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终身伴侣 作者:南瓜夹心

字体:[ ]

 
一觉醒来来到十八世纪的英国?这么玄幻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好不容易才适应下来,却又发现这里有两种人类被称为哨兵和向导。
 
本以为这些和自己没有关系,就打算这么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了,事情却又突然发生了让他措手不及的变化,变也就变了,可是为什么他的精神体却会是这种东西?
 
我的精神体每天都在担心自己被吃掉,这可怎么办才好?
 
本文借用十八世纪英国的背景,但作者外国历史小白,考据党请手下留情。
 
 
内容标签:西方罗曼 情有独钟 铁汉柔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亚瑟·艾登/威廉·路易斯 ┃ 配角:艾登一家,其他 ┃ 其它:哨兵,向导
==================
 
编辑评价:
  亚瑟很倒霉的回到18世纪初的英国,更倒霉的是这不是时光回溯而是空间穿越,在这个时空里,有两种神眷者被称为哨兵和向导。他本以为自己会以一名普通人的身份度过一生,却偏偏在成年之前觉醒成为了向导。为了能够把控自己的未来,亚瑟凭借着自己的智慧,与他的哨兵威廉展开了一场斗智斗勇的追逐。
  本文的作者另辟蹊径,将哨兵与向导的因素融入到了英伦题材当中,以一种独特的视角,重新的演绎了哨兵与向导。但绅士的外表掩盖不住哨兵内心的狂野,古板的礼教也遮盖不了向导的狡黠,在追捕与被追捕当中,谁是猎物谁又是猎手?他们的未来又是否会一帆风顺?在作者的推进之中,让我们一起来期待下文。
  
