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沈王爷 作者:七月青果(下)

字体:[ ]

 
  ☆、 第60章 第六十章
  
  夕阳西下,敦良城内张灯结彩,鞭炮震响,整个城都笼罩在一片喜悦当中。被红灯笼映红脸颊的沈和熙,窝在李柏寒的怀中心情有些复杂。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他还住在冷清的小偏院里,李柏寒带着脚镣装痴儿。这一转眼他们一个是敦良王,一个是逍遥王。不得不感叹事事难料,谁也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有什么际遇。
  年三十的街道上,只有零零星星几个人匆匆赶路,今天是个团圆的日子,青木人喜欢一家子聚在一起,祭拜祖先,吃年夜饭。
  回了王府,沈和熙就吵吵着要放鞭炮,后厨那边的年夜饭早就准备好,只等着鞭炮一响,就可以上菜了。
  沈和熙有蔬菜大棚,这蔬菜是不缺的,开饭前,他让后厨在多做些,府内的侍卫,侍女,还有伺候的小厮,婆子们都吃顿好的。除了赏了饭菜,每人还赏了一个小银裸子。这一年他们也不容易,长途跋涉走了几千里地,跟着他来这偏僻的敦良城受苦。他这个做主子的不应该苛待他们,等以后他有钱了,过年的时候一人就分六个小银裸子。
  “熙儿,你别忙活了,过来吃饭。” 李柏寒见沈和熙还在叮嘱白晴,赏赐饭菜的事情,有些好笑的说道。他这王爷当的还有模有样,这就知道拉拢人心了。
  全府上下都知道敦良城的冬天难熬,能吃上白菜和萝卜,他们已经很知足了,现在沈和熙又赏赐好菜给他们吃,他们不感激才怪。
  沈和熙是把雪中送炭玩的炉火纯青,他对府内的下人,从来都是恩威并施,太过严厉了,他们害怕不敢跟你一条心。太过软弱了,他们又不把你当回事。只有敲一棒子给个甜枣吃,才能让他们安分一些。
  “来了。”沈和熙迈着小腿,扑到李柏寒身边,“寒哥,今天晚上我也要来一小杯酒。”
  “你这么小不能喝。”李柏寒手里拿着白瓷的小酒壶,正在试温度。这冬天里烫上一壶小酒喝,浑身肯定无比舒爽。沈和熙以前酒量不行,冬天里偶尔跟朋友喝酒,也会少来一点白的。
  “就一点点。”沈和熙露出自己圆滚滚的小手指。
  “四皇子,给熙儿倒一杯,这些是米酒不醉人。”已经落座的柳青雷笑着说道。
  人家舅舅都说了,李柏寒也就应了,拿起小酒盅给沈和熙倒了小半杯,让他尝尝味道。
  今日锦澜殿的厅内没有伺候的侍女,就连平时跟在沈和熙身边的语蓉,也被他打发走了。五个人围坐在饭桌前,吃吃喝喝极为随意。不时还能听到他们爽朗的笑声。
  只是这一片祥和背后,却透着股凄凉。沈和熙一个幼子,离开父母,独自跟舅舅一起生活,在这个团圆的日子里,他面上带着笑,心里却是苦涩的,他想他娘亲,想他妹妹了,也不知道他没见面的妹妹现在长什么样子了。
  李柏寒呢,是有家回不得,父母都远在千里之外,他父皇怕是早就忘记他这个儿子,世上唯一惦念他的娘亲,现在远在雪国,也是不能跟他一起过除夕。
  柳青雷倒是有家,可他父母早逝,唯一的妹妹也已经出嫁,他无子无女偌大一个柳家堡,已经称不上家了。
  睿王爷和景凡,两情相悦却分离多年,这是他们两人第一次在一起过除夕,心中各种酸楚自是不必说。
  酒不醉人,人自醉,酒过三巡,大家都有些醉意,李柏寒抱着沈和熙去了他的寝室,睿王爷和景凡也回了自己的住处,饭桌前只剩下柳青雷一人,还拿着酒杯不肯放手。
  睿王爷等了景凡30多年,才把人等来。那他呢?他要等多久,才能把他心中的那个人等来。
  窗外的鞭炮声响了半夜,柳青雷在厅内坐了半夜,最后还是岩奴把醉成烂泥的人,给抗了回去。
  沈和熙来到敦良城的第一个除夕夜,似乎并不太过美好。
  敦良城的冬天比别的地方,都要长一些,等他们这里冰雪融化,春天初至的时候,别的地方的小麦都有一尺高了。
  天刚一暖和,沈和熙就让人,把他买的那些赐麦种子分发下去。他们这边一年就一季麦子,他可的动作快些,别耽误了播种时间。
  年前开垦出来的荒地,都种上了赐麦。还剩了一些种子,沈和熙也不舍的浪费掉,又派了人去更远一些的地方,开垦荒地,直到把所有赐麦都种上。
  第一年种植赐麦,收成一般。沈和熙也不是万能的,他并不熟悉农作物的生长。第二年,他长了个心眼,提前就寻了好几个善于种植农作物的人来,从刚开始种植,生长,结穗,收割,一项一项的研究。终于在第三年里,他的赐麦丰收了。
