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失落远方 作者:柳昔今

字体:[ ]

 
 
内容简介
朱远承认,他是一辈子栽在陶晓方身上了。参加陶晓方的婚礼,出了意外,醒来竟是十年前初见之前的高中校园。朱远以为,重来一次,若自己改变了,或许能改变结局?只是,似乎事实并非他所以为的这般…… 
即使有时彷徨,即使偶尔心乱,此心不渝。
 
关键字:重生:失落远方,柳昔今,朱远,陶晓方,蒋淳志,王涛,陶晓圆
 
☆、00楔子
 
    明珠酒店门前,两边摆了两列高高的竹制花篮,满满的香槟玫瑰盛放,粉色、雪白的绸带装点其间,如梦似幻。
    右列花篮最外边,立着两米高的人形照片牌。身着白色西装的高挑男子揽着米白婚纱的可爱女人,薄唇停留女人额边,女人娇羞低头。两边有“陶晓方林雪薇百年好合”字样。
    旋转门内走出一个身穿黑色小西装的小个男人,男人低着头,脚步缓慢。走过了花篮列道,男人来到人形图牌跟前,抬起了头。
    很可爱的男人!
    蘑菇头很是蓬松,发丝乖巧地贴着脸颊,齐齐的刘海下面是一双有着如墨瞳仁、又长又翘的睫毛的大眼睛,只是此时眼中氤氲着泪光,很是模糊朦胧。
    “百年好合吗?呵呵,晓方。我能怎么办呢?”
    男人说话声音很轻,嘴角微牵,带起的是苦涩的笑。
    男人凝视着照片中的白色西装男子,拿手背迅速抹了两下眼睛,低头缓缓向公路走去。
    在他身后,一个身着藏蓝西装的光头男人正注视着他。这人比蘑菇头要高一头左右,眼眸深邃,远远地跟随小个向前走。
    蘑菇头走得很慢,沿着路边,一直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跟着他的人,起初面色凝重,看他只是一直默默低头走,并无其他举动,也就态度放松了下来,不紧不慢地走着,不时转头看看身边景色。
    “嘭——”
    听到声音,藏蓝西装的男人赶快转头向前看,只见一辆黑色面包车驶过,小个男人正躺在地上,蓬松柔软的发丝间有鲜红的血在缓缓渗出,很快地上沁了一片。
    “朱远!”光头冲过去,蹲下身看着眼睛紧闭的蘑菇头,眉头紧皱。
    抬头再看那黑色车,早已不见踪影。
    “120吗?有人需要急救。这里是瑞离路明珠酒店东边。”
    ……
 
☆、01请柬(1)
 
    “咚咚咚——咚咚咚——”
    “来啦!稍等一下。”
    听到不轻不重的规律敲门声,我把笔记本电脑放到一边,从床上下来穿上拖鞋,揉着乱糟糟的头发不紧不慢地去开门。
    估计是催缴水电费的吧,还好自己还好昨天刚收到一小笔稿费,不用让自己和催费小哥儿都尴尬。
    打开门,居然是一个戴着红帽子,穿着红色衬衫、黄色马甲的笑脸小哥,他身上还斜跨了一个大红色的小包,很是喜庆。
    “你好,请问是朱远先生吗?这里有份邮件需要您签收一下。”小哥笑的真好看,可以作为下部作品的一个原型吧。不过,什么时候催水电费的人态度这么好了,还有专门的邮件?
    “是我。”我签上自己的名字,压不住心里的好奇,笑问道,“怎么,什么时候水电缴费单都有特派员来派发了?”
    那小伙子笑得更灿烂了,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线,“我是‘幸福快递’的快递员,我们传递的都是幸福的消息。邮件不会是水电缴费单的。或许是你哪位朋友有喜事了呢。”
    “哦。”我把签好字的表单递给快递员,“或许吧。”
    “朱远先生的字很特别啊,像学生写的一样整齐。蘑菇头也很可爱!再见了。祝你生活愉快。”小哥看了单子,确认无误,将一个红色大信封递给我,就转身快步下楼了。
    我忍不住想笑,这人说话真好听,明明就是像小学生的字幼稚,却说特别。
    蘑菇头很可爱嘛?晓方也这样说过啊。不像其他男人喜欢长发飘飘的温柔美女,他就喜欢蘑菇头,男的女的都是。也不知道晓方近来过得怎么样。
    红色的邮件,应该是婚礼邀请函之类的吧。会是谁呢?最近也没听说谁有喜事要办啊。难道是涛涛结婚?不会吧,他一个白领正天天忙着应付上司,哪来的时间谈女朋友。
    打开信封,我就不知所措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陶晓方要结婚了。
    自己爱了十年的陶晓方,要结婚了,和一个女人。
    关上房门,手里拿着红色镶金边的请柬,我慢慢晃回了床上。
    躺下来,望着面前的空气发呆。
    晓方,你真的要结婚了啊。
    早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只是没想到还是她,林雪薇。
    现在的你,应该很幸福吧,毕竟你爱了她那么久,比我爱你还要长一些。
    再说,至少她会得到你的父母祝福,不像我,身为一个男人能和你在一起那短短的时间已是非常难得了。
    即使我仍然爱你,可你爱的,从来都不是我,即使有时候或许喜欢过。
    如今,就当是一个阶段的结束和另一个阶段的开始吧。从怀有希望的等待,到毫无期待的无限等候。
    金岳霖都能为了林徽因孤独终身,我朱远,自然也能做到,为了陶晓方终身不娶。
    “我希望你,是我独家的记忆,摆在心底……”
    《独家记忆》,这是晓方的专属铃声,有多久没听到过了。这边刚收到请柬,晓方就打来电话,究竟……
    “喂。”
    我坐起来,将手机拿的紧一些。
    “朱远吗?我是陶晓方。”
    晓方的声音依旧这么好听,并不低沉,而是有力而富有磁性,像广播里的播音主持人的声音。
    “恩,我是朱远。晓方,有什么事吗?”
    晓方,你是要亲口告诉我这个残酷的事实吗。不要……
    “我要结婚了。和雪薇。给你寄了请柬,打电话来确认一下,收到了吗?”
    “要结婚了啊。请柬还没收到,估计很快就到了。”
    你果然还是这么残忍,和当初一样。我朱远对你来说就这么不一般啊,还需要你新郎亲自打电话确认。
    “朱远。你会来吗?雪薇希望得到你的祝福。我也是。”
    “我当然会去啦。不过不要嫌弃红包小哦。提前恭喜啦。啊,有人来了,也许是邀请函寄到了。我去开门。再见!”
    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扔在了床上。突然发现,脸颊上竟然湿湿的,全是泪水。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可我朱远,因为你陶晓方,已经哭了不知多少回了。“爱只是爱,伟大的爱情到头来也只是爱,碧空尽的深处谁也不曾存在,追怀追怀,还逃不过要置身事外……”
    今天是怎么了,一向闷头写小说、无人问津的我,居然又有人联系!
 
