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不努力码字的艺人不是好魔王 作者:女丑之尸

字体:[ ]

 
  作为一个没落的魔神,巴尔只能去异间收集信仰之力。但是到了异间,他才发现信仰力不是那么好收集的。
  写小说?他只会写神魔间的日常八卦肿么破,算了先写#大大,跪求XX和XX神之间的基情啊BALALA#
  “……”他不懂人类的思考回路啊有木有!
  拍电影,他只会演神话剧肿么破?
  #魔尊大大,你和魔帝真的太配了,祝你们百年好合!#
  “……”他真的不懂人类的思考回路啊有木有!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哈,路以西 ┃ 配角:宋丞轩,颜乔,迟巫爱 ┃ 其它:巴尔,苏美尔,神话
    晋江银牌推荐:作为一个没落的神祗,巴尔君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最终沦落到了不得不回到人间收集信仰力的地步。但是神话时代和现代的差异,让他的收集信仰力的道路变得异常艰难。在多次失败之后,他意识到文学和影视作品才是新时代收集信仰力的最大利器,于是巴尔君开始了写小说,拍电影、不断刷脸反复闪瞎人眼的日子。与此同时,神话时代就与巴尔君有着孽缘的堕天使也降临到了人间……常见的娱乐圈题材配上神话传说,让人有了眼前一亮的感觉。自以为聪明实则蠢萌的巴尔君配上自恋又常常犯二的堕天使君,作者用欢乐幽默的笔调呈现了一对“萌萌哒就是很有爱哒”组合,在爆笑欢乐之余又颠覆了大众对神话人物的认知。
  ==================
  
