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异世情缘+番外 作者:璃恋

字体:[ ]

 
 
书名:异世情缘(生子)
作者:璃恋
 
[简介]
情缘自有天定
异世情缘
顺应本心
相互扶持
苦尽自当甘来
 
☆、楔子
 
  幽静的小道,道路两边的树高大翠绿,如果有人勿入这里或许会以为这里是个没被开发过的地方,但只有真正的上层人士才会知道这里是B市的富人区,只有处于权力高层和有钱的人才能住的地方。
  在小道的拐角处坐落着一栋占地面积很大却外观简洁朴素的别墅,走进别墅才会知道并不是它朴素,欧式风格的大厅,纯手工定制的真皮沙发,最新配置的挂壁式液晶电视,除了这些,这个房子给人的感觉只有两个字——空旷。
  “李璟,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你根本不爱我!不,应该说你根本不爱仍何人,你就是个没有感情的工作机器!”安静的空间里出现了一个女人歇斯底里地叫喊声。
  “够了,我是怎么样的人与你无关”李璟把一份文件摔倒桌面上,“你出轨的事我不会再计较,离婚吧,市中心那里的两套房子给你,从此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你,李璟你…”夏紫拿起桌上的文件不敢置信,里面是一叠照片外加一份文件,上面记录的郝然是自己平时的一举一动。
  “夏紫,看在我们做了两年夫妻的份上,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否则,哼,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温柔的人,好自为之吧!”没等夏紫有什么反映,李璟就摔门出了房子。
  盛夏时节,天气闷热,在这样的日子里人也变得很浮躁。正值下班高峰期,李璟坐在车里百无聊赖的等着前面的车子发动。真不知道夏紫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当初娶她是觉得她还算听话,不过是过了两年的好日子本性就变了,呵,钱果然能改变一个人啊!
  “扣扣,扣扣”有人在敲车窗打断了李璟的思考,李璟原本不想理会,怎奈对方很有耐心,大有你不开我就一直敲下去的意思。“Shit!给你,别再呆在我这!”李璟打开车窗扔了张钱过去就要把窗户再次关上。“等等等等,小伙子不要这么急躁,老头我只是有话要和你说”车外的人轻轻松松的拦住李璟关窗的动作如是说。
  “有什么事?”李璟蹙眉看向外面的人,来人身上不修边幅,衣服大概有七成新,头发很长很久没有理过遮住了大半张脸,从露出的地方可以看出来人年纪不是很大,而且皮肤很好,但他却自称老头。
  “老头与小伙子有缘,就送你一句话:姻缘自有天定,异世情缘,顺应本心,相互扶持,苦尽自当甘来。小伙子,记住老头说的话,这钱就给老头去喝酒了。”说完就离开了,如同无人注意他的到来一般也无人看到他的离开,只除了李璟。
  “姻缘自有天定,异世情缘,顺应本心,相互扶持,苦尽自当甘来。”李璟喃喃自语,直到后方的车子按响喇叭方才回过神来。“我在想些什么,居然信了那老头的话。”摇摇头把刚才的话甩出脑子,发动车子离开。
 
