳仰仗修为直接逼走赵锏,赵锏必然有怨气。但卢玳必然是要走的,他一走,怨气更重的赵锏若是卷土重来,烟波如絮阁祸患更大。可若是他以化神的修为成了赵家的客卿,那到时候引荐的烟波如絮阁必然会被记上一份大功劳,且卢玳也成了赵锏的上司,他是没那个胆子得罪烟波如絮阁的。
  不过总有人习惯朝坏处,朝阴谋诡计上想:“那他不会是早有意去赵家做个客卿吧?这倒也不算是帮了我们什么。”
  
  第84章 八十四赵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