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暖冬+番外 作者:久尾

字体:[ ]

 
 
文案
宁林重生在了父母双亡的十六岁,对于友情,爱情重新做出了选择,
然后带着爸妈留下的萌包子抱紧了许诚安的大腿,
从此迈上了幸福的康庄大道,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
 
公告:本文将于4月21日入V,希望小天使们多多支持,爱你们,么么哒。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重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林许诚安 ┃ 配角:宁萌,胡博知,白长风,萧鼎 ┃ 其它:与子同袍
 
 
  ☆、重生
 
  冬天的江水冰冷刺骨,江水慢慢淹没他的身体,他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只能看着那个凶手带着得意的笑扬长而去。他渐渐模糊了意识,过去的一幕幕飞快从眼前划过,他终于无力的阖上眼,那一刻他似乎看到了那张被白长风笑称为全家福的照片。上面有他和萌宝还有——许诚安。
  “哇哇哇哇!!!”
  婴儿的哭声唤醒了正在睡梦中挣扎的宁林。宁林抚了抚额,摸到了满头冷汗。而他身旁的婴儿正在哇哇大哭。宁林摸了摸宝宝的小屁屁,果然是拉了。宁林熟练的给宝宝擦干了屁屁换了干净的尿布然后拍着宝宝的背哄她入睡。
  重生回十六岁已经三天了,他已经办完了父母的葬礼并拿到了父母的保险赔偿金。他可爱的妹妹宁萌现在才六个月,距他九月份开学还有一个多月。把小萌宝哄睡之后宁林睡不着了,索性起身去了客厅。
  这是一间四室两厅两卫的房子,是他父母留下的,装修得很用心。浅咖啡色的主卧是父母的房间,还有一间蓝色的房间是他的,粉色的房间是小萌宝的,另外还有一间暖黄色的客房。现在的宁林就和小萌宝就住在主卧。
  宁爸宁妈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妻,生同衾死同穴,一起死于一场车祸。宁妈二十岁有了宁林,三十六岁才又生了宁萌,但还没来得及看他们长大就都离开了。上一辈子的宁林十六岁的时候就开始一个人照顾宁萌,努力学习工作养妹妹,但宁萌还没来得及长大就死于一场医疗事故,那个时候她才八岁。他一直以为是因为许诚安刻意报复所以萌宝才会因得不到及时的救治而死。
  直到死前的那几天他才知道真相,真正的凶手竟然是他一直以来的“好兄弟”萧鼎。他买通了一个司机撞了宁萌,故意阻止医护人员施救,然后哄骗宁林签下遗体捐赠书,用宁萌那颗与有心脏病的市长千金匹配的心脏换了一个锦绣前程,最后那个魔鬼将他推进了冰冷的寒江。
  宁林从茶几下掏出一包宁爸藏下的烟,到厨房点了一根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抽。宁爸宁妈因为买了房所以留下的钱不过两三万,加上六十万的保险金足够宁林把自己和小萌宝照顾得很好了。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挣钱,而是找一个能够信任的人在他上学的时候帮他照顾小萌宝。
  上辈子是他听信了萧鼎这混蛋的花言巧语把小萌宝交给了萧鼎的父母带,结果小萌宝生了几场大病几乎掏空了爸妈的赔偿金,当时如果不是白长风许诚安他们施以援手,他连房子都要卖了。
  他当初还以为小萌宝天生体弱,现在想想或许根本就不是这样。萧爸和宁爸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了,他和萧鼎也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所以当初他领赔偿金的时候还是萧鼎他爸陪他一起去的,当年宁林急得快要卖房子的时候他不仅不曾劝说,还主动帮忙联系房屋中介,当时他说因为是二手房所以人家只出一百万,要不是当初宁爸宁妈是带着宁林一起去看的房子,宁林知道这房子是爸妈花了二百多万买的他就真一百万卖了。
  当初为了买这间房子宁爸还卖了车和老房子,不过当时他也只是怀疑房屋中介看他小故意压价,压根就没怀疑过萧鼎他爸,现在看来压价的根本不是房屋中介,而是萧鼎他爸。见财起意,他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他谋宁家的财,萧鼎谋宁家的命,这对父子配合地当真是天衣无缝,让宁林恨得咬牙切齿。
  烟雾缭绕中,宁林想着想着就想远了,一直到天亮他都没想出什么好主意,只能叹一句船到桥头自然直。然后把烟掐灭,开窗散散空气,收拾好烟头,然后洗澡洗头刷牙洗脸,把自己收拾好后烧水冲奶。
  “嘿!哥哥的小萌宝醒啦,没哭真乖,咱们拉完粑粑喝奶奶好不好。”宁林进房的时候小萌宝已经醒了,不哭不闹,睁着她黑珍珠一般的大眼睛啃着白嫩嫩的小脚丫。
