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上董事长[重生] 作者:玉缘

字体:[ ]

 
 
 
文案
 
正经的文案
 
温陌阳还没把付亦泽追到手就挂了,重生在一农村娃身上
 
据说这个农村娃和他同名同姓,长相相似
 
据说他有个后妈和一个后奶,有对双胞胎弟弟还特别嫌弃他
 
据说他有个还算不错的亲爹,但是他根本就没见过
 
为了摆脱困境,他捡垃圾,挣学费,终于离开了这个糟糕的家庭
 
然后,他从偏远的穷山恶水,来到繁华的现代都市,一路上艰苦创业
 
在学校,温陌阳因为成绩好,人长得帅,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都是学校公认的学霸和女生心目中的男神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温陌阳从高中起就事业有成,连锁超市开遍全国,是个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他最得意的是,把前世喜欢的那个董事长泡到了手
 
入坑提示
 
老板攻V董事长受
 
1VS1 双洁 主攻 傻白甜
 
攻外表英俊为人冷漠,偶尔耍耍流氓,对受宠溺
 
受外表英俊对人温和,偶尔脾气暴躁,对攻宠溺
 
内容标签:重生 年下 现代架空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陌阳,付亦泽 ┃ 配角: ┃ 其它:主攻
 
 
==================
 
☆、第1章 车祸(修文)
 
  宽阔的道路上,拥挤的车辆穿梭不息,道路两旁的商店琳琅满目,弥漫着现代化商业气息。
  温陌阳握着方向盘开着车穿梭在道路上,目不斜视,却时不时用余光往副座上的人打量几眼,乐此不疲。
  温陌阳穿着西装,打着领带,长得一表人才,英俊潇洒,一头黑发浓密茂盛,而副座上的那人也是长得仪表堂堂,五官硬朗,身姿挺拔,长相与温陌阳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一身西装给他增添了几分严谨,此时他正在闭目养神。
  这个人是温陌阳的上司——付亦泽,亦是付氏集团的董事长,年轻有为,年仅25岁便把付氏集团打理地井井有条,在公司里的威望与其祖父相比也不差分毫。
  “温陌阳,你要是不想开车就让我来。”低沉的嗓音从付亦泽的口中溢出,带着几分慵懒的气息。
  温陌阳再不敢偷瞄他,假意咳了一声,“付董,刚才我说的事情你什么时候给我个答复?当然,我没别的意思,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强求,毕竟你暂时还不喜欢男人,不过我这人你也知道,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即使你不愿意我也会继续死缠烂打的,所以我建议你还是考虑一下我比较好。”
  温陌阳说完看了他一眼,觉得自己的话容易引起误会,又继续道:“而且咱们也是知根知底的,你要是不放心我还可以发誓,只要你接受我的追求,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恩?说完了?好,你说完该我说了吧!针对你刚才那个问题,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答复......”
  还不待付亦泽说完,温陌阳就打断了他的话。
  “不用!付董,我建议你还是多考虑几天,这个事儿不急,我们还有的是时间。”说完温陌阳呵呵笑了几声。
  开玩笑,要是现在不打断他,他说出来的又是拒绝的话,这年头男人追女人难,男人追男人那只有更难没有最难。想他温陌阳自大学毕业之后来到付氏集团给付亦泽当助理那是何等的春风得意,没想到最后却栽在了这位老板的身上。
  那种求而不得的心情他最懂了。
  虽然在最开始的时候温陌阳对付亦泽是抱着欣赏与崇敬的态度,但不知什么时候,他就开始喜欢上他了,而且毫无征兆。
  但也不得不承认付亦泽长相能力都是一等一的好,温陌阳栽在他的身上其实挺正常的。
  不过,男人喜欢上男人没问题,喜欢上就去追呗!可是,老话说得好,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层山,男追男那就是隔条银河系了,而且被追的这个男人还是世界上最难啃的一块骨头。
  别看付亦泽在公司里对员工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但是私下里的性格是有多么冷淡,多么无情,除了温陌阳恐怕只有天知道。
  洁身自好,从来没闹过绯闻固然好,但是付亦泽完全超乎想象。
  活得比和尚还清心寡欲,七情六欲皆断绝,那是完全不沾荤啊!
  天知道温陌阳自从第一次向付亦泽表白到现在已经过去多久了,掐指一算,温陌阳至今为止已经向付亦泽表白了五次,被拒绝了五次,今天是第六次,眼看通过的希望不大,温陌阳又开始苦恼了。
  不过苦恼归苦恼,温陌阳还是认真地开着车,没有丝毫懈怠。
  因为没有再次看向付亦泽,所以他并没有付亦泽眼睛里带着的笑意。
  虽然付亦泽拒绝了温陌阳五次,但也并不是对他没有感觉,他也承认自己对温陌阳有一点点感觉,每次听到温陌阳的表白,他的心情都会非常愉快,不过付亦泽觉得他们都还比较年轻,还没有定性,就算在一起,以后说不定也会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分开,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而且他从认识温陌阳开始到现在仅仅只有一年时间,距离温陌阳第一次对他表白也不过三个月之久,两人彼此之间也不是很了解,他认为还需要再相处一段时间才能对温陌阳对他的感情做一个定论。
  毕竟在父母离异的环境中长大,其实他不是很相信感情。
  不过针对温陌阳的人品,付亦泽认为还是值得一试,希望温陌阳不会令他失望。
  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和温陌阳确定恋爱关系吧!想想还真是期待!
  付亦泽摸着下巴想到。
  两人默默无语,一路开车往市郊的一家农家乐去和一个合作商见面,顺便一起钓钓鱼,吹吹牛。
  从市中心离开,一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少,道路也弯曲了不少,偶尔还有上下坡,高楼大厦越来越远,开在了无人烟的公路上,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这时,后面突然开来一辆车,速度极快,朝两人所乘坐的轿车直直地撞过来,这里是一段下坡路,外面就是陡坡,若是被撞上,很有可能连人带车翻到山坡下面,不死即伤。
  温陌阳神情严肃的猛打方向盘避过后面那辆面包车,猛然加速,和面包车的距离顿时拉远,付亦泽也睁开眼睛,紧蹙眉头,从后视镜里看着那辆面包车,把车牌号码记下。
  付亦泽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保镖,让他们立马派人来,而后冷静地对温陌阳说道:“前方不远处有个加油站,把车开到那里去。”
  面包车里的人在这里肆无忌惮地想要撞他们,无非就是冲着这段路上没有其他车辆,还没有摄像头,等到了有人烟的地方,想来那人就会收敛。
  早知有人想要对他们不利,就应该让公司里的保镖跟着,今天真是失算了。
  两辆车子在路上留下两道残影,所过之处掀起阵阵尘土,面包车紧追不舍,从后面追上来猛撞了一下温陌阳开的车。
  也幸好温陌阳车技还好,车身造成的伤害还在可控范围内,只是留下几道刮痕,车也没有偏离公路,不过温陌阳和付亦泽在车上还是感觉车身一阵剧烈的震动。
  两辆车子在狭窄的道路上拼着车速,温陌阳原以为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面包车的车主车技比他差了不少。
  不想,就在温陌阳打着方向盘准备拐弯的时候,突然又从前面拐角处冲出另一辆面包车,温陌阳
  来不及思考便猛打方向盘,踩着刹车在地上发出一道刺耳的摩擦声。
  这时,后面那辆面包车也开了上来,嘭的一声,把温陌阳的车撞得偏离了轨道。
  车子像失落的风筝一样从高高的陡坡上滚落下去,翻了好几个跟斗,车里的付亦泽和温陌阳见势不妙的时候早就来不及了,在车掉下悬崖的一瞬间,温陌阳冷静地甩开方向盘往付亦泽扑了过来。
  两辆面包车停在路上,从车里出来两个全副武装,全身上下蒙的密不透风的高大魁梧的汉子,看看悬崖下面四分五裂的小轿车,冷漠地对视一眼。
  其中一个人指着下面说道:“死了没有?我们要下去看看吗?”
  另一个人轻轻摇头道:“车都这样了,肯人定死了,后面有车来了,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两人说完便开着面包车逃之夭夭。
  在四分五裂的车里,温陌阳和付亦泽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紧紧搂在一起,一身鲜血。
  在车身翻转的一刻,温陌阳以一个守护者的姿态把付亦泽紧紧护在了怀里,此时,他的全身上下好像关节都错位一样,鲜血淋漓,身上的衣服也支离破碎。
  付亦泽刚从眩晕中清醒,往温陌阳背上摸去便是一手黏糊,鼻尖萦绕着浓浓的血腥味和焦臭味,而温陌阳的手还紧紧抱在付亦泽的身上。
  睁开眼,入目的一瞬间,看到的就是温陌阳血肉模糊的一张脸,他反过来伸手把温陌阳抱住,却不敢乱动,他害怕自己只要动一下,温陌阳的身体就会散架,只希望他的人赶快过来。
  “陌阳?陌阳?”付亦泽忍受着双腿的剧痛,想要摸出手机打120,却发现手机早已不在身上,只能双手紧紧抱着温陌阳,摸着他的脸颊,想要把他唤醒。
  “陌阳你醒醒,你一定要坚持住,马上就有人来救我们了,陌阳!”
  温陌阳满脸都是血,脸上的伤痕尤为显眼,下巴的血珠还在不断滴落,付亦泽颤抖着双手想把他脸上的血揩掉,却是越摸越狼狈。
  温陌阳一动不动,半点反应也无,若不是付亦泽还能感觉到他微弱的心跳,恐怕以为他已经死了。
  其实,温陌阳还是有一点点模糊的意识,听见付亦泽隐约是在叫他,可是他费了半天劲也只不过眼皮子轻轻动了一下,全身没有半点知觉,说话也说不了。
  温陌阳脑子里的唯一想法就是:他恐怕再也见不到阿泽了。
  不过坑爹的是,温陌阳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听见付亦泽在他耳边说他要是敢死,他就去找一个女人结婚。
 
