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庶子翻身记[重生] 作者:叶默凉

字体:[ ]

 
 
上一世洛云初的亲人成为世族的牺牲品,而他也遭到陷害,死于非命。
重活一世,洛云初决心改头换面,除了和陌王爷好好过日子以外,他还要让所有伤害过他们的人,全都不得好死。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一边收拾渣渣,一边谈恋爱】的故事!
 
本文架空,个别制度自己设定,不要考据谢谢。每晚20点准时更新,其他时间都是捉虫,不是伪更!
谢绝扒榜,谢绝改编转载。
 
属性君
1V1,HE,攻受双洁,攻宠受,爽文,金手指出没。
忠犬偶尔腹黑王爷攻+温柔睿智受
 
内容标签:生子 报仇雪恨宅斗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陌,洛云初 ┃ 配角:各种杂七杂八人等 ┃ 其它:叶默凉,庶子翻身记
 
 
  ☆、第一章 .转世重生
 
第一章.转世重生
    北域国国历第三十八年。
    京城一处宅子的某个院子中,一名妇人躺在床上,她微眯着眼睛,胸口急速地喘息着,过了一会儿,她转头看向床边坐着的两人,眸中溢出点点泪光。
    “娘,”洛云初坐在床边,看着妇人看向自己,连忙握住她的手,柔声问道:“您想喝些水么?”
    沈念竹轻轻摇头,这几日她什么也吃不下,估摸着是快不行了,这才把云初也叫回来,好看他最后一眼。
    这么想着,她勉力抬起手,摸了摸洛云初的脸颊,又看了眼他身边的洛自宣,哑声道:“咳咳,以后娘要是不在了,你们都要好好保重自己,知道了吗?”
    “娘,您别乱说话,您会好起来的。”洛自宣闻言扑上去抱住床上人,哽咽道,他抽泣起来,滚烫的泪珠落在妇人冰凉的手掌中。
    “咳咳,娘自知命不长久,就指望你们两个能好好活下去,咳咳。”沈念竹说了一句,便得喘息一会儿,不然接不上气,片刻之后,她感到胸腔中的气息渐渐慢下来,而呼吸更加急促,眼前发黑,不由得着急起来,莫非她大限已至?
    这么想着,她赶紧将心中其他话说了出来,说完之后,她握住床边二人的手,感到眼前越来越看不清楚,趁光芒彻底熄灭前,她哑声道:“云初,自宣,你们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咳咳,还有……替娘和爹说一句,娘不后悔……嫁给他。”
    说完,沈念竹感到眼前的黑色愈发浓重,渐渐地将她整个人吞没,意识在那一瞬间消散,她的手无力地垂下来,胸口再也没有起伏。
    “娘!”床边的二人齐声叫道,然而床上人却再也不会回应他们,洛云初全身颤抖着,大睁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最爱的娘亲就这么丢下他和弟弟离开了。
    “哥,娘走了!”洛自宣没能控制住自己的眼泪,他扑到床上人怀里,死死地抱住那渐渐凉下来的身体,哭声嘶哑。
    与此同时,宅中的另一处院子里,一位美妇人正焦急地东张西望,在看到不远处匆匆而来的人后,她嚯的站起身,急声问道:“怎么样?死了没有?”
    来人正是美妇人的儿子洛风,他看着面前人,眸中闪过一丝阴毒,转头看了看,见周围没人,便大笑起来,低声道:“死了,娘,果然还是你有办法!”
    江绣荷闻言跟着笑起来,笑意却不达眼底,她大声道:“好!终于死了!也不枉我们母子俩这番精心设计,从今往后,看谁还敢不长眼地挡着我们的路。”
    她是这府中的二夫人,而那女人只不过是一个被遗忘的货色,凭什么和她争?弄死她简直容易,她只不过大发慈悲,才让她活到了现在,哪知她的儿子竟攀上了王府,就凭他们也配?!不过一个下贱的娘养了两个小杂种罢了,拿什么和他们比?既然他们抢着找死,那她便满足他们,送他们一个个上西天!
