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明朝攻略手记[穿书] 作者:颜小妞(下)

字体:[ ]

 
  ☆、第65章 凯旋而归
 
  朱椿低头审视了一下夏子凌的伤势,三处箭伤,刺入不算太深,也都没有伤在要害处,只是负伤强撑着使了些力,现下伤口有些渗血。但军医还在后方未到,现下不是治疗的好时机。朱椿复又伸手探了探夏子凌的鼻息,确认没有虚弱之象,才稍稍放下悬着的心。
  但夏子凌没有生命危险,不等于蜀王就能平息怒气。朱椿一手紧紧揽着夏子凌,一边怒视着不远处追来元兵,咬牙切齿道:“伤了他的鞑子,我要他们死!”
  朱椿这一日有余都未歇息,本是双眼有些发红,再加上这会怒极,俊美的脸庞上表情狰狞,像极了地狱的修罗。
  蓝嫣骑在马上,看到这样的朱椿,不免有些心惊。愣了一会才怯生生地开口:“元兵手上有火铳,小心。”
  朱椿转头朝王四扔下一句“掩护!”便夺过王四手上的大刀冲了上去。
  王四愣了一愣,赶忙解下腰上的火铳,手持膛管瞄准敌人。
  彼时,元兵看到突然又冒出几个敌人,正火铳、弓箭齐上阵。但他们那未经改良的火铳无论是填充火药的速度,还是准头,都比王四手中的大明朝改良版火铳差远了,况且经夏子凌等人改良的火铳,近战用处不大,现下两军相隔百米的距离,却正是使这利器的好时机。
  元兵那厢还在填充火药,王四已经射出弹药,击中了其中一个火铳兵。那被击中的元兵惨叫一声,从马上跌落下去,直接掉了性命。
  王四这一得手,对于穷追了半响还没完成追辑任务的元兵来说,完全是一个大大的下马威。
  而随后朝他们疾驰过来,手持大刀的人则更让人畏惧。朱椿面如寒霜,眼中杀意腾腾,令人不寒而栗。手起刀落,一颗人头便滚落在地,由于惯性还立在马上的身体,脖颈处鲜血喷涌如注。
  沐晟跟在朱椿身后杀入敌阵,见朱椿如杀神般手法残忍,不禁皱了皱眉。适才他抢了王四的大刀,沐晟就觉得他恐怕要失控,现下看来果然如此。
  王四这柄刀,是把宽刃重刀,寻常人一只手也未必使得动,然而若使用者力量出众,却可削人脑袋如切瓜菜。果然朱椿是被夏子凌的伤刺激到,而准备大开杀戒了。
  追击夏子凌的元兵本就人数不多,适才夏子凌是为了护着蓝嫣才没办法施展拳脚,朱椿、沐晟等人却没这顾虑。一上来王四、朱椿两次得手,便狠狠压制了敌人的士气。朱椿还在气头上,杀了第一人之后,挥刀又将另一人头颅砍下,死法与第一个同伴无异。
  剩下的两个元兵心生惧意,抖如筛糠,但还不等他们开口投降,朱椿却是不留活口,接连送他二人去见了成吉思汗。
  适才夏子凌已经准备投降,这追辑之人还要痛下杀手,着实可恶,这番惨死朱椿手下,也算是咎由自取。
  蜀王杀了这几人,深吸几口气,终于冷静了些许。一边低头再次检视夏子凌的伤势,一边蹙眉道:“军医怎还不到?”
  沐晟看了眼平静无波的东北方向,叹了口气,道:“我们这样日夜兼程赶来的速度,大军望尘莫及,军医跟随大军,恐怕至少还要半日时间才能到达。”
  朱椿道:“不行,半日时间太久,剑矢在肉中久了恐怕取出时出血更甚。”
  与王四一道骑马过来的蓝嫣闻言,略带颤抖地挤出一句:“我倒是带着伤药。”
  朱椿遂将视线转向蓝嫣,想到夏子凌是为了这个蠢女人才受的伤,他的眼神中不免带上了一丝谴责意味。
  蓝嫣呐呐地低下头,之前的狂傲荡然无存。除了对夏子凌心存愧疚之外,她对朱椿也莫名生出几许恐惧。
  适才朱椿的眼神太可怕,一怒之下连砍四人头颅的样子完全是修罗再世。蓝嫣原来以为她这未来的夫君是个养尊处优的皇子,与寻常王族子弟一般面上高傲冷酷,实质却是绣花枕头一包草。这么一番下来,她倒发现朱椿不像她之前以为的肤浅无用。
  但是……那样发狂似的杀人不眨眼,像极了荒原上孤注一掷的狼,不动则已,一动必然将猎物撕裂。这样的男人好可怕,想到他将会成为自己的夫君,蓝嫣不禁有些心中发怵。
  “拿来,”朱椿惜话如金说了两个字,便不再看蓝嫣,转头对沐晟说到,“你先助我将剑矢取出。”
  蓝嫣乖乖递上伤药之后,朱椿毫不吝惜,褪下护甲,掀起那极品白衣锦缎袍子,直接刷刷撕下几块布条。
  朱椿将夏子凌侧抱在怀中,露出背部朝向沐晟,将左手拇指轻轻伸入夏子凌口中,道:“来吧。”
  沐晟看着朱椿的左手,有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说什么,径自将手放在没入夏子凌右肩的箭柄上,然后说到:“我拔了。”
  朱椿微微点了点头,沐晟手上一用力,剑矢带着翻恣出来的嫩肉拔出,鲜血顿时喷涌,而夏子凌也禁不住这突然袭来的剧痛,从昏阕中惊醒。
  “唔……”剧烈的疼痛之下,夏子凌下意识狠狠地咬住了口中朱椿的手指。
