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守墓人逆袭+番外 作者:南瓜老妖(上)

字体:[ ]

书名:重生之守墓人逆袭
作者:南瓜老妖
文案
这是一个男神和他重生的忠仆的故事。
一开始是这样,
男神:原来你这么爱我,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让你爱好了
再来变成这样,
男神:特么你根本就不是爱我,只是崇敬而已,摔!
妈蛋我都已经爱上你了,你怎么可以不爱我!
后来就是这样,
男神(危险眯眼):你爱我吗?
忠仆(无奈叹气):爱……
男神(QAQ):为什么这么不肯定?!
忠仆(=_=):爱!!
重生前,带着男神的尸体被敌人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重生后,被男神揣兜里反把敌人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重生修真文,CP忠仆受*男神攻。不是盗墓、灵异、也不是西幻文QAQ
 
内容标签:重生 仙侠修真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葵卯,祁弑非 ┃ 配角:正派、反派一干人等 ┃ 其它:重生
 
晋江银牌编辑评价:
忠心耿耿的掠影卫葵卯为了守护男神祁弑非的陵墓战死了。一睁眼,他重生到了祁弑非还没有死亡的时候。葵卯开始千方百计地接近男神,就为了阻止对方的死亡。祁弑非身为南境魔尊,地位崇高,高冷自傲。原本只是因为逗趣解闷而放在身边的青年却慢慢的走进了他的心中。然而葵卯的忠诚和炙热却让祁弑非误认为这是一种爱情,当男神被他逐渐感动,慢慢爱上他之后,男神心塞的发现葵卯对他只是崇拜,并不是爱!不甘心的男神发誓,他一定要把小掠影掰弯。本文文笔流畅、情节跌宕起伏,剧情让人意想不到……忠犬的忠仆与总是被他噎的不断心塞郁闷的男神,逗趣日常逐一上演。
==================
 