    “接下来便是那两个小兔崽子了,嫁了王府又如何,他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那副德行,他也配?他以为他洛云初攀上王爷,便能一朝成凤凰,从此压着我们母子俩了么,呸!真是想得美!”江绣荷嗤笑一声,手心展开,精致的白瓷茶杯倏地落地,噼啪一声化为碎片,她要那两个小兔崽子,如同这碎片般,永远在人间消失!
    洛风跟着自家娘亲进屋,嘴角勾起一抹狠毒的笑容,连脚下的步伐都变得轻快起来,这家主之位,只能是他的,大哥已死,剩下的那二人,迟早得去见阎王!
    且说沈念竹去世之后,府中象征性地给她办了场后事,入棺那日,洛云初和洛自宣跪在棺前,久久不愿离开。
    回到王府,洛云初慢慢走入屋中,一名男子迎面而来,他看着面前的男子,低下头一言不发,停顿片刻后便走开了。
    男子便是陌王爷秦陌,三年前的某日,皇帝赐婚,将他洛云初赐给了秦陌,从此他们二人的命运便缠缚在了一起。
    洛云初并不爱秦陌,他本想考取功名,给娘亲争光,却没想被皇帝一道圣旨,再也没了参加科举的资格,这怎能让他不怨?
    这三年,他对陌王爷保持距离,没有逾越过一步,外人看来,他们是恩爱和谐的夫夫,其实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只不过是表面好看罢了。
    回到屋中,洛云初躺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裹起来,只要一闭上眼睛,他便想到娘亲是带着遗憾而死去的,父亲娶了她不久后,便将她遗忘在别院中,宠幸那名美艳的女子,甚至抬她做了二夫人。
    那女人处处针对着他们,做了二夫人后,父亲将府中的一些事物交由她管理,她便仗着自己有权,偷偷克扣给他们的份例,简直可恨至极!偏偏父亲宠幸着她,自然把他们的告状当做了耳边风。
    想到这里,洛云初便更为娘亲觉得不值,他正难过着,忽然听到房门被推开,连忙拭去面上的泪珠,装作无事地探出头去看。
    秦陌推门而入,正好对上床上人的视线,见他眼睛有些红,便在心中轻叹一声,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低声说道:“别难过了,起来吃饭吧。”他今日刚从外地回来,便听闻沈念竹去世一事,也难怪床上人如此模样。
    洛云初看着床边男子英俊的眉眼,半晌后轻轻点头,他起身下床,走到床边,默默地吃起饭,吃完之后,又躺回被中,一刻钟后,终因抵挡不住困意而睡了过去。
    秦陌看着床上陷入沉睡的人,唇角浮起一抹淡淡的苦笑,他脱去外裳,在床上躺下,闭上眼睛入了梦乡。
    几日之后,一个惊人的消息从洛府传来,洛府的庶子洛自宣在湖边游玩,不慎踩空跌入湖中,溺水而亡。
    洛云初闻言,腾地从椅上跳了起来,厉声问道:“你说什么!”
    来人只好把听到的消息重复一遍,洛云初听完,手指渐渐紧握成拳,他有直觉,这事绝对没那么简单,自宣不是孩童,怎么可能自己跌入湖中?
    带着这些疑问,洛云初连忙让人备车马,准备回洛府去看看,他有预感,这事很可能和那阴险的二夫人脱不了干系!
    这么想着,他上了车马,急急往洛府赶去,坐在马车上,洛云初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事即将发生。
    正在这时,马车外忽然传来了喧闹的声音,刀剑声在外面响起,洛云初一愣,刚想掀开车帘看看,便听到车外的侍卫急声道:“王妃小心,呆在车里不要出来!”
    洛云初闻言自然不敢再有动作,但很快他便觉得不对,有人跃上了马车,将马车带往别处,很快马车便到了城外,随着一声天旋地转,洛云初跟着马车摔到了山坡底下。