  “咿呀咿呀!”小萌宝看到宁林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仅有两颗小门牙露了出来,让宁林想起了小白兔,不禁喷笑。
  给小萌宝把尿的时候小萌宝不满地嚎了两声,但等到宁林给她喂奶的时候小萌宝便乖乖的喝了起来,小手紧紧的抓着大奶瓶,不时看宁林两眼,看到宁林在看她便猛喝两口,好像下一秒宁林就会把她的口粮抢走一样。看着泪珠还挂在睫毛上的小萌宝小心翼翼的样子宁林不禁哑然失笑,然后满头黑线,貌似在宁爸宁妈还在的时候他没少干抢小萌宝奶瓶的事,虽然他是为了逗小萌玩,但小萌宝明显不是这样想的。喝完之后看着还剩下一点点牛奶的大奶瓶,小萌宝看了看宁林又看了看她手中的奶瓶,然后很有兄妹爱的将奶嘴塞到了宁林嘴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好看在说“你快喝呀!”
  宁林囧着脸喝掉小萌宝剩下的半口奶,给小萌宝洗了脸擦了润肤霜后将小萌宝放进学步车里,给了她一个婴儿专用磨牙棒啃。然后看着快要弹尽粮绝的冰箱勉强从里面找出了一筒面条和仅剩的两个鸡蛋,用一个鸡蛋给小萌宝蒸上蛋羹,再用剩下的一个鸡蛋给自己下了碗面。吃完早餐宁林开始洗衣服收拾屋子,在他忙碌的时候小萌宝很乖,除了要尿的时候哭了两声外一直很乖巧的啃磨牙棒,不时到某个房间找找宁林,看到宁林在忙就又遛到客厅啃磨牙棒。
  收拾好屋子晾好衣服,看见外头阳光正好,宁林将被子也晒到了外面。给小萌宝喂完蛋羹,宁林就开始整理需要买的东西。
  “奶粉快没了,要去买两罐奶粉,还要买两打鸡蛋,米也不多了。油米盐酱油醋要在家备上一些。尿片也不多了,这个买……买多少……买十包,现在天气热,可以给她买几件小肚兜。对了,现在可以开始早教了,可以去买一台录音机,然后买一些磁带,每天给小萌宝放一小时中文诗朗诵,放一小时原声带英文演讲,其余时间放古典乐钢琴曲,要多买一点磁带,不能让她厌烦。啊!还要买故事书图画书,给她讲故事,她……应该能听懂吧。天气热,要给她买爽身粉。还要买台榨汁机,平时给她弄点果汁。对了洗衣粉和卫生纸也不多了,再然后还要买几本高中的资料书。”宁林一边说一边用笔记了下来,仔细想了两遍确认无误后就准备出去买东西。
  “小萌宝,哥哥带我们小萌宝出去买东西。”宁林套上一件白T,背上包抱上娃带上钱包和钥匙,举着伞出了门。
  宁林回到现在的时候他连赔偿金都已经拿到了,没能再见到爸爸妈妈对宁林来说是很遗憾的,但他毕竟已经失去父母十年了,比起留恋过去,他知道他应该把握好现在,珍惜还在眼前的。小萌宝很乖巧,很少哭,很好带,对于她长大后的样子宁林的评价是——智商高,看人准。她喜欢他,白长风,许诚安还有他其他的一些朋友,除了萧鼎,她从来都不搭理萧鼎。结果她喜欢的人都不错,讨厌的是个大坏蛋,看人准得不能再准了。至于智商高,她还不到八岁就已经有了一副老学究对学习的严谨态度了,每次考试都是满分。虽然未来的小学究如今连牙都没长齐,但宁林已经下定决心要好好培养她了,不能浪费她的天份。
  宁林住的小区地段好环境好,离商场也不算远,搭上出租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宁林抱着小萌宝进了商场,幸好他一直生活在这个城市,对于他需要常去的地方记得挺清楚,不然十年城市一大变,他早晕头转向了。
  “呀!哦哦!咿!”小萌宝显得很开心,在宁林怀里一蹦一蹦的,让宁林的心情也跟着轻松起来。这个时候的商场虽不如十年后的漂亮,但到底是十年后不但屹立不倒还不停扩张壮大的大商场,如今已经算是初具规模,商品种类也比其它地方丰富一些。宁林取了一辆手推车,将小萌宝放在里面推着走,把小萌宝兴奋地咯咯直笑。
  拿出清单,要买的东西还不少,宁林深吸一口气冲向了婴幼儿区,天大地大小萌宝最大,先把小萌宝的东西买齐再说。
  “阿姨,请问六个月的宝宝喝哪种奶比较好?”在奶粉架前纠结良久的宁林最后选择咨询售货员,谁让他出门前忘记看一下小萌宝的奶粉罐了呢?对于奶粉他毫无了解,就知道一个X鹿,还是绝对不能给萌宝喝的。
  “那您是倾向于购买国内的还是进口的呢?”穿着黑色工作裙的售货员带着得体的微笑认真的询问宁林的想法。
  “我对奶粉不太懂,国内的国外的都无所谓,关键是够健康。”宁林摸了摸小萌宝滑溜溜的脸蛋,认真的说。
  “那您可以考虑一下这一款,国外大品牌,在国外的口碑很好,品质是有保障的,而且性比价很高,0到6岁都可以选择这个牌子,我儿子三岁了,喝的也是这种。”售货员很专业的向宁林推荐了一款价格中等的奶粉,服务态度很不错。
  “那我先买两罐,多谢了。”拿上两罐牛奶后宁林又给小萌宝买了爽身粉尿布小肚兜,买完这些后宁林转战菜市场区,一边走一边看。
  “林林!”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萌萌的存稿君┴┴~(≧▽≦)/~┴┴
 
