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星际传奇之豪门天王 作者:万灭之殇(上)

字体:[ ]

书名:星际传奇之豪门天王 【完结全本】
作者:万灭之殇
备注:
【重生强强】【1V1】
豪门少爷风兮云重生成十八线小艺人李君年,同时拥有了双翼与变成人鱼的能力在贾维斯的追杀下,李君年通过时光机二次重生回到第一次死亡时,以风兮云的身份改变命运==================
  “冰激凌。”
  银色的勺子挖起半勺香草口味儿的冷色美味缓缓递入口中,壁炉里跳跃的火光将男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风起云微微勾起了唇角,回味着口中又冷又甜的冰激凌,透过玻璃窗望向窗外身着肃穆黑色服装的宾客。
  葬礼已经结束,清晨的时候来了多少人,入夜的时候就有多少人离开。
  黑色的蔷薇花洒满了一地,冷风吹得清晨还绽放美丽的白玫瑰低垂了脑袋,宛如那玻璃棺材里沉睡的男子一样,仅仅是,只是睡着了而已。
  “看着冷,含着甜。”
  温柔的声音在寒冬的暗夜里低沉而沙哑,于他人而言却只剩下临近死亡的毛骨悚然。
  “风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我、我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站在男人身后的矮小科学家哆哆嗦嗦地连膝盖都在发颤,因为过于恐惧,引以为傲的聪明大脑似乎被暗夜的冰冷给冻僵了已经无法思考。
  风起云,这三个字本身就代表着危险。
  “嘘——”食指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男人随手将未吃完的香草冰激凌放在了桌面上,手中的银勺映出了科学家惨白呆滞的面容。
  “喂,风起云,我要喝牛奶,快去给我热一杯!”他蓦地一笑,眼睛一亮,“知道有谁会这么对我说话吗?是我的弟弟,风兮云,他总是对我呼来喝去的。”
  “他冬天喜欢穿着宽松毛衣顶着一头蓬松乱发,像一只怕冷的慵懒猫咪一样蜷缩在壁炉的沙发里懒懒。”嘴角向上勾勒温柔的笑容,风起云自言自语一样回忆着那些美好而珍贵的记忆,以及记忆中的那个人。
  不过一瞬间,目光对上了科学家时脸上的温柔与笑意统统消失的干干净净。
  轻柔的语气成了绝望的叹息。
  “什么都没有了。”
  “风兮云,已经死了。”
  “就在今天,刚刚举行完葬礼。”
  “我的弟弟,我唯一在乎的人,我唯一的光……”一步步朝科学家走了过去,风起云轻轻捏着手里的银勺,语气平静,“而你告诉我,你失败了。”
  “不不不!请不要——”
  所有的一切戛然而止,鲜红顺着冰冷的银勺滴落在地板上。
  “你在哪里,兮云……”
  “不管你在哪里,我会找到你的。”
  ……
  ……
  【身份确认,李君年,男,亚星中洲人,二十五岁,身高一米八一体重……】
  身穿病服的男人躺靠在病床上,头上戴着一个多媒体头盔,耳边响着从电脑里传来身份识别系统的机械女声,视野内是“李君年”这个人被录入系统的一生回顾。
  【十八岁参加亚星选秀活动出道,同年成为亚星最受欢迎新人,与选秀冠军周远洋组成组合出道,两年后组合解散各自单飞……】
  原来是一个明星,还是一个在单飞后的五年里人气渐渐流失的过气小透明。
  更像是在看一个小人物的纪录片,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个小人物现在是他。
  从今以后,他就是李君年了。【身份确认,李君年,男,亚星中洲人,二十五岁,身高一米八一体重……】
  身穿病服的男人躺靠在病床上,头上戴着一个多媒体头盔,耳边响着从电脑里传来身份识别系统的机械女声,视野内是“李君年”这个人被录入系统的一生回顾。
