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无限网游 作者:瑰屿

字体:[ ]

 
 
  文案:
 
  残疾受重生玩网游的故事。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竞技
 
  搜索关键字:主角:桑琢言(桑木),裴扬(轻衣裴然) ┃ 配角:韩紫魄,霜炎、花下晒小内、连城以及一系列龙套 ┃ 其它:网游,轻松
 
  ☆、第一章 死后重生
 
  作者有话要说:郁闷啊!发新文遇到JJ大抽/(ㄒoㄒ)/~~
 
  新文,拟真网游,多多支持(偶这都改多少次了囧)\(^o^)/~
 
  意识虚无间,他似乎还听到几个熟悉的声音正在他耳边说着让他难以置信的恶言。
 
  “这家伙总算是死了,总霸着咱们家算是怎么回事呀!妈,赶紧把他的屋子给我打通了做游戏室!凭什么他的屋子要比我大呀!”这是他的弟弟,并没有血缘关系,平时总是哥哥哥哥叫得很甜,从自己这里骗了不少零用钱还有游戏机CD什么的。
 
  “你这孩子,刚死了人多晦气,等过了头七妈把那屋子好好去去霉气再给你打通了做游戏室,里面的东西该扔就扔了!真是,还要来给这倒霉的东西收尸,怎么不直接沉到河里去眼不见为净!”这是他的妈妈,准确来说是后母,他的亲生母亲早在生他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孤独了那么些年终于耐不住了,又娶了一个妻子,还带了一个男孩。
 
  那时的他才刚上初中,三年后那个一直笑脸对他的女人说服了父亲让他放弃了念高中的打算,只上了职高,毕业后在工厂里找了份只能糊口饭吃的工作,却还在一场事故中失去了右手。他记得当时那个女人拉着他的伤手哭得不能自已,也是在那时自己把她当成亲生母亲一样孝顺,把她那个整天奇装异服到处惹事的儿子当成亲弟弟一样疼。
 
  他失去了工作,获得的赔款由于弟弟上大学一分钱也没花到自己身上,听那女人的劝说放弃了自怨自艾借着残疾人的优惠开了个小店,后来却由她自己接手,没事情可做的他就天天闷在家里,没有朋友,家人也没时间陪他,只是出去散个心没想到却……
 
  自己确实是死了吧?被车子撞飞出去十几米远,又滚落到河里,当时痛到极致几乎立刻就没了意识,怎么也该死透了。他刚才也听到医生正式放弃了治疗,然后通知了他的家人,但他为什么还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听到他们这样恶毒的话?
 
  桑琢言觉得自己的身体飘了起来,同时也看到了那两个忽然让自己陌生的人,恶狠狠看着他的后母和不耐烦的弟弟,他们还在讨论自己那间小店的易手问题,也是,他们手脚都好好的,自然不能按照原来的优惠缴税,能不能把店面留下来还是个问题。原来他们从没有当自己是家人,可恨自己到现在才知道,他刚死家里就没了他的位置,现在该讨论的不是如何举办他的葬礼吗?而不是在停尸间讨论他的遗产。
 
  桑琢言一直等到第二天,那个自从母亲走后就没有给他过多关注的父亲依然没有出现,然后他的尸体被推出了停尸间。他不由自主地跟在后面,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火化,变成一撮尘土装进罐子……看着他的遗像挂在屋子里,到处都是前来吊丧的人……看着父亲面无表情的脸……看着后母为自己的小店绞尽脑汁占为己有……看着自己住了数十年的屋子变得面目全非……
 
  不知道是不是尸体被火化的缘故,他的心里空荡荡的一丝感觉也没有,最后冷漠地看了一眼名副其实的三口之家,他彻底失去了意识……
 
  桑琢言被一阵剧烈的疼痛激醒,他睁开眼睛,不是很白的天花板,拐角处还有雨水渍得黄斑,屋子里的味道自己闻了二十多年,还有身子下面硬邦邦的触感,很熟悉,当然右手传来的痛感也很熟悉,他记得这样的场景发生在自己刚工作没多久,怎么……
 
  “言言你醒了?”房门被打开,后妈带着一脸关切的表情走了进来,解释道,“医生说你现在离不开人,妈想反正我没有工作在家照顾你正好就把你接出来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别担心,爸妈会一直照顾你,没有右手我们言言也能生活得好好的,是不是?”
 
