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默默守护的男二你桑不起 作者:炸裂的红石榴(下)

字体:[ ]

 
  
  第51章 蹭床
  
  姑姑?莫非指阿玖的母亲?邵启翰皱眉思索。
  如果是的话,那这条讯息,明显就是罗家那几个和阿玖平辈的发来的了,也只有他们会称阿玖的母亲为“姑姑”了。
  而看这条讯息的语气,似乎更接近女人的口吻。
  而罗家的女人,不就是那个罗开惠?
  她和阿玖说了些什么,还“我的态度也不是很好,希望你能谅解”?又让阿玖如此反常?联系到不久前阿玖说的让人感到糊里糊涂的醉话,邵启翰心中一跳。
  邵启翰明白事情又牵扯到慕容玖的母亲身上去了,也是,大概也只有和这个女人有关的事情,才会让他的反应这么剧烈。
  这般想着,邵启翰一怔,又不禁苦笑一下。
  就算阿玖再怎么重视这个女人又怎么样?那是他的母亲,又不是其他什么人,自己还真是糊涂了,吃起一个已逝之人的飞醋起来。
  邵启翰确实心里发酸,无端端的胡乱吃,他自私又霸道,恨不得慕容玖满心装的全是他自己,没有一点闲暇去想别人,即使这个人是慕容玖的母亲,邵启翰也不愿意。
  可八字还没一撇,想再多也没有用。
  邵启翰自嘲一番,让后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至脑后,他又重新找到陈医生的电话拨通,三言两语解释了慕容玖现在的情况。
  虽然现在已经是深夜了,陈医生也早早的睡下了,但雇主的电话却不得不接,他一开始还奇怪为何电话那头是一个陌生的男声,不过很快就明白了原委。
  陈医生委婉的批评了一下邵启翰毫无生活常识的看护病人的做法,然后把自己知道的一股脑全告诉了邵启翰,邵启翰不得不再次快步走进书房,一边用肩膀夹着手机,一边趴在书桌在便签条上奋笔疾书。
  这样大概过了将近二十分钟,陈医生才在一句“好的,明天一早我就上门为慕容先生检查一□体。”里挂掉电话,而邵启翰也记了满满四五张的便签条。
  他盯着自己潦草的字体,又过了近十分钟才把这些小知识背的滚瓜烂熟。
  以后阿玖再喝多了,我就知道怎么照顾他了!邵启翰俯身一边写着便条,一边想。
  不过想来自制的慕容玖会在像今天这样喝到烂醉吗?恐怕不会。
  但邵启翰不是喜欢考虑太多了人,总之他把那张简洁明了的便签条压在一楼客厅的茶几上,然后又踩着沉重的步伐上到二楼。
  今晚这一番折腾下来,邵启翰已经累极了,他耷拉着脑袋,看了看手里捏着的手机,决定作为最后这一件事就去休息。
  于是邵启翰又偷偷潜入慕容玖的卧室,当他轻轻的把手机搁回原处后又忍不住看了看大床上正如同一只春茧一样把自己裹成一团的慕容玖。
  虽然卧室里只有从落地窗帘缝后悄悄溜出的一点儿光线,但邵启翰的视觉早已经适应的黑暗,不说看的清清楚楚,也能看的差不多。
  邵启翰绕到慕容玖的脸对着的方向,“猥亵”的打量起自己的密友来。
  慕容玖依旧熟睡着,大半张脸都缩到了暖和舒适的被子里,他闭着双眼,看着就像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纯洁天真的孩子似的。
  邵启翰忽然觉得自己的双腿像灌了铅一般的沉重,此时卧室的大门对他来说是那么的遥远,想必仅凭着这两条灌了铅的腿是走不了那么遥远的路程的。
  屈屈十多米的距离已在邵启翰的眼中化成了屹立在天边的珠穆拉玛峰。
  不仅如此,他突然感到自己突然脱离了恒温动物这个范畴之内,体温骤降,寒冷刺骨,身上薄薄的一层睡袍已经不能成为他□在空气中的理由了。
  邵启翰盯着堆在床上的柔软舒适的被子和那个非常可爱的隆起的鼓包,就好像一个数天没有吃饭的乞丐盯着面前的一块肥的流油的,香喷喷热腾腾的肉。
  邵启翰这个人,有数不清的缺点,也有数不清的优点,而在这些优点中最被他人赞赏称道的就是行动力极强,邵启翰的常用语里没有“心动不如行动。”这句话,只有着“心动,行动。”
  于是他长腿一跨,就跨到了床边,屁/股一压,就坐到了床上,腰身一拧,就翻身滚上了床。
  这张床,对邵启翰来说,熟悉的就像是放在自己家的卧室里的那张床一样,这是自然,因为慕容玖的床,和邵启翰的床,是一对“情侣床”。
  全世界独二无三的定制床,不是“情侣床”是什么?
  说起来,这一对床的诞生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故事。
  有一段时间,二世祖邵启翰迷上了收藏家具,他曾经翘课整整一个月,在欧美各国飞来飞去,从法国到意大利,从西班牙到佛罗伦萨,凡是在家具行业里大名鼎鼎的定制店,他都要去瞧一瞧看一看,顺便再空运回一批又一批的家具,而这一对床,就是邵启翰在那个时候定制的。
