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玩宗师在现代 作者:微风唐唐(上)

字体:[ ]

 
 
文案:
民国年间古玩修复高手雁游被害身死,重生现代,成为一名十六岁的普通少年。鉴宝修复的能力也神秘提高,一跃跻身宗师水准!
华夏国八十年代末,古玩行百废待兴,商机无限,钱途无量。
修复、鉴宝、风水、卜卦、医术……信手拈来。
江湖切口、旧时门派、失落传承……了若指掌。
且看雁游如何闯出名号,再拾宗师身份,甄宝捡漏,报仇雪恨!
 
雷点醒目:
1、本文现代半架空,强攻强受,YY爽文,一对一,HE。无生子,攻受只搅基不BG。
2、主角是受,金手指是修复古玩与鉴宝的能力非常厉害,近乎异能,但不会太夸张,在合理可控范围之内。
3、故事有考据有胡诌,只为博君一乐。不喜请叉,谢绝恶意挑刺评论。
 
内容标签:古穿今 三教九流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雁游,慕容灰 ┃ 配角: ┃ 其它:古玩,修复,盗墓,现代江湖
 
银牌编辑评价:  
为守住一件国之至宝,民国年间古玩修复高手雁游被害身死。重生华夏八十年代末,成为一名普通少年。修复、鉴宝、古玩、彩宝、美食信手拈来。江湖切口、旧时门派、失落传承了若指掌。且看雁游如何闯出名号,再拾宗师身份,甄宝捡漏,摧毁跨国走私集团,了却前世今生的新仇旧恨! 
一个腹黑与二并存的逗比攻慕容灰,一个爱憎分明古玩高手斯文受雁游,再加只爱唱艳曲的鹦鹉和呆萌喵,就是吉祥的一家。故事在八十年代末,一段远去的质朴岁月经由作者细腻笔触,娓娓道来。又以古玩奇珍为引,串起历史掌故、江湖九流、跨国商斗等传奇。感情戏细腻自然,剧情巧思迭出,值得一读。 
 
