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都市童话 作者:安非碎夏

字体:[ ]

 
 
文案
丁司宇:“你一直跟着我干嘛?”
宋乐:“看看你到底吸引到了多少仇恨。”
 
 
大白鲨:……【吐血图片】靠靠靠!你到底哪边的?!
童青黎:你懂什么,拖稿是为了调戏编辑!
 
 
这是一篇穿越后开始(广结逗比/基友)
努力写小说的励志甜文,请看我真诚的眼睛●▽●
 
内容标签:强强 励志人生甜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丁司宇┃ 配角:陆久宋子夏童青黎 ┃ 其它:写文
 
  ☆、穿越
 
  你不知道么?宋子夏早就死了啊!
  宋子夏早就死了啊!
  丁司宇弯腰在一堆空酒瓶子中拣出一瓶未开封的,用牙齿咬开瓶盖,豪放地仰头咕咚咕咚狂灌,企图用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经。但是不管用,胡林的话还是一直在他的脑海里不停回荡,一遍又一遍,快要将他逼疯。
  参加时隔十年的初中同学会,只不过是为了再见宋子夏一面,却从他人口中得知宋子夏早就去世的消息。
  十年,十年前。
  可笑,原来他在十年前就已经被丢下了。被欺骗的愤怒和失去挚爱的悲伤,到底哪一种感情更加沉重一点呢?十年的等候忍耐全部化为乌有,十年的思慕期盼全部成为毒|药……
  如果可以,真的想去死啊。可是就这个样子死去,又太难看了,一定会被宋子夏嘲笑的,因为他还什么都没有做。没有走上写文的道路,也没有去实践两人的约定。
  丁司宇坐在桥上,回忆着过往的约定,考虑着未来的路,然后目睹着黎明的曙光将黑暗一层一层碾压,仿佛在嚣张地宣告天亮了。
  已经过去一夜了。
  “啊——!!”丁司宇用力摔掉手中的酒瓶子,充满红血丝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际的那抹光亮,仿佛被击溃的野兽一般弓着身子,喉结咕噜滚动着,只能发出凄惨的哀嚎。
  情绪激动,又饮酒过量,丁司宇脸上已经显出了酒精中毒的症状,面色苍白嘴唇发紫。他还想再开一瓶酒,手刚摸上酒瓶子,忽然眼前一黑,却是终于昏迷过去了。
  四周静得可怕,而且没有一点风声。难道是有哪个好心人将他这个昏死在马路边的醉鬼送到了医院?带着这个疑惑睁开干涩的眼,丁司宇瞬间清醒过来。或者说,他不得不清醒一点。因为眼前的景象让他心惊肉跳。
  对,心惊肉跳,这个词语没有用错。 
  这四个字是丁司宇现在内心最真实的写照。任谁一张开眼睛,就看见距离自己仅有半米的地方有一具泡在绿色营养液里、浑身连着透明的管子的人体,也会吓一大跳。
  丁司宇就坐在最角落侧对着银白金属大门的椅子上,一转头就能够将整个房间都收入眼里。封闭的白色空间里除了安置在他面前的透明大柜子外,还摆了三张没有清理干净的血迹斑驳的手术台和一些功用不明的实验器材,没有窗户,唯一的出口便是那扇约莫两米宽的金属门。
  森冷的空气中血液的腥味,同沾染在身上的酒气接触后糅杂成了一种让人感觉恶心的气味,刺目的白色背景也极具视觉攻击效果;这一切都让丁司宇的脑仁一阵一阵地发疼。
  这情景好像一下子从现实世界穿越到了科幻电影。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丁司宇只觉得脚底板直冒凉气,更加惊悚了。就算下一秒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身穿染血白袍,握着寒光闪闪的手术刀的医生,他也不会奇怪。
  哦,他想的太超现实了,这里更有可能是一个地下器官交易的地方,待会儿会有一个人来取走他体内所有能用的器官,像恐怖小说里写的一样。
  砰——!!
  紧闭的大门被撞开,巨大的响声打断了丁司宇的胡思乱想。
  进来的人不是想象中的变态医生,而是一群全副武装的……特种兵?虽然服装的款式比较新潮,但从肩膀上的肩章可以看出,这确实是军队的制服没错。
  为首的军官脸无表情地扫了一眼室内,用低沉的声音问他身侧的人:“总共抓住了多少恐怖分子?”
  他的身上也套着轻便的黑色作战服,除了肩章之外款式和普通的士兵没有任何不同。就算如此,他也是这群人中最突出的一个,长相、身高、气势各方面都不输于其他人。
  “报告长官,抓住了三分之二,一百三十二人。”他身侧的人迅速回答,接着又补充道,“幸存者只有三人。”
  丁司宇心里还在疑惑他们说的是哪儿的方言,和普通话有点像,勉强能够听懂,猜测他们可能是来拯救自己的国家秘密组织,心头的大石头稍稍落下,不想眼角瞥见他们身后有一个黑影手握锋利的匕首,不怀好意地接近,忍不住开口惊呼:“小心!”
  哧——!!
