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恶男种田记 作者:元月月半

字体:[ ]

 
备注:
 
文案
残害同行,挤死对方,对妻子不忠,对子女不慈,张擎天细数这一生做下的恶....
情人眼底的厌恶,下属脸上的冷漠,医生眼中的鄙视,闭上眼那一刻,张擎天决定,若有来生,他一定做个好人,一定做个好人!
重生后,张二牛仰天长叹,擦!好人难为!
作者菌:呵呵,好人是你想当就能当的么,天真! 
 
人渣受VS无赖攻;嫑站错哟!!!
PS:这就是渣男到古代后异想天开要做个好人,结果付出被大侠压一生的代价
 
内容标签:励志人生 种田文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二牛,齐升 ┃ 配角:张家村众人 ┃ 其它:重生,带着乡亲致富
==================
 
  ☆、第1章 渣男重生
 
  “牛娃子啊牛娃子,你咋那么傻啊....有啥事不能好好的说啊,干啥非要跳河啊...这可咋办啊…牛娃子....你倒是醒醒啊...”耳边噪杂地声音吵的张擎天眉头微皱。
  睁开胀痛的双眼,张擎天就迎来一束刺眼的光,眨眨眼,看着蔚蓝的天空,张擎天有些莫名,他不是死了么,怎么没下十八层地狱....牛娃子又是谁?
  就在这时,先前陌生的声音一阵惊呼,“牛娃子,你可算醒来了,以后可不能这么傻,你说你,好好的一个孩子咋就想起来跳河哩....”
  “快别说了,赶紧把二牛背回家!”没等张擎天反应过来,他就趴在了一个男人背上。随着对方一走一颠,自己的身子往下一压,张擎天的胸口猛然一疼,闷咳一声,张擎天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张擎天一见屋顶上面的蜘蛛网,眉头再次一皱,这又是什么鬼地方...正疑惑,脑袋突然一疼,脑海里就多出一堆鬼东西....张擎天像看电影走马观花地看着那一段明显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记忆里,张二牛从小生活在张家村这个三面环山一面水的小村庄里,村里有一条只能并排走两个人的山路通往县城茅岭县,茅岭县地处江南,再往上面是什么州府张二牛也不知道了。
  张擎天见二牛十七年里只去过县城三次,哀叹一声,下意识抬起胳膊想揉揉太阳穴,又是一惊,这,这布满老茧的手根本不是他的手…张擎天一闭眼,仔细回想起那段多出来的记忆...难道他没有死?他不会是,不会是赶了一把潮流,穿越了?
  张擎天不信邪,他前世做那么多混事老天爷没有把他打入刀山扔进油锅,还把他弄到了什么已经存在了八百多年的金玉王朝....金玉王朝到底是个什么鬼!
  没等张擎天想下去,门“吱呀”一声,张擎天,错了,应该说张二牛微微侧头,就见一个包着头巾的妇人端着碗进来,“牛娃子,这是村里大夫开的药,快趁热喝了,喝了你就好了。”
  换了芯子的张二牛看见妇人的一瞬间就决定先依照记忆喊一声,“三婶?”
  声音很轻,可屋里面总共就两个人,也足够张李氏听的清清楚楚。张李氏一见二牛说着话又咳嗽起来,忙走上前,“哎,快别说话,婶子扶你起来,喝了药你就好了!”
  张二牛被一个比他心里年龄小很多的女人扶着,略感不自在。随着他慢慢坐起来,从肺里面传来的疼痛瞬间把那股别扭感压下去了。
  张李氏见二牛乖巧地把药喝了,一边扶着他躺下一边问,“是不是你大娘又说啥难听的话了?”
  张二牛想了想,对方口中的大娘就是原主大伯的媳妇。原主的身世堪比小白菜,两三岁没了娘后,小山村里的汉子很难娶媳妇更别说张二力还带着个孩子,于是,一大一小两个光棍就选择了跟长辈过日子。
  由于大伯是长子,爷爷奶奶住在大儿子家里面,二牛他爹就抱着儿子扛着粮食去了大哥家,除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回家,爷俩跟张大力一家子搭伙吃饭,这一搭就是十四年。
  两年前的一场瘟疫,两个老人染病去世后,张二力也留下了痨病。张大力的婆娘见二牛能帮自家干活,张二力喝的药又不花自己家的钱,就依旧像以往一样让张二力爷俩来她家里吃饭。
  就在一个月前,老天突降一场大雨,二牛当时上山砍柴去了,张二力收衣裳的时候淋了雨,等二牛回到家,才发现他爹已经发高烧烧的不认儿子了,当晚张二力就撇下二牛走了。
  张二力刚下葬,村里就传出二牛命中带煞,先克死娘后克死爷爷奶奶,连他爹都被他克死了.....这话原本是几个闲来无事的老娘们嘀咕二牛可怜,可说着传着不知道啥时候这话就变味了,到了张大力他婆娘耳朵眼里的时候就变成了二牛是个煞星。
