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惯 作者:红帆布

字体:[ ]

 
 
文案
简单说:一个商业巨头冷淡攻重生惯极度虚荣自卑床伴受,满足受所有的虚荣心,感情方面应该是慢热。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志清,钱耀天 ┃ 配角: ┃ 其它:惯,宠,养
 
==================
 
  ☆、第一章
 
  原本在优雅地钢琴声中逐渐进入尾声的游艇宴会随着一声枪击声陷入噪杂,随着舱门处一名男士中弹,男士们的怒吼声以及女士们的尖叫声几乎掀翻了整个船舱。
  钱耀天没想到自己偶尔一次出国散心竟然遇到袭击,四面海洋的处境确实不妙。即使是命在旦夕的处境也没令眼前的商业巨头展现任何凌乱,只是震耳欲聋的尖叫声着实令钱耀天不喜,高大的身躯穿梭人群,只是想到靠近舱窗的位置安静一下,却被眼尖的暴徒一眼看中,钱耀天停下脚步,淡然的看着不远瞄准自己的手枪,果然,下一个动作是扣动扳机。
  一瞬间,钱耀天思绪飞转,想到自己二十岁开始接手家族产业开始,就对以后的任何意外都做好全面的准备,如今二十年过来,自己的商业帝国早已根深蒂固,如若自己死亡的消息一经传出,自己的律师团队自然会第一时间按照自己早先立好的遗嘱安排好自己的产业以及财产,一切都会照旧。自己性向一向公开,无妻无儿,家族中子弟众多,已经足够让自己选出满意的接班人。对于自己挑选的接班人,钱耀天还算满意,想到这里,钱耀天嘴角扯出一道硬冷的弧度,一切都在掌握,即使是即将发生的死亡。
  果然,枪声紧随而来。
  身体并没有接收到预期的子弹,怀里瞬间多出了一副消瘦的躯体。
  歹徒开枪只是为了震慑,有击中就达到目的,没有继续开第二枪。
  举行宴会的船舱是封闭式的,歹徒震慑的目的达到就把客人们全部囚禁在宴会地,只留了两个人看守。原本衣着华丽考究的宾客们三五成群,恐惧的缩在角落里,一时间,船外海浪的声音十分清晰。
  怀里的身躯并没有立刻死亡,意识还很清醒。两人对视中,钱耀天认出了这个男人,眸中出现不解,自己向来过目不忘,虽然怀中的面庞有了时间的印记,可是这双眼睛倒还是足以让自己分辨出来,这是自己以前的床伴。
  韩志清一身侍者的衣着,气弱的躺在钱耀天的怀里,右胸被击穿,每次呼吸都痛得打颤。
  钱耀天对自己怀里的韩志清有些印象,身段和脸面倒是不错,自己当初留了两年,只是性格不讨喜,当初管家的形容便是无知,蛮横,世俗,除了知道要钱还是个跳梁小丑。
  当初可以算是肉体交易,发展到现在的为自己挡子弹。钱耀天和怀里的韩志清对视“你,爱上我了?”这是钱耀天这一生中唯一一次不确定的的语气,但是除了这个答案,自己着实想不出来韩志清为自己挡子弹这回事的契机。
  咳咳咳,胸脯的剧烈浮动致使血迹随着韩志清的口角流出,笑了“呵。。咳。咳。。,呵呵,钱老板你想多了。”
  韩志清皱紧眉头,每次说话都会牵扯到伤口,有些吞吞吐吐“钱老板,我又不是。。。弯。。弯的,当初和你上床是因为,我,我太缺钱了,咳,我,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娶妻生子过正常人的生活,可惜,直到现在还是被人看不起。。。我刚扑上去,是,是为了报恩。谢,谢谢当初你的钱,你,你真的救了我家好几条人命。那,那时候年纪小,自尊心强,又卑微,不懂事,也做,做了很多不好的事,如今想想倒也是可笑。。。咳咳。”
  “都过去了。”钱耀天制止了韩志清继续说下去,扯下衬衣将韩志清流血的伤口简单包扎好,眼见怀里的人呼吸越来越困难,子弹穿过肺部,自己略通些医理,目前的情境,韩志清已然是没有多少生机了,钱耀天将自己的手机取了出来,歹徒屏蔽了附近区域的卫星通讯,不过钱耀天特制的手机并不受影响“现在,我除了金钱无法给与你别的,想必你还有亲人再世,我保他们一世无愁。”
  说到亲人,韩志清黯淡的重新恢复生机“咳,咳,只有一个弟弟了,谢,谢谢。”
  钱耀天点头,手指飞快的在手机里输入,短短几句文字,在大洋彼岸,改变了一家子的一生。
  韩志清渐渐失去了呼吸,钱耀天抱着怀里渐渐冷去的躯体,第一次感受到不可控制的情绪,没有来得及仔细钻研,不远处两名看守歹徒的对话传入耳中,两名印第安人料定只有英国人和亚洲人的聚会没人听得懂他们的对话,所以说的肆无忌惮。
  但是,钱耀天听得懂。
  原来此次的事故只是一次所谓的抢劫勾当,一批有军火的印第安人抢劫杀人,最后推脱给早负盛名的恐怖袭击组织。所以,钱耀天可以确定,等其他的歹徒们搜刮完各船舱的财务,会回来将大家屠杀。
  自己怎么会做吃亏的买卖?钱耀天放下怀中的尸体,小步的移动到宴会船舱的中央。伸手慢慢掀掉地毯,果然出现方格水槽暗格,船主史蒂芬是个出了名的爱酒如命,当初这艘船的设计图稿自己曾见过,暗格可是连着数吨的酒酿啊!既然已经到这个地步,那就,全部葬身火海吧。                        
  