  丁司宇话音刚落,那名为首的军官手中的佩剑就已经如闪电般划破了黑影的喉咙,再一眨眼,剑已经回到剑鞘。殷红的血液喷洒得满地都是,可怜的偷袭者瞬间倒地,怒瞪的双眼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死亡,尸体还微微抽搐了几下。
  年轻而英俊的军官弹指间抹杀掉一条生命,仍旧波澜不惊地让下属继续汇报基地的情况,徒留地上的那具渐渐冰冷僵硬的尸体在默默宣告,刚刚发生了什么。
  杀人的动作如此干净利落、飘逸潇洒,一看就是有多年经验的积累才有的成果,淡漠的神情也充分阐述了军官其人内心的冷酷。
  丁司宇看得不由背脊一寒,不敢再多看他一眼——他真的是一个军官而不是杀手?
  他很担心变成第二具躺在地上的尸体。不过他的忧虑貌似有点多余,因为对方根本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嗯,幸存者就交给温文清安排了。”听完汇报,军官神情漠然地点了点头,利落地转身走出了房间,既不关心丁司宇这个大活人,也不在意地上的尸体。
  诶?怎么没有人理他,难道他们没有看到他吗?他刚刚喊得那么大声,除了聋子正常人都能听得吧。丁司宇戳了戳自己的手臂,不由生出一个怀疑——难道他已经死了?死后的世界是这个样子的?
  就在丁司宇忧心忡忡地扩展脑洞的时候,门外突然又走进来几个人。这一拨人的穿着又不同于上一批,女性所占的比例远大于男性。他们都套着干净的白大褂,平均身高也远小于之前那波人。走在最前面的长发女人一眼就注意到了丁司宇,迅速地几步走到他面前蹲下来,摘下戴在手上的白色塑胶手套,用温暖柔软的手轻轻握住他的手,神情十分亲和:“不要害怕,你已经得救了。”
  听懂她说的话,丁司宇松了一口气,沉默地点了点头,心里明了,原来他还没有死啊。
  虽然没有害怕,但丁司宇还是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有点呆滞和怯弱,乖巧地仍由他们摆弄,表现得如同一个刚获救的被恐怖分子挟持的受害者。
  和行为完全相反的是他高速运转的大脑,如果刚开始只是疑惑军人是在说方言,现在他已经不这么想了。
  有三个人都在说同一种语言,就表示这语言是他们的统一语言,这可能是军方为保护机密另行研究的“普通话”,仅供内部交流,也可能是其他未知原因。
  现在能够分析的资料还太少,他不能够确定自己现在的处境。值得庆幸的是,这帮人看起来还算友好,没有将他大卸八块用来研究的意图,他可以暂时安心。
  “你看起来很健康,他们是不是还没有开始对你做什么实验?”女人柔声问他,每说一句话就会提醒他现在已经安全了,像是希望借此消除他的忧虑,“不需要担心,只要通过康检测,你就可以重新回到社会生活了,不会再遇到危险。”
  丁司宇勉强能够听懂,配合地点点头,被她牵着站起来。
  她冲丁司宇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随即将视线移到泡在营养液里的人体上,神情骤冷,仿佛一瞬间从温柔的天使变成了凶狠的煞神。
  这些历经痛苦折磨最终还是失去生命的人,永远也不可能救得回来了,让人愤怒的是,即使已经死去,死后留下的身体还要继续承受各种实验,连灵魂也得不到安息。
  接下来的几天,丁司宇一直无暇为宋子夏的去世忧虑,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是穿越了!
  那天“救了”丁司宇的人是A国军部特殊编制部队的人(用他的方式理解就是特种部队)。经过军部的一系列排查后,他们发现丁司宇的身份成迷,即使他通过了细致的身体检测,考虑到安全问题,他们仍不能放丁司宇一个人生活,便安排了一个家庭收养他。
  说是家庭,严格说来也不算,因为收养他的是一个人,名字叫做陆久,他来到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二个人,那个脸无表情、气势冷冽、一身杀气、而且看起来地位也非同一般的军官。
  丁司宇不知道陆久为什么会收养他,只能理解为陆久是觉得把有潜在性的危险的人物放在自己身边,亲自看管比较好吧。
  说不害怕那绝对是骗人的。一睁眼就到了一个疑似非法实人体验室的陌生地方,而且眼前陈列着的正好是一具泡在营养液里的生死不明的人体,再然后又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被划破喉管死在面前,最后又被一群白大褂带到一个实验室,被迫接受各种身体检查……
  但是既然穿越已成事实,就只能够努力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我回来了。
 
