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风入林海+番外 作者:艾酒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重生的故事。
 
卫风临死前突然被告白,忙了半辈子最终落得这个下场。
 
重生一次,定要将原本就该属于自己的重新夺回来,至于向自己表白的林甘棠,管他在别人眼里是什么形象,自己的人自然要自己圈养起来。 
名声?形象?这些重要吗?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圣母白莲花,别人不来招他还还要上赶着去招别人呢,夫夫同心辅佐明君,便是双手沾满鲜血那又如何?只要护得那一隅温暖就够了。 
架空,没有历史根据,胡编乱造
 
两个对外都很凶残的男人,1v1
 
互宠,升级向,不纠结
注意 
 
1.金手指,那是必须的
 
2.神逻辑,就是喜欢你你咬我呀
 
3.变态有,变态难道不是一种变态的萌点吗 
 
内容标签:重生 宫斗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风;林甘棠 ┃ 配角:桑广;桑中;挽翠 ┃ 其它:
 
 
 
 
  ☆、第一章
 
  卫风抱着林甘棠重伤的身子不知所措。
  身后还有追兵,卫风本与林甘棠同乘一骑,林甘棠环在他腰上的手慢慢地就松了,垂在身子两侧,卫风回头唤他的名字:“林尚书,你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林甘棠没说话,整个人向边上歪斜出去,卫风伸手去抓他,奈何自己也是强弩之末,被带着一起翻下马背,在枯叶堆里滚了几圈才停下,那马受了惊,嘶鸣着跑远了。
  卫风擦了一把嘴边的血,起身去看林甘棠,这才发现林甘棠不知何时中了一箭,人都被射穿了,胸口浸着一大片血,紫黑的。
  卫风有些不知所措,打横抱住林甘棠,挣扎着站起来,不住地安慰他:“林尚书,你再坚持一下,出去了给你叫太医。”
  林甘棠一手按住他的肩膀,脸惨白着:“卫大人别忙了,我自己的身子我知道,这回怕是不成了。”血顺着他的嘴角直往下淌,密长的睫毛抖了两下,两眼迷蒙地看着卫风。
  追兵追着那匹跑脱的马,卫风抱着林甘棠往前走了两步:“你别说话,我们出得去的,出去了便是锦衣玉食加官进爵,你不是最看我不顺眼要跟我我过不去吗?这回就听我的罢,先歇着。”
  林甘棠伸了手来摸卫风的脸,他的手又冰又凉,哆嗦着:“卫大人听我说吧,这会子再不说,一辈子都没机会了。”他说着往卫风身上贴了贴:“匪风,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去宫里找人,路过你的院子,你站在那棵梨花树底下,那时候我就……我就……”
  匪风是卫风的字,那时候卫风刚领旨掌管中书省,春风催的花枝茂盛,风一吹纷纷扬扬,卫风身着锦服,微微一笑,倾国倾城。
  后来宫里风起云涌,卫风护着太子,三年来机关算尽,总算要求得正果,奈何二皇子起兵造反,卫风引他出城,却自身难保了。
  追兵慢慢地围了上来,二皇子骑着高头大马冲卫风一抱拳:“卫大人,后面可就是悬崖了,您服个软,跟我走一趟?要我说,跟谁不是跟?太子能给你的,我可一样给的起。”
  卫风笑道:“二皇子说笑了,这天下可本就该是太子的,与我跟谁可没有关系。”
  二皇子嗤笑道:“卫大人瞧瞧自己,在这种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地儿,抱着自己的仇家,有什么意思呢?”
  林甘棠的手抓着卫风的衣角,咳了一声,又带出好些血来。卫风皱眉道:“我与林大人不过是脾性不和罢了,同是为国效力,哪里有什么仇家之说。”
  远处升起了一朵烟花,卫风笑了笑,太子可算是清了内患,这会儿怕是要出来料理二皇子了,他想了想,自己在这只能成为掣肘,横竖自己也受了重伤,便是有命回去怕也是不好了。他摇了摇头,抱着林甘棠往后退小声问他:“林大人可怕死吗?”
  林甘棠艰难地出声:“匪风,国都是块福地,林某能与你葬在一处,是林某的福气。”他抬手摸上卫风的脸:“你能亲亲我吗?求你了。”
  卫风垂下眼睛看他,低头在他嘴唇上轻轻一点,转身跃下了悬崖。
  卫风感觉自己飘飘忽忽地睡不踏实,一呼一吸之间全是青桂香,卫风迷迷糊糊想着还是这香好,自己跟太子桑广自幼相识,卫风一心拥护太子,太子也信他,对卫风并不太设防。这青桂香是外藩进贡的,太子桑广自己留了一些,剩下的都搬到卫风的院子里来了。
  就是那个林甘棠太讨厌,人刁钻嘴又毒,心狠手辣,在尚书省简直没人敢去怵他的霉头,人长得好看有什么用,毒蛇一般的心思,冷不丁地就给咬一口。
  卫风想着翻了个身,面前影影绰绰的看不真切,卫风有些烦躁地伸手一抓,入手的东西细软柔滑,那婢女忙跪下身来:“卫大人醒了,可要起吗?”
