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穿越之虫族末途 作者:娃娃撑伞

字体:[ ]

 
 
 
 
文案
 
万里冰封的冬天、残暴成性的异族,异世的日子惊险又艰难
 
魏小天费劲心思只为让自己安稳地活下去,奈何一不小心却标记了个‘伴侣’!
 
天天糊他一脸口水就算了,还心心念念甩掉他,而且甩的方式……
 
你想的美!魏小天默默咬牙,老子一路憋屈到现在,辛酸泪一把一把的,现在撇清关系太迟了!
 
简洁版:重生小虫族在异界末世的挣扎求生记
 
 
·谢绝扒榜 主受 1V1 必然HE 
 
·本文非全民BL,无生子情节
 
 
内容标签: 末世 未来架空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魏小天 ┃ 配角:曼格 ┃ 其它:虫族
 
==================
 
  ☆、第1章
 
“吼——”
    凄厉的吼叫声从厚重门内隐隐约约传来,如同宣告般响彻这座城池,守候在门外的身影们齐齐闭上眼睛低下头去,对这位英勇的战士致以最高礼节送别。
    随着时间的推移,门内的吼叫声渐渐衰弱直至消失,守候在外的虫族们依旧没动。每到这个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个雄性守在门外日夜等候,不是守卫,而是以防神智混乱的雌性们会冲出门来无差别攻击时,他们可以阻挡一二。要知道生产时的雌性没有任何理智,总是毫无顾忌地攻击所有视线内的生物,这时的她们武力值暴增,没有哪个蠢货会送上门来找死,即便是虫族的死敌们也会远远避开来。而这次为了门内以残暴著称的雌性,女皇特地召回了一小队的高级战士。
    窗外的光线明了暗,暗了明,厚重的木门终于被推开了。昏暗的室内四壁和屋顶地板都布满了粘稠的黑色物体,窗户也被封得严严实实,房间内原本的桌椅和床已经变成木屑散落在角落,瘦小的雌性侧躺在房间中央,尾巴中紧紧圈着一颗蛋。
    撇下身后的虫族们,曼格独自一步步走到雌性的身边,雌性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姿势,掩在手臂下的腹部已经干瘪了,能量核也没有了一丝的流转。死亡与新生,虫族的悲哀与希望。
    卸下防备,曼格视线转到雌性团在一起的尾巴上,黑暗中略显刺眼的白蛋,只有一颗。
    -----------------------------------
    空无一物的大厅里,几道黑色的高大身影闲闲束手而立,在他们围起来的中间,隐隐闪着莹莹绿光的肉球凭空悬浮,大团火球从肉球裂开的缝隙中喷涌而出,直直射向地面。光洁的地板之上,唯有一颗小小的白蛋在烈火中熊熊燃烧着,热气弥漫整个房间,连视线中的景象都有些摇晃,唯有半开的天窗输送着微弱的冷风。
    热……好热……
    无意识地翻翻身,试图摆脱燥热的空气,却在恍惚中感觉四肢都被束缚般无力。
    不对!尼玛这是着火了吧!!
    皮肤被灼伤般开始渐渐疼痛起来,魏小天这才终于勉强拉回一丝神智,好似吃了安眠药般困顿的大脑依旧晕晕乎乎。眼睛却怎么用力都睁不开,手脚似乎被棉被紧紧缠住,越来越真切的灼烧感让魏小天开始慌张起来,拼着残余的力气,软绵绵的四肢开始努力扑腾……
    “死蛋……?”疑惑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响起。
    几道冷冽的目光直直扫向发言者,眼神中的警告不言而喻,连持续喷火的虫王都停下来转动了一下身体,诡异的气氛让发言者不由地缩着肩膀往后退了退。他当然知道大家对这只幼虫有多重视,战斗力数一数二的雌虫拼尽全力生下的幼虫,在不久的将来必然会是最勇猛的战士。一般的幼虫出壳也不过一会的功夫,而这颗蛋已经被焚烧整整一天了,到现在连动弹都没有过,不是死蛋只怕也不是个健全的幼虫。……真是可惜了。
    “继续。”曼格依旧专注地看着毫无动静的白蛋,他得到的任务是确保幼虫安全出生,女皇既然这么说了,这颗蛋就肯定不会是死蛋。
    正在围观的几道身影僵硬了下,欲言又止地互相瞅了瞅,又看向被火团团围住的蛋。
    “快烧裂了……”离有些犹豫地说道。幼虫都是自己破壳而出,万一蛋壳从外面烧裂了,会不会对幼虫有影响?虽然还没有见过被烧裂的蛋,但也没有烧这么久都不会动的蛋,也许他们应该放弃了,一只连出壳都费劲的幼虫是活不久的,更不可能成为像它母亲那样伟大的战士。
    虫王才不会理会离他们的忧虑,在得到命令的一瞬间,立刻扭转圆滚滚的身体对准下方的白蛋,正中的大肚皮缓缓裂开一道缝隙……
    “咔嚓……”