  桑琢言知道这是在自己受伤昏迷后第二次醒来,只是为什么会回到这个时候?现在显然不适宜想这个,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女人。原来的自己真的以为她是为了方便照顾自己才把自己从医院接出来的,后来才知道那时他的情况还没有稳定,医生并不建议他出院,后妈是因为不想交那昂贵的住院费,虽然有住院补助,但那远远不能相抵消。
 
  而且后妈这次来是为了他的工伤赔偿吧,记得他生前……应该是上辈子,因为被鉴定为四级伤残,他又还年轻,赔偿金比较多,当时也是后妈建议他一次性领取,免得将来横生枝节,他可以拿这笔钱做生意,不用自己动手什么的,他觉得也挺有道理于是就同意了,那笔钱被用来开了一个小店,前后不过上万块,其余的钱他到死才没见到……不过家里却是买了一辆还不错的车。
 
  以前很多没有想到或者说他不愿意想的事在自己脑子里走过场,用了他的工伤赔偿却还嫌他在家里碍事,这样的家人……不要也罢。
 
  后妈果然在他床头说起了那笔钱的事,要是以前那就把一切交由家里人去办了,但是现在,他必须为以后做好打算了。右……边的胳膊很疼,他闭上眼睛轻声道:“等我好点了再说吧,现在没有精力想这种事。”
 
  后妈还想再说什么,不过见他闭上眼睛不理睬她只好作罢,“那你好好休息,这事情要尽快,否则过了期限想找人也没地儿找去,啊?”出去后就跟她儿子在外面说话,无外乎就是他不合作什么的,这钱还是早点拿到手放心。
 
  他没心思去听那些话,脑子里把事情前后左右的想了一遍,成为游魂、亲眼看到自己的尸体火化、下葬,一切经过再清楚不过,但是现在身体的疼痛也是千真万确的,他真的……重生了……
 
  桑琢言穿着长袖衬衫走在街道上,引来了许多异样的眼神,现在可是大夏天,穿着背心都恨不得扒下来套头上,这人竟然穿着长袖,没毛病吧?桑琢言避开人群的视线,转到一个小巷子里,抄近道进了银行,拿出自己的银行卡查看了一下,果然赔偿款都打过来了。这一次他仍旧选择了一次性领取,因为他想离开这座城市。
 
  简单的行礼都收拾好了寄到了他想去的那座城市,完全没有被任何人察觉,取出一部分钱用邮寄的形式寄给他的爸爸,就当没有他这个儿子吧。他那个弟弟明年高考,爸爸的心思全都在他身上,很难想到,他对后妈带来的儿子比对这个亲生儿子还上心,这次受伤几乎连句好话没说,自己的心早就凉透了吧。
 
  桑琢言就这么离开了那个所谓的家,只身一人来到慢节奏的K市,如今的他只有十九岁,就算上辈子他也只活了不过二十几年。就算老天没有让他回到手受伤之前他也无限感激,浑浑噩噩过了小半辈子,他也能自由安排自己的生活一次了。
 
  他租住的房子是在老街区,一室一厅的套房,直接交了一年的租金,必备的家具都有,他自己买了整套的家纺,碗筷买齐就算是一个家了。
 
  早晨的阳光透过未拉严实的床帘照到桑琢言的脸上,他习惯性地伸出左手挡住阳光,睁开眼,陌生的天花板,鼻翼间陌生的味道、后背上陌生的触感,让他一时间有点恍惚。早上起来稍微有点迟钝的脑袋想了一会才恍悟,原来自己已经搬到新的城市过新的生活了,前两天把房子什么的整顿好,现在该想想后路了,总不能坐吃山空。
 