 
  ☆、第二章
 
  一场自己引爆的游艇爆炸,致使钱耀天重生到了10年前,他30岁那年。短暂的适应期后,钱耀天很快适应,毕竟生死都不能撼动这位商业巨头,何况重生。
  下午,管家过来报告近期的事务,语气委婉且不耐的告诉钱耀天,韩少已经打过好几次电话问老爷的行程了。此时的韩志清已经跟了钱耀天一年了。
  钱耀天重生开始,除了适应10年前自己所处时代的信息和公司事务,再有就是让人彻底的查了一下韩志清的一切。韩志清算是当初急于讨好自己的某个房地产老板送给钱耀天的礼物吧,是个雏,身子匀称,长相漂亮,还是个名牌大学的大二学生。当时钱耀天有段时间没伴了,觉得这少年很对胃口,就收下了。
  彻查的结果很快就送过来,韩志清,家人有父母弟弟,父亲有一家小公司,于一年前被骗破产,又欠下高利贷,最后被股东以诈骗罪告到法庭入狱,母亲气急于心一病不起,弟弟年幼,家中负债累累。那时候韩志清刚上大二,突逢巨变,最后为了挣钱给母亲治病以及还高利贷,成为钱耀天的床伴。。。。。。。
  原本是个骄傲的小天鹅,突然祸从天降,沦落到暖床,钱耀天合上手中的文件,低头饮完手中的咖啡,将被子轻轻放置在托盘中,声音依旧冷淡“等会你去把韩少接过来。”
  管家心里是不高兴的,老爷今天是怎么了,区区一个男宠还吩咐让自己去接,这是以前没有的事。只是,作为管家,表面上的涵养是有的,只能躬身“是,老爷。”
  大学的课程很轻松,韩志清下午没课,在自习室读书,突然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韩志清眼色黯淡下来,按下接通键。
  “韩少,五点三十准时在校门口接你。”
  只一句话,对话就已结束。韩志清握着手机的手攥的发紧。
  “喂!韩志清!”
  思绪被突然打断,韩志清抬头,是同班的王铭。
  “怎么了?”韩志清和王铭交情并不好,不认为他会专门来找自己,除非。。。
  王铭个子不高,单眼皮,说起话来眯眯眼,显得很精明“我说,韩志清,最近聚会也没见到你啊!昨天吃饭好几个哥们向我问你呢,你这成天闹失踪的,交情还要不要。”
  韩志清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自己以前家境好些,大一刚来的时候也是经常吹嘘一番,那时候父亲每个月给自己一万块生活费,自己愣是和哥们们吹家里给十万生活费。那时候虚荣心强,出去吃饭也阔气,经常自己埋单,不够了就想法问家里要,自然一群酒肉朋友,自从一年前家里巨变,一下子没了生活来源,酒肉朋友而已,自己为了面子自然不会和他们说,可是,少了个花钱的冤大头,他们自然也不乐意。自己如今但凡有点钱,给妈妈住院费,弟弟的生活费,再交钱稳住高利贷,根本剩不下了,吃饭都是问题,怎么可能还花钱请他们。
  还没等韩志清开口,王铭一屁股坐在韩志清身旁的座位上,伸手揽住韩志清的肩膀,一副自来熟的模样“我说,韩少爷,昨天徐哥和大家说,他见你去超市买两块钱的面包,这也太艰苦了吧。”
  韩志清有种被人看到穷酸的羞耻感,手下的书差点被自己摁个窟窿,咬咬牙,抬头对着王铭,嘴角扯出一道弧度“我昨天没带钱包,又饿的要命,别说两块钱的面包了,就是五毛钱的馒头我差点都买不起。这样,你回去和大家伙说,好久大家没聚聚了,我也挺想大家的,这星期天我做东,请大家去富豪!”