    原本一动不动的白蛋突然晃悠悠地颤动了一下,一道细小到几乎看不清的裂纹在莹莹的蛋壳上炸开,围观的看客们立刻瞪大了眼睛。
    “咔嚓,咔嚓……”
    蹬,踹,挠……魏小天几乎用上了自己吃奶的力气,使劲折腾着发软的四肢,耳边隐隐约约的瓷器碎裂声传来,还来不及思索自己到底不小心弄碎了什么东西,清新的空气已经打着旋来到鼻端,晕沉沉的大脑立刻清醒了一些。虽然依旧睁不开眼,魏小天还是凭着微弱的气流判断出空气传来的方向,手脚齐上使劲发力,越来越清脆的“咔嚓”声让他的疑惑越甚,挣脱的欲|望越强烈。
    “咔嚓,咔嚓”
    孤单单地躺在地上的白蛋依旧在小幅度晃动着,细小的纹路随着声响一点点地裂开扩散,在几道期待的目光注视中,终于一只黑色的肉爪子拍开龟裂的蛋壳从中伸了出来,紧接着一个大嘴巴也贴着爪子凑到窄小的缝隙处,用力过大导致嘴唇都被挤到变了形。
    不等围观者们松口气,此时一道强劲的火光对准了白蛋……
    “唧!唧唧——!!!”
    稚嫩凄惨的嚎叫声还带着哭腔,声音之大直让围观者们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一道身影甚至丢脸般扭过了头。这只幼虫太奇怪了,一点火就能嚎成这幅德行!
    “唧——!唧唧唧!唧……?”
    好疼!好疼!毁容了!!好……咦……?
    惨绝人寰的嚎叫声徒然拐了个弯戛然而止,上扬的尾音还在空荡的房中回响着,魏小天却疑惑地扭了扭脖子。怎么一点都不疼?刚刚不是有团火对着他的脸冲过来了吗?他明明都感到那股热气在脸上停留了!
    两只鞋子,不对,是两只脚停在了他的面前,魏小天茫茫然地转着眼珠子往上看,脚脖子,膝盖,腰……一张冷脸,两道冷冰冰的目光。
    魏小天有些牙酸地砸吧砸吧嘴,一大老爷们长那么好看有什么用,还在脸上涂一团绿油油的玩意,马戏团巡演吗?
    嗯?他的眼睛能睁开了?
    谢天谢地!他还以为自己真的吃了安眠药什么的呢!乏力地抬起手来揉了揉眼,揉揉眼……
    …………
    晃晃手,晃晃脚,低头看看肚子,再扭头看看屁股……
    ………………
    嗯,他一定是睡傻了,就算变身,起码也得是个蜘蛛侠什么的,这么丑的尾巴根本不符合他的审美观好么。他就说呢,怎么可能火都喷脸上了还不疼!这梦真是太蠢了!魏小天果断地闭上眼睛,安然地准备进入下一个梦境。
    眼睛刚刚闭上,一阵天旋地转的失重感便瞬间袭来,连睁眼的时间都没有,下一刻便被重重地砸到了硬物之上,身体还不受控制地转了几个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小天又疼又愤怒地瞪大眼,好吧,他还在这个奇怪的地方,一个比他脑袋还要大几圈的圆球在半空转个不停,除了他刚才看到的冷脸外,还有几个同样板着脸的大个子站在一边盯着他猛瞧。哦,感谢上帝,他的手依然像小蜥蜴的爪子般狰狞,蝎子般的尾巴还在使劲往上翘着,呵呵,简直太美妙了……
    魏小天有些呼吸困难地大力喘气,这梦到底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他全身都在疼,为什么还不醒?!
    看到小虫族醒过来了,曼格再次弯下腰捏住幼虫的尾巴根,在半空中晃了晃手,焉头巴脑的幼虫四肢无力地下垂着,双眼也由刚才的精神奕奕渐渐无神起来,曼格皱了皱眉,大手一伸把已经破了个洞的蛋壳捏了个粉碎,手指扣开幼虫的嘴巴就往里塞。
    呕……
    一股腥臭的味道直冲大脑,魏小天挣扎着双手使劲巴拉快要捅到喉头的手指,奈何两只狰狞的爪子却一点力道也没有,男人毫无人性地又往里使劲推了一把,这才慢悠悠地伸出来,顺便掐着魏小天脆弱的脖颈往上一抬。
    边缘锐利的蛋壳碎片卡在喉咙中间不上不下,魏小天只觉得呼吸困难双眼直冒金星,男人似乎对魏小天没有快速吞咽而不怎么满意,单手卡住魏小天的脖子跟提溜小鸡似的,上下使劲摇晃起来。
    …………
    魏小天终于满怀幸福地昏死过去了。
    注释*
    1.虫王:生命体,可将虫族装入腹部进行远距离传送,其调动能量核喷出的烈火是虫族出生必不可少的辅助。体型可随意变大小,外表就是一个圆圆的肉球,在受到攻击和作为运输工具时,会在柔软的表层生出坚硬的铠甲。
    2.本文中,虫族外形以异形为原型,在尾巴处略有不同,虫族通体覆盖鳞片。虫族出生九个月后可在人形与本体中自由转换。
    3.雌虫一生只有一次生产机会,一次可产三到五只虫蛋,幼虫在母体中汲取养分且继承部分能量,幼虫出生而雌虫随之死去。雌虫的战斗力大多比雄虫弱一些,但雌虫在孕期会武力值暴涨,脾气较为暴躁。
 