  【十八岁参加亚星选秀活动出道,同年成为亚星最受欢迎新人,与选秀冠军周远洋组成组合出道,两年后组合解散各自单飞……】
  原来是一个明星,还是一个在单飞后的五年里人气渐渐流失的过气小透明。
  更像是在看一个小人物的纪录片,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个小人物现在是他。
  从今以后,他就是李君年了。
  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风兮云这个人。
  
第一章  重生之童话
  “国王和王后被叛逆的大臣杀害,失去了父母的两个王子相依为命,大王子发誓要为父母报仇,更要保护好小王子。大王子独自一个人面对心怀叵测的逆臣,忍辱负重多年之后终于打倒了坏人成为了新的国王。”
  锋利的银色刀刃划过红彤彤的果皮露出浅色的果肉,淡淡的苹果酸甜味儿在充满针水味儿的房间里显得尤为珍贵。
  徐小可低头认真削着苹果,一边听着旁边靠坐在病床上脸色还有些苍白的年轻男子讲着乏味的童话故事。
  这时候已经是冬天,虽然没有下雪,屋外的湿冷寒风仍然吹得紧闭的窗户扑棱棱作响。
  被白雾蒙了一层的窗户映出正在讲故事男子的侧脸,线条优美又凌厉的下颚线仿佛来自素描大师之手。
  “小王子被大王子保护的很好,他让小王子去安静的地方读书,不让小王子参与到任何争斗里,不想让他最爱的弟弟看见这个世界最为肮脏残酷的一面,但他不知道的是,其实小王子知道大王子所做的一切。”
  前面听起来只是一个无聊的童话故事,徐小可都不知道李君年是从哪儿听来的,她默默地听着,给李君年削着苹果,做一个助理该做的事情。
  准确的说,是曾经的助理。
  还没十八岁就通过海选误打误撞地进入娱乐圈,一路刷脸卡成为当时红遍半边天的歌唱组合成员,那是七年前,那时徐小可是组合的助理。
  七年后的今天,已经退出组合多年的李君年不得不转型演员,不温不火,没有了七年前的人气,和现在略显落魄的李君年相比,当年组合的另外一个成员却已经成了亚星的当红巨星。
  同人不同命。
  徐小可停下了动作,看着李君年的侧脸:“后来呢?”
  李君年眨了眨眼睛,嘴角一勾露出淡淡的半个笑容,有点儿天真,又有点儿狡黠。
  这笑容和七年前一样干净又纯粹,徐小可莫名的有些心酸,李君年根本就不适合娱乐圈,只是原本以为李君年终于肯放下过去重新开始生活,却听到了这个年轻人投湖差点没命的消息。
  李君年把他未完的童话故事继续讲下去:“小王子带着他最好的朋友回到了城堡,新国王的目光无法从小王子朋友的身上移开,新国王不再只爱小王子一个人,他爱上了他弟弟的朋友,新国王不再是小王子一个人的了。”
  “小王子嫉妒了吗?”
  “他最好的朋友和最爱的哥哥在一起了,”停顿了一下,单手杵着下颚,李君年咀嚼着酸甜的苹果片,看着窗外白茫茫的世界,慢悠悠的说,“后来他的朋友有一天跳了海,你知道为什么吗?”
  “小王子暗中使坏?”童话故事里总有一个人要担任坏人的角色,徐小可随意问道。
  李君年抿起了嘴角,翘翘的嘴角像极了一只猫,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小可,你和新国王想的一样。”
  “那小王子到底是不是坏人?”
  “你觉得呢?”伸了个懒腰,李君年往后一倒躺在了床上,侧过身抱着枕头就闭上了眼睛。
  “喂,你好歹也要告诉我结局吧!”
  结局尚未说出口,房间的自动门朝旁边拉开,一个戴着墨镜披着黑色大衣的挺拔男人站在了门外,紧抿的唇拉成了一条锋利的细线仿佛要把人给割伤了一样。
  “远洋?”徐小可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李君年挑了挑眉毛,远洋?周远洋?