  ☆、第1章
  
  “这日子没法活了!让我去死!你们谁也不要拦着我!”带着厚重眼镜穿着得体的青年扒着别墅三楼的窗户,悲痛欲绝的作势要往外跳。
  周围的仆人却好似见怪不怪,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拦,最多也就是打个电话给门房的保安,让他们在屋子外面铺上气垫,免得表少爷表演自杀表演的太尽兴,一来劲儿真的伸腿跳下来。
  而青年的血亲们对于他的举动则更显淡定,母亲宋思甜在听到青年再次准备自杀时,只是淡定的叫上嫂子李蓉一起进行每日的美容计划并且由衷表示,青年所干的这些全是她年轻时玩剩下的,一点新意都没有。
  舅舅宋忆苦和表哥宋丞轩则更加没有人性的站在气垫的两边忽悠着宋家老太爷开赌盘。
  “老规矩十万,不敢跳。”
  “既然这样那我就押会跳好了。小巴,表哥看好你哦,要争气,勇敢点,闭着眼睛往下一跳,摔不死的!”表哥宋丞轩不遗余力的忽悠着青年,可惜他还没忽悠完,屁股上就狠狠的被宋老太爷用拐棍敲打了一番。
  “作死呢!这么挑唆你表弟!”
  “哎呦,我的爷爷您老也太用力了。”宋丞轩揉着屁股呲牙道,“别说的您以前都没赌过一样……话说爷爷您今天押不押啊。要押就快点。”
  “……”宋老太爷不说话,照着宋丞轩的屁股蛋又来了两棍子,随后精气神十足的扯着当年操练部队时练出的大嗓门道,“押!依我看,就他那姿势一会儿铁定得脚抽筋,熬不了多久就要自个儿掉下来了。”
  果然事实证明,姜还是老的辣,最终还是宋老太爷毫无压力的赢得了奖金二十万,喜滋滋叫上司机准备出门去和老朋友们炫耀炫耀,谁知道摔在气垫上的青年自个儿麻溜的爬起来,举着一条站麻了的腿一蹦一蹦的蹦跶到老太爷面前酸溜溜的吐槽道,“用自己外孙跳不跳楼当赌注赚钱,不要脸!老不羞!”
  瞬间,老太爷的脸色一变,瞧着自己外孙咋看咋觉得这小子长歪了,抡起拐棍打算也抽个两棍子,可不想这小子的闪避技能比宋丞轩好了不只一两倍,哪怕刚跳完楼,哪怕就一条腿,也没被老太爷的棍子抽打到,举着一条腿愣是像袋鼠似得飞速的蹦跶回了自己的小房间,捧起他那已经过期很久的机票开始新一轮的骂街行动。
  凡是和宋家熟悉的人都知道,宋家除了住着宋家一家人以外,还住着早些年出嫁的宋家大小姐宋思甜和她的儿子林哈。若是在其他豪门,这出嫁的女儿带着儿子回娘家要么是做了什么坏事被夫家赶了出来,要么就是回家争夺家产的。
  但是宋思甜却不一样,她就是个苦命的女人,而比她更苦命的就是她早年去世的先生林鸿义。林家往前推个一百多年也是个有名望的大豪门,可是随着战争、政变等一系列原因,林家失去了所有的家产以及他们的男主人。
  最艰难的时候,林鸿义的母亲甚至要上午带着林鸿义在田里插秧,下午顶着大纸帽过街遭受谩骂批斗,也就是在那些痛苦岁月中所积累的不幸与压力让林家母子攒下了不小的病根。
  纵使后来林鸿义借着开放的热潮在商场上杀出了一条血路,林母也没能享到几天清福,早早便去了。而林鸿义也不幸的在事业最巅峰的时候撒手人寰,留下了娇妻宋思甜和年仅六岁的儿子林哈。
  林鸿和宋思甜相差十多岁,他俩结婚的时候无数人都说,林鸿义看上了宋家的权,宋思甜看上了林家的钱,几乎没有人相信两人是真心相爱的,直到林鸿义罹患癌症后,宋思甜日日守在病床前,操心操力硬硬生生将一个堂堂大小姐累成了医院护工,曾经那些不看好的人才相信了这两人之间的真爱。
  而在林鸿义过世后,宋思甜更是前后两次哭晕在灵堂上,甚至还要撞棺材随林鸿义一起去,真的是拉都拉不住。那时候老老少少多少人劝过骂过都没用,直到钉上棺材板,六岁林哈当着众人的面一巴掌打在自己母亲脸上,才让宋思甜想起来自己有这么个儿子。
  “人死了就是死了,能不能让我爸安心的投胎,他的下辈子会过得比现在好。而你,快去想想该怎么好好活着!”
  那时候宋思甜很想大喊不能,她不能没有林鸿,没有林鸿她完全不能好好活下去。
  可是面对林哈那充斥着怒气和质问的眼神,她只能擎着泪把话全噎了回去,哭哭啼啼的又过了三天后,宋思甜忽然之间好像全部想通了,提着包去了公司,从此接手了林鸿留下了所有事业,并且在十多年的奋斗之下将公司规模扩大了好几倍。
  而这也是宋忆苦完全不担心自己妹妹抢夺自己遗产的主要原因,自家老妹自己的生意还忙不过来,加上从妹夫林鸿身上学来的那股文人式的清高范儿,让宋思甜最看不惯演艺圈这种表面光鲜背地里龌龊的东西,根本不会脑子残了出手动抢他这个哥哥家的东西。
  至于宋思甜会带着林哈搬回宋家住真正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当年宋思甜情绪太过不稳定,家人担心她出什么事儿,加之林家已经无人,宋老太爷舍不得掌上明珠一个人孤苦无依所以才将人接回了宋家。
  那时很多参加过那场葬礼的老一辈,只要一谈到林哈六岁掌掴母亲,把宋思甜一巴掌打醒的事情就会一边摇头一边竖起大拇指,说这小子又狠又绝,将来一定是个厉害的角色。
