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玩宗师在现代 作者:微风唐唐(下)

字体:[ ]

 
  ☆、第51章 暗道惊魂 
 
    那是一处低矮的岩崖,离村子颇有一点距离,上面矗着一座孤零零的小棚屋。白色的浪花拍在崖底,予人摇摇欲坠之感。
    屋外反扣了一条舢板,一名只穿着短裤的男子正爬在上面忙忙碌碌地修补。他似乎是经常下海,又顾不得打理,半长不短的头发上点点海盐凝结如霜,远远看去活像个老头子。
    那悬崖离海平面至少一百来米,这人是怎么把船拖上去的?
    村长瞟了一眼,随即不耐烦地说道:“那人姓白,我们都喊他白生,是个光棍。他在村里最懒最穷,绝对不会帮你搞什么调查的,你还是别处看看去吧。”
    最懒?只怕未必。要么村长是灯下黑,没注意到种种反常之处。要么,也是参与者?
    雁游眸光微动,又打量了下秦师傅的神色,想看看能不能从他的神情里发现点什么。
    孰料,后者也正眼巴巴地盯着他,见他回头,神神秘秘地靠了过来:“小雁同志,我发现啊,这村子肯定做着不可告人的勾当。你看他们的码头,好几家渔网都积了厚厚的砂,明显是不打渔的。你想想,一个渔民不打渔,他还能干什么?”
    雁游微一抬手,打断了还想卖关子的秦师傅:“我看出来了,从他们这儿出海离港岛较近,想必在做偷渡的生意。”
    广州离港岛差不多是一步之遥,自解放后就没断过偷渡者。起先,这些人多为不甘心再过苦日子、想换个地方掘金的当地渔民。后来名声渐渐传开,许多在港岛有亲戚朋友、又在内地混得不如意的人,都设法到这里来偷渡。
    一些不愿离乡又头脑灵活的当地村民,便趁势做起了“引渡”。偷渡者们也从原本绑猪尿泡凫水、一旦腿肚子抽筋就完蛋的土办法解脱出来,得到了最佳路线专船接送的待遇。双方可谓皆大欢喜。
    60年代末到80年代初这段时间,内地人只要踏上港岛,都能取得当地合法身份。后来规矩渐严,黑户们需在港岛住满七年且有合法工作,并有三名以上港人一起作保,才能落户。再再后来,偷渡客想拿身份完全是痴人说梦了。
    如此一来,想到港岛重新开始的人渐渐少了。但与此同时,港岛的某些人却又开展了一项“新业务”:以港岛为跳板,先上岛,再转到西方国家。当然,费用也相对高昂得多。
    兼之此时西方国情渐渐传入华夏,人们惊讶地发现,原来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并没有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反倒比他们滋润得多。加上国外遍地黄金、洗盘子就能当万元户的种种传言鼓动得人头脑发热,许多人打听到门路,都不约而同选择了拼搏一把,到异国他乡重新开始。
    虽然有关部门年年查处,但偷渡者依旧屡禁不止。靠这行吃饭的村民来钱轻省又丰厚,难怪三羊村远较其他地方富庶得多。
    这些情况,都是来广州的路上,慕容灰告诉雁游的。
    当下秦师傅见雁游了若指掌,马上收起了卖弄的心思,干干一笑,说道:“他们干这行怕不二三十年了,如果说和暗香门没来往,那才叫奇怪。小雁同志,我看咱们是找对地方了。只可惜现在人手不够。要不等慕容少爷过来,咱们再逼村长招供?”
    雁游不知两村距离有多远,便问道:“他大概多长时间能过来?”