☆、第2章 还阳
 
漆黑的夜晚,医院的走廊上,付亦泽看着重症监护室里包得像木乃伊的温陌阳,瞳孔深邃而黝黑,凝结在身上的血迹早已干涸,可是他丝毫不在意,也不打算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付亦泽自温陌阳被推进手术,自己身上的伤势也只是被护士草草处理一下,他就坐在急救室门外,度日如年地等待着。
    付亦泽双手抱头,明明一切都还好,为什么偏偏就出车祸了呢!
    坐了一会儿,他才阴沉着脸,对身旁的一名保镖道:“给我下去查清楚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马上调几个人在这里守着。”
    “是。”
    保镖走后,走廊上又只剩下付亦泽一个人,孤独地坐在那里。
    就在刚才,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医生告诉付亦泽,虽然温陌阳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由于伤势过重,有很大可能成为植物人,而且双腿因为遭受重压失去了行动能力。
    也就是说,就算温陌阳以后侥幸醒了过来,也会成为一个无法行走的残疾人。
    付亦泽不知道是该庆幸温陌阳还有活下去的可能,还是该为他从今以后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而感到悲伤。
    明明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他也曾憧憬过如果两人在一起是个什么景象,而如今却好像一切都不那么令人满意。
    究竟是仇杀还是情杀?又或者是公司的敌对势力打击报复?
    没关系,他会查,直到查到真相为止,敢惹到他的头上还能平安无事的人,迄今为止还未出生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