  可是十多年过去了,林哈却完全没有想他们所想的那样变成什么了不起的角色,反而越活越窝囊了。再去问那些老一辈,林哈是谁,他们几乎都要努力的想好一整子才会在脑袋里回忆起一张带着眼镜曾经和宋家其他人一起出现在宴会上过的脸,然后话里有话的议论上一番。
  “是宋家思甜的那个小子吧,好像跳级在XX学院造火箭吧,了不起。聪明,比他那表哥老实多了。”实际就一搞技术的闷蛋,别的啥都不会,听说上次煮了个菜,差点没让老宋进医院。
  “哪是造火箭啊,你记错了吧。我记得老宋以前说过他外孙在搞考古。”话说我前几天收了个据说唐代的花瓶,他能给鉴定鉴定不?
  “不对不对。你们都错了。我记得那孩子原本是念什么动力工程,那时候老宋帮他把关系都通好了,大学出来就能进科研院,谁知道半道上蹦出来个搞考古的外国佬把那小子给拐走了。”听说那时候老宋带着拐棍追到机场去揍人,结果那老外带着林哈坐游轮跑了。
  “诶,国外的考古啊。”那不就不能给鉴定花瓶了诶……哪有啥用?
  “是啊,听说还是什么苏……苏什么的国家,哎呀记不清了。”
  “是苏美尔,和我们华国并称四大文明好不好。让你们平时多看报多读书,你们也不看!”
  “哎,退休了谁还管那些。话说那个苏什么的在哪儿啊?平时完全没听过啊。”
  “好像是……I国附近吧。”
  “I国啊……貌似在和M国打仗吧。”那就是连去挖坑都挖不了了啊……
  要他何用?要他何用!
  当年被老一辈们最看好的林哈,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瞬间被重新划分为了可遗忘的不重要角色。
  而林哈若是知道这群老家伙对他的议论绝对会冷冷一笑,用电影《基佬联盟1》里洛基暴走前的台词对世界宣告,“I’m  a god!!!”
  只是洛基在说完这句台词后,就被绿巨人抓着腿轮起来砸地无数下,而林哈这个神,混得比洛基还要惨得多。
  神,其实并不能算是真实存在的生物。他们更像是一种意识聚集体。例如观世音,众所周知他在阿三国的时候是一个帅气的男孩子,但是传入华国后她就变成了一个慈悲的女菩萨。这种演化就是人类意识的演变。
  人们幻想的神是什么样子的,那么神就是什么样子的,同样的人们对某个神的信奉信仰越强烈,那么那位神的力量也就会越强大!!!
  林哈也曾经是个神。但是,随着文明的毁灭,信仰流失,他的力量开始衰弱。一路从神富帅跌落成了不怎么为人知的苦逼神屌丝,只能在人口众多的地狱里找了个地方蜗居,可偏偏就是那么小的蜗居居然还有鸟人来跟他抢了!!!
  简直不能忍!
  从蜗居被抢的那一刻,林哈便开始反思,终于在反思了几百年之后,他意识到他不能再继续这样子下去了!他必须找回他失去的东西,重新拿回属于他的信仰力!!!
  为此,在他投生到人类世界之前,他已经计划好了所有的步骤。到I国的古城遗址,挖出那把属于他的哈达德权杖,吸收权杖上剩余的信仰力,然后深挖坑、广宣传、获信仰,骗取一众无知的少男少女重回神生巅峰!
  然而,即使是神,有的时候也不得不屈服于命运之下。当他万事俱备满心喜悦的收拾好包袱拿着机票准备前往I国找寻古城遗迹的时候,M国居然借着双子楼坠机事件对I国发动了战争!
  古城、权杖、集齐信仰后杀回地狱的美好梦想,这一切在林哈眼前稀里哗啦的碎成了渣。
  林哈抓狂的挠着自己的脑袋,去不了古城,拿不回权杖,无法重聚信仰力,他来这个世界根本毫无意义?!他还不如一头撞死回到地狱去……
  不,不能就这样回地狱去。林哈突然用力的摇头,他当初这么信誓旦旦的出来,说好了要积攒满信仰力之后重新杀回去,要是现在就灰溜溜的滚回去了,他一定会被死鸟人,还有那一帮子损友给笑死。到时候他的脸要往哪儿搁?!
  可是既不能回去,又拿不会权杖,他现在又能怎么办?林哈叹出一口气,颓废的趴在桌子上,感觉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
  任凭千万年前林哈多么的呼风唤雨,此时此刻他也只能拿着笔,笔尖一下下的扎着世界地图上的M国。嘴里絮絮叨叨的嘀咕着:该死的M国,无耻的侵略者,诅咒你们经济衰退,诅咒人民暴动,诅咒你们全国瘟疫!诅咒你们的“肾6”手机一直通不过华国工信部的认证,在华国永远无法开卖!GDP指数狂跌跌跌跌跌!!!
  
  ☆、第2章 2
  
  林哈:“论!”
  宋丞轩:“回答!”
  “私仇未复,何以逐之?”
  “套麻袋,打死,算我的!”
  旧恩未报,何以荣之?”
  “开支票,要多少给多少,算我的!”
  “表哥。”林哈叹了一口气,摘下眼镜捏了捏睛明穴道,“画风有点不对。”
  “好像是有点不对。不过,我们的画风什么时候一致过了?”宋丞轩反问道,并且掀起了沙发上的坐垫像是在找什么东西,“话说,你看见我车钥匙了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