    “一两个小时!”秦师傅脱口而出,随即发现说漏了嘴,赶紧往回找补:“当然,这是走路花的时间。我们蹬三轮就快得多,慕容少爷来时搞了张车,肯定会更快,大概二三十分钟就到了。”
    在全是沙土、没有像样道路的地方,汽车往往走得比牛还慢。不过,这番欲盖弥彰的谎话,反倒让雁游看穿了秦师傅的用意:他这是声东击西和调虎离山双管齐下,想利用三羊村把人都绊在这儿。
    不过,想想慕容灰之前调查出齐凤狡兔三窟,每次出海都换不同地方的做法,这三羊村多半还真跟暗香门有来往,只是这次恰好没有参与行动罢了,但村里必定还有他们的人。
    暗香门不知为何提前行动,现在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若能揪出三羊村的这条水线子与秦师傅对质,逼他们说出真相,也许还有转机。只是,这人会是谁呢?
    首先,村长与秦师傅不相识,而且秦师傅一直把嫌疑往村长身上带,可以排除。
    但一路走来,秦师傅没有什么遮掩避讳的举动,这却有些奇怪。雁游自认,自己的行动完全是临时起意,他不可能事先防备,更无法通知同伙。一般来讲,不是该担心不知情的同伙说漏嘴吗?
    除非,他有自信那同伙不会看见自己。可三羊村就这么一百多户人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现在他们又把村子转了个遍,怎么能保证不碰上?难道那同伙每天还定点睡觉么?
    ——对了,有一个人,他们能看见他,他却看不清他们!
    意识到这点,雁游二话不说,马上向接待室奔去。
    “小雁同志?小雁同志?!”
    秦师傅吓了一跳,想要喊住他。但无论怎么喊,雁游始终没有回头。
    这时,众人都在室内喝够了水,像蔫巴巴的叶子吸足了养份似的,重新舒展起来。有站在门口张望的人见雁游风风火火地跑回来,还热情地招呼道:“小雁同志,先喝口水歇一歇啦。”
    雁游向他摆了摆手,大声说道:“我找到线索了,请大家跟我走一趟,把那人拿下!”
    紧紧跟在后面跑进来的秦师傅乍听这话,惊得心脏狂跳:“这、我们哪儿有证据?不是说好等慕容少爷过来再说吗?在人家的地盘上妄动,不吃大亏才怪。年轻人就是心急,不要——”
    “闭嘴!误了事你来承担责任?还是说你同他们是一伙的,所以才拖着我们团团转却始终找不到线索?”
    雁游长眉一轩,平时秀气斯文的一个人,瞬间压迫感十足,秦师傅竟一时不敢接话。
    他明知秦师傅不干净,却因为没有人手来压制此人,便故意点破怀疑,反倒将他逼得暂时不敢妄动——秦师傅从这话里知道自己并未暴露,不由抱了侥幸,便想留这“有用之身”,伺机再在暗中破坏。
    一句话将住了秦师傅,雁游转头又对其他人说道:“走!”
    几人哄然一应,马上挟裹着秦师傅健步如飞地往外跑去。
    这时,一肚子疑惑的村长也跟了过来。见这伙人一副摩拳擦掌准备惹事的样子,顿时大惊失色。
    奈何无论怎么扯着嗓子喊,都得不到回应。跺了跺脚,赶紧也召集了十几个青壮跟上,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反骨仔。
    白生觉得自己人如其名,白白生在这花花世界,从小到大却没享过一天福。
    不过,时来运转,近来他终于逮着个好机会,只要把胆子放大些,不必辛苦操劳也能挣大钱。再做上几年,相信他就能盖起村里最气派的洋房,再娶个村花,生几个大胖小子,养大了继续帮老板做事,赚大钱。
    说起女人,他不禁又想起了昨天送到这儿的那女子。这半年来他经手转运的女人也有几十个了,却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那小腰细的,那脸蛋嫩的,那小模样俊的,连城里电影院大画报上的女明星都没那么好看。
    可惜上头交待了,这女人不能碰,过两天还得送走。
    上头的话他可不敢违背,否则就得断了财路。于是,只能干瞪着眼流口水,有闲暇时偷偷发会儿春梦。
    补好了舢板,他也懒得收拾,回屋直接倒在黑得看不出本色的铺盖上。还没闭上眼睛,便听到门外响起杂乱的脚步声。
    没等他反应过来,几张生面孔一拥而入,眨眼间将了按了个结实。
    眼鼻嘴压在臭哄哄的床铺上挤得变形,白生惊得手脚抽搐。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也顾不得这人平时对他如何态度恶劣,简直像见了亲人一样,挣扎着发自肺腑地喊道:“村长救我!”