  卫风眨了眨眼睛,终于看清自己手里抓着挂在床上的帘子,松了手慢慢地坐起身来问:“几时了?”
  那婢女跪着答道:“酉时了。”
  卫风站起来,那婢女起身伺候他更衣,卫风问她:“我怎么睡到这个时候?”
  婢女把衣服替他妥帖地理好,低头道:“大人昨儿心情不好,多吃了几杯酒着了风凉,今天才多睡了的。”
  卫风皱眉,自己不是跳下悬崖了吗?这是怎么回事?他不动声色地往前走了几步,眼睛瞥过镜子,镜子里的少年不过十六七的模样。
  这是回到了三年前?
  卫风心里一惊,慢慢地把桌子上的书翻开,卫风喜欢在书上做摘记,做完了还在边上写下日子,这一看,书上正写着天辰十四年冬。
  这一年十七岁的卫风刚刚领旨管中书省。
  卫风简直要笑出来,他看着自己的手,那么年轻又好看,还没有被二皇子寻机打坏变形,他重活了一世,这一次,必定要把二皇子狠狠地打压下去,绝不给他翻身的机会,那些欺过他负过他的,一个都不放过。
  还有林甘棠。卫风有些茫然,林甘棠喜欢自己?他一向以为林甘棠跟自己不过去,怎么会是喜欢自己?好在林甘棠一样是太子丨党,倒是不用担心他使绊子,就是些小摩擦罢了,走一步瞧一步吧,若是林甘棠对自己真是那份心思,自己倒也可以守着他好好过日子。
  卫风对这种儿女情长一向淡泊,没什么心思,日子久了,身边清清冷冷倒就习惯了。
  正想着那边王公公进来了,见着卫风已经起来了忙弓腰道:“卫大人已经起来了,太子爷听着你身子不太好,打发咱家来瞧瞧。”说着把手里的盒子递过来。
  卫风一下子愣在原地,这王公公是太子身边从小伺候着的,只是年头就死了的呀,太子还难过了好一阵子。自己醒了这世难道跟以前不一样了?那林甘棠还在不在?
  卫风接了那个盒子,打开看了一眼,里面躺着根野山参,转手递给旁边的婢女,笑道:“难为公公跑一趟。”
  王公公知道卫风是太子手底下的人,对卫风一向和气,忙笑道:“卫大人折杀奴才了,可不都是盼着您好吗。你可得好生养着身子。”
  卫风点头问他:“王公公年岁也不小了,身子骨可还好?”
  王公公忙笑道:“托大人的福,可结实着呢,又能吃,晌午还吃了两碗饭呢,可没比咱家身子骨更好的了。”
  卫风笑着从袖子里摸出个金花生:“王公公好生回去歇着,跟太子说我好着,明儿就去瞧他去。”
  王公公伸手来挡:“卫大人可别拿咱家当外人,您的东西咱家可不敢收,没得回去太子还要赏我板子呢。”
  卫风把那金花生放进他手里:“公公可安心,这事儿你不说谁知道?自个儿吃杯酒去也好。”
  王公公这才接了去,又谢了几遍才去了。
  卫风坐下来,叫了一声挽翠,门外脆生生地应了一声,一个穿着青绿色夹袄的杏眼丫鬟走了进来,挽翠打小跟在卫风身边,也不大怕他,进来福了福身子道:“大人可要用饭?”
  卫风觉得不大饿,摇头说不用,挽翠巴巴地又劝他:“大人睡了这一天,水米没进的,这么着伤身,奴婢让小厨房煮的好克化的粥,配着新作的几样子小菜,大人多少用些吧?”
  卫风想想也是,便张口道:“既如此,便拿上来吧。”
  挽翠应了一声去吩咐了,正说着外面又有些喧闹起来,卫风侧身皱眉道:“怎么回事?一晚上吵吵闹闹的。”
  挽翠瞧了一眼,道:“是林大人,您要不想瞧他我便去说您睡下了不好见人,撵了他去。”
  卫风皱眉道:“哪个林大人?”
  挽翠有些奇怪道:“就是尚书省的林大人,林甘棠啊。您昨晚上就是被他呛得才喝酒着了风,要我说,他可就是个扫把星呢,大男人长成那样本就是不祥,又心狠手辣的,阴着呢。”
  卫风笑道:“你去请他进来,都说他好看,我还没仔细看过呢,请他进来我好好瞧瞧。”
  挽翠一时间闹不清卫风是寻她开心还是说真的,瞪眼眼睛瞧他,卫风抿了一口茶,斜瞥她一眼:“愣着干嘛?等着我给你拿纸写下来?”
  挽翠被他那一眼撇的骨头都酥了,忙起身出去。
  卫风坐在椅子上,微微靠着椅背,一个人慢慢走进来了,那人面色白净,密长的睫毛垂着,眼神虚虚实实地瞧不真切,微微扬起下颚,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腰带一勒,更显得腰细腿长,芝兰玉树一般的人儿。卫风眯着眼睛回味着他央着自己亲他的样子,站起身来:“难为林大人惦记,这么晚了还来瞧本官。”
  林甘棠拱手道:“早些时候听着卫大人身上不舒服实在是担心得紧,衬着这会子下了朝赶紧来瞧瞧,可还好些了?”
  若是之前,卫风听这话怎么听都是嘲笑的意味,这会儿细想恐怕林甘棠说起话来就是这么个习惯,可能他自己都没注意过,也就笑道:“睡了一天,好多了。”
  林甘棠点点头,站在一边一时找不出话头,平日里无论自己说了什么卫风总是夹枪带棍地撵着他,这次他估摸着自己过来说不得又是一番冷言冷语的嘲讽,本不想来的,奈何挨到下朝又实在忍不住,巴巴地过来,心里没谱,连趁手的药品礼物都没拿,谁知道卫风突然就转性儿了,这么温温和和地跟自己说话,自己倒是一时没了主意。
作者有话要说:  不出意外的话是日更
  大家对更新时间有要求的话可以提(/▽\=)会尽量满足大家
  谢谢大家戳进来看
  