  ☆、萧鼎
 
  当宁林习惯性的回头,凭借着自己5.2的视力看清喊他的人的时候他就已经后悔了。好不容易出来逛个商场都能碰到萧鼎,搁十六岁的宁林眼里叫缘分,搁二十六岁的宁林眼里叫冤家路窄。显然萧鼎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宁林拉进黑名单了,很热情的朝宁林走来。
  “哇哇哇哇!”
  听到小萌宝的哭声宁林恨不得给她定32个赞,借着抱小萌宝宁林不着痕迹的避开了萧鼎准备搭在他肩上的手,与他拉开了距离。
  “萧鼎啊,你一个人?”宁林哄着还在抽噎的小萌宝,漫不经心的向萧鼎打了个招呼。
  萧鼎比宁林大一岁,一米八的身高,皮肤有些黑,浓眉大眼。是很憨厚的长相。这样的长相讨老人们喜欢但在同龄人眼里就有些土气了,所以异性缘不怎么好,又因为个性要强,在男生堆里也不怎幺玩得开。以前都是宁林带着他玩,但宁林虽然爱玩但脑袋聪明,以接近满分的成绩考上了A市的重点高中,而萧鼎的成绩虽然一直是中上游,但离重点高中的分数线还有一些距离,他后来之所以能和宁林上同一所高中也是萧鼎他爸花了大把的钱走的后门。
  “对啊,我帮我妈买点菜。你带你妹妹出来买东西?”萧鼎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笑得很憨厚。
  “嗯,家里没什么菜了,我出来买点。”宁林很自然的忽略了萧鼎脸上那副再虚假不过的怜悯之色,谁让酒瓶底一般的眼镜都遮不住他眼里的幸灾乐祸呢。
  “叔叔阿姨的事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再难过了。对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萧鼎貌似亲切的往宁林心里捅刀子,脸上的笑怎么看怎么可恶。
  “好好上学天天向上呗,我妹睡着了,我要先去买东西了,先走了啊。”宁林摸了摸小萌宝的小脑袋,头也不回的推着手推车往卖收音机的柜台走。
  “那回见。”
  等到再看不到萧鼎后,刚刚还趴在宁林肩上的小萌宝立马精神焕发的直起了身子,在宁林怀里蹦了两蹦。
  “咯咯咯咯咯咯!”小萌宝胡乱的拍着宁林的肩,脸上的笑止也止不住。
  “我的小宝贝哟,真是太贴心了。你也讨厌他是不是呀?哥哥也讨厌他呀!”宁林乐了,萧鼎还真不讨人喜欢,小萌宝一看见他就装睡真聪明。
  把所有东西买完花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东西太多宁林还多花了一点钱让商场的工作人员送货上门。宁林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把睡着了的小萌宝放到床上后他就开始整理买回来的东西。他先把买的钢琴曲磁带放给正在睡觉的小萌宝听后才开始将所有东西分门别类的放好。然后开始做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