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们教主不可能那么逗比 作者:聆音阁主(下)

字体:[ ]

 
 
  所有孩子也是吓了一跳,纷纷停下手来。
  小虎怔了一怔,见他面目冷漠,似有发怒的迹象,连忙道:“大家快跑!”
  顿时所有人一哄而散。
  院子霎时又恢复了寂静,只剩下满地凌乱的石块。殷红的血痕染湿了额前碎发,凤翎抬手抹了一把,觉得黏糊糊的,就没有再理,而是摸索着走到石桌边,在凳子上坐下,静静的等叶拂衣回来。
  也不知等了多久,甚至连洒落在身上的月光都有了些许凉意,恍惚之间,凤翎有种落霜了的错觉,寒意从心底漫了出来,延伸到了骨子里,冷的他忍不住裹紧了身上的披风。
  耳畔响起脚步声,那声音越来越接近,到了院口的时候凤翎微微偏过脑袋,他知道叶拂衣很快就会走进来。他回来了,自己也许就不会那么冷了。
  过了一会儿,叶拂衣从院外走了进来,抬眼看见凤翎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院子里吹着夜风,心口忽然一阵窒息。
  凤翎额间的伤口猝不及防的闯进眼帘中,叶拂衣目光一滞,绵绵的心痛霎时从心底漫起,如潮水一般将他淹没。
  看见满地的凌乱的石块,叶拂衣明白了过来,快速走了过去将人拥在了怀中,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他的伤口,声音中带着几分颤抖:“小虎他们干的?”
  凤翎轻轻的“嗯”了一声,将脑袋埋进他的怀里,声音听不出是喜是悲:“他们说我杀了村民。”
  “没有的事。”叶拂衣厉声否认,抱紧了他,“不要听他们胡说,是小虎认错了。”
  凤翎没有说话,明显是不信。
  “真的,不骗你,因为当日那恶人也是穿了一身红衣,小虎当年年纪小,认错也是难免。”叶拂衣的声音渐渐放柔和,隐藏着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温柔。
  凤翎总算是有些信了:“那么杀害村民的那个人是谁?”
  “实不相瞒,是我那早已被逐出师门的师弟,他是毒王的传人,因觉得我师父处事不公,便暗中给我师父下毒,害死了我师父。”
  凤翎一怔:“医圣前辈也会中毒?”
  “南医北毒,毒王当年与师父在江湖上并称医毒双绝,师弟他继承了毒王的所有本领,师父栽在他手里并不奇怪。”
  “那烧了医庐,毁了桃花谷的人……”
  “也是他。”叶拂衣弯身将他抱了起来,“好了,不要问了,那都是些往事,与现在的我们无关,我带你去处理一下伤口,小虎还是孩子,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谁要和他一般见识了,小屁孩一个,一点都不想理。”凤翎哼了一声,喃喃道。
  叶拂衣失笑,抱着他进屋,合上屋门,点亮了屋里唯一的蜡烛,并用银针将烛火挑亮了一些。
  凤翎坐在桌边,安安静静的,一动也不动。叶拂衣打来了一盆清水,用帕子沾湿了,小心翼翼的替他清洗着伤口,并说:“有些疼,忍着,如果痛得厉害的话……”
  “可以咬你吗?”凤翎一脸认真的问道。
  “……可以。”叶拂衣淡定道。
  凤翎喜滋滋,下一秒就嗷呜一口咬在了叶拂衣的肩膀上,叶拂衣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忽然来这么一下,所以一点都没有防备,被咬了个正着,差点没被他吓一跳。
  凤翎不仅咬了他一口,还很回味的舔了舔唇。
  叶拂衣心情复杂的继续替他清洗着伤口。
  清洗完伤口就是上药了,将药粉倒在伤口上之时凤翎的脸色明显的白了一下。叶拂衣低声道:“对不起,翎儿,我又没照顾好你。”
  “不用道歉,我已经报复过了。”凤翎伸出手,凭着记忆准确的点了点刚才被他咬了一口的肩膀,“虽然隔着衣料,不过我咬得很用力,你应该有些疼。”
  叶拂衣:“……”
  “不过还是有些不太开心。”凤翎在他的肩膀上画着圈圈,“我命令你明天去给教训那群小屁孩一顿。”