  ☆、第2章
 
耳边的脚步声渐渐远去,魏小天僵硬地面朝下趴在地上,直到被砸得火辣辣的脸变得麻木,才慢吞吞地爬起来。冷面男已经没了踪影,看来短时间内他可怜的小身板不会再受折腾了,魏小天庆幸又心酸地晃晃脑袋。
    全身都在疼,如果这是个噩梦也未免太真实了点。抬起手,左看右看,怎么看都像爬行动物的爪子,狰狞的流畅弧度,乳白色的指甲有些柔软,魏小天只觉得头晕的厉害,不知是被自己现在的处境吓的,还是被反复甩来砸去撞出了脑震荡。
    有爪子有尾巴,说话的时候只有唧唧的奇怪声音,男人一只手就能捏起他跟提溜小鸡仔似的,所以,他现在是重生成某种动物了……?
    虐待小动物是要被砸烂脑袋,剪掉小弟弟的!你个没有丝毫爱心和同情心的冷血男!
    气愤地怒吼出声,各种语言混杂的问候话语,传到耳边却只有奶声奶气的唧唧声……声音越来越小,四周静悄悄地,一颗颗高大参天的乔木围在四周,身下是被砸歪的不知名野草,连一个人影都没有,没有人能听到他的咒骂。
    他记得自己如何俯身扎帐篷,记得那不知哪里窜出来的黑影撞上了他,甚至当时身体倾斜着飞出去的失重感还依稀残存。最后停留在记忆里的,只有黑夜白昼交替之际,同时挂在空中的残阳和月影,火红的云彩像水一样流动着,然后一切归于黑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