  ☆、第 1 章
 
  七月天,炽烈的太阳挂在高空当中。位于东渡洲南部的天涧山脉灵气充沛,峰高谷深,上了百年份的灵草灵花俯首便是,更是漫山遍野的灵兽,是整个东渡洲魔道修士个个都向往福地洞天。
  只不过这里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这一片连绵不绝灵脉全都属于魔道三大宗门之一——狱天宗。
  主峰附近,那些穿着广袖长袍、缎衫锦衣的魔修一个个浑身的清爽潇洒来往穿梭,闷热的气流被法术隔绝在外。只有位于最底层勤苦劳作的粗使才能感受得到骄阳似火的滋味。
  在狱天宗不光光是有着修士们,也有着专门为他们服务的底层奴仆。
  虽然一样生活在这片福地洞天,只不过这些粗使可没有那个福分,可以居住在刻着恒温法阵的亭台楼阁当中。
  他们被单独安置在位于天涧峰边缘的一片靠山的崖壁之下。
  一个青年此时正赤裸着上身站在露天的场地上,挥汗如雨的劈着柴。
  他一头乌黑的发挽成一个松松的发髻,额角垂落两缕滑落下来的发丝,因着汗水都贴在脸上,清俊的脸上没有表情,两只乌黑的眼睛盯着台桩上的木柴。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圆圆的木段干脆利落的四分五裂。
  青年身边劈好的木柴已经逐渐有一尺来高,也不知道他到底干了多久。
  他看似专注的盯着木段,实际心思不知道神游去了那里。
  “赵三满!”恍惚当中有人高喊一声,青年眉头轻轻一跳,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透漏出一丝丝木讷,恰到好处的遮掩了他清冷的气韵。
  他转过身,三个人正走过来。
  “哟!劈了这么多柴了!”当中一个脸盘宽的男人诧异,随后又露出了一个轻佻的笑:“既然你今儿个这么有劲,不如就帮我们三个也劈了吧。领事的刚才叫我们有事要做。”
  男人抬手随便指了一下青年斜对面堆放的一大堆木段。
  这些木段可不是普通的木头,而是一种蕴含充沛灵气的灵木。这些木柴砍来也不是烧水做饭,而是要送去给炼丹的修士烧丹炉的。使用这种灵植木柴烧丹炉可以节省灵力,让修士把更多的灵力用在孕丹和收丹上。
  因为是灵木,劈起来就格外的费力,往往一个人一天能劈上一担柴就累的不行了。
  这三人哪里是领事叫他们,根本就是想要偷奸耍滑去纳凉。只不过平时这三人贿赂领事,只要柴够了,领事对他们偷懒的行为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青年哪能不知道这三人是什么德行,不过是因为他平日里木讷老实,所以欺负人而已。
  青年的手在斧子上攥了一下,蹙起眉头露出一个敢怒不敢言的表情。
  “哈哈哈,反正你除了劈柴别的什么也干不了,你就留在这里好好的劈柴吧!”另外一个眼角上吊的粗使大笑着,然后他拍了拍另外一人的肩膀:“这鬼天气太热了,走走走,咱们三个先上溪边去洗个澡!”
  这木柴本就不好劈,此时青年也不过是刚把自己的劈好,如今加上三人的分量,一天就什么也不用做了。
  要是有气性的自然是不干的,可是青年的人设是老实木讷,他唯有不甘心的盯着三人。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说道:“真是领事找你们有事吗?有什么事?说来我听听。”
  两个大热天身穿薄丝长袍的青年正好要穿过这片山壁去溪边,恰好听见了这三人说话。
  说话的人站在那里,身上的衣服无风飘动,一看就知道施展了法术来防暑。
  这些身在最底层的粗使跟那些迈入修真境界的人是云泥之别,领事自然不会为了那些蝇头小利去含糊这些修士。如果真被这俩人过问,这三人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宽脸的男人惊骇不已,立刻就跪地磕头:“曹修士饶命!小的们不过是天热想要躲懒,求修士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领事。”他内心叫苦不迭,怎么就偏偏遇见这个爱管闲事的。
  曹修士轻挑唇角:“你既然知道热,旁人就不知道热?”
  眼角上吊的那人也求饶道:“修士发发慈悲,我们不敢了!”
  另外一个修士不耐烦的用手一拍他:“不要耽搁了凌霄红蕊的开花时辰。”
  曹修士无奈的冲他一摇头,然后对着三个战战兢兢的说:“干好你们分内的事,我自然不会对领事多嘴。”然后视线看向一直赤着上身的青年。
  青年生就一副好相貌,只不过人看着有点呆呆木木,不像是一个脑子灵活的。他肩宽窄腰,身上因为劳作而肌理分明,胸膛厚实,腹肌明晰,比起浑身充斥灵气的修士们肌肉要更显的遒劲。