  “是,谨遵夫人之命。”叶拂衣正色道,抬眸温柔的看着他,:“不知道夫人希望我如何教训他们?”
  凤翎难得面色一红,下意识的反驳:“谁许你叫本座夫人了?本座才不是你的夫人……”
  叶拂衣一把抓住他欲收回去的手,凑近了他,在他的鼻尖上亲了一口:“可我认定了你,这辈子你都别想逃掉。”
  凤翎:“……”这酷帅总裁风,画风不对啊!
  山中岁月短。
  转眼间两人在桃花谷里住了约莫已有小半个月的时间,正如叶拂衣所说,罗家村的村民善良热情,民风淳朴,叶拂衣偶尔会带着凤翎去给他们看看病,帮着他们修修屋顶。那个时候凤翎就会被一群人围住,又是塞瓜的,又是递腊肉,等叶拂衣忙活完,凤翎已经扛了满身的瓜果鱼肉,看得每次叶拂衣都会不厚道的笑他。
  这日凤翎眼睛上的纱布可以摘除了。
  凤翎有些紧张,叶拂衣握着他的手,一步步的朝屋中的大躺椅走去,扶着他坐下,低声道:“等一会,很快就好。”
  凤翎点点头。
  叶拂衣转身将屋门合上,又将屋内所有的纱帘都放下。因为凤翎的眼睛有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光,所以还不能突然的见到很强烈的光。
  叶拂衣重新站在了凤翎的身前,垂眸看他,温和的问道:“紧张吗?”
  凤翎微微颔首:“有一些,如果……”他忍不住拉住了叶拂衣的袖子,想了想,又松了手,低声道:“摘掉吧。”
  叶拂衣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伸手开始替他摘除缠绕在眼睛周围的纱布。
  纱布除掉后,又将所有的药物都洗了干净。叶拂衣伸手覆住他的眼睛,低声在他的耳畔道:“翎儿,睁开眼睛吧。”
  睫毛轻轻的蹭着他的掌心,能依稀感觉到眼珠子在滚动,叶拂衣垂眸,温柔的注视着凤翎的脸庞,感觉到他的眼睛微微张开了一些,便将手指张开了一些,露出指缝,让光芒流泻进来。
  那光先是微弱的,后来越来越强,激发着凤翎内心的渴望,他忍不住抓住了叶拂衣的手掌,将它从自己的眼睛上移开,接着更多的光芒落进了他的眼睛里。
  他转着脑袋打量着屋内的陈设,从柜子到床,从墙上的字画到墙角的书桌。他甚至激动的站了起来,虽然隔着纱帘,依稀能感觉到外面的阳光是强烈的,金黄的光芒照射着大地,温暖而又明亮。
  他忍不住转头看叶拂衣,叶拂衣温和的脸庞落进了眼帘之中,他眼底的光芒甚至比外面的阳光还要温暖。
  “我能看见了。”凤翎激动的想要和他分享此刻的喜悦。
  叶拂衣温柔颔首,唇畔的笑意慢慢的漾开:“嗯,我知道。”
  凤翎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在他的嘴角上亲了一下,说:“谢谢你,叶拂衣,你的医术真好,改天我要送一块匾给你,上面就写‘妙手回春’。”
  叶拂衣的嘴角抽了抽,面上却没有丝毫起伏,只说:“匾就不用了,只要翎儿答应我和我去武林盟住就行了。”
  涉及到原则问题,凤翎立刻清醒,松开了他,后退几步,眼神着带着几分戒备,摇头:“你说过要和我赌的,不许反悔。”
  叶拂衣失笑:“还真是铁面无情啊——”
  凤翎哼哼:“这是两码事,匾我会送给你,赌咱们也是要继续的。你想改变主意,一定是怕了,本座自来聪明,运气爆好,这次你输定了。”
  “哦?”叶拂衣忍不住扬起了嘴角,只觉得他那得意洋洋的模样像只小孔雀。
  凤翎眼睛痊愈了之后两人便离开了桃花谷,彼此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再提龙城。
  眼睛痊愈,也就意味着凤翎和叶拂衣的赌约开始了。一旦牵扯到赌约,凤翎立刻很有原则的和叶拂衣保持距离,以免自己得来的消息被“剽窃”,妥妥的赢定了的节奏。
  于是叶大盟主再次成为“孤家寡人”,一个人落寞的坐在客栈里喝酒。上官琪佑从楼上走了下来,往他身边一坐,深深的叹了口气。
  叶拂衣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
  上官琪佑愤愤:“你说他们主仆怎么都一个性子,说翻脸就翻脸,真是冷酷无情!”
 
