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明朝攻略手记[穿书] 作者:颜小妞(上)

字体:[ ]

 
备注:
文案
历史废夏子凌一觉醒来居然穿越到某野史中!
果然是在惩罚他不好好学习历史么?野史是个什么鬼啊?!
 
为什么野史规定自己非要辅佐那个朱椿?!好吧,他认了,谁让对方狂霸拽来的?
完全没办法逃跑啊,人在命运下不得不低头。QAQ
 
可是,在辅佐之余,夏子凌发现似乎哪里不对,“谁让你扒我衣服的?”
朱椿:“生命在于啪啪啪,这是你作为臣子应该履行的职责。”
夏子凌:你妹!(╯‵□′)╯︵┻━┻
 
阅读提示
1.不要被文案误导,此为正经文。
2.吐槽小攻名字的,请找他爹朱重八(为免喷饭,会给他取个字哒)。
3.YY明史产物,大事件遵循正史,感情线稍慢热。
4.日更,一般早上更新,每周六休息一天。
 
人物介绍:
攻——朱椿,朱元璋第十一子,母为郭子兴之女郭惠妃,明史记载“博综典籍,容止都雅”。
受——夏子凌,一觉醒来穿越的苦逼人士。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强强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子凌,朱椿 ┃ 配角:明朝众人 ┃ 其它:主受,1V1,HE
==================
 
  ☆、第1章 楔子
 
  洪武十八年三月,早春暖阳撒在应天府紫禁城巍峨的宫墙上,给庄严肃穆的皇城染上了一抹温和的色彩。承天门外,一小队人马整齐地恭候着,等待召唤。
  仔细看这一队人的装束,既不是官员,也不是护卫,更不是内侍,而是……身着僧衣,有几人还肩披袈裟的和尚。
  皇帝召见僧侣,也不算很稀奇的事情。太|祖皇帝朱元璋本人当过八年和尚,创立大明朝后,许是对他曾经从事的和尚职业还有几分感情,间或会召几位高僧讲经荐福,甚至去年秋天还下令有学识的僧人都去礼部参加考试,录取者任用为官。(1)
  但这一次在正殿召见僧侣,就显得意味不同寻常了。这一次的事情,来源于某位言官上书众藩王多喜好兵戎,戾气过甚、和气不足,建议王爷们修身养性,念诗书、赏花草、多思禅、依圣贤。洪武帝一看,觉得颇有几分道理,便下令从全国选拔十名高僧,准备分给诸位藩王讲经荐福。
  于是便有了此刻若干挑选出来的僧人在这里等候皇帝陛下接见的一幕。这其中的僧人,多是多年修禅的老僧,面上平静无波,虽然呆站了一两个时辰,却看不出任何焦躁之意。只一人除外——那便是刚过弱冠之年的夏子凌。
  夏子凌在众僧之中显得格格不入,一是年纪过轻,二是举止随意,这不,站得脚麻了还微微俯腰捶两下腿呢。
  “阿弥陀佛,”夏子凌刚直起腰,看到某位大师第n次用眼刀审视自己,便单手在胸前施了个礼,说到:“大师这厢有礼了,小僧师承濠州皇觉寺方丈正宁大师。”
  要说他其实心里也憋屈得紧,为了这一天,他忍辱负重多时,这已经是第二次被迫装成和尚了。什么濠州皇觉寺、正宁大师,跟他根本没有半毛钱关系,全是师父在幕后安排好的。想到为了乔装僧人不得不把头发剃去,他本就心有芥蒂,现在被人看来看去,更是闷了一肚子火,索性把那明面上的身份说出来,图个清静。
  “阿弥陀佛!”大和尚还了个礼,果然转开视线,再不看他。心道原来是走后门进来的,朱元璋早年便在濠州皇觉寺出家,不看僧面看佛面,怪不得如此年轻,居然能够参加遴选被推举上来。
  众僧人继续入定,过了好一会,才来了一位白面无须的内侍,用特有的中性嗓音打破持续了一大早的沉默——
  “皇上有旨,请各位大师随我到华盖殿。”
  这平日听来丝毫不会舒服的声音,此刻在夏子凌耳中却宛如天籁之音。站着吹冷风实在不是什么妙事,关键是……他非常急迫地想要见那个人。
  众僧人与伪僧人夏子凌一同跟随内侍走向华盖殿,华盖殿作为皇城三大殿之一,重要性仅次于文武百官上朝的奉天殿,朱元璋居然选择在这里接见他们,可见对于此事的看重。
  不过,如果知道这件事情在未来二十年内带来的深远影响,英明神武的洪武帝绝对不会做出这件一时兴起的事情。因为,在选中的十名僧人中,道衍跟了燕王,而夏子凌跟了蜀王。
  此时刚刚下朝,走过金水桥时,文武百官与僧人小队擦身而过,有的官员侧目看了两眼,却未露出惊诧的神情,也未当面议论。老朱不是个好脾气的皇帝,时不时剥皮充草,胡惟庸案和空印案的余震还在全国挥之不去,大家都如惊弓之鸟,在洪武朝当官不易,谨言慎行,不该关注、不该问的绝对不要好奇。
  行至华盖殿,不一会,洪武帝便亲率十位藩王入殿。洪武帝自是威严霸气让人不敢一视,身着四爪金龙服的藩王们也个个人中之龙,可是夏子凌却一眼就看到了群王中最为耀眼的那一个——蜀王朱椿,必定是他无疑。
  眉似墨画、眸若夜星、面色如玉,举手投足之间优雅、华贵尽显。古人一向言简意赅,夏子凌此时才明白《明史》中那短短四字——“容止都雅”代表的是什么意思。活了两辈子,他还没有见过如此漂亮到让他移不开视线的男子,虽然现在看起来还稍显稚嫩,但是可以预测,再过几年,就算潘安再世、宋玉重生也无法与之相比。而那时,朱椿才堪堪虚岁十五。
  在夏子凌热切目光的注视下,蜀王终于回望了他一眼。
  其实,夏子凌这么深情凝视着朱椿,并不是因为被蜀王的风度翩翩迷倒了,经过大风大浪的他,还不至于那么没出息,实在是为了这一天,他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
  让我们回到故事开始的那一天——
 
