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弃子国师 作者:青衣画墨

字体:[ ]

 
 
文案:
父亲是宣武侯,母亲是侯夫人,可为什么还会有平妻和嫡长子这种产物?一出生就因胎毒体弱多病,最后成为家族弃子。
且看这枚被家族放逐到边远城池的弃子,如何依靠自身能力一步步走向权利中心,为太子打江山,成为尊崇国师的励志史。
这其实就是一个现代风水大师穿越古代,步步青云,成为一代大国师,收获一只面瘫忠犬攻的故事~~~
 
PS:1.架得很空,请勿深究考据!
2.文中涉及的风水知识均来自百度和各种风水资料,外加二作者自己编的,文中内容娱乐下就好,请勿当真!请勿带入!
3.本文主受,一对一,不生子,依然是宠文!
 
内容标签:强强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昀尘 ┃ 配角:萧禹澈、萧禹泽、云卿修 ┃ 其它:强强、宠文、神棍
 
银牌编辑评价:  
傅昀尘因事故穿越到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成为宣武候府正妻生的嫡子,可侯府还有一位背景深厚的平妻,并生下了嫡长子,他因而成为家族弃子。从婴儿时体内就带着母体遗传的胎毒,七年后体内寒毒彻底爆发,被净清寺的灵慈大师所救,并认识了同样中毒的面瘫冷王爷萧禹澈,机缘巧合下慢慢揭开多年前的寒毒之事……
作者以亲情、友情、爱情穿插全文,温馨无虐,围绕着打脸和平布青云展开,行文流畅自然。双向倾心,强强联手。主角一步步的俘获面瘫忠犬,细节处以甜宠风格为主,纵观全文温馨轻松又不是激情。
 
