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觅得良人 作者:非良人

字体:[ ]

 
重生之觅得良人的内容简介……
 
上辈子,他唯一的朋友设计他,陷害他,害他家败人亡。
到死他都不知道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他唯一的朋友会这么恨他。
重活一世的他遇见了他,他是他的救赎,还是会把他推入更深的绝望。
在这只有两人的爱情赌场里,他是输得一败涂地,还是满载而归。
上辈子的遗憾,这辈子他还能弥补吗?
-----【小剧场】
欧璟尧:要跟我试试吗?
洛文尘:你有什么让我试的资本?
欧璟尧:我不但能成为你的踏脚石,帮你扫除一切障碍,还是一个最完美的床伴。
洛文尘:我只需要一块踏脚石,让我爬上更高峰。
 
重生之觅得良人的关键字:重生之觅得良人,非良人,重生之觅得良人,非良人,欧璟尧,洛文尘
==================
 
  ☆、01,下辈子做普通人
 
在四周都被山环绕着密林深处,有几个穿着西装大汉快速的往更深处走去,按理说这里不应该出现这些行色匆匆的人,可是在他们走进这密林的最深处终于停了下来,冷着脸看着前面被树木遮挡住,那个破烂不堪的小木屋。
    西装大汉蓄势待发等着,站在他们前面的男人发话。
    站在最前面的男人发出冷笑,不屑的看了眼小木屋紧捏着拳头,脚下更是狠狠的撵着掉在地上的树枝,踩得咔咔作响,在这密林深处显得很是诡异,深吸了口气,最终还是抬起脚走了上去。
    ‘咯吱’一声木门应声而开,几人先后走了进去,最先走进的男人再门口再次停下了脚步。
    只见他身上穿着休闲装双手也随意的放在口袋里,本来阳光俊俏的脸上,却挂着不符合他的阴沉笑容。
    男人再次抬脚走向,那个满身身伤痕,双手向上反绑挂在墙上的男人。
    挂在墙上的人虚弱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几人。微不可查的紧了紧握住双手,他被带到这已经有一年多快两年了,在这里他经历了无数个的日日夜夜,每天都必须要承受着不同的折磨,但还是被他给扛了下来,能活到现在已经就剩一口气吊在这儿了。
    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支撑下来的。
    穿着休闲装的男人,悠闲的走向那个狼狈不堪的人,伸手捏起他的下巴,强迫他把头抬了起来对上自己眼睛:“洛少,在这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没有听见回答,男人也没准备听到回答一样,继续道:“哎,瞧我这是什么眼神,你都这样了,我还问这些废话干嘛,我今天来就想问你一件事,还记得你当初毫不犹豫的拒绝和给我的伤害吗?你应该也体会到那种痛到极致的快感了吧?现在你后悔当初的决定么?”
    “林星野现在问这个有用么?”被叫洛少的男子不屑的抬眼看着捏着他下巴的人。
    即使被绑着衣服也是破烂不堪很是狼狈,却还是掩盖不了他那种冷清的气质,就像这里发生的这一切都事不关自一样。
    男人许是被洛文尘眼睛里的讽刺刺激到大脑,眼睛都变得猩红起来。
    抬起脚一下一下的往洛文尘身上踹。“洛文尘,我要让你生。不。如。死,”男人踹完伸手对身后的人道:“东西拿来。”
    “咳咳…”胸口上虽然还是纯纯的痛着,可是洛文尘还是没有说出任何求饶的话。
    男人身后的人走近,看了眼挂在墙上奄奄一息洛文尘:“林少,我看这东西用在他身上他会受不了的。他死了洛家一定会追究。”
    林星野瞪了身后说话那人一眼:“啧啧,怕什么,抓都抓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在说洛家现在也快完蛋了,哪有时间管他,而且是时候送他上路跟家人团聚了。”
    洛文尘听见林星野说洛家完蛋了,眼皮微不可查的动了动,却被林星野看到了。
    林星野勾起唇笑道:“怎么心疼了么,没想到洛少这种人居然学会关心自己的家人了,真是讽刺,洛家二少爷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么,现在动容了,如果让你父母看见,他们是不是应该感谢我才对呢,哈哈。”
    洛文尘睁开那双冷清的蓝眸抬头看着眼前的林星野,狠狠的捏住双手,才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林星野我们认识也有6年了,你也是我这几年来唯一的朋友,可以说我从没有伤害过你,而唯一一次也是你自己造成的结果,还有你女朋友陈紫涵…她自己一厢情愿要爬上我的床,但是还是也没有碰到她,我自认对你问心无愧,而她的死更不关我的事,如果你要解恨一命抵一命我的命你大可拿去,我们两人的恩怨就让我一个人偿还,洛家。。。能不能求你放它一马?”
    林星野听到洛文尘的话笑得有些疯狂:“哈哈,洛文尘你也有求我的一天吗,你知道我为了报仇这几年经历了什么吗?怎么可能因为你一句话说放过就放过,我等的就是这一天,我今天来也是为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爸妈已经在上面等你,而养大你的哥哥洛文彬。。哈哈,因为替你坐牢受不了监狱里面的折磨已经畏罪自杀了,相信你走了之后黄泉路上不会孤单。”
    看见洛文尘的眼神,林星野伸手拍了拍洛文尘的脸:“你不应该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你说什么。”巨大的恐惧落在心头,洛文尘那双本事天蓝的眼睛也失去了光变得空洞却也还是瞪得很大。
    他知道洛家会因为他而倒台,可是却从来没有想到他爸妈回因为他而失去生命,而从小带着他长大的哥哥,一直把他护在身后的哥哥,也会因为给他替罪在监狱里面自杀了。
    都是林星野,这个他以为是他朋友的男人把他们逼死的,有什么东西从眼角流落:“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林星野盯着洛文尘那双空洞的眼睛,一双手都不自觉的发颤起来,从烟盒里面抽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用尼古丁的味道强制压下了心头的憋闷跟慌乱。
    慢慢的朝洛文尘靠近:“为什么,为了陈紫涵,为了你,为了我的感情,为了。。那次的伤害,为了我这几年筹划的一切。”
    其实林星野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支撑他活到现在的却是报仇。
    虽然这个借口滑稽可笑。
    洛文尘听到林星野的话没有做任何挣扎他的意志早早就被折磨光了,他受了这么多折磨早该离开这个人世,不过怕林星野把苗头指向自己的家,所以才硬撑下来,不过现在,没有可以让他活下去的理由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不等洛文尘说完一个尖锐的东西刺进了洛文尘的手臂上,洛文尘看了眼林星野闭上眼睛。
    他只恨自己不听爸妈的话交了一个害自己家破人亡的朋友,一行清泪从那双闭着眼睛的眼角流了出来,如有来生,他绝对不要在认识林星野这个人。
    洛文尘知道自己怕是过不了今天了,可是他现在连一丝恐惧都没有,没过多久洛文尘全身开始萎摩,很痛,这种钻心的痛他再也不想体会第二次了,这次终于结束了,
    整个过程不过短短5分钟,可是林星野却感觉他要失去了全部氧气,快不能呼吸了。
    等洛文尘彻底没了声息,其他人也都慢慢的退出了房间,在这狭窄的房子里林星野走到了洛文尘的身边坐了下来。
    看着躺在地上那具没有气息的冷清身影,绝美的面容已经是一片灰白。
    伸手轻轻的摸上了那张光滑却也冰冷的脸,眼泪无形中流了出来,可林星野却没有在意。像是在对一个老朋友述说一样:“洛,我跟你说一个秘密,陈紫涵是我亲手设计杀死的,我恨她爬上你的床,我更恨他玷污了你,我爱她,却也爱着是我朋友的你,我想得到你,你说我是不是很变态,哈哈~你说我是你唯一的朋友,但是不够不够,我想要得到你所有的关注,而洛家就是唯一的阻碍,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我会走上逼死你的这条路,这几年的复仇之路,压得我喘不过气可是…结束了…洛,下辈子不要在遇上我,找一个普通的人家,过一辈子普通人…对不起,我的爱对你太残忍,你不要而我也给不起。”
    林星野说完,伸手狠狠的揉了把脸,站起身低下头冷眼看着地上那具冰冷的尸体:“洛,再见。”
 