  第1章
  
  清晨的阳光透过窄窄的木窗,穿过略显浑浊的玻璃,照到了房间里的那张大床上。睡在床上的人被那缕阳光晃醒,却不愿意起床,而是拉起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团起身子将自己埋进了被褥之中。
  想醒又很困,很困却又必须醒,就再床上之人在睡意与醒意之间挣扎的时候,房间外面的走廊里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随后一阵极有规律的敲门声,从那扇厚厚的橡木房门上传了进来。
  两长两短极有规矩的声响过后,一位老妇人低沉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亚瑟少爷,晨曦已经照进屋里了,早饭也已经端上了餐桌,您该下楼了。”
  被称为亚瑟的少年,闻言立马掀开了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侧过头对着门外的人说道:“是的,金丽斯夫人,我已经起来了,整理一下就会下去的。”
  门外的人闻言,提起裙摆冲着屋子轻轻的行了一下礼,然后便不再多言,步伐规律而优雅的离开了。
  屋内的少年听着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打起精神揉了揉自己蓬松的浅金色短发,深吸一口气之后,起身开始穿戴起衣物。
  随着屋内的声响慢慢的传了出来,早就已经在外面准备好的女仆立即推开门,端着水盆走了进来。只见她熟练的将水盆放到指定的位置上,然后冲着亚瑟屈膝行礼,随后便推开屋门离开了。
  这样的情况在别的绅士家里是绝对不会出现的,因为服侍家里的主人们梳洗,是女仆们在平常不过的工作。
  唯有这位亚瑟少爷,仿佛生来就不喜欢与人过多接触一样,从他可以自理的那天开始,保姆与仆人就甚少能够在出现在他的房间里了。
  对于幼子的这种不太合群的习惯,忧心忡忡的艾登夫人曾经不止一次的对着自己的丈夫抱怨。
  不过对待子女一向都很开明的艾登先生对此并不担忧,用他的话来讲就是:“我亲爱的夫人,哪位先生或者是小姐在年幼的时候没有一点小脾气那?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事情,我们都不应该过于干涉的。尤其亚瑟还是一个男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对他来说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有鉴于他父亲的大度,年幼的亚瑟·艾登在很小的时候就拥有了自己单独的卧室,并且家里的人们都很尊重他的习惯,不经过他允许,从来都不会进入他的房间。
  亚瑟很感谢他父亲的开明,让他能有一个独立的空间来舒缓一下自己时刻都在紧绷的神经,如果不是有这么一个可以让他松口气的地方存在,亚瑟很怕自己在来到这个世界的头几年就已经崩溃了。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快速穿戴好衣物的亚瑟来到水盆前准备梳洗,行走之间不经意的略过了挂在墙壁上的椭圆形梳妆镜,亚瑟看着镜子里面那个早就已经在熟悉不过的身影,不禁有些出神。
  镜子里的少年很年轻,有着一头浅金色的短发和奶白色的皮肤,相较于西方人种深刻的五官,少年人脸庞的线条则要柔和的多,高挺的鼻梁浅粉色的嘴唇,在配上那双清透明亮,如同水晶一般的绿眼睛,镜子中的人影,有着精灵一般的样貌。
  但是让亚瑟出神的并不是镜中人那出色的样貌,而是这十五年来,每一个清晨都会让他想起的一件事情。
  为什么一个人,在一觉醒来之后,会突然出现在另外的一个世界?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亚瑟十五年,到目前为止他也没能够得到答案。
  十五年前的一天,当时的亚瑟还不是亚瑟,他是一位名叫王瑟的年轻人。
  王瑟是一位华人,非常普通的一名80后,有着一对精明强干的父母和一位锐意进取的兄长。那三个人的事业都很出色,这让作为幼子的王瑟,生活的要比寻常人快意许多,最起码他能够有时间去做自己最喜欢的一些事情,而不用为现实的无奈选择折腰。
  如果不出意外,这样让王瑟舒心的日子,他应该还会过上许多年。可惜的是意外它偏偏就发生了,只不过是在躺椅上睡了一个午觉,在睁眼的时候居然已经是人非了。
  当他在睁开眼睛,脑海中曾经熟悉的一切全部消失不见,自己则变成了一个刚刚出生不久,尚在襁褓之中视力极差的婴儿。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日子一向都过的很安逸的王瑟措手不及,无法接受现实的他只好用不停的哭闹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惶恐。
  那段日子整个艾登家都被他们的小少爷弄的鸡犬不宁,刚出生不久的小少爷不吃不喝,整夜的啼哭不止,让艾登府里上上下下的每一个人都憔悴不已。
  最后还是艾登夫人提议,请她身为牧师的父亲过来,为幼子咏颂《圣经》,因为在亚瑟之前,这位母亲已经生育过一儿一女。自认为育儿经验还算丰富的她,看不出自己的幼子在身体上有任何的不妥当之处,所以对于哭闹不止的小儿子,艾登夫人深深的怀疑,是不是有魔鬼在作弄她的孩子。
  怀特老先生过来之后,为他的小外孙咏颂了一整天的《圣经》,效果也是很明显的,亚瑟小少爷终于不再哭闹,也肯乖乖的吃奶了。
  这样的结果让艾登家的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怀特老先生更是笑的脸上的折子都撑开了,众人高声咏颂,感谢着主的仁慈,而那位小少爷则在吃饱喝足了之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其实让王瑟安静下来的并不是什么神力,而是那本《圣经》上的内容。那留传千年都不曾改变过的经典教条与故事,是个地球人都能够知晓一些。
  所以在听到那些熟悉的故事之后,王瑟确定了不管如何,这里总还是有他熟悉的一些东西存在的。
  可是随着王瑟渐渐的长大,记忆中的那个黑头发黑眼睛的世界越来越模糊,身处于这个类似于古欧洲的世界却越来越真实。
  最初王瑟以为自己是回到了十七或者是十八的英国,因为这里的人讲英语,地名上有伦敦与泰晤士河,经常能够在人们的祈祷中听到上帝的名字,在位为王的是那位还算著名的安妮女王。
  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才让王瑟弄懂了虽然相似,但自己现在身处的确已经是另一个时空了。
  如今的王瑟还有几个月就要过十六岁的生日了,这些年他一直都在暗中的打听着华夏的消息,可惜不论是谁,都不曾听说过那个国家。
  得不到答案的王瑟一度曾经非常的失望,到最后却也想开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回忆终究只能是回忆,记在心里就好。眼下的日子却还是要过下去的,于是认清现实的王瑟就安心的成为了亚瑟,开始努力在这个世界里适应起自己新的生活。
  