  敦良城外千亩荒地变良田,这是敦良人想都不敢想的。
  除了种植赐麦,沈和熙还找来治水的能人,教敦良府内的居民如何储存水,如何度过一年中最为干旱的时节。
  在一些比较干旱的地方,沈和熙派人挖了上百个蓄水用的池子,还花了大把的银子修了水渠,把雪山上的雪水引下来,灌溉农田。
  只这两件事沈和熙整整用了三年的时间,他也从一个小豆丁长成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年龄长了,身高长了,他那一身小肥膘也跟着涨了不少,每次看到自己小皮球一般的小肚子,沈和熙都会默默告诉自己,等自己在大一些,他肯定会瘦。
  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足够他去做很多事情。
  贫瘠的敦良府在他种植赐麦成功后,开始大面积种植。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土地,而赐麦也是好养活,就算是个石头缝,他也能想办法扎下根。如此坚韧的农作物简直就是为敦良府准备的。
  有了赐麦,每年冬天敦良城内的难民消失了,只要能吃上饭,谁也不会背井离乡,出去乞讨。
  敦良府日照时间长,这里种植的水果非常不错,葡萄,大枣,无花果等水果不仅比别的府长的大,口感也要好很多。
  以前沈和熙老听人家说,某某高帅富,在法国那那买了个酒庄,每年葡萄丰收的时候就会去酒庄度假。虽嘴里吐槽,高帅富各种装13,但心里还是羡慕,人家那才叫生活啊。
  现在他当上王爷了,比那高帅富强多了,大手一挥,也在敦良城郊区买了一个葡萄园,那葡萄又大又甜,他想怎么吃就怎么吃,酿出来的葡萄酒,他想怎么喝就怎么喝。只是可惜他乃一粗俗之人,根本不会品酒,也品不出好坏。
  又是一年丰收季,沈和熙寻了个品酒的油头,把他封地内的23个县,知县们全请了过来。
  以前敦良府有63个县,第一年科考的时候,令狐正提拔了一批人才,分散到这些县里当个小官,也算是他们第二次科考。
  有些人在县里呆个几个月就放弃了,受不了那个苦。有些人去了碌碌为无大半年,什么事也没做成。而有些人,只用了几个月就能熟悉一个县的运转,并能帮助那些贫穷的人,这样的官才是沈和熙要的。
  后来他听从令狐正的建议,把敦良府63个县砍成了23个县,一些太小的,太过贫穷的县,取缔后,那边的人开始往敦良城附近搬迁。
  开始有些人不想搬迁,毕竟是住了几辈子的地方,就算穷,他们也乐意住下去。可当听到沈王爷按照搬迁的人口分农田时,他们就有些忍不住了。
  他们所在的地方粮食产量都不好,每年春天又干旱,他们离水源太远,种植庄稼全靠天吃饭,那年春天不下雨,这一年他们都要挨饿。
  如果有上好的农田,而不是他们现在种植的那种沙土地,就算春天下雨少,种植的庄稼也是会收六七成。这六七成也是足够一家老小吃饭了。
  有了第一户人家搬迁,就会有第二户,沈和熙用了三年的时间,把他封地内一些小的县互相合并,搬迁的人家更是多达上千户人家。
  府内的县变少了,这知县也就缩减了一半多,那些平时没什么政绩,好吃懒做,混日子的就被沈和熙全免了官职,想要继续当官也可以,请先参加科考。他可知道,以前敦良府内的不少知县,都是知府帮忙买的官,他们为什么买官,只有一个原因,想要发财。
  他敦良府穷成这样了,他沈和熙还能让他们发财,第一批撵下来的就是这些人。
  敦良城周边山多,现在朝阳的一面开出来不少梯田,有种棉花的,有种赐麦的,还有像他葡萄园一样,种植葡萄的。
  这边种植葡萄的历史极为悠久,只是没形成规模,沈和熙来了三年,这边的葡萄酒已经卖到永安城了。
  葡萄园内,随处可见紫红色的大葡萄,今日来的知县们还是第一次来沈和熙的葡萄园,不免都有些好奇。平时他们接触最多的是令狐正,很多人甚至连沈和熙的样子都没见过。只是听说他们的沈王爷年纪不大,却是个有大智慧的人。
  有大智慧的沈王爷,此刻正在葡萄园的后院呼呼大睡,昨夜陪李柏寒说话,一不小心,喝大了,这太阳已经晒屁股了,还没起床。
  李柏寒用左手撩开内室的珠帘,看了一眼在床上呈现大字状睡觉的人,无奈的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小屁股说道“起床了,在不起床,你舅舅就要动家法了。”
  
