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沈王爷 作者:七月青果(上)

字体:[ ]

 
  青木泰和三十九年,安顺王勾结左相逼宫,泰和帝中奇毒驾崩,整个青木国上下人心惶惶,沈和熙一夜之间从不祥之人变成了沈王爷,有了王爷的身份,有了封地,有了手下沈和熙感叹这才是人生啊。
  十二年后,年少的敦良王沈和熙雄霸西北,要兵有兵,要钱有钱,可以说是所有皇帝眼中,那个最应该撤掉的藩王,可元熹帝人家不这么认为,他从小养大的孩子敢造反给他一百个胆都不敢。
  元熹二年,新帝一张圣旨把敦良王宣进了皇宫,从此敦良王就没出来过,大臣们感叹元熹帝果然厉害,敦良王这个刺头,就这么轻而易举被他囚禁了,嗯,终于天下天平了。
  不过事实到底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民间最近有传言说这沈王爷是乾旭帝的亲儿子,当年乾旭帝让位于元熹帝就是为了保这个儿子。
  李柏寒听了传言美目微眯冷哼道“我也感觉和熙更像父皇的儿子。”
  沈和熙一听李柏寒那满满的醋意狗腿道“在我心里寒哥永远在第一位谁也替代不了。”
  排雷:双洁文,年上,霸气侧漏皇帝攻VS米虫财迷傲娇王爷受,1V1,HE,金手指,狗血不计其数请慎入。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和熙,李柏寒 ┃ 配角:沈家一群,李家一群,打酱油很多 ┃ 其它:穿越,商战,帝王攻,王爷受
 
    晋江银牌推荐:穿越党沈和熙投胎官宦人家,嫡母黑心总想弄死他,他以为这是部宅斗剧,刚撸起袖子准备斗,谁知一道圣旨竟将他变身沈王爷,带着自己垂涎已久的四皇子李柏寒去了封地。一心相当皇帝的四皇子在他封地十年,为了皇位他不得不离开。沈和熙大怒,拍马追了去,两人一起经历无数风雨,能否各自完成心愿?本文故事背景完全架空,是全新古代世界,作者行文流畅,故事跌宕起伏,可读性强。古灵精怪的沈王爷对俊美霸道四皇子一见钟情,四皇子陪着沈王爷一起长大,沈王爷等待多年,终抱得美人归。人物刻画生动饱满,感情描写细腻,配角的刻画同样戳中读者萌点,读来真实感人。
  ==================
  