☆、第一章
 
  “唔~这是哪儿?”李璟觉得自己很温暖,像在水里又像在母亲的怀抱里。
  李璟是B市的新贵,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有什么背景,他的过往又是如何,所以B市那些摸爬滚打了多年的人不敢对他动手,每个人都在观望,都在等他人先动手。其实,李璟可以说是一个孤儿,他的父母非常相爱,当年李璟出生的时候因为仇家的袭击,李母受惊早产,后又因难产死亡。李父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为李母报仇后将两岁的李璟交给他的外公后就在一个晚上自杀了,很戏剧性的一件事,但这就是事实。李璟的外公是曾经的将军,利用自己的当初的人脉,在李璟4岁的时候将他扔进部队训练,等李璟有了兵王一般的身手才同意他离开部队。离开部队的李璟进入学校,不过五年就大学毕业并自己创业,不借助外公一丝一毫的帮助在22岁的时候成为了B市的新贵人物。而两年前,李璟的外公病危,虽然感情并不深厚,为了让外公走的安心,李璟娶了觉得还算顺眼的夏紫,在前不久因为夏紫的出轨选择了离婚。可以说李璟这20多年的人生并没有什么温暖可言,现在的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新奇。
  有三天了吧,这三天,李璟的五感慢慢的恢复,手脚也开始可以控制,他尝试着动了一下手脚,“哎哟~”耳边传来一声不怎么清楚的呼喊声。
  “夫郎,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一个略微深沉的嗓音带着明显的担忧与焦急。
  “没事,是孩子调皮了,前几天他都没动我还以为出事了。”一个雌雄莫辨的嗓音带着笑意与安慰。
  “真的没事?”
  “没事,你快走吧,一会来不及了,当初我怀轩儿他们不也是如此吗?你这样,也不怕人笑话。”
  “那我走了。离哥儿,照顾好夫郎。”
  “是,老爷!”还带着稚嫩的嗓音。
  听到这里,李璟这一次是真的确定自己是重生了,即便前两天已有猜测却不敢相信,毕竟自己之前还在办公室通宵办公,因为连续工作时间太久身体开始抗议了,就在办公室的休息室里躺着休息,却不想再次醒来却到了这里。李璟是一个能适应各种生存环境的人,不然当初那十年的部队生活就能让他垮了,现在自然是既来之,则安之。
  那天之后,李璟每天都会控制力量的动动手脚,翻翻身,也会听外面的声音。外面的世界不在他所知的历史里,他所在的国家是穹窿国,是这一片最大的一个国家,去年新帝以16岁及冠之龄登基,虽然新帝年轻,但手段犀利已有其祖之资。他的父亲是这个国家的将军,按理将军应在边疆驻守,新帝体恤将军夫郎有孕,特许回朝由长子替父驻守,他有三个哥哥,大哥18岁、二哥13岁、三哥10岁,他的‘母亲’怀他是个意外。再有就是穹窿民风开放,准许对外贸易,现在的穹窿就如同天朝历史中的唐朝一般。只是李璟对这里人的称呼感到奇怪并且他从未听到过女子的声音,即使是他的‘母亲’声音也不像女子那般。
  如此过了一个多月,这天李璟刚睡醒准备伸展一下身体,却感觉有一股吸力在把他往下拽。
 