  像上辈子那样开个小店的资金还是有的,但……经过那样的事情有点排斥的心里,算了,还是先咨询一下像自己这样的人能做些什么吧。
 
  劳务中心:
 
  “恩,像你这样的情况应该到残联去问一下,我们这里都是介绍手脚利索的人上工的。劳动强度一般都很大,估计做不来……不好意思啊。”一脸抱歉的工作人员。
 
  人才市场:
 
  “这样吧,你先填一份简历,如果有合适的我们的工作人员会给你去电话,当然如果有人看中了你的简历,也会给你电话的……”
 
  ……虽然这些人说话都很客气,但是眼中的怜悯或者轻视还是闪电般击中了桑琢言,即使一再强调自己不用在意,几乎没有过这种经验的他还是被打击得体无完肤,灰溜溜的逃出了人才市场。身后传来的议论声他假装听不到。
 
  桑琢言肩膀都塌下来了,到底自己能做什么呢?他看了看自己光秃秃的右手,嘴角扬起一个自嘲的笑。
 
  “你那游戏号真不玩了,听说那身装备只卖了不到一千,要搁以前怎么说也能卖到三四千吧。”两个中学生模样的男孩经过他的身边,说的内容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呀,早知道早卖了!现在谁还玩键盘网游啊,全息的多爽!可惜我还没满十八岁,每天只能玩四个小时,完全不过瘾啊!”另外一个男孩虽然这样说,但脸上却是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看得他的同学嫉恨无比。
 
  “喂我说你爸妈可真疼你,那么贵的游戏头盔都给你买了,我妈老抠一个说什么都不给我买,眼馋死我了!你给我说说里面……”两个人说着说着走远了。
 
  桑琢言站在原地若有所思,他抬起眼,看向对街一副巨大的广告牌,美轮美奂的场景、轮番出场的俊男靓女、华丽的特效……就像在上演电视剧一般,桑琢言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完全陷入到那或宏大壮观的建筑或婉约古典的小桥流水当中,直到最后出现了四个大字——无限网游,然后再重复循环。
 
  他,从来没有玩过游戏……
 
  ☆、第二章 初入无限
 
  桑琢言站在卧室里看着工作人员刚刚送来的游戏仓,暖黄色的表面,有种很温暖的感觉,在各种各样颜色的游戏仓中他一眼就看中了它,比起银白色的冰冷、红色的热情、白色的无暇……暖暖的几乎让他的心也像是被温柔地拂动,没有犹豫地就预定了这款颜色。
 
  游戏头盔和游戏仓无限网游的两种配套设施,前期有种与眼镜类似的镜装游戏工具因为试玩人员普遍反应与现实世界有不能忽视的差异而取缔了,如今这两种在游戏的感观上可谓是让所有人都满意,差别就在于头盔使用者不能长时间泡在游戏中,它无法调节人体本身对于日常生活的需求,比如吃饭、上厕所、睡觉等等,也就是说即使你在游戏中吃得很饱,但时间到达极限会通知你下线,严重的会被强制踢下线。
 
  游戏仓可就不同了,它的设计聚合了最高端精密的技术,最重要的是考虑了人体的舒适度,最大程度上减少了对人脑的损害,安全性可谓是一流,让人欣喜的是它会使人体与游戏中的人物同步,这样即使一个月不下游戏也不会有太大问题。对于玩家们的质疑他们拿出了试玩人员的记录和数据,彻底打消了他们的疑虑。
 
  两者舒适性和长期性的差异,也决定了价格的天壤之别。一般的学生和工薪阶层由于课业和工作的缘故并不能长期待在游戏里,再者上千的头盔也还是不小的数目,所以游戏头盔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当然也不排除一些游戏迷砸锅卖铁买下上万的游戏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