 
  ☆、1  灭口
 
  昨夜刚下过一场暴雨,空气中满是土腥味。残雨顺着瓦檐缓缓滴落,敲在满是坑洼的台阶上,显得这处本就破旧的小院更显寒酸。
  一块松脱多日的断砖经不得雨水冲刷,早就摇摇欲坠。眼见水珠越汇越多,忽然又有一大串雨水簌然滑落,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残砖彻底冲成了数瓣,跌滚四散,发出几声异响。
  庭前动静不小,屋内的青年却是头也不抬,依旧专注俯首案几,小心翼翼地摆弄桌上的玉石残片。
  半晌,青年忽然将手里拂土的毛刷一掷,喃喃自语道:“不对,不对劲。看这图案,这片玉雕壁画只是一小部分,而不是全部。它实际至少该有四丈以上,而且是用整块好玉雕凿而成,不是拼凑的。普天之下,谁有这么大的财力?”
  虽然末一句自言自语用的是疑问,但自幼博览群书,对各色古玩来历了若指掌的雁游心里早就有了肯定的答案。
  时值民国年间,时局动荡,战火未歇。不少有能力的富贵人家纷纷举家迁居国外躲避战乱。但也有不少外国商人看准机会涌入华夏,大发他国之难财。其中,就有许多古董商。
  所谓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加上政局不稳,总统走马灯似的换,无数权贵一夜之间沦为平民甚至囚犯,这些人为了打点减刑或是裹腹,迫不得已将原本收藏的古玩珠玉拿出变卖。
  还有推翻帝制之后,外国军队、各路军阀几番进出皇宫,甚至盗掘皇陵,不知有多少大内府藏的珍宝流落到民间。
  物价飞涨,百姓们连饭都吃不饱,更买不起古玩,新得势的权贵们也买不尽这许多奇珍。
  但外国商人不同。之前八国联军火烧抢掠圆宁园,不计其数的华夏古董流落海外。有精美绝伦的玉器瓷器,巧夺天工的宝簪珠饰,传承千年的书画墨宝……这些珍宝在各国引起巨大轰动,让外国人见识到了这个古老神秘的东方国家的千年精髓,更引得许多外国商人如逐臭之蝇一般,飞扑到正遭受战乱的华夏,企图在这乱世中大发横财。
  四九城乃是数朝京都,昔年天下奇珍汇萃之处,这些商人绝大部分都汇集到了这里。他们先四处收购流落到民间的古董,过了一两年,觉得世面上再难收到奇珍,不满足于那些“平庸物件”,便将主意又打到了其他地方。贿赂军阀开皇陵倒斗、买通贪财之人在名胜之地偷宝……种种强盗行径,数不胜数。
  国内,有的古玩商人将良心一昧,靠为这些人跑腿办事发了大财;也有的商人看在眼里痛在心中,却因没有能力阻止,只能做到不与之同流合污。
  雁游是个没落官宦家族的子弟,往前数上几十年,他家也曾阔过。但打从曾祖开始,便一代不如一代,到了他出生时,又正逢乱世,已是家无隔夜之炊,日子过得十分窘迫。
  不过,破船尚有三斤钉。他家虽然穷了,但老一辈的学问眼力都没断了传承。雁游先祖嗜爱古玩成痴,曾是有名的收藏家,一辈子不知见识过多少珍宝,著下图文并茂的《鉴宝》一书传予子孙。雁游从小阅读这本书,不但对古玩鉴定有独到见解,还把先祖藏书里那些晦涩之极的修复书籍也琢磨透了。
  他十八岁那年,正赶上皇室王族收藏的古玩大量流落民间,形成一股收藏热。他便靠替人掌眼、修复古玩来挣些衣食。十年下来,在四九城已是小有名气。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谁不敬重有真才实学的人。不管走到哪儿,他都被人敬一声雁爷。
  但凡是对这行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雁爷眼光毒,手艺好,人厚道。也知道他只为国内买家做事,绝不给外国人、以及为洋商跑腿的古玩商办事。
  他说,一己之力太过渺小,又没有扭转乾坤的本事,能做的不过是尽到绵薄之力,至少不让半件珍宝从自己手上流落到国外。
  大伙儿敬重他这句话,十年以来,还没谁来诳过他。
  但今天,似乎是碰上例外了。察觉这块玉雕壁画面积不小的同时,他也记起了最近从报纸上看来的新闻:前朝西太后在热河的避暑行宫被盗,原本安设于寢宫、足足有四丈见方的一幅麻姑献寿玉雕图下落不明。事发前几日,有几个洋人曾借口游玩,到那里拍过照。
  所谓献寿,自然是寿桃。看着桌上被拼起的几块残片上、那栩栩如生的桃梗桃叶图案,雁游怒火中烧:必然是有洋人买通了当地人,凿碎壁画偷偷运出,却又无法修复完整。冲着自己的名声,雇了城里的古玩商钟麻子,谎称这是某位遗老在躲避战火时打碎的家传玉雕,来请自己修复。
  以为这样就能瞒过自己么?他们未免太低估了自己的眼力!
  想起在报社当记者的某位好友,雁游匆匆换了套见客的长衫,准备将朋友叫来拍照,曝光这件盗窃罪行。他小半辈子与古玩为伍,不爱名利,唯爱古玩,最见不得这种事!
  却不想,还没出门,倒有人先敲响了门:“雁爷在家么?”