  青年见解围的曹修士看他,赶忙感激的露出一个带着羞涩的笑:“多谢曹修士。”
  曹修士只是冲他一颔首,然后便和另外一个修士走了。
  远远的明明不该听见的声音传进青年的耳朵里。
  “我说你也太好心了,管他们做什么?”
  “你我不过是初入宗门,结个善缘也好。”
  那人嗤笑一声:“你说笑吧,跟这些奴仆结善缘有个屁用。”
  “好吧,我不过是看他们有些可怜。不过就是一步之遥,却只是做苦役的命。”
  “这是天赋所限,没那个运道就得认命!”
  俩人走远了,青年的目光随着曹修士的话语闪动了一下。
  粗使都是投奔狱天宗不成被刷下来却又不想走的人,这些人天赋所限,往往被卡在炼体,一辈子都到不了蜕凡境。
  聚气、炼体、蜕凡、守一、归元、凝魂、化神、大乘、登羽。只有进入了蜕凡境才算是真正的修士,有了追求长生不死的资本。
  而蜕凡也不过是慢慢修真路上的一个开始而已。
  “晦气!”
  “倒霉!”
  宽脸的和吊眼的等那俩修士彻底的走远了才敢爬起身,一边嘴里边咒骂着,一边把青年搡到一边,操起斧子泄愤的劈起柴来。
  青年看似被推了一把,实际主动后退了一步。他把斧头靠在一边,把自己劈好的柴扎好,担去专管柴薪的院落,算是完成了今天的任务。
  拿了当天的酬薪,青年去饭堂饱餐一顿后回到了分给自己的房间里。
  这件房间虽然家具简陋不过面积却很大,除了起居的地方之外还有一个房间专门用来修炼。这些人被刷下来宁愿卖苦力也不走自然是有所图谋,为的就是这里充沛的灵气和那虚无缥缈的机缘。
  青年闭着眼睛开始修炼,环绕在他身边的灵气被吸纳,浑身的燥热逐渐消退。
  这一打坐就是几个时辰,青年睁开眼,时间已经到了晚上。
  青年站起身,轻巧的在屋内走动,脱下了粗糙的棉布制造的短打,穿上一身包裹严实的紧身玄衣。
  关上门,青年扫了一圈周围散落的木屋。那些人有的在刻苦修炼,试图改变自己的命运,而更有人呼呼大睡,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认命样子。
  青年薄唇轻抿,猛然想起白天那句“没那个运道就得认命”,然后目光一厉。
  他就偏不认命!决不让那一切再发生。
  青年化作一道虚无的黑影,鬼魅一般的掠过一座座山峰,丝毫没有触发一丁点的禁制,就那么轻易的进入了守一境修士专属的旁峰。
  每个修士门上都有禁制,一旦被触动就会惊动里边的修士。
  青年偏生能够无声无息的破坏门上的法禁,一个法术无声的向着闭眼修炼打去。
  “什么人偷袭!”那人的直觉救了他的命,最后关头撑起一个防御法术,青年面无表情的脸在法术反射的光芒下显得冰冷而无情。
  “赵三满?!”曹修士惊愕的出声,随后他脸色一变:“你为什么要偷袭我?好一个恩将仇报!”他忌惮的迅速站起身向着身后退去。
  青年没有说话,而是单手握着一柄锋利的短剑。蕴含着凌厉的灵气割裂曹修士一道道防御法术,狠狠的从他的颈边擦过。
  “你!你到底是谁?这么高的修为怎么会去做粗使苦役?!”曹修士是守一境的修士,然而这个赵三满竟然是比他还要高上的境界。
  曹修士艰难的从空隙当中冲出青年的攻势,他想要撞破木墙逃出去或者引起其他修士的注意,然而木墙却绵软的卸去他的力量,把他弹了回去。
  猝不及防之下,青年从身后压迫过来,强大的灵力压迫的曹修士无法动弹,青年眼神冷酷,手中的短剑发出嗡鸣,一道道青色微光闪过重重的刺入曹修士的身体,让他的四肢麻木。
  曹修士瘫软在地上,青年蹲在他的头边,嘴唇轻启:“你以为用一个化名能在魔宗潜伏多久?”
  曹修士脸色悚然一变,惊骇不已的看着青年。
  “道修的奸细,太不把我狱天宗放在眼里了。”青年冷冷的说完,手中短剑悬在曹修士丹田。
  曹修士惨然说:“求你让我死个明白,你到底是什么人?”
  “狱天宗掠影卫,葵卯。”
  话音落下,短剑鸣叫一声,剑光炸裂曹修士的丹田。
 
 
  ☆、第 2 章
 
  了结了曹修士,葵卯站起身。他收回释放在木墙上的法术,无声的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这次清理钉子,葵卯为了不引起注意刻意只是用近身战斗,而不是用境界压制法术碾压,不然那根本不知道是不是姓曹的修士也不可能挣扎这么久的时间。
  青年离开这座旁峰,无声无息的来到一座不起眼的小峰,打出法决后,从浮起的入口进入。
  这个不起眼的小峰就是狱天宗掠影卫的大本营。
  浮光掠影,乃是狱天宗两大暗杀组织,只不过浮光对外,掠影对内。
  浮光专杀在外对狱天宗不敬的仇敌,而掠影则专门处理内部的奸细钉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