 
  ☆、降生
 
  秋风卷席着枯叶一片片的落下,乌云密密麻麻的遮盖住天空,一阵阵大雨过后,也没有放晴的征兆,这样的天色让人无端的觉得压抑。
  宣武侯府的一方院落内,一位年轻的俊美男人焦急的走来走去,旁边一名美貌的妇人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小男孩端坐在院中的石凳上,面色淡淡。
  不远处的屋子里传来一声声女子生产时的痛喊,大概又过了一个多时辰,乌云渐渐地散开,阳光破云而出倾洒在院落之中,屋中女子的痛呼声已经停歇,一声很微弱的婴儿啼哭响起。
  “恭喜侯爷,夫人产下了一位小公子。”一名身材微胖的产婆打开房门笑着走出来,声音却隐隐带着勉强。
  中年男子本来笑开颜的神色敛了敛,他皱着眉问:“为何婴儿的啼哭声会这般的小声?”
  “这……”产婆有些犹豫的吞吞吐吐,“小公子因为早产,所以身子有些虚弱。”
  男子蹙着眉径直走进已经收整好的内室,只见娇妻满头是汗,几缕发丝散乱开,目光柔和的看着怀中抱着的婴孩。
  “洛茵,你还好吗?”男人眸底深藏着化不开的柔情,声音充满了磁性。
  女子抬头看了一眼男人,淡淡地道:“无碍,多谢侯爷关心。”
  “我看看孩子。”男人眼神一暗,他走过去坐到床边,目光移向那个瘦小皱巴巴的婴儿身上,语气中带着担心:“他的气息为何会如此的微弱?”
  男人自语完也未等女子回答就传了府医,女子心中也担心儿子所以没有反对,眼睁睁的看着丈夫抱着儿子出了里间。
  府医仔细的为婴孩把了一番脉,又摸了摸孩子的身子,面色凝重的说:“侯爷,小公子因为早产加之母体的寒毒已经转移到他身上,所以气息微弱,生还的可能只有一半。”
  男人眼中染上一层阴霾,顿了顿,声音清冷地说:“务必要保住他的性命。”说完他伸手摸了摸孩子红嫩的皮肤,叹了口气将其交给奶娘。
  院中的美妇人听说夫人生了一个小公子,她抱着小孩的手紧了紧,面上无波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屋门,拉着小男孩就离开了院落。
  时间飞逝而过,傅昀尘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了七年时光,他静静地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床帐。
  他在现代遭遇空难,没想到还能重新投胎,只是却穿越千年来到了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朝代。
  起身还是有些困难,他知道体内的寒毒已经快要压制不住,随时可能彻底爆发了。作为一名曾经达到炼气化神境界的风水大师,胎穿成一个中毒加早产的婴儿,连走路都暂时成了奢望,那股憋屈感一直萦绕在他心间。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响起,傅昀尘一侧头就见一名娴静美貌的女子从屋外走了进来。
  “尘儿,今日想吃点什么?”一身清雅的美人坐到床边,眼中溢满柔和的笑容,握住床上男孩白皙瘦弱的小手。
  傅昀尘摇摇头轻声道:“随便吧。”
  云洛茵拿出丝帕擦拭了下男孩的额头,心疼的说:“怎么又发了这么多汗?身子有哪里不舒服吗?”
  都是她害了儿子,早年自己中了寒毒,在临近生产时又摔了一跤,提前一个多月发动,才造成了她的尘儿大多数时候只能躺在床上度日。
  傅昀尘小脸露出一个微笑,他反握住美人的手安慰道:“娘,我没事。”
  才穿越到这里时,傅昀尘也接受不了开口叫一个比他前世还小的女子为娘亲,但七年来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还是触动了他的心弦。他只当自己是重新来过,现在也是真心认了这位少妇为娘。
  云洛茵听着儿子糯糯的童音中带着安慰的语气鼻子一酸,但还是忍住了落泪的冲动,她淡雅脱俗的脸上噙着抹宠溺的笑容:“一会我去熬你喜欢的莲子羹。”
  “好!”
  云洛茵又和傅昀尘说了会话就亲自下厨为儿子熬莲子羹去了,傅昀尘看着消失在门外的那道丽影叹了口气,现在的他就是这个女子全部的寄托了吧。
  那个名义上的爹宣武侯每隔一两月倒是会来看看他,但却总是带着疏离和克制,傅昀尘看得出来他不想和自己亲近以免投入太多的感情。看得出来那个便宜爹是喜欢他美人娘,但因为各方利益的牵扯,那位高权重的爹还是娶了平妻生了嫡长子,现在夫妻的相处模式可以算得上是相敬如宾,美人娘对他的感情也快消磨得差不多了。
  七年的时光虽然无法时时的下地行走,但对这个世界他多少了解了一部分,体内的寒毒也被他压制在身体内的一个点上,只要找到能解寒毒的人,他就能慢慢地恢复健康了。
  没过多久云洛茵就端着一碗莲子羹走了进来,她将傅昀尘扶起坐在床头,拿起勺子吹了吹才将羹喂入儿子口中。
  傅昀尘已经习惯了他娘的喂食行为,乖顺的张开嘴吃了几口,还未吃完碗中的莲子羹,他突然觉得腹部被压制的寒毒暴动起来,一口血瞬间喷了出来。
  云洛茵看着手上的血脸色一白,她急忙高呼着叫丫鬟去请府医,顺势将瘦弱的儿子揽在怀中,嘴里不停的安慰,泪如线珠子般一滴滴的顺着脸颊往下流。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府医被云洛茵的贴身丫鬟沛菡拉着进了内室。