  朱椿却恍然不觉疼痛一般,面上没有半丝表情,右手飞快地将沾了伤药的布条按到喷涌着鲜血的伤口之上。不一会,布条便被鲜血渗透了,所幸伤药已经没入并且产生了些许效果,朱椿将被鲜血染红的布条拿开,沐晟赶紧用新的布条覆于其上,将伤口包扎起来。
  朱椿温柔地对夏子凌说到:“忍着点,一会就好了。”夏子凌虚弱地抬起头来,视线整好没入蜀王溢满柔情的眼中。
  虽然身上痛的让夏子凌整个人都有些混混沌沌,但是他还是被朱椿的眼神带得心中一颤。而后,夏子凌忽然发现嘴里满是血腥味,自己刚才竟是狠狠咬了朱椿的手指一口。
  艰难地侧开头,让朱椿的手指滑出嘴唇,夏子凌看着朱椿血淋淋的拇指,有些心惊地开口:“王爷……”
  朱椿心知夏子凌在想什么,遂开口道:“无妨,不过既然你醒了,也可以换个姿势。”
  朱椿说罢将夏子凌轻轻抱坐在自己腿上,两人前胸互相贴着,夏子凌的头搁在自己肩上,道:“咬我肩膀。”
  这样的姿势,夏子凌此刻又正虚弱,只好两手抱着朱椿的肩膀,两人显得亲昵无比。
  “王爷……不用如此……”夏子凌挣扎着想要离开朱椿的怀抱,无奈现下有些虚弱,那样的挣扎在朱椿面前无异于猫儿瘙痒。
  朱椿轻轻用力将夏子凌的头按在肩上,有一丝不耐地道:“让你咬就咬!”
  夏子凌看着朱椿褪了护甲仅着锦袍的肩膀,比起相识之时,朱椿的肩膀似乎宽实了不少。
  朱椿那么积极要贡献他的肩膀给自己咬,是因为自己冒死救下了他的心上人吗?心头掠过一丝酸楚的同时,夏子凌讽刺一笑。
  好啊,蜀王殿下,既然你那么着急要报恩,我便成全你吧!
  夏子凌这么想着,说了一句“拔吧”,而后轻衔住朱椿的肩。
  沐晟看着亲密无间的两人,忍住心头涌起的不适,道:“忍着点,我拔了。”
  话音刚落,已是出手极快拔出了夏子凌右后心所中的箭矢。
  这一次不同于适才昏迷状态下的拔箭,比中箭时还要痛上不知多少倍的锐痛袭来,让夏子凌忍不住狠狠咬着朱椿的肩头。朱椿穿的衣服不多,这一咬使上成年男人十成的力气,虽然还没那么快渗出血迹,牙齿深陷肉中却是免不了的。
  箭矢拔出之后的伤口处理,朱椿与沐晟配合着,与第一次雷同。
  接下来如法炮制拔出第三柄所中的箭矢,夏子凌已有些两眼发花,但他仍然强忍着晕眩感努力让自己不要晕过去。
  适才遇到朱椿之时晕了过去,除了失血过多之外,更多的是突然绝处逢生的放松。他这身体,虽然底子不是很好,但是从七岁起开始调养,配合修习武艺,虽然不可能如朱椿沐晟一般练就铁人身体,也断然算不上虚弱。
  然而夏子凌强忍着疼痛,嘴唇泛白的模样,却让朱椿觉得整颗心都揪在一起了,那感觉比肩上被咬得血肉模糊的疼痛更让人难以忍受。
  挨过短暂的昏厥感后,夏子凌深吸两口气,说到:“王爷,阿札施里恐怕已落到了地保奴手中。”
  朱椿点了点头,道:“他应当不会对阿札施里下毒手,等大军到了,我们再一举拿下地保奴!”
  “好。”夏子凌当时让阿札施里殿后,其实也是想到了地保奴应当不会伤害阿札施里的性命。蒙古族还算是民族意识比较强烈的民族,就如同阿札施里虽然投靠明军,依然坚守尽量不伤害同胞性命的信条一样,他相信地保奴也会秉承这一信条的。
  朱椿看向捕鱼儿海方向,心中暗下决心:地保奴,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杀了这几个喽啰怎能解伤我心上人之痛,不消片刻,待大军一到,我定当与你一较高下!
  然而朱椿的盘算却无奈落空了——
  估摸着再有半天,朱椿带来的那一万人便会赶到,却不想一个时辰后,阿札施里带着两骑轻骑踏尘而来。夏子凌见到他们的时候,很是诧异,立刻问到:“地保奴怎的放过你了?”
  他不觉得凭着阿札施里的十几个人能以一敌十,击败地保奴率领的一百多精锐骑兵。
  “……那厮跑了。”说起来,阿札施里还有些气结。他与地保奴大战一百回合,仍未分出高下。地保奴却见半个时辰过了,派去追辑夏子凌的手下不见回来,丢下一句“我走了,阿札施里弟弟,改日有缘再见”,那些个明朝的后勤官员、粮草车马也不要了,径自带着他的骑兵们跑了。
  “……”夏子凌心中有些懊恼。地保奴定是算到手下久久没有回报,料想夏子凌遇到了援兵,才果断放弃。对局势把握如此精准,而且当断则断、毫不犹豫,这个人跑了可比里历史上跑了天元帝和太子天保奴更让人棘手啊。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现下既然敌人遁了,原先被缚的人员和车马也在阿札施里几个手下的引导下,向东奔夏子凌等人的方向而来。朱椿一咬牙,只有暂时放弃报仇的念头,先行回大营复命。
  回到答应与蓝玉会合之后,休整几日,明军就班师回朝了。此行,征虏大军除了缴获元朝印玺之外,还俘获北元王公贵族一百二十余人、官属三千、军士七万,马牛驼羊十五万及图书、金银印等物无数,可谓是不负洪武帝出征前所托,凯旋而归。只不过,在见到一个俘虏长相之时,蓝玉和朱椿都愣住了……
 