  此时赶巧要收稻子了,一众人都忙着收稻子二牛也没听到人家这样说他,等稻子收回家,大伯娘不愿意要自己的稻谷,还让二牛以后单开火做饭吃,二牛才知道自己变成煞星了。
  饶是如此,二牛也不会想着跳河。这话还要从三天前说起,山窝里的人家都是靠天吃饭,日子过的苦哈哈的,村里人只顾得温饱问题,读书识字懂礼啥的就被人扔到了天边。有道是穷山恶水出刁民,也是因为此。
  以致于张家村这个两百多口子人的村里面,就村口的老大夫识几个字,认识的字还都是什么当归、景天,重楼、雪见,龙葵、徐长卿之类的药名。
  张大力他婆娘张蓝氏翻地的时候听见几个碎嘴的婆娘嘀咕,二牛身上煞气那么重,早晚会传到张大力一家子身上。
  张蓝氏就急吼吼地往家跑,以致于没有听到那几个婆娘嫌张蓝氏抠门小气,平时谁家来个亲戚管她家借个板凳她都不借,才搁张蓝氏跟前有意这么一说,主要想吓唬一下张蓝氏。
  那几个婆娘做梦也想不到,张蓝氏把这话当真了。
  张蓝氏当天就回了娘家,然后让她娘家人给她想个法子,或者找个茅山道士去二牛家给二牛驱掉身上的煞气。
  山路难走,还正当各家各户忙碌的时候,张蓝氏的娘家嫂子嫌弃小姑子嫁到了山窝里,就如同二牛的姥爷家在二牛他娘死后就跟二牛断了亲一样。
  张蓝氏的几个嫂子不想公婆管小姑子那些事,就说,隔壁村有个寡妇要找个男人入赘....张蓝氏回到家就找到二牛,张嘴就讲她给二牛寻了一门好亲事。
  二牛平时不说话但也不傻,就凭自家那三间茅草房,一个篱笆院,二亩水田三亩烂泥地,娶了媳妇对方也不一定能跟自己过下去。
  于是就老实地跟他大娘说,家里的钱都花在他爹身上了,他现在出不起彩礼,谢谢大伯娘了。
  张蓝氏不想跟二牛多说话,恐怕沾染一身煞气,就把入赘的话一放,末了怕二牛不愿意就,又说自家男人也同意了。
  二牛这个老实孩子一听大伯也不让他待在张家村了,加上先前从小伙伴那里听来的风言风语,夜深人静的时候,没爹没娘的傻小子脑袋一抽,越想越拧巴,一夜没睡觉,眼见天亮了,凭着一口气往河里一跳....死了!
  张擎天心中憋着一口闷气,想破口大骂张二牛混蛋,张二牛懦夫,要是换成自己...可一听到三婶喊,“牛娃子,你有啥想不开的,给三婶说说呗。”
  奶奶的熊,自己现在就是张二牛,小名还叫土的掉渣的牛娃子!
  张擎天深吸一口气,看到妇人脸上的关心,蔫坏的人就想可劲阴一把张蓝氏,让张蓝氏搁张家村里臭的没人沾。
  但是,话到了嘴边蓦然想到他被飙车党撞散身体时,每天躺在病床上面对着四面墙,快死的时候才有人来看他,而那些人的眼神....闭上眼那一刻他暗暗发誓,如果有来世,他一定做个好人。
  全新的张二牛就说,“大伯娘给我说了一门亲事,可我出不起彩礼,大伯娘给我出个主意让我入赘....”
  “这个该死的张蓝氏!”张李氏怒道,“我这就去找她!”
  张二牛忙拽住对方的胳膊,“三婶,你听我说完。”
  张李氏见堂侄子要起来,一时间也不敢出去了,就怕先前浑身冰冷的二牛再伤风着凉,“你说!不怕,她张蓝氏要是敢让你入赘,我,我劈了她!”当老张家没人了还是怎么的。
  张擎天心中一暖,“不是,是我觉着我连个彩礼钱都出不起,我,我一时想岔了就....”
  “就啥?就跳河!”张李氏怒其不争,“你才几岁,按照你这样咱们村里的年轻后生都该去跳河了!”张蓝氏不信二牛的话,一想到二牛唯一的亲大伯的脑袋被驴踢了,天天把二牛当作瘟疫一般.....这苦孩子可能真是想左了。
  张李氏叹一口气,干脆搬张凳子在二牛床边坐下,“你以后可别再听你大娘瞎嘀咕了,咱们村里的后生二十岁娶妻都不晚,就凭咱二牛这么能干,说不定你明年就能娶个漂亮媳妇。”
  二牛没有强辩,而是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三婶,我晓得了,现在再让我跳河我可不敢了。”
  张李氏一听这话松了一口气,“你能这样想婶子我就放心了。”见他脸色苍白,“你好好躺着,回头我让广角来给你送饭,这两天你就跟着婶子家吃。”
  二牛现在急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就说,“婶子,你放心,我不胡乱跑,你忙去吧。”
  张李氏家里面的地多,还有几亩地没有翻,满身心都是事也坐不住,就说,“我把门给你关上,谁来都别开门啊。”见二牛点头,张李氏才不放心地出去。
  她一走,张擎天一下子跳下床,因为动作太大又差点晕过去。
  张擎天看着泥土墙,灰扑扑的木大床,闻着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怪味,前世身为一个大总裁的人果断选择搬个椅子出去坐着,也不愿意再搁屋里面躺着。
  不是张擎天龟毛,在他二十岁以后就没有在泥屋里面待过了,而后二十多年更没见过泥土墙,更别说睡在几块朽木拼接的床上了。
 