  ☆、第2章 穿越之始(一)
 
  夏子凌悠悠地睁开眼睛,入目是雪白的天花板和简洁的吸顶灯,是自己的房间没错。他吁出一口气,就手点了一根烟。
  今早刚值完夜班,还没睡上多会,居然做了个噩梦,梦里滔天的洪水把自己卷得浮浮沉沉,直向最深的漩涡而去,强烈的窒息感让他从梦中惊醒过来。据说梦到洪水不太吉利,更别说还被冲到漩涡深处了,他虽然不是迷信的人,但是刚才那感觉太真实,看来这两天还是小心些好。
  就在这时候,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夏子凌心里正不快着,伸手便按掉了。不到一分钟,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了看来电人的名字,认命地接了电话——
  一个有些蛮横的女人声音传来:“臭男人,还没起床啊?!快来帮我搬家,东西我都收好了。”
  “知道了,马上过来。”挂了电话,夏子凌揉了揉尤带朦胧的睡眼,这才想起跟朱微娜说好要帮她搬家的事情。
  刚才来电的正是他交往三年的女友朱微娜。两人大学毕业后认识,今年都是二十六,按说这个年龄,交往时间也不短,可以考虑结婚了。可是近来却越处越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夏子凌毕业就考了公务员,现在是社区的一个民警。严格说来,朱微娜隔三差五换工作,还不如夏子凌稳定呢,可是女人对男人总是诸多要求,家里没钱,靠一个月四五千的死工资,在大城市买不了房、买不了车,妥妥地被鄙视。
  曾经的激|情过后,面对生活的现实,感情也就淡了许多,最近这一阵,没事两人都各过各的,朱微娜也不怎么找他了。不过话虽如此,身为名义上的男友,帮女朋友搬个家还是义不容辞的。
  于是,夏子凌胡乱吃了点早餐便直奔朱微娜家。辛苦了大半天,中午过后,夏子凌重重地把肩上的编织袋扔到地板上,终于完成了最后一趟搬运活计。
  看到男友粗暴的行为,朱微娜皱了皱眉,略微抱怨道:“野蛮人,你就不能轻点吗?我这里面可是有宝贝的。”
  “宝贝?”夏子凌不屑地撇了撇嘴,“宝贝你能拿编织袋装?”朱微娜新租的房子在六楼,没有电梯,一编织袋的书估计都快百来斤了,要不是他一米八多的强壮身板,一般人还抗不上来呢!
  朱微娜有些不服气,仰头与夏子凌理论,“这里面有我从老家刨出来的书好吧,都好几百年了,是文物!我们家可是明朝王室之后……”
  夏子凌掏了掏耳朵,状似没听到径自在沙发上坐下。这样的话他都听了百来十回了,就算她真是老朱家亲戚,明朝都灭亡好几百年了,该作古的作古、该衰败的衰败,还有什么意义?
  男友把自己的话视为耳边风让朱微娜有些不悦,她冷冷地说到:“你怎么就坐下来了,帮我拖到里屋去,下午我慢慢捣腾。”
  闻言,夏子凌只好重新站起来,撸了撸袖子,把刚才随意扔在地上的编织袋往里间挪。可是,不知道是刚才扔得太大力还是怎么的,那编织袋居然裂开了,里面的书“稀里哗啦”掉了一地。
  夏子凌弯腰捡起几本——《总裁,你受了》、《穿成omega》、《我的王妃是男人》……这就是朱微娜口中的文物吗?夏子凌嗜着一抹笑意,把手上的几本书递给身边的女人。