  
第二章 我们以前什么关系
  “你们聊,我去买点吃的。”
  左边看看右边看看,徐小可放下水果刀起身离开,路过周远洋身边时警告一样小声嘀咕了一句:“他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别刺激他!”
  “哎,帮我带份干锅!麻辣的啊!”懒懒靠在床头,一听到吃的,李君年顿时眼睛一亮大声提醒,那声音洪亮的哪里像个前不久差点把自己淹死的病人。
  周远洋嘴角微微抽了抽,病房里只剩他们两个人了,徐小可离开以后李君年一脸自然的微笑,朝周远洋随意挥了挥手指头:“我这个病人可不会招待你,你随意。”
  就李君年之前所观看到的“前半生纪录片”来看,自从五年前组合解散两人分道扬镳之后,他和周远洋一直都没有见面过,甚至在过去某一次他们碰巧搭乘同一航班的飞船,周远洋为此特意改签就是为了避免两个人再见面。
  既然又不是什么好朋友,也就没有过分热情的必要。
  周远洋在病房的门口站了一会儿,藏在墨镜之下的双眼看不出流露着怎样的情绪,只有擦得反光的深色镜片映出穿着浅色病服的男人懒懒靠在床头,略显凌乱的柔软头发搭在额头上,李君年低头悠然自得地一手翻着杂志,一手往旁边的盘子里抓着苹果片塞进嘴巴里。
  等了一会儿也没有什么反应,周远洋踩着警惕而又疑惑的步伐走到了病床前,站着,居高临下地看着李君年,后者毫无反应。
  “咳咳!”
  “感冒了?”终于有了反应,李君年的语气却不是周远洋想象中的关心,抬头淡淡一瞥,简简单单的一句问而已。
  “没有。”生硬的挤出两个字,周远洋抿着的嘴唇拉成一条紧绷得快要断掉的细线。
  “哦,没感冒就好,医生说我现在抵抗力比较弱。”又低下头去,李君年抓过一片苹果塞进嘴巴里慢慢咀嚼,酸甜的果汁沾湿了嘴唇,淡粉色的舌尖探出来舔了舔嘴角。
  轻轻呼出一口气,周远洋抬手扶了扶镜框,语气突然一下子就变得冰冷了起来:“有意思吗李君年?”
  这是干嘛?
  李君年疑惑地抬头,自然而然瞪大的眼睛莫名地流露一股天真无辜的味道来。
  一阵心烦气躁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他胸口爬来爬去一样,周远洋的语气更重了,一把摘掉了架在鼻梁上的墨镜瞪着一副状况外的李君年:“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李君年眨了眨眼睛,左边看看,右边看看。
  嗯,病房里好像只有他们两个人。
  “你在和我说话?”李君年指了指自己。
  周远洋的嘴角微微抽搐,也不吭气,就只是瞪着李君年,好像要发动X射线把人给看穿了一样。
  “我没有欠你钱吧?”
  “……没有。”
  明显松了一口气,李君年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吓死他了,他还以为他欠了这家伙钱,虽然重生不错,可要是重生到一个负债者身上可不太好。
  “李君年,你够了!同样的把戏玩那么多年你不烦我都烦了,这次是什么,自杀?你非要把我逼疯是不是?!”手里的墨镜都快要被捏得变形了,周远洋心里的火气越来越大,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面前笑得一脸轻松的李君年他越来越心烦意乱。
  李君年往后靠在枕头上继续看他的杂志:“医生没告诉你我的情况,小可应该告诉你了吧?”他抬头淡淡瞥了周远洋一眼,“我失忆了。”
  “新的把戏?”周远洋不屑地冷哼,鄙夷厌恶的语气就跟不要钱一样不停地洒出来,“呵呵,李君年,你真的是越来越恶心,越来越让我讨厌,我们之间结束了,五年前就结束了,你到底要阴魂不散到什么时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