  ☆、第2章 回忆过去
 
  张擎天前世出生在农村,爹娘没大本事,为了供儿子上学,天天走街串巷卖糖人,爆米花,麻花等等,只要是能赚点钱,他爹娘啥活都干。
  在张擎天考上大学的那个暑假里,两口子还到工地上搬过砖,去垃圾堆里捡过破烂。
  张擎天见爹娘每天这么苦这么累,就不愿意上大学了。结果,被一向不舍得跟他大声说话的爹狠狠揍一顿,张擎天老实地背着钱去了大都市。
  本以为知识能改变生活改变命运,可现实狠狠糊了张擎天一脸屎。在张擎天第n次听到同学说他土的掉渣,嫌他只知道读书啥也不懂时,从来只听过赞美的张擎天有些胸闷气短。
  就在这时,一个豪门姑娘向自入学以来就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勤奋上进的张擎天表白了。
  张擎天的爹娘长的只能说五官端正,身量还有些矮,架不住歹竹出好笋。张擎天长的高高帅帅的就不说了,在山村教师的教育下能考进著名大学,就足以说明张擎天有多聪明。
  虽然北方大妞的性情跟他理想中的对象,那种温柔似水的姑娘差了十万八千里,张擎天发现自打那姑娘对自己示好后,原先嫌弃他的那些人改为巴结他。
  聪明的人福至心灵,果断接受了姑娘的爱慕。
  张擎天是个很矛盾的人,就算跟姑娘在一块他也不会管人家要钱,当然了,姑娘要给他买衣服买鞋子什么的,张擎天那是来者不拒。
  姑娘就觉着张擎天是条真汉子,不像一些人,明明想用女人的钱,还矫情的推搡一番才接受。
  就冲这份真性情,这份聪明,姑娘的父母接受了张擎天,自此,张擎天摇身一变成了别人口中的“凤凰男”。
  还没毕业就被老丈人拎进了公司。张擎天以己度人,觉着老丈人应该会防着他,张擎天就没有想着要分老丈人的权,而是靠着老丈人这颗大树,把嘲笑过他,鄙视他,说他靠女人过活的一些人不动声色地处理的干干净净。
  商场如战场,张擎天的老丈人只觉得他能干,逢人就夸,瞧,我女婿多厉害,昨儿挤垮一个同行,前天干掉一个对手等等。
  张擎天“大仇得报”满意了,他老丈人更满意了。等老丈人去世以后,张擎天就顺利的全盘接管了丈人家的公司,此时,他和夫人已有一子一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