  韩志清五官精致,眼睛是最出彩的地儿,一笑起来当真勾人,王铭看的差点失了魂,什么啊!王铭摇摇头,呸呸!一男的长那么好看有嘛用,又不是娘们。
  王铭目的达到自然随便应和两句便离开了,人一走,韩志清佯装的傲气霎时间荡然无存,呵呵,如果没有那个地方的电话,自己可能连今天的晚饭都没着落,既然自己已经打肿脸充胖子,那就伺候好那个人,希望自己能多从管家那里要点钱。想到那个人,韩志清单薄的身躯出现轻微的发颤。
  五点三十分,管家准时到达学校门口,看到韩志清已经在门口等待,眼里的鄙夷有增无减,在50岁的封建管家看来,这个男孩除了有长相,简直一无是处。
  韩志清坐进车子里面,发现除了司机还有管家也在车里,这是以前没有的。韩志清知道这位管家向来不喜欢自己,不过韩志清也不喜欢这位管家,就安安静静的坐在后座,路程不算很远每进一步,韩志清的心就下沉一点,很快,要到达钱家别墅了,韩志清清清嗓子。
  “管家,那,那个,天哥今天心情好么?”心情好的话或许晚上自己能少受些罪。
  “老爷的心思那是做仆人的能揣摩的。”管家一路上一直在闭目休整,眼都没抬。
  “哦。”韩志清心里有些低落,垂着眼睑。
  若是管家现在睁眼,会看到这个才20岁的孩子周身的不安与委屈。
  韩志清到达钱宅时正是晚餐时间。
  “天哥。”少年特有的声线清亮动听,显得尤为乖巧。
  钱耀天望着眼前与最后记忆中相比明显稚嫩的少年,时下流行的韩式发型,合身的运动服,精美的五官,很是朝气,的确让人眼前一亮,怪不得自己当初收下他做床伴。只是少年周身紧绷,双眼忽闪不定,倒是不安的表现。
  钱耀天继续回忆当初两人的相处模式,自己向来不在感情方面做任何停留,床伴换过几个,每次也是解决彻底,并不会出现争风吃醋的事,换句话说,近一年‘自己’确实只有韩志清一个床伴,对于床伴,自己并不吝啬。
  韩志清牙床咬的发紧,觉得自己有些站不住了,在自己向来畏惧的男人的注视下,韩志清觉得自己要崩溃了,终于。
  “坐吧,用餐。”
  管家遵循钱耀天的指示利落的为韩志清拉开座椅,摆好餐具。
  韩志清小口小口的吃着牛排,自己午饭就没吃,肚子很饿,可美味佳肴面前,面对眼前的男人,食欲逐渐减退。
  钱家向来食不言,沉闷的氛围一直持续到就餐结束。
  重生一次,钱耀天似乎还没想好如何对待此时的韩志清,饭后没有言语,起身回书房处理几件没有批阅的公务。
  韩志清见男人离去,缓缓吐了口气,自己在餐桌上依旧有些局促,管家佣人已经离开,餐厅显得空荡荡。韩志清抿紧双唇,站起身来,睁大眼睛环顾四周,双瞳不经意流露出倔强与委屈。最后,朝着楼上卧室走去。
  有着重生前一次的经验,工作效率自然迅速,几份公务很快解决,钱耀天望着书房落地窗外的花园,再一次陷入思绪之中。重生前游艇枪击事件还历历在目,自己自然是不会把现在的韩志清作为单纯的床伴了,只是,如果不是床伴,那又该怎样安排呢。
  最后,钱耀天决定暂时维持现状,循序渐进,再做安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