☆、第二章
 
  “唔,离离哥儿,我好想要生了,去喊产麽麽,唔~”罗欣本来坐在桌前绣花,一阵腹痛打乱了他手上的动作,好在他已经生过三个孩子知道是怎么回事,忍住痛吩咐站在一边待命的离哥儿。
  “是,夫人,我先扶您去床上,来”离哥儿虽说第一次见这场景但到底是被将军府训练过的,只一会就镇定下来,将罗欣扶到床上躺好,便跑出去喊人了。
  将军府的人知道夫人要生了就忙活了起来,厨房的人烧热水,年老的麽麽进房替罗欣脱去外衣,将罗欣额上的汗擦去,管家则打发门房去军部告诉自家老爷这件喜事。
  “离哥儿,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小米粥,让夫人喝些蓄力,还有产麽麽来了没有。”老麽麽虽然有些着急但到底是经历了风霜了,沉稳的吩咐离哥儿。“夫人,深呼吸,您有过经验,调整您的状态,不要紧张,产麽麽马上就到。”
  “我没事,麽麽不用担心。”阵痛让罗欣不断的冒冷汗,声音有些虚弱。
  “麽麽,产麽麽来了,还有小米粥,您给夫人喂下去。”离哥儿带着产麽麽和厨房的小米粥回到了产房。
  “好了,你先出去吧,还是未出阁的哥儿,去叫几个哥子来,还有让他们把热水拿进来。”老麽麽吩咐完离哥儿,便看向产麽麽,“产麽麽,您来看看,夫人现在情况如何了。”
  产麽麽掀开盖在罗欣身上的被子,探手比划了一下“才开了四指,羊水也没破,还不行,喂夫人喝点粥,若是开的还不够,就让夫人下床走几步。”
  阵痛开始变得比之前剧烈很多,但羊水依然没破,不得已,麽麽和产房里的哥子只能将罗欣从床上扶起,在房内走动,大概走到第四圈的时候羊水破了,这是产麽麽看了一下罗欣的产口,开了八指“产口开的还不够,再走一圈,要是产口还没开足,你们就做好难产的准备”产麽麽严肃的开口。
  罗欣托着肚子又艰难的走了一圈,只是产口没有完全打开,如果在羊水流尽前不能生产,大人和孩子都会有危险。“我生,如果我没力气了,保住这个孩子,我要这个孩子。”罗欣知道自己这次是难产,也知道自己和孩子也许只能保一个,他选择了保下这个孩子,也许相公会怨自己,但自己不会后悔。
  “夫人,留住力气,用力,你和孩子都会平安的,深呼吸,用力往下。”产麽麽止住罗欣还想说的话,让他保留力气努力生产。
  产房外,将军回府就听到房里自己的夫郎痛苦的喊声。产房里的一个哥子出来将夫人说的话告诉了屋外的将军,让这位曾经在战场上厮杀受伤差点丧命都没喊一声疼的将军红了眼眶,一直沉稳的声音也有些打颤,“管家,去库房将先皇赐给我的那支百年人参拿来。”
  不说将军府如何,李璟因为那股吸力一瞬间失了神,等他恢复感官就听到了他这世的‘母亲’要保自己的话,想到上一世也是因为自己难产导致母亲难产而死,不知是不是这一个多月的相处让从来没有情感的李璟对这个‘母亲’产生了感情,李璟只知道自己不希望‘母亲’死,他想见她,想有一个完整的家。
  或许是李璟的想法太强烈;或许是罗欣对孩子的爱护,不惜自己的身体拼死也要生下这个孩子。一阵强烈的收缩,李璟滑出了姆体,一阵浊气扑向李璟,让刚出姆体的李璟被呛到了“哇哇~”“快,出去告诉老爷,姆子平安,是个小哥儿。”麽麽一脸喜气的差遣屋里帮忙的哥子出去报喜,自己责和产麽麽一起照顾刚出世的孩子以及脱力的罗欣。
  屋外的人都紧张的等着屋内的消息,一个月才有一次休假的李家二少爷李璠和三少爷李璊听家里仆人来报姆父难产没等夫子放学就快马加鞭的往家赶,入了府门便飞奔向姆父的产房。“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夫人生了个小哥儿,姆子平安。”“好好,哈哈哈,好,管家,赏,今天所有家仆都有赏,哈哈哈!”刚入院门,兄弟俩就听到了父亲大人的笑声,兄弟俩对视一眼,立即加速。
  “父亲,姆父和小弟如何?”“父亲,弟弟呢?是小子还是哥儿,还有姆父,姆父如何?”13岁的李璠已然懂事,即使和弟弟一样很是关心,但仍然懂得沉稳对待,而10岁的李璊却还缺少哥哥的沉稳。
  点点头,显然对二子很满意,“你们姆父和小弟都平安,小弟是个小哥儿。先回自己院子里整理一下,等会再去看你们姆父。”“是,孩儿告退!”
 
☆、第三章
 
  李璟被空气中的浊气呛得叫出了声,虽然早就知道自己是个婴儿,但听到自己嘴里发出的婴孩啼哭的声音还是让李璟一阵不适。缓过来后,李璟微微张开眼睛观察周边的事物,只可惜刚出生的他只看到一片模糊。听周边人的话可以知道他的‘母亲’并没有死,只是脱力昏迷了,只要后期慢慢调养就不会有事。松了一口气的李璟觉得自己很累,慢慢地睡了过去。
  李璟出生已有五年,作为家中唯一的哥儿,他受到了全家人的疼爱。在知道这是一个全是男子的社会,所有人被分为了小子和哥儿,,而哥儿则行女子之责生儿育‘女’。初闻自己是哥儿以后要嫁人生子时李璟直接晕厥,醒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呆呆傻傻吓坏了一家人,那段时间大夫成了将军府的人成了常客,坊间也开始有流言说将军府四子是个痴儿,等李璟缓过来后才让家人松了一口气,只是从那以后,本就宠他的人更是把他疼到了骨子里。经过这几年的了解和自我建设,李璟已经接受自己的身份并且暗暗决定终生不嫁,让他嫁人被人压还是下辈子吧!!只是姻缘这种东西并不是你不想要就不会有的啊!!
  说道名字,李家这一辈是玉字辈,所以最后李父拍板取名李璟,正好与他上辈子的名字相同,也让李璟多少有些归属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