☆、02请柬(2)
 
    拿起手机,来电显示是“涛涛”,最好的朋友涛涛,也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啊。上次通话好像都是一个月之前了。
    “喂,涛涛啊。”
    “阿远,我收到了一封婚礼邀请函。你猜是谁的?”
    “我猜不到。”
    又是婚礼请柬的事,看来晓方也给涛涛寄了邀请函。
    “你好好想想,阿远,以你小说家的思维,应该是可以猜对的。”
    “好吧。那我猜是陶晓方。”
    涛涛果然还是比我小三岁啊,心态永远比我年轻,那就顺着他吧。虽然我也不老,才二八年华,二十八岁。
    “确实是陶晓方。阿远,你呢?你打算怎么办?”
    “我?其实我也收到了请柬,而且我会去。涛涛你知道的,我一直沉醉于写小说,现实中的爱情,我早已经不感冒了。”
    我?我已经做好决定了。但告诉你的话,你肯定不赞同吧。
    “阿远。我们都认识多久了?十三年了。我怎么会不了解你。这十年你没有认真谈过一个对象。难道不是因为一直在等陶晓方?晓方也算是我的朋友,我不能说他什么不对。可是,你明明知道他根本不可能回头,你们根本不可能了,你——”
    “涛涛。别说了。我懂。”
    我当然懂,可是,他就在心里,挥散不去。我尝试过找新的,可是无论和谁在一起,心里想的都是他陶晓方。我能怎么办呢。
    “阿远,你……”
    “涛涛你放心吧。既然晓方要结婚了,而且是和他走遍花丛都一直爱的林雪薇。我会为他祝福的。婚礼一周后举行,就在B市。你提前两天来吧,住我这。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婚礼。”
    “好的。这下我有口福了。最喜欢吃你做的素菜!有你做的菜,让我放弃鸡腿我都愿意。开玩笑啦,素菜再好吃,也还是有肉更好。
    等我哦。不说啦,这几天我得好好工作,好好表现,好申请假期。”
    “恩。”
    挂了电话,突然升起一种很烦躁的感觉,胡乱抓抓头发,我的蘑菇头肯定已经张牙舞爪了。这下子一定得去婚礼了,逃都逃不了。
    去就去吧,婚礼之后,就把发型换了,到另一个城市去生活,到一个没有陶晓方的地方。
    不会有人知道,这样的我会是仍在等待陶晓方,毫无希望的无限等候。
    这样子,晓方才能好好的和林雪薇幸福地在一起,不会因我苦恼。虽然也许我并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
    看看请柬,大红的颜色这么的亮眼,烫着半指宽的金边,还真是符合晓方一向的张扬高调做派。
    应该是晓方亲自参与设计了吧,毕竟要订下一生之约了,和最爱的人。
    我,应该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用得到晓方亲自参与设计的请柬了吧。
    “咻——来短信啦!”
    我的手机,今天真是前所未有的热闹啊。
    “朱远,我是蒋淳志。陶晓方的婚礼,你应该知道吧?去吗?”
    蒋淳志?哦,是他。他可是晓方曾经最亲近的朋友,虽然不知道近几年如何。
    不过因为晓方的原因,我倒是和他做了好几年的朋友,经常会聊一些莫名其妙的话题,甚至经常为彼此做知心大哥哥解惑,直至五年前大学毕业时候,才失去了联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