  ☆、第66章 私元主妃(上)
 
  这个让蓝玉和朱椿看到第一眼就惊讶无比的人,正是除了太子天保奴之外,此次俘虏中身份最尊贵之人——天元帝的正妃奴雅。
  洪武帝对待元朝俘虏一向秉持怀柔政策,是以北元一干俘虏清点完毕之后,蓝玉召集了主将,亲自在大帐中接见了太子天保奴和元主妃奴雅。
  天保奴是一副普通蒙古汉子的长相,除了打扮华贵,并不起眼。而与他并肩进入蓝玉大帐的奴雅,却很是吸引人的目光。
  这奴雅也真是心理素质极佳,身为元朝皇帝的妃子,被明军俘虏了,却没有一点身为阶下囚的慌乱和亡国的悲戚。走入大帐之时,眼含秋波、腰肢如柳,面上带着一缕勾人的微笑,神情怡然自得得很。
  看到奴雅的时候,蓝玉的目光便定在她脸上,不曾离开一分。奴雅见主座上那中年将军直盯着她看,心下得意不已,便朝着他勾了勾唇角,抛去一个媚眼。却没有看明白蓝玉眼中的神色根本是惊愕居多,并没有丝毫惊艳。
  而与蓝玉神色相同的,还有朱椿,只不过奴雅的注意力放在蓝玉身上,没有注意到侧座上的蜀王而已。
  片刻后,朱椿低垂了眼眸,恢复与平日无异的神色。这个奴雅,实在是……长得像极了他的母妃。那身段、那脸庞和五官,都跟母妃如出一辙,不过是眼角多了一颗泪痣而已。
  若不是深知他那外祖父郭子兴只有一个亲生女儿,朱椿定然以为这是母妃的同胞姐妹了。所以……这终究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除了蓝玉和朱椿,不时出入后宫的朱棣和沐晟也发现了这个巧合。朱棣嘴角挂着一抹笑意,斜斜瞥了朱椿一眼,而后低头轻抿着手中茶盏,若有所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