  ☆、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
  
  沈和熙被李柏寒从温暖的被窝里挖出来,很是不爽,闷闷的嘟囔道“寒哥,让我在睡会。”
  “今天这品酒宴是你安排的,现在人都来了,你还在这里睡觉,像话吗?”李柏寒朝站在珠帘外的语蓉招招手,让她把沈和熙的官服拿进来。
  他也不管他是否还没睡够,就开始帮他穿衣服。
  “别,我自己来。”李柏寒的手刚拿起衣服,沈和熙就从被子里窜出来,“寒哥你右手臂还上着药呢,可千万不能乱动。”
  “没事,只是帮你穿衣服而已。”李柏寒看了一眼自己微微鼓起的右手臂,前两天宋太医不知道又从哪里寻了个古怪方子,给他调制了一盆黑臭的药膏。把上臂和小臂都敷上厚厚的药膏,然后用纱布缠紧实。听宋太医说,每隔五日换一次药,换十二次算一个疗程。
  他这上药还没两天就有些受不了啦,一来这药膏味道实在是不好闻,就算用纱布缠紧实了,别人闻不到那股怪味,他自己可是能闻到的,再来他这右手臂被缠了这么厚的药膏行动真是一点都不方便。
  “你胳膊上不是敷了药,还是少动为微妙。”沈和熙拿起衣服往身上套。他的官服改良过,很有套头衫的味道。他实在是受不了他那官服,穿起来忒费劲。
  “我都已经好了,剑也可以用,只是两季交替的时候,有些痛而已,也就宋太医总是大惊小怪。”李柏寒这右胳膊只差那么一点就废掉了,皮肉骨头养好了,但一拿重的东西就痛,就连宋太医也看不出到底是那里出了问题。
  找不出痛的原因,宋太医费尽心思,翻阅各种典籍,李柏寒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药,受了多少推经拔脉的苦,也总是不见好。
  他受伤后整整一年,这右手除了穿衣拿筷子外,基本做不了什么事。
  这么长时间没好,李柏寒自己都放弃了。他不在早起用右手练剑,改为用左手练。一个用惯右手的人,突然用左手,可想其难度有多高。也亏了李柏寒这人极为坚韧。为了习惯左手,他每日不管做什么都只用左手,就当右手不存在。
  一天两天,日复一日的练,李柏寒竟然真能让他的左手和右手一样灵活。就在他终于从苦中熬出来的时候,上天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一直不敢怎么用的右手,似乎不知不觉中好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宋太医寻的方子太过厉害,还是沈和熙每日不间断帮他用内功疗伤,反正他右手好了。只是他这右手可以用剑了,也留下一些后遗症,每到阴雨天和两季交替的时候总是酸痛,宋太医说他这右手还没好透彻,如果不细心治疗,这后遗症会伴随他一生。
  相比右手废了,这点痛算不得什么,李柏寒倒是洒脱,并不在意。最在意的只有沈和熙和宋太医。
  “今天上午我还没给你疗伤呢。”沈和熙穿上衣服,早善也不吃,就把李柏寒右手拽到自己膝盖上。他现在内功长进不少,用内力滋养李柏寒的右臂用不了一盏茶的功夫。
  李柏寒早就领教过他的执着,也不多言,老老实实的把手给他。自己也顺势坐到他床边。
  两人在内室磨磨蹭蹭老半天,来前院的时候,那些知县们已经喝了好几壶茶,吃了好几盘的大葡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