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全能coser 作者:白弦(上)

字体:[ ]

 
 
    白溯上辈子是一个孤儿。
 
    白溯上辈子很喜欢一个人。
 
    只是喜欢的那个人恰好和他性别相同。
 
    只是喜欢的那个人恰好和他不在同一个世界。
 
    那个人是cosplay圈的一位名coser。
 
    为了接近心目中的偶像,他自修一切周边。
 
    会彩妆,会后期,会裁衣,会绘画,会摄影,会写剧本,会编词作曲……
 
    但一场意外让他重生到了一个先进的平行世界。
 
    还有一只整天装可爱卖萌的‘最强特效’叫他“猫猫”?
 
    他是纯汉纸好伐……
 
    这生活,真是无比凌乱。
 
    主角接触面有点广,剧情不会太跳脱的。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重生 网配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溯 ┃ 配角:叶久,乔子涵,王钺,皮卡修 ┃ 其它:重生,cosplay,网配圈,文学圈,娱乐圈
 
==================
 
    ☆、重生第一天
 
    “白溯,你已经十七岁了,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两年多来你做了多少乱七八糟的事让父亲给你收拾烂摊子,你还想怎样?”
 
    “嗯……”白溯迷迷糊糊睁开眼眸,他觉得很疼,手腕疼的慌,飞机不是坠毁了吗?为什么他的手腕会疼的慌啊,要疼也该是全身骨头疼吧。
 
    痛的他眼泪都下来了。
 
    就算头晕晕的,手腕疼的慌,白溯心里还是高兴的,至少他还活着不是吗?
 
    “都快成年的男孩子还好意思哭鼻子?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弟弟!”耳畔一直来回回荡着一个陌生的男声。
 
    白溯认识的人十根手指头都数不满,迷迷糊糊中将脑海里所有熟识的声音过滤了一遍,他发现说话的人完全是一个陌生人,白溯蓦然停止流泪,他睁大眼眸看向声音的来源,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站在床边抽着香烟,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神色。
 
    白溯张了张口,却发不出来任何声音,他很想问他是谁,他现在身处什么地方,是他救了他吗,为什么他看起来和他很熟悉的样子。
 
    但因为声带发不出来声音,他只能用刚流过眼泪的眼眸瞬也不瞬地盯着男人。
 
    极黑的眼眸闪烁着点点晶莹,萧晨看着表情如此可爱的白溯,心里不禁叹了一口气,美人就是美人,连病态都这么动人,如果白溯是女人的话他觉得自己一定会为他而倾倒。
 
    “好了,哥哥不说了,下次不准再做那么幼稚的举动,嗯?哥哥还和以前一样疼你”萧晨被白溯湿润的眼眸盯的心都软了,他俯身摸了摸白溯柔软的发顶。
 
    哥哥?白溯愣了,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哥哥??他连亲生爹妈都不知道是谁,这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哥哥啊。
 
    他用眼珠四下转了一圈,百来平方的卧室装修很是奢华,他在电视剧见过的豪门大少爷大小姐的房间也不过如此了,布满斑斓花纹的天花顶上有一盏水晶大吊灯,看着水晶上映出来的容貌白溯彻底呆滞了。
 
    和他自己完全不一样,比他好看太多了,简直和小说里所说的妖孽有的一搏,这是他自己?傻傻地做了一个撅嘴的动作,果然是他自己!!!
 
    他他他被做整容手术了吗?整容手术也不至于让他换了一个身体吧……连手臂都不带一点以前的样子。
 
    白溯动了动手臂,不想触动了疼痛的手腕,神经反射性摸向疼痛的手腕,包扎的很严实,似乎手腕受了重创,他发现自己似乎就只有手腕受了伤。
 
    哪里都没有受伤的痕迹,就是包的像粽子一样的手腕疼的很。
 
    他心里不禁暗自窃喜,这是要多强悍的人品和运气才能在飞机高空坠落后还活着一点伤都没有。
 
    窃喜过后便是无语,觉得现在脑子里一团乱,他没懂为什么自己变了一张脸,也没懂飞机坠毁后为什么他只有手腕受了伤,更没懂他一个孤儿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哥哥。
 
    纠结的慌……然后想到了各种奇葩的可能。
 
    “怎么了?”萧晨用左手在白溯面前晃了晃,看到自己弟弟神色不太对,萧晨有些忧虑,不会是受刺激过度傻了吧。
 
    白溯努力内敛所有情绪,强迫自己暂时接受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环境成为一个陌生人的事实,面对这个陌生的自称为‘哥哥’的男人,白溯觉得很麻烦,他从来没有过亲人,完全不知道面对现在的情况他该怎么做。
 
    为什么防止自己被送到医院去全面体检,白溯开始很纠结地伪装起这个陌生的人。
 
    “哥哥?”白溯用带着疑惑地声音轻声问,他压根不认识这个男的。连声音都和他自己不一样,没有女生的尖锐细腻,也没有男人的低沉喑哑,这个声音是一种非常干净的声线,口干舌燥之下也犹如天籁,加上白溯各种专业仿声,说话时自然就寻找到开口最舒服的音域,连他自己都觉得惊艳了。
 