    破碎的马车在他的身上弄出一道道伤口,额头撞在石头上,血流不止,鲜血糊住了眼睛,让他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浑身剧痛,想动一下都是困难,迷糊中他似乎看到了二夫人,她冷笑着站在上面看着自己,面上明显有着满意的神色。
    洛云初浑身一震,他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一定是二夫人故意害死弟弟,让他担心,诱他出王府,接着派来杀手,造成抢劫不成反而车马坠入坡底的假象,目的便是为了置他于死地!
    是了,即使他已入了王府,但始终是洛府的人,二夫人狠下杀手,将他们全部除掉,便是为了让她自己的儿子洛风能够继承家业,不受任何人阻挠!而他洛云初,便是最后一个被铲除的,虽然他不住在府中,但始终是一个隐患,也亏得二夫人如此精心算计!
    怪只怪他震惊之余太过疏忽,着了二夫人的道!洛云初躺在原处,身上的剧痛一点一点地吞噬着他的神智,终是将他带入无尽的深渊,再也醒不过来。
    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洛云初觉得自己的灵魂似乎脱离身体飞了起来,他看到二夫人满意地上了马车离开,他跟着她回到府中,看到所有人被她忽悠的团团转,而她却暗自笑得开心。
    魂魄在空中飘散着,久久没有离去,洛云初看着王府来人,操办了他的后事,看着苍白的自己躺在冰冷的棺木中,紧接着,一名男子闯入他的视线。
    是陌王爷,只见秦陌红着眼睛走到他的棺木前,面上的表情悲痛欲绝,洛云初不由得一怔,他这是怎么了?
    秦陌站在棺木前,不敢置信前日里还好好地睡在他身边的人,居然就这么去了!他瞪大眼睛,紧紧握着拳头,待后事结束之后,他找来一名侍卫,让他去查前因后果。他直觉觉得事情一定没那么简单,他必须查清楚!
    经过一番查证,秦陌终于查出了洛云初死亡的真正原因,但却因证据不足,无法正大光明地指控江绣荷,可是云初决不能就这么白死!
    洛云初的魂魄一直在王府上空飘散着没有离开,紧接着,他看到秦陌让人去查清二夫人最近的动态,在他们出行的马车上动了马脚,几日之后,二夫人乘坐的马车半路出了事故,因马车速度过快,二夫人和二哥洛风被甩出车中,当场死亡。
    午后,秦陌来到洛云初的坟前,半跪下身,半晌之后哽咽道:“云初,我帮你报仇了,你泉下有知,一定要好好走。”
    洛云初在天上,看着秦陌半跪在他的坟前,泣不成声,这一刻他恍然明白,这人一直是爱着他的,只是他这三年完全拒绝了他的爱意,让他无法靠近自己。
    洛云初怔怔地看着秦陌,心中痛苦万分,这一世他没能保护好他的娘亲和弟弟,本以为他们低调生活,不争不抢,便不会遭到二夫人毒手,没想到到头来让他们枉死不说,还辜负了一直爱着自己的陌王爷。
    若有来生……
    眼前渐渐模糊起来,洛云初自知是魂魄将要散尽,不由得瞪大眼睛,想要再看秦陌一眼。若有来生,他一定要让二夫人和他的好二哥连本带利地还回来!
    魂魄散尽,眼前一道白光闪过,洛云初彻底失去了知觉。
 
  ☆、第二章 .反咬一口
 
第二章.反咬一口
    洛云初只觉得自己在梦中兜兜转转,醒不过来,良久之后,他忽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熟悉的床帐,隐约还听到细细的哭泣声。
    他一愣,随即转头看向床边,只见娘亲坐在不远处,正用手帕拭着面上的泪水,见他醒了,便立刻起身过来,急声问道:“云初,你好些了吗?”
    洛云初看着娘亲熟悉的容颜,瞪大眼睛,他不是已经死了么?娘亲不也……想到这里,他抓住娘亲的手,哑声问道:“娘,今年是哪一年?”
    沈念竹闻言一怔,细声道:“你这孩子,记性怎的这么差,今年是国历第三十五年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