  “尘儿的病又发作了,请李先生救治。”云洛茵抬头向李乐水投去一个祈求的眼神。
  李乐水虽然是侯府的府医,但身份却不简单,医术也甚是高明,所以侯府之人包括老侯爷在内对他都很客气。
  李乐水点点头,急忙为傅昀尘把了把脉,眉头越皱越深,最后叹了口气说:“夫人,小公子的毒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若是再不能解毒,恐命之危逼。”
  云洛茵脸色煞白,她无助的看着李乐水哀求道:“李先生,那应该怎么办?求你救救尘儿。”
  李乐水蹙眉深思了一会说:“当今世上能解此寒毒的人,我知道的唯有灵慈大师,十年前他云游而去行踪飘忽不定,最近我听说他已经回到净清寺中,夫人可以去试一试。”
  “好,我这就带着尘儿去净清寺。”云洛茵仿佛找到了曙光一般,她用帕子随意的擦了擦脸上的泪,转头对沛菱吩咐:“你去向侯爷禀报一声,就说我要带着尘儿去净清寺。”
  “是,夫人。”沛菱眼中隐含着担忧之色,说了一声就快步的离开去找宣武侯。
  李乐水为傅昀尘医治了七年,对这个心性坚韧的小公子也投入了不少感情,他迅速的施针为其暂时压制寒毒,只希望侯爷和夫人能在彻底毒发前赶到净清寺请灵慈大师出手。
  没一会沛菱只身回来,云洛茵一脸急切的对着她问道:“侯爷呢?”
  “夫人,侯爷一早就带着大公子去庄子上骑马了,二夫人说他们要两天之后才能回来。”沛菱的脸上带着抹难过,即为她家小姐也为小少爷。
  云洛茵站着的身子一颤一软,被旁边的沛歆扶住,她一向淡然的脸上露出抹心如死灰般的哀伤和决绝。
  看着脸色发白紧紧咬住下唇不让其发出痛呼声的儿子,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静下来,转头立即对沛菱吩咐让其去准备马车,又让沛菡去禀告老夫人一声。
  “尘儿,娘这就带你去净清寺。”云洛茵松开沛歆走到傅昀尘的面前用帕子擦了擦他额头上布满的密汗心疼的说。
  李乐水知道侯爷心中对这位夫人的份量极重,他也不希望小公子出事,于是说:“夫人,既然侯爷不在府上,那我就陪你走一趟净清寺吧。”
  “如此便劳烦李先生了。”云洛茵感激的点点头。
  虽然李乐水是府医,但毕竟男女有别,所以在前往净清寺的途中侯府的管家也带着十多名侍卫一路相随保护。
  净清寺离京都虽然不算多远,但快马加鞭也需要一天半的时间,云洛茵抱着傅昀尘坐在马车上,不停地为他擦拭着汗水。
  傅昀尘惨白的脸上带着痛色,他紧紧地咬住双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他怕自己表现的太痛苦美人娘会更担心,只能独自忍受着那深入骨髓般的疼痛。
  因为灵魂太强加之胎毒太深,傅昀尘七年来根本无法控制这稚嫩如瓷娃娃一般脆弱的身子。七年的时间他受尽了病痛的折磨,心性也被磨练得更加的坚韧,难得重活一世,哪怕有一丝机会他都不会放弃。
  赶到净清寺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正巧灵慈大师刚回寺院,云洛茵对净清寺住持恳求了一番才得以引荐灵慈大师。
  住持先将一行人带到一间厢房,不多时就见一名五十岁左右长得慈眉善目的和尚走了进来。
  云洛茵一见灵慈大师就跪到了他面前哀求道:“请大师救救我儿。”
  灵慈大师身子一让并未接受云洛茵的跪礼,他看了看榻上那个小人儿,眼中的诧异被快速的隐下。
  “阿弥陀佛,这位小施主和老衲有善缘,夫人请先去寺中的厢房住下,老衲定将全力救治小施主。”
  “多谢大师。”云洛茵站起身对灵慈大师行了一礼,深深地看了一眼已经失去知觉的儿子,迅速的带着侯府的人出了厢房。
  灵慈大师是沣陵国最为出名的智者和神医,他承诺的事情绝不会食言,而且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到他的相见,上到皇亲贵族,下到贩夫走卒,他只见有缘人。
  虽然云洛茵很担心儿子,但还是依照灵慈大师的安排离开了这院子。可她并未直接跟随寺中的小沙弥去待客的厢房休息,而是去了寺庙供奉佛祖的大殿,虔诚的跪拜祈求儿子能平安度过这一劫。
  而她这一跪就是三天三夜,直到听闻傅昀尘身上的毒已经解除后才露出抹安心的笑容晕倒在大殿之中。
 
  ☆、探望和爆发
 
  傅昀尘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身上轻松了许多,腹部那团冰寒深疼的感觉已经消失殆尽,他知道自己的寒毒已经解了。
  就在这时,厢房的木门被推开,一个长相清秀的小沙弥见床榻上的小孩已经醒来,他高兴的笑着说:“你醒了,我这就去请灵慈师叔。”说完就急匆匆的跑出了房间。
  傅昀尘动了动发麻的身子,他发现寒毒去除之后整个身子都感觉轻盈了很多,从婴儿时期开始每天都努力吸收的元气也能在经络中游走,相信很快他不但能恢复正常人的生活,还能像前世一样修炼天合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