    雁游一行毕竟是外人,虽然占着大多有武功底子的优势抢先一步爬到了崖上,但熟悉地势的村民们随即也都赶了上来。
    见这伙外人居然拿住了白生,虽然这臭小子最不成器,连帮人偷渡这种最省力的活儿都懒得做,但好歹是同村,村长还是得替他出头:“你们不是念大学的人吗,蛮不讲理地欺负人是什么道理?要是不马上放了他,今天就别想走出这村子!”
    说着,一群手持木棒鱼叉的村民往前踏了一步,不怀好意地盯着雁游一行。在他们看来,十几个人围攻几个手无寸铁的人,绝对手到擒来。事实上,若不是顾忌着雁游大学生的身份,怕惹出后患,村长早下令动手抢人了。
    狭小的屋子被两拨血气方刚的大男人塞得满满当当,像是一枚打开了引线的手榴弹,火星四溅,一触即发。
    一直没逮着机会的秦师傅赶紧趁势帮腔,看似是在劝解,实际却是打压己方士气:“小雁同志,早让你不要鲁莽。你一个冲动,大伙儿可都得跟着吃亏。不如把事情摊开来了说,村长不是不讲理的人,相信一定能——”
    他字字句句全把祸水往雁游身上引,试图挑起内讧。但雁游却连眼风都吝啬给他一个,直接对村长说道:“你们村有人窝藏拐卖妇女,我这趟过来只为调查这件事。打捞沉船,只是个幌子。”
    “什么?拐卖?”心里本就有鬼的村长,还以为是有人误将偷渡当拐卖案子来查——偷渡者里也有女人,她们消失之后,家人往往对外谎称走失。在别人看来,可不就是被拐卖了?
    他还在琢磨该如何应付,却听雁游又说道:“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群女人,短短半年时间里足有近百人被卖到国外。村长,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知道你们村在做什么副业,也大概能猜到你现在的想法。但请你仔细想想,你们村接待过这么多女客吗?近来亲戚朋友里就没听说谁家的女儿走丢的吗?”
    他这么直截了当地挑破,村长先是大吃一惊,听到后面,又不由自主开始深思:偷渡不是简单的外出讨生活,是到一个从语言到环境完全陌生的国家从头开始,而且还走得偷偷摸摸,无形中心理压力更大。
    出于种种因素,有勇气孤注一掷的大多是男人。三羊村这些年来见过的女客,也就那么二三十个。要么是跟老公一起走的,要么是实在走投无路迫不得已的,远远不及雁游所说的数目。难道,这并非误会,竟是真的有人在拐卖妇女?
    还没转完念头,村民里突然有人叫道:“我老舅家的小闺女几个月前突然失踪了,难道是被人给拐走了?”
    听他这么一嚷,所有人目光都落到一直被忽略的白生身上。
    看见原本以为来了“靠山”、不停扭挣喊冤的白生突然像条死鱼一样僵住动作闭上嘴巴,大伙儿都猜到了什么。
    之前说话的那村民更是一标子叉到白生腰眼,险些戳烂了他的屁股:“说实话!要不老子废了你的命根子!”
    白生顿时跟犯了疟疾似的,不停地打摆子:“有、有话好好说,我还没娶媳妇……我是被冤枉的,都是那小崽子胡说八道。”
    “我x你老母!”
    一想到自家亲戚被这狼心狗肺的畜牲给拐卖了,那村民眼睛都红了。抡起叉子刚要照白生身上捅,马上被一群人死死拦住,生怕他一时冲动反而干了犯法的事儿。
    虽未“中标”,白生却早被吓得鬼哭狼嚎起来。但却抱了几分侥幸心,依旧口口声声地喊冤。只是他先前的反应却骗不了人,村民们虽未坐实,却也没人肯相信他的辩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