  ☆、 第1章 拜年 1
  
  永安城是青木国的都城,也是青木国最大最繁华的城,因他位于南北方交界的位置,冬天虽冷但下暴雪的时候并不多。但今年却出奇的怪,入冬开始,这雪断断续续洋洋洒洒的就没怎么停过,到了除夕夜,更是下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雪。
  天边慢慢露出一抹鱼肚白,下了一整夜的鹅毛大雪,终于渐渐停了,整个永安城,都笼罩在一片银白当中。
  青木国有个习俗,大年初一早晨,小辈们要在天没亮的时候,给长辈们拜年请安。这下了一夜的暴雪,倒是给各家准备出门的小辈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雪刚停,各大主街道上,出来不少奴仆手拿着工具,开始清理积雪,整个永安城内,顿时忙碌起来,不过这当中可不包括翡翠街和长安街。
  长安街是永安城,最长的一条主干道,它靠近皇城的正南门,这街上住着全是达官贵人,随便拿出一户,都是四品以上的大员。而离着不远的翡翠街,虽只有两户人家,但那名声也不比长安街弱,这两户人家一个是镇国大将军,沈德寿的将军府,另外一个是太子,李善辰的太子府。
  这两人一个是当今皇后的哥哥,一个是当今皇后的儿子,各个都是尊贵无比的人物,而他们的府邸,更是气派足足占了一条街。
  为了不耽误各位主子之间拜年,翡翠街和长安街在雪还没停的时候,就在地上撒了薄薄的一层细盐,稍微有点积雪立马有人清扫干净。街道两旁,站了一夜没睡的奴仆也不知道有多少,为的就是让各家主子,早晨出来拜年的时候,落脚的地方一点雪都没有。
  别的街道上还在忙着扫雪,将军府这边倒是没有太过忙碌,门外的大红灯笼和石狮子上,一丝积雪也没沾到,气派的红色中门已经打开,几个奴仆正在门前铺漂亮的红毡毯,这毡毯很长,过了仪门一直铺到福寿堂正门前,所有来拜年的客人,从进将军府开始这双脚都不会沾一滴水。
  福寿堂正门前有不少奴仆,丫鬟小厮进进出出,昨夜沈家男丁在福寿堂守岁,里面摆设并不适合会客,丫鬟们必须在第一位客人,来之前把里面摆设全换一遍。
  几个黑衣奴仆,拿着灯油小心的给府内,燃了一晚的灯笼添油,原本有些暗淡的红灯笼,又散发出明亮的光芒。
  将军府内不管是是前院,还是后院都挂满了红灯笼,样式都是全永安城最时兴的,这一盏盏红灯,倒是给将军府平添了一丝年味,可就在这一片红色中有一个小院内却是一盏灯笼都没有,如果不是因为院里的积雪被清扫过,很可能都没有人会相信这里住着人。
  和将军府内别的院落相比,这个小院简直太不起眼了,就算门口看门的奴仆住的都比这个强。
  小院内只有三间房,两间正屋一间杂物间,青色的瓦片已经变的灰白,上面甚至还有一些枯黄的野草,墙壁外侧用来保温的泥灰,已经脱落露出里面的石板。窗棂也腐朽的几乎一碰,就要断掉,如果不是上面糊的纸够厚,估计这北风能直接灌进屋里去。
  也许这屋子唯一能入眼的,就是门口用来遮风的棉布帘子了,帘子虽然旧了些,但很厚实估计有四五斤重,有它当着就算在大的北风也吹不进屋里去。
  杂物间的门被推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十几岁的绿衣女孩,她手里拿着一个食盒,撩开绵帘子进了正屋。
  这屋内的摆设十分简单,料子却极好,椅子上甚至还铺了崭新的绵垫子,桌子上的茶具也十分考据,一看就知道是上等货,屋内的墙壁很是干爽整洁,上面还挂了两幅字画,虽看不出出自哪里,但从那画的装裱上看,起码也值个百十两银子。
  这房内的布置,倒是跟房子外表的破败一点都不搭。
  过了小厅东边还有一间内室,这内室很是暖和,如果仔细瞧,看能发现屋内角落里最少放了四个炭盆,还是上好的银丝碳,烧了一夜这屋内也没有任何烟味,。
  绿衣女孩把食盒里的吃食,拿出来放在一个还在燃烧的炉子上,朝屋内说道“小少爷醒了吗?柳姨娘已经派人来催了两遍,在不起来怕是要晚了。”
  绿衣女孩叫小环,是照顾沈和熙的大丫鬟,她在厅里等了一会见没有回音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只见床上的小娃娃,翻了一个身继续睡觉,根本没有一丝要醒的迹象,她有些无奈,他们小少爷这贪睡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昨天除夕沈家的男丁要守岁,别家的少爷就算强忍着也不敢打一个瞌睡,可他家小少爷硬是坐着都能睡着,这睡功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
  小环也不再叫沈和熙起床,直接把人从被子里挖出来开始给他穿衣,平时他贪睡一点倒是没大碍,毕竟才是个三岁的孩子,贪睡也是可以原谅的,可今天是大年初一,沈家的小辈们都要聚在一起给沈老将军拜年,这样的事可耽误不得。
  睡梦中的沈和熙还在神游,一会在公司被老板骂,说他是窝囊废连个客户都找不到,一会又在海上飘着,几万吨的集装箱船如一叶小舟一般,行驶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中,而他这个小水手,不知为何被人挂在船舷上,他刚想破口大骂突然绑他的绳子断了,扑通一声他整个人掉入温热的海水中。
