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二次婚姻 作者:西涼

字体:[ ]

 
文案:
因为瑞钦20岁时的意外怀孕,瑞钦和陆权东年纪轻轻开始了婚后养娃的生活。
正当外面疯传陆权东和他的竹马好友当红影帝柏景辉的绯闻的时候,原先一笑置之的瑞钦却在家中书房隐秘处发现一张神似自己的少年的照片,而那少年居然就是年少的柏景辉。
发现的秘密将两人的平静生活打破。
就在他们八年的婚姻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时,一场有预谋的谋杀把瑞钦、陆权东和他们俩的双胞胎儿子外加一只狗一起带回了他们的十六年前……
对陆权东心灰意冷的瑞钦带着两个从7岁变回4岁的双胞胎儿子还有变回胖嘟嘟小狗崽的爱犬DODO,在乡村老家开始了脱贫致富养儿子的日子,殊不知——
变回19岁少年的陆权东疯了一样千里迢迢去了丈母娘家发现根本没有老婆一家子……
 
内容标签:生子 婚恋 重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权东,瑞钦 ┃ 配角:布町,布朗,柏景辉 ┃ 其它:重生,婚恋,甜文
==================
 
  ☆、第一章  婚变
 
  “不了,宝贝们还在家等我呢。”
  “好吧好爸爸。”柏景辉不置可否地揶揄一笑,拍拍陆权东的肩膀就起身自己走了。
  陆权东谢绝了柏景辉一起去做个桑拿放松放松的邀请,拎着公文包到家的时候差不多午后两点钟,正是家里的两个小宝贝睡午觉的时候。他轻手轻脚地换了鞋,结果刚进门就被迎面砸来的一瓶红酒吓了一跳!
  “卧槽!”陆权东惊魂未定地一把夺下酒瓶,怒发冲冠,“瑞钦你想砸死我啊,发什么疯!”
  回答他的是瑞钦揍在他下巴上的一记拳头,直接把他揍翻在地,紧接着瑞钦把陆权东压在地上又是狠狠的几拳,直把陆权东揍得发懵,脸上花红柳绿,眉骨和下巴都被揍得隐隐作痛。
  陆权东火了,翻身一脚把瑞钦踹开撞到了身边的茶几上,“你他娘的今天吃错药了吧!别以为老子不还手!”说着陆权东按住瑞钦瘦削的肩膀想揍下去,就在这当口,他却看到瑞钦抬起的脸上那一双赤红的眼眶,愣住了,冲冠的怒发也耷拉了下来,“妈逼的你想弄死我也给我个说法对吧?”
  瑞钦微微蜷缩着捂住刚刚被陆权东狠踹了一脚的肚子,眼镜刚才被撞在茶几上磕碎了挂在他发白的脸上,衬衣也被茶几上翻倒的水全淋湿了皱巴巴贴在身上,他深深地喘了几口气,结果却被陆权东身上一阵阵传来的古龙水的香味气得心里更加发冷,陆权东是从不喷香水的。他曲着的手指摸到手边刚才那瓶红酒,对着陆权东的头又砸了下去。
  “卧槽!”陆权东险险架住酒瓶夺下,满脸满脖子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水,头上怒得想要冒烟,“瑞钦!你想弄死我不得说个明白?不想过了你他娘的跟老子说个清楚!”
  “汪汪!汪汪汪!”DODO从卧室那边冲了出来在陆权东面前急了眼地呲牙咧嘴,一副陆权东再敢对瑞钦凶就要扑上来的样子。
  陆权东额头的青筋都跳起来了,怒骂,“麻痹是他要打死我,你他娘的冲我叫屁叫!”
  瑞钦冷着脸一脚踹在陆权东膝盖上。
  陆权东猝不及防噗通跪在地上,怒瞪着眼睛跳起来就要回击。
  “把拔、老豆,怎么啦?”陆布朗小朋友牵着睡眼迷蒙的陆布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看着一片狼藉的客厅,吓呆了。
  听到儿子的声音,陆权东瞬间僵硬了,刚才再度冲冠的怒发像斗败的大公鸡的羽冠一样又一次耷拉了下来,他按按不断作痛的眉骨,喘着粗气道,“问你妈!”
  布朗和布町齐齐看着陆权东的头又齐刷刷瞅着瑞钦。
  布朗还算镇定绷着一张严肃的小脸,感觉不会是出大事儿了吧。
  布町却已经从瞌睡中被眼前的情况给吓回神了,圆眼睛里瞬间蓄了泪水,顶着一头睡觉翘得乱七八糟的呆毛呆呆地走到瑞钦身边抱住他的大腿,哽咽道,“把拔,泥萌怎么啦?”
  DODO也在边上配合小主人的问话一起汪汪了两声。
  听到布町已经带着鼻音的声音,瑞钦深深吐出了胸中一口浊气,木然的眼神软化了,轻轻摸摸布町的头顶,“好孩子,别怕。”说着他转头看了眼卧室那边,方才想起来今天中午张妈有事回家了,惊醒了两个孩子除了他们俩便没人哄了,也是他气急攻心没有顾虑周全。想到这里他牵着布町对布朗说,“这里乱,来,爸爸陪你们回房。”说着就准备同两个孩子回他们的卧室了。
  “等等!孩子们问怎么回事儿呢?这也是我想问你的。发疯发了这么久总得说个明白吧?”看着沉默不语的瑞钦,陆权东沉着脸对俩孩子说,“乖,你们先回房,把狗带上。”
  然而布朗和布町却杵在边上不动,担忧地望着两个爸爸。
  瑞钦抬起脸冷冷地问陆权东,“今天为什么不让我去接机,又到现在才回来?”
  陆权东莫名其妙地回道,“你带着俩孩子也不方便啊,我又不是没法回来,这不一下机就回来了么。”
  瑞钦唇边露出一抹嘲讽,但是最后抖着唇没再说什么,紧紧拉住两个孩子就回房了。
  布朗拉住瑞钦的手边走边回头看陆权东,下意识道,“把拔,那老豆……”
  布町听了也回头看看陆权东,又抬头看瑞钦。
  瑞钦圈住两个孩子,温声道,“乖,大人的事情小孩不要管。”
  “操!无理取闹!”有俩孩子在,陆权东也不好再找瑞钦麻烦,瑞钦不出来他更加不好进去问个明白,只能撸了一把汗湿的额发颓然倒在沙发里,心想他这急急忙忙地回来都什么事儿啊,真还不如同柏景辉去舒坦舒坦呢。
  瑞钦带着俩孩子回到他们的卧室,把平板打开给他们看动画片,自己坐在床沿上却木愣愣的。
  布町看到爸爸这样,连看最喜欢的动画片都没心思了,犹犹豫豫地看着瑞钦想问又不敢开口,布朗作为爸爸的小男子汉,小大人一样地照顾哥哥,“哥哥,我们来玩切水果吧,我们不打扰爸爸好吗?”
  布町被弟弟的话打消了念头,鼓起包子脸努力用软糯的声音道出哥哥的气势,“我也是这么想的!布朗你睡