  “这这……”朱微娜难得有些尴尬地涨红了脸,把几本书藏在怀里,“你别随便看。”
  夏子凌轻轻一笑,不置一词,继续弯腰拾着地上的书。突然,在一堆花花绿绿的书中,其中一本看起来破旧不堪,封面还是手写繁体字的书吸引了他的视线——
  《明朝野史录》,这是什么?夏子凌把这本书捡起来翻开看了看。书页老旧泛黄,看起来很有些年代,不过里面却空无一字。
  “……这本更不能碰!”看到夏子凌手中的书,朱微娜突然声音拔高了八度,飞奔两步抢下来抱在怀里,“这书就是我们家祖上传下来的,据说有些邪门。”
  “不碰就不碰,不就一个空本子吗。”夏子凌不以为意地说到。看来朱微娜家祖上应该不是王侯,而是卖草稿本出身的吧,空本子还整这么个怪名字,真有意思。
  把东西拖到里屋,又陪朱微娜收拾了一会,两人在楼下吃了个快餐,夏子凌就认命地值班去了。
  这个晚上注定是个苦逼的夜晚,先是某单位抓住一小偷,前往调查,后半夜辖区内一伙小青年酒后闹事,夏子凌又和同值的搭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解决了纠纷。
  一大早下班,夏子凌已是疲惫不堪,提着买好的早餐回到家里,把快餐盒往桌上一放,他正准备吃完睡一觉,却眼尖地发现昨天在朱微娜家看到的那本《明朝野史录》,端端正正地放在他家餐桌上。
  夏子凌皱了皱眉,这本书怎么会在他家?
  这事有些蹊跷。不过夏子凌是什么人,长期的警察职业让他养成了艺高人胆大的习惯,越是邪门,他还越感兴趣了。于是,把早餐放在一边,他转而拿起桌上的书翻看起来。
  这一翻可不得了,昨天明明是空白的本子,这会却完全不一样了,书中用漂亮的楷体写满了内容,虽说是繁体字,不过还算能看懂。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累得产生幻觉了?昨晚确实挺累,也不至于吧。还是说这跟昨天那本不是同一本?不管怎么说,夏子凌还是准备继续看下去。
  “朱椿,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一子,洪武四年三月十八生,洪武十一年受封为蜀王。洪武二十五年,太子朱标薨,凉国公蓝玉合众臣荐椿为太子,太|祖未允,次年,凉国公举兵,太|祖迫其势,立椿为太子。洪武三十一年,太|祖崩,朱椿即位,年号‘兴瑞’。兴瑞四年,帝崩,无嗣,群臣举燕王朱棣为皇,棣始即位,改年号‘永乐’”。
  夏子凌刚看了一段前言,顿时惊愕地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段话的意思是明朝在朱元璋之后还有一个皇帝叫朱椿?虽然他一向不喜历史,但是大明朝这段历史频繁被搬上电视剧,基本常识他还是有的。
  朱元璋传位给了孙子朱允炆,然后朱棣起兵从侄子朱允炆手上夺了皇位。这是众人皆知的史实好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