  ☆、监视
 
  “不用拘谨。”陆久面无表情地盯着丁司宇,将他从上到下打量一遍,冷峻的目光好似一把利剑,直把他盯得浑身不自在,片刻之后,终于干巴巴地吐出四个字。
  “嗯。”丁司宇心中泪流成河,他这不是拘谨啊。
  要说陆久的态度,也不算是多么恶劣,再说他的长相也和凶神恶煞搭不上边,但是丁司宇见了他,总感觉自己就像是老鼠见了猫,被一股无形的气压压制得几乎无法喘息。
  女娲造人的时候是给他开了多大的挂,才让他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威严的气场了啊。丁司宇忍不住想要吐槽,不过想想第一次见面那天他杀人的利落,又觉得这点气场就算不了什么了。
  两个人如同机器一样面对面坐者,沉默地以机械的动作往嘴里填塞食物。不知道是因为陆久的厨艺问题还是丁司宇心里问题,丁司宇觉得嘴里的东西如同压缩饼干一样令人感到难以下咽。
  平心而论,陆久英俊的面容配上高大的身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虽然平时不苟言笑,但是关键时刻总是能够挺身而出的可靠军人。丁司宇那么怕他,主要是因为昨天被他那一手给留下心理阴影了。
  吃完东西,陆久将碗丢进洗碗机,取过衣帽架上的制服外套穿上,一边仔仔细细地将最上面一颗扣子扣好,一边像是不经意的样子顺口提了一句:“你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去书房看小说。等我下班回来再给你带一台电脑。”
  他书房里有很多小说,都是同事和上司送的。可惜他本人是不怎么看书的,整个书架上有三分之二的书他连翻都没有翻过。以前他觉得这些书放在自己这里是浪费,没有想到现在倒是用上了。
  听到陆久对他说了那么长的一段话,丁司宇很是受宠若惊,觉得自己好歹也该表达一下感谢:“呃,陆哥,谢谢。”
  叫他陆哥应该没错吧。话说这里的文字他还不一定看得懂呢,他不会变成一个不识字的文盲吧?丁司宇又陷入了忧郁之中。
  从现在看来,虽然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生活并不轻松,不过能被陆久收养,绝对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丁司宇可以拥有一个合法的身份,而且不用着急着立刻融入这个世界。
  要是把此次穿越假设成是出国,会更加有趣。他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而且没有办法再回去幸运地被原著居民收留,从此安心住下。
  “……”陆久穿鞋的动作顿住,他忽然直起身按了按丁司宇的脑袋瓜子,低沉声音里面隐藏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不客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