  ☆、02.他。看见他们了
 
“小尘,小尘,你快醒醒星野来看你了。”一个温柔的声音穿破耳膜传到耳朵里,洛文尘睁开的眼睛,看着眼前的美丽大方的女人,心都为之颤了颤,脑袋却生生的疼了起来。
    “妈,好痛。”
    “那里疼,你等等别动啊,我去叫医生。”说着就要跑开。
    林星野栏下洛文尘的母亲道:“阿姨你照顾文尘,我去叫医生。”
    在洛文尘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见这个噩梦般的声音,整个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妈…”
    雯嬅看着眼睛缩成一团的人,流着泪哑着声音道:“妈在,小尘别动,先别动啊!你身上的伤口会裂开的,医生就来了。”
    说着门外就传来很多急急忙忙的脚步声,没一会门就打开了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走进洛文尘,看到洛文尘在痛苦抽搐着。
    皱着眉说道:“快来帮忙按住,别让他动。”
    看到有人按着医生忙给洛文尘打了镇定剂。
    直到洛文尘睡去,医生才抬头看向洛母:“病人病情一直都很稳定,我想问一下他在这段时间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而且还是那种深刻到心里的。”
    雯華皱着眉,想了下道:“没有啊,我一直都在这陪着他,只是他刚刚醒来就喊痛,医生,医生我儿子现在怎么样了。”
    “病人这种萎摩抽搐应该受了什么强烈的刺激,是来源于心底,这些也只是初步判,定一切要等他醒过来才清楚,我给他打了镇定剂等过会就会醒过来,你们好好照顾他,其他人就先离开吧,等他好点再来。”说完医生收好自己的用品就往外走了。
    林星野看了看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人,深深的皱起了眉道:“阿姨,那。。那我先走了,等文尘的情绪稳定点再来。”
    雯嬅擦了擦眼睛里面的雾气:“恩,等小尘稳定下来我在叫他给你打电话。”
    等洛文尘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睁开眼睛就看见眼前白茫茫的一片,还有一些小小声的说话声,有点找不着北,怎么回事他不是死了吗?
    “小尘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几人听到雯嬅的话都不由自主的往洛文尘睡的病床靠近,急切的看着洛文尘。
    洛文尘的目光从身边几人的身上一一看去,看着眼前熟悉的几人,心里哑然,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出来。
    雯嬅看见这样的洛文尘再次失声痛哭,她的这个小儿子,从小到大从都没有让他们操过心,对什么都提不起感兴趣,就好像从出生就少了一个叫做感情的东西。
    所以全家对这个小儿子更是疼爱有加小心翼翼,巴不得把所有好东西放在他的面前,他却都不稀罕。
    更是从来没有向他们要求过任何事,或者开口表达他的情绪,可是现在,看着洛文尘发红的眼睛,她怎么能不心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