  额?温热的海水?
  已经穿好新衣的沈和熙,正被小环抱着洗脸,一块温热的帕子糊在他的小胖脸上。
  小环已经14了,胸部发育的极好,沈和熙动动身子,都能感觉到后背的柔软。可惜沈和熙不喜欢大胸妹,否则他肯定会舍不得这个怀抱。
  “环姐姐快放我下来。”软糯的童音带着一丝急切,女孩身上淡淡的香气让沈和熙很想打个喷嚏。
  “小少爷你醒了。”小环手脚麻利的把洗脸的帕子放入水盆中,带着沈和熙坐到了餐桌前。
  早饭已经摆好,四菜一粥将军府里少爷们的标配,不过这菜的内容就无法跟别院里的少爷比了,四个小菜全是最最普通的小菜,至于那粥也只是白粥,沈和熙靠着这些吃食,能长这么胖也是不容易。
  “小环我自己吃。”沈和熙拥有三岁的小身板,30多岁的灵魂,让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给他喂饭,怎么看都是一件十分惊悚的事。他那小胖手歪歪扭扭的拿着筷子,飞快的在四个小碟子内挑挑拣拣,把喜欢吃的全放入自己的粥碗内,开始慢悠悠的吃早饭。
  “小少爷你慢点吃,时间还来的急。”这已经不是沈和熙第一次要求自己吃饭,小环倒是很放心,她见沈和熙吃的开心,没她什么事动手开始收拾床铺。
  给老将军拜年时间肯定不能短了,沈和熙年纪小容易饿,她收拾好床铺,又帮他包了几块小点心,让他垫肚子用,这些点心还是柳姨娘,昨天夜里偷偷塞给她的,他们小院里的吃穿用度被严重限制,像这种将军府里特制的点心,基本就是奢侈品,沈将军虽然心痛小少爷,但他毕竟是个大老爷们住的地方可以动动手脚,可在吃食上他就考虑不到那么周全了。
  “小环少拿两块点心,一会我去寒哥那里吃。”沈和熙一边喝粥一边叮嘱小环。他现在身份尴尬,不过有些活动他还是需要出席的。
  每年初一都跟打仗似得,给沈家的长辈们拜完年后,他们这些小辈们还要去隔壁的太子府拜年,等那边折腾完了,有老师的还要给老师去拜年,然后是他爹,爷爷的一些比较亲近的同僚。而且这一切都要在天亮以前完成,去年他拜完年感觉自己都要累趴下了,跑个五千米也不过如此。
  不过今年他就不用折腾了,只要去太子府就行,按照惠阳公主的话“天寒地冻的别把小少爷冻坏了,只去太子府就行,别家就不用去了。”沈和熙讨厌他这个嫡母不过在拜年这件事上他倒是没有异议。
  沈和熙嘴里的寒哥是太子的嫡长子李柏寒,今年18岁,因为李柏寒和沈和熙住的小院,只隔着一条小巷两人十分熟悉。
  要说为什么两人会熟悉估计说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那是一起偷鸟蛋一起钻狗洞的情谊一般人理解不了。
  当然这里面有多少,是因为沈和熙看上隔壁帅哥,整天缠着人家玩的因素就不得而知了。
  “小少爷今天人多,寒少爷那边怕是顾不上你,你还是多拿几块点心吧。”小环看沈和熙兴致勃勃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他家少爷和隔壁寒少爷都是苦命的人。
  按道理来说太子的嫡子,以后都是能当皇帝的人,沈和熙这样的小娃娃是接触不到他的,但李柏寒前几年,得了风寒伤了脑子,好好的少年竟然有些痴傻,以前他聪慧的时候,太子就不喜欢他,变傻了太子更不待见他了,现在都已经18岁了眼看着就要到冠礼的年纪,太子却以养病为名,把他弄到一个小偏院里,身边连个丫头都没有,只有一个小厮伺候。而他住的这院子和沈和熙住的小院,只隔着一条小巷,角门一开倒是非常方便两人来往一起玩耍。
  沈和熙饭没吃两口饭,柳姨娘身边的大丫鬟白晴就过来接人。
  “哎呦,我的祖宗你还没吃好早饭。”白晴见沈和熙迷迷糊糊的样子就知道她家小少爷这是又起晚了。今天给老将军拜年是大事耽误不得白晴有些生气指着小环骂道“你是怎么伺候少爷的,这都什么时辰了少爷还没吃好早饭。”
  “晴姨你别生气,是我起晚了。”沈和熙嘟着嘴做可爱状,虽然他自己都快吐了,但白晴这些小姑娘们就吃这一套。
  “小少爷不是我多嘴,今天这日子我们不能去晚了。”听沈和熙帮小环求情,白晴也就不在多话,手脚麻利的伺候沈和熙吃饭后,抱起他就往福寿堂快步走去。
  
  ☆、 第2章 拜年 2
  
  沈家尚武,对一些礼数要求并不严格,沈和熙去的时候,别的孩子早就到了,但白晴悄悄把他放在一堆孩子后面,也没受到责难,倒是沈老将军别有深意了看了他一眼,但也就是一眼罢啦,后面就没有人太过注意他。
  伺候在外面的几个丫鬟,见白晴从里面出来,不屑的白了她一眼嘀咕道“姨娘生的扫把星来了,姐妹们一会注意点千万别靠近他,小心这一年都倒霉。”
  旁边的几个小丫鬟,捂嘴偷笑都纷纷看向站在不远处的白晴,只见白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那个说话的丫鬟,这些小丫鬟顿感无趣也就不在多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