  第2章
  
  梳洗完毕的亚瑟推开厚重的房门,沿着走廊往前,然后顺着楼梯往下走。老旧的木板在他的脚底下咯吱咯吱的不住作响,提醒着楼下的人们,有人从二楼下来了。
  坐在客厅里看报纸的艾登先生,听到楼上的声音,把眼神从报纸上收回,往楼梯上望去,就见自己的小儿子一身爽利的从二楼走了下来。
  亚瑟一下楼,就发现父亲正在看着自己,于是赶忙问候道:“早上好父亲,您在看报纸吗?上面有什么新的消息吗?”
  艾登先生听到自己小儿子的问题,扶了扶自己脸上的单边眼镜说道:“还能有什么?不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们的国王陛下,伟大的乔治一世又乘船回汉诺威去了,但愿那边的天气能让他的心情好起来。”
  对于父亲口中那位出身汉诺威选候的英国国王,亚瑟并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在这一点上,他身边众人的态度也都是与他相似的,毕竟那一位虽说头顶着英国国王的王冠,实际上却是一个连英语都不会说的家伙。
  这样的国王怎么可能会获得民众的爱戴,对于他治下的臣民来说,能够记住这位的名字已经是他们给与国王陛下最大的尊敬了。
  就在父子二人闲聊的时候,二楼那老旧楼梯的木板便又开始吱吱作响了。亚瑟闻声回头一看,就见母亲、大姐与小妹相继从上面走了下来。
  文雅的艾登先生见到妻女,便摘下了眼镜放下了手中的报纸。艾登夫人缓步走到了自己丈夫的面前,两个人相互亲吻了一下对方的脸颊,艾登先生赞美自己的妻子道:“我亲爱的夫人,我每一天见到你,你都要比昨天更加的美丽。”
  艾登夫人微红着脸接受了自己丈夫的赞美,然后耐心的开始给他整理起衣服的褶领。
  艾登家的几个孩子,对于父母的恩爱早已见怪不怪,最小的艾米丽淘气的来到了自己二哥的身边,学着母亲的样子想要给二哥整理衣服。
  亚瑟见状连忙后退,作为家里面新的一代,亚瑟所穿的衬衫上可没有父亲的那种软褶领。那早已是十几年前的流行了,也只有颇为念旧的艾登先生,才偶尔的会在家里面穿一穿。
  被女儿捉弄了的艾登夫人有些不好意思,她硬撑起脸,对着搞怪的小女儿说道:“艾米丽,淑女要有淑女的样子,你看看你的姐姐,她是多么的端庄。”
  被母亲称赞端庄的凯瑟琳此时正在阅读父亲刚刚放下的那份报纸,听见了母亲的赞美之后,她轻轻的翻了一下手里面的报纸,皱着眉头说道:“真是可惜,报纸还是昨天的,在咱们阅读这些文章的时候,文章里所描写的那位陛下,此时应该已经离开海岸线很远,正行驶在英吉利海峡里吧。”
  艾登家的洋房修建在伦敦的郊区,再往前不远处,就是他们家的草莓园。虽然从这里到伦敦的道路已经被修整的很平坦,但是路途毕竟还是在那里的,所以送报的邮差每天将报纸送达的时候,差不多都是将要近中午了。
  所以艾登先生每天早餐时候所阅读的那份报纸,其实都是昨天的,这一点虽然让身为主母的艾登夫人感觉很遗憾,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就在一家人在客厅里说话的时候,家中的女管家金丽斯夫人缓步走了过来,轻轻的冲着众人施了一下礼,然后开口说道:“先生夫人还有少爷和小姐们,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请各位移步到餐厅里面去享用。”
  艾登先生闻言,便伸手扶着自己的妻子往餐厅那边走去,同时还不忘回过头叫自己的儿女们跟上。
  艾登家的餐厅遵循古礼,男人和女人们分坐在两边,而且除非必要否则是不会有人在用餐的时候说话的。
  亚瑟将一块熏牛肉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一边细细的咀嚼,一边小心的观察着餐桌之上其他人的表情,虽然大家都遵从礼节并没有说话,就连要加餐的时候也是小声的吩咐身边的仆从。但是每个人的性格毕竟不同,从他们的表情之上观察他们心里的想法,是亚瑟来到这里之后,帮助他迅速的融入到人群里的一种方法。
  虽然现在他已经不太需要对家人再使用这种方法了,但是长期以来的习惯却是保留了下来,所以亚瑟就把这当成是一种猜一猜的游戏继续了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