  ☆、第51章 再挖墙角(12.22更)
 
  叶拂衣仰头饮下杯中酒。
  上官琪佑一把将他手中的杯子抢了过来:“别喝了,难道你一点都不生气?他们可是去了倚红楼,那是赫连明的地盘,万一他要是使坏……”
  话还没说完,叶拂衣忽然站了起来,上官琪佑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与此同时,一辆马车在倚红楼外停下,从里面走出两人,正是凤翎和阮小沐。
  这还要从凤翎收到的一封信说起,信是赫连明送来的,上面说他已经知道了凤翎和叶拂衣的赌约内容,表示了对凤翎的支持的同时顺便还狠狠的黑了叶拂衣一把。
  凤翎表示对他这种幼稚的行为无语到家,赫连明这方面则表示自己掌握了一个非常机密的“消息”,为了表达对凤翎的支持,只愿意告诉他一个人,如果叶拂衣敢跟来的话,他就带着机密去跳河。
  叶拂衣虽然很想叫他去跳河,不过凤翎显然不会这么想,要是赫连明跳河了,他的重要机密也就泡汤了,所以在收到信并决定赴约之后,凤翎三令五申的对叶拂衣表示,如果他敢跟来偷听机密的话,他就和赫连明一起去跳河。
  为了不让自己的宝贝疙瘩去跳河,所以叶盟主在教主离开之后压下了想跟着去的念头,一个人坐在客栈里喝闷酒。
  凤翎十分警惕的带着阮小沐上路,一路不断张望,确定叶拂衣没有跟过来才松了一口气。
  其实他一点都不想和赫连明去跳河。
  从倚红楼内走出两名身形婀娜的女子,凤翎记得她们,分别叫做明月和诗诗。
  “凤公子,我们家庄主已经久候多时,这边请。”明月伸手做出邀请的动作,引着凤翎往二楼走去。
  一路上都是些衣着暴露的女子,时不时的向客人抛出一个媚眼,端的是勾魂夺魄。
  到了二楼,明月忽然停下脚步,对诗诗使了一个眼色。诗诗捂嘴一笑,走到阮小沐面前,伸手去拉他:“小弟弟跟姐姐走吧,你家公子还有要事和我们家庄主商谈,你在那儿待着多无聊啊,姐姐屋里有好多好玩的和好吃的。”
  阮小沐抬头:“公子……”
  凤翎忍住笑,非常不厚道的说道:“诗诗姑娘说得对,听我们说话多无聊,去玩吧。”
  阮小沐怨念,想要跟上去,却被诗诗扯着走。姑娘家的力气居然比他还大,阮小沐和她过了两招,最后发现人家武功比他高,非常不甘愿的被诗诗拖走了。
  凤翎轻笑一声,明月已经推开了屋门,笑容落在了屋内的赫连明眼中,顿时化作一团狂热。他起身疾步朝凤翎走过来,唤了一声:“翎儿。”
  因为明月也在,顾及到自己的身份,又及时打住,忍住想要去拉他手的冲动。
  “你退下吧。”赫连明板起脸,严肃命令道。
  明月微微颔首,退身出去,并且非常识趣的替两人将屋门合上。
  赫连明顿时又换上满脸欣喜的热情,总算没有去拉他的手,只说道:“你终于来了。”
  凤翎看他一眼,淡淡的“嗯”了一声,表情略高冷。
  所以赫连庄主觉得有些受伤,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凤翎倒也不客气,在备好薄酒和菜肴的桌边坐下,看到中间的一盆烤乳猪时,目光微微的动了一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