    听到白溯的声音,萧晨蓦然一愣,白溯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过话,他从来不知道这个一起生活了两年的弟弟会有这么好听的声音,平时他对他觉得烦死了。
 
    “哥哥?”白溯又叫了一声。
 
    萧晨这才回过神,轻声答应“嗯,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白溯摇了摇头“哥哥,我渴”
 
    萧晨在房间里看了一下,拿起床头的白色水杯往门口走“你先休息,哥哥去帮你倒水”
 
    白溯‘嗯’了一声。
 
    待萧晨关上房门之后,白溯立马掀开被子从床上跳到地上,脚心落地的那一刻白溯感觉到了一阵头晕目眩,但他还是强忍了下来,摇摇晃晃地走到书桌旁边立马开翻。
 
    他对这个陌生环境一无所知,必须先找到关于这个身体主人的信息,不然迟早会被发现问题,他还不知道这个身体的原主人是怎样的一个人,并且他是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贸然说失忆的话没人会信。
 
    白溯在书桌上看到了一个相框,相框里只有半张照片,是他这个身体的样子,他将相片从相框里取出,翻到背面,一般这样的照片都会在背后留下什么只字片语。
 
    但遗憾的是什么都没发现,白溯继续翻抽屉,终于他在白色书桌最底下的隔板里翻到了一本日记,从隔板里取出日记本,白溯都不由有些惊叹原主人的才能,他怎么会想到在抽屉里加一层隔板,如果不是隔板没放好,他自己绝壁不可能发现这本日记。
 
    白溯哗啦啦地翻起了日记。
 
    日记里的内容断断续续,都是一些很颓废的内容,他迅速地翻看着对自己有用的内容。
 
    日记的主人叫白溯,和他名字一样啊……
 
    日记在他写下想毁了自己哥哥的那一页断掉了,白溯看着桌上的时钟,神一样的日历啊,居然跑快的一纪,这篇日记还是在前一天写的,难道和他哥哥有什么关系?
 
    从日记的内容里,白溯了解到白溯没有父亲,母亲另嫁,然后也去世了,现在的父亲叫萧霍。
 
    这个白溯还是一个gay啊……
 
    白溯正消化着新身份,还没来得及翻看更多的信息,忽然听到了脚步声,连忙跳到床上将日记本藏到枕头底下,继续躺床上装死,刚刚活动了一番他的身体有些脱力。
 
    刚刚拉好被子萧晨就开门端着水杯进来了,他坐到床沿将白溯从床上扶起来“喝点水”
 
    白溯动了动唇,知道原白溯是一个gay,还喜欢这个萧晨之后,他总觉得怪怪的,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以前是什么倾向,但喜欢那个coser之后,他觉得自己应该也是同性倾向,男人身上特有的荷尔蒙让白溯有些头脑发晕,就着萧晨端杯子的手喝了一口水。
 
    “哥哥,我累,想休息一会儿”他找了一个借口想将萧晨支开,这样他才能有时间得到更多的信息。
 
    “嗯,你睡吧,哥哥陪你一会儿就离开”萧晨坐在床沿像哄宝宝一样轻轻地拍着天丝绒被褥,白溯很配合地眼皮微微煽动,一副要入眠的样子。
 
    萧晨在床边坐到直到白溯呼吸变得轻缓后才起身离开。
 
    萧晨离开房间后,白溯立刻睁开了眼。
 
    他躺在床上从枕头底下掏出日记本,白溯是一个喜欢写日记的好青年,他的日记本很厚,只有区区几页纸是空着的。
 
    白溯翻到日记的第一页,白溯的日记是从父亲死之后开始记录的,日记里并没有详写父亲的死因,而后就是对身周的各种不满以及对母亲另嫁的怨怼,每一篇每一字无不是怨天尤人,自我嘲讽。
 
    白溯这个人的具体身世白溯是无从了解了,以后如果有机会他会从身边的人旁敲侧击去了解,他对这个世界充满敌意,他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可以说已经达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在日记里的白溯的母亲也让白溯很没有安全感。
 
    他像叙事一样记录了身周所有人对他做的任何事,他从来没有写过自己的心情是怎么样,只是记事的时候措词很尖锐,锐利的像一把刀子,将日记里的所有人都捅了一个透心凉。
 
    综合的来说白溯就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看不到任何人对他的好,他的世界一直处在世界末日的状态,他将自己亲手按入泥沼,拒绝了周围所有人伸来的援助,只凭自己一个人在泥沼里挣扎,然而,他越挣扎陷的就越深,最后,就再也没有爬出来。
 
    日记看到三分之一,白溯已经能充分理解萧晨最开始的惊讶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了。
 
    如果是白溯本人绝对不会对萧晨有一丁点儿脸色,因为白溯的世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