  听出这正是把壁画交给自己的钟麻子在说话,雁游更加生气,准备马上把此人拉到报社去。
  开了门,钟麻子没发现雁游脸色难看,径自笑问道:“雁爷,昨儿个送来的东西,你看能修复好吗?我那老主顾还等着答复哪。”
  “老主顾?”雁游冷笑道:“钟思勉,你向来做的是新贵们的生意,几时勾搭上洋人了?”
  闻言,钟麻子顿时脸色微变,强笑道:“雁爷,这话是从哪里说来?你听错了吧。”
  “热河行宫的事儿城里传得沸沸扬扬,你当我是聋子?”雁游一把扣住他的手:“报社还在追踪这条新闻,你来得正好,跟我走一趟,咱们源源本本把事情说清楚了,谁雇你干的这活儿。”
  国家危难之际,人人痛恨汉奸。那些吃洋饭的古玩商虽然在百姓里的名声不像汉奸那么臭,但在古玩行里,却颇受冷眼。如果只是搜罗些物件卖给洋人也就罢了,但胆敢盗窃偷卖,一旦被知道,那是人人喊打,再也没人肯和他们做生意。
  钟麻子明知道这副献寿玉雕是盗窃得来,却还帮着洋主顾蒙骗雁游,妄图修复,一旦宣扬开来,就没法儿在四九城的古玩行里立足了!
  钟麻子自然知道这些厉害关系。他也知道雁游的脾气,但偏偏整个城里就属雁游的手艺最好,其他人根本没法修复得天衣无缝。他左思右想,还是抱了几分侥幸心,编了一套谎话把东西交给雁游。没想到仅仅只是一天的时间,雁游就识破了!
  想到事情揭穿后的窘境,钟麻子顿时慌了神,再挂不住笑,低声下气地说道:“雁爷,我也是一时糊涂,你把东西还我,咱们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改天我办桌一等的燕窝席面向你赔罪,啊?”
  雁游正在气头上,根本不吃这一套:“不行,除非你把东西交给政府。”
  “交到上头?”钟麻子一紧张,不觉说漏了嘴:“我可是和迈克尔老爷签了合同的,他才付了我三成的钱,交上去我不就亏本了?”
  他的话再度勾起雁游的火气。这下子,不管他再说什么雁游都不听了,只强拖着他往外走。
  两人一个拉一个挣,刚刚走到门口,一个金发碧眼,身材高大的洋人突然挡住了雁游的去路,说着一口流利的华夏语:“先生,你们华夏人有句话叫买卖不成仁义在,别这么强硬嘛。”
  钟麻子苦着脸道:“迈克尔老爷,不是让您在外头等吗,怎么进来了。”
  一问一答,雁游立即知道了此人的身份。他冷冷说道:“这不是买卖,是盗窃案,强不强硬也不是我说了算,官府才能判决。”
  “你是生意人,和气才能生财。”
  虽然嘴里说着软和话,但迈克尔早就听钟麻子说过这名俊秀青年的原则。见他目光坚定里透着厌恶,知道此事不能善了。早在墙外听到两人争执时,他已经起了杀心。
  “雁先生,不如我们先回屋再谈谈,如果你还坚持己见的话——”
  迈克尔一边慢吞吞地说话,一边将雁游往里逼退了几步,又反手掩上大门。当说到末一句时,他突然揪住雁游的头发,另一只手捂住嘴,狠狠将雁游的脑袋往院里的石桌上磕去!
  迈克尔突然发难,不但毫无防备的雁游没有反抗之力,钟麻子也吓傻了。等回过神来,只见雁游脑骨下凹,鲜血汩汩流出,出气多进气少,眼见是没救了。
  “你——你——”钟麻子哆嗦了几下,好不容易才迸出句囫囵话:“你怎么能杀人!”
  确认雁游已然气绝身亡,迈克尔才松开了手,取出手帕擦拭着溅到脸上的几点血迹,满不在乎地说道:“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他想把这件事告诉报社,那怎么可以。我跟你说过,这件珍宝我要献给日不落帝国的女王,不能闹出丑闻。”
  注意到钟麻子恐惧的眼神,他又说道:“现在四九城里非常混乱,我们伪装成小偷上门抢劫杀人,没有人会看出破绽。”
  他生性残忍,来到华夏后手上已沾过好几条人命,这次故计重施,根本不放在心上。
  “不行,不行!”钟麻子语无伦次道:“我不做帮凶。”
  闻言,迈克尔冷笑道:“这可由不得你。你要告发我么?但你帮我蒙骗这个人在先,刚才又没有阻止我,已经是我的帮手了。法官会怎么判定?事情一传出去,你的同行们会怎么看你?再说,我杀了他,正好帮你保密。只要你也帮我保密,我就再多加你一半报酬。”
  一番软硬兼施的话下来,钟麻子顿时没了主意。纠结片刻,他咬了咬牙,说道:“好,事已至此,我就帮你一把!不过报酬我要翻倍!”
  “没问题!”迈克尔大笑道,“华夏那句话怎么说来的,识时务者最英俊。今天这件事,除了你和我,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自负残忍的迈克尔认为雁游已死,只要堵住钟麻子的嘴,就是神不知鬼不觉。但他却不知道,冥冥之中,一双充满愤怒仇恨的眼睛正狠狠瞪着他。
  
 
  ☆、2  1989年7月27日
 
  
  雁游的意识迷糊昏沉,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