  当时他立志定做一张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床,在盯着白发苍苍的老师傅画图纸并时不时的插上两句自己的建议的时候,慕容玖打了跨洋电话来。
  慕容玖在通话里表达了一个中心思想:你快回来。
  邵启翰也在通话里表达了一个中心思想:现在脱不了身。
  但邵启翰知道,自己的好友不是一个没事找事的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才会让他打电话催自己回去,于是邵启翰又补充了一句:马上回来,我给我们定了两张漂亮的床。
  于是独一无二变成了独二无三。
  邵启翰带着床回到慕容玖身边之后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着急的想要自己回国了。
  因为慕容奕死了,慕容玖在心理崩溃的悬崖边缘来回徘徊。
  邵启翰还记得慕容玖为自己接机时的那副可怜兮兮的小模样,那种愉快,快意与无措,恐惧混杂在一起的眼神,他先是不解,然后了然,再接着就看到了一个彻底崩溃的,终于从铁壁铜墙后露出真身的慕容玖。
  当是的慕容玖是那么的脆弱,脆弱的只有死死的抓住邵启翰,就好像抓着一个什么救命稻草一样。
  而最让邵启翰感到微妙的是,慕容玖只愿意在他的面前露出真正崩溃的一面。
  邵启翰躺在温软的床上注视着黑暗的天花板,随后侧过头,看了看慕容玖毛茸茸的后脑勺,无声的微笑。
  原来他和慕容玖之间的羁绊已经这么深了。
  邵启翰长手一伸,就环住了慕容玖的胸膛和腰腹,让后一用劲,就把背对着他的慕容玖拖到了自己的怀里。
  邵启翰满意的闭上眼,脑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句话,这句话文艺到矫情,但却是此时邵启翰的内心写照。
  抱着你,我就拥有了全世界。
  邵启翰先是为这句话感慨了一番,又是为文艺到矫情的自己打了个寒蝉,然后放空自己的大脑,只留着五感触探着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是黑色的,带一点非常好闻的淡淡香味的,一点儿都不冷,邵启翰只觉得自己的心是最暖的,他低头一看,发现最暖的不是自己的心,而是被自己抱在怀里的慕容玖。
  邵启翰唇边带笑,很快也沉沉睡去。
  当阳光强烈到连遮光布都遮挡不住的时候,慕容玖醒来了。
  其实慕容玖不是被白日的自然光照醒的,而是被自己僵硬的身躯给痛醒的。
  慕容玖想要活动活动自己无现接近于落枕状态的脖子,却突然发现眼前一快无限大的肉色的不明物质,慕容玖吓了一跳,连忙把自己的脑袋往后移,这才发现这块不明物质是邵启翰的脸。
  我怎么在翰的床上?
  慕容玖心中升起了疑问,同一时间他又有了新的发现,和自己贴的极近的不仅仅是邵启翰的脸,还有邵启翰身体。
  慕容玖又连忙撅了撅屁/股,好把自己的身体也往后移。
  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是窝在邵启翰的怀里睡了一晚上的,因为刚刚自己的脑袋往后移动的时候似乎是碾过了一条同枕头平行的手臂。
  难怪我这么难受,原来是睡姿不对。
  慕容玖恍然大悟。
  恍然大悟之后慕容玖又发觉这间卧室和自己的卧室布置的一模一样,连落地窗旁的单人沙发上随意放着的外衣都和自己的某件衣服长的丝毫不差,所以慕容玖理由充足的划掉原本的疑问,又产生了一个新的问题。
  翰怎么在我的床上?
  慕容玖一边思考着这个深刻的问题,一边就要爬起来,他注意到自己穿着的睡袍经过整整一晚的蹂/躏,现在是卷的一团糟,袖子还好好的包着手臂,但宽松的衣领却是滑到了一边,以至于自己的整个右肩都露了出来。
  慕容玖当然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醒来睡袍都不能整齐的穿在身上,因为这对一个独居的男人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问题,但此刻邵启翰这个活生生的人就横在自己的旁边,不知为何,慕容玖心中居然升起一种微妙的羞耻感。
  慕容玖一边疑惑着这羞耻感是从何而来,一边试图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然后收拾好自己——至少穿多点。
  可这点小愿望都实现不了,一只强壮的手臂从慕容玖看不到的地方伸了出来,当慕容玖发觉时这只强壮的手臂已经一把环住他的腰,然后把他又重新拉倒扑在床上。
  “阿玖,你吵醒我了。”邵启翰用另一只手臂撑起半个身子,歪着头懒洋洋的冲慕容玖说。
  