 
  ☆、第二章
 
  挽翠低着头捧了食盒进来,卫风挥挥手叫她出去了,掀开盖子,里面温着一锅小米白粥,几样小菜,很是清淡。
  卫风抬头问林甘棠:“林大人可曾用过饭了?不嫌弃的话一起?”
  林甘棠张了张嘴,有些犹豫,卫风笑道:“林大人可是嫌弃我这清粥小菜的不合胃口?”
  林甘棠忙摇头,坐下身来:“既然如此,林某却之不恭了。”
  卫风其实不爱吃这些东西,不过此时看着林甘棠坐在对面垂着眼睛安静地喝粥倒觉得非常有意思。
  卫风放下筷子,缓声道:“都说林大人为人狠辣狂傲,我瞧着倒是还好。”
  林甘棠把嘴里的饭咽下去,皱眉看着他:“卫大人说笑了,您又何必去向别人打听我,我对每个人都不一样。”
  卫风笑道:“林大人不必客气,今儿我给您透个底儿,横竖你我二人同是在朝为官的,既侍一主,可不该帮衬着吗?我表字匪,林大人若是愿意可直接称我匪风。”卫风说着瞥了一眼林甘棠,他有心瞧瞧林甘棠到底什么意思,既然是想把人拉到自己身边,少不得得哄着,像之前那样针尖对麦芒地可不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