  作者有话要说:没错,这就是开文第一章的床!
  
  之前有妹子吐槽小攻小受睡的还是情侣床,石小榴我在这里叉腰义正词严的告诉你们——
  没错!这就是情侣床!还是一个有故事的情侣床!你们不要小瞧了它!
  因为它是……JQ的温床!哈哈哈哈哈哈!
  
  第52章 警觉的猎物
  
  邵启翰此时用手支着脑袋,半卧着斜斜的歪在床上,刚刚扯着慕容玖的手臂也收了回来,大概由于动作太大,一半的被子都被他掀了起来,没了被子的遮掩,再加上乱七八糟的睡袍也盖不住什么,于是邵启翰大半个身子都露了出来。
  慕容玖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就往邵启翰的身上滑去。
  邵启翰眯起了眼睛,似乎很享受这种来自他打量的目光,他甚至还说出了那句古老而禁/忌的话:“怎么?阿玖还满意你看到的吗?”
  “不满意。”慕容玖没好气再一次爬起来,他背对着邵启翰理了理自己的睡袍衣领,一边说:“不是长在我身上的肌肉我满意什么?”
  邵启翰愉快的笑出声,他低沉磁性的声音如同狡猾的毒蛇一般钻进慕容玖的耳朵里,让慕容玖蓦地的觉得血液上涌心跳加快。
  慕容玖深吸一口气,抬起大腿从床上滑落,他站起身,转身欲同邵启翰说些什么,可就在这转身的一瞬,他忽然眼前一黑,腿一软就跪扒在床沿。
  仍躺在床上的邵启翰见此连忙翻身过来,他伸手顺着慕容玖的脊柱一边轻抚,一边问:“怎么了?是不是想吐?”
  慕容玖扒在床头缓了好一阵子才抬起脸来,邵启翰见他唇色苍白双目涣散,忍不住责备道:“酒量不行还喝那么多,现在不舒服了吧?”
  慕容玖撑着床沿站起来,然后又一屁股坐到床上,低着头喘着气说:“我昨天喝了很多?”
  “……”邵启翰沉默的片刻后回答:“你喝醉了。”他把床上堆成一团的被子拎起来,然后像裹着糖球似的用被子把坐在床边的慕容玖裹起来。
  慕容玖拢着被子,转头看邵启翰。
  邵启翰似乎没睡上个好觉,一双桃花眼肿的厉害,下巴上也冒出了一圈胡渣。
  “……我还没喝醉过吧?”慕容玖迟疑的问。
  已脱下睡袍的邵启翰正盘坐在大床中央一件件穿着自己的衣服,听到慕容玖的问话后他嗤笑一声道:“阿玖,我昨晚可是大开眼界了。”
  慕容玖不由自主的又拢了拢被子,脖子也往被子里缩了缩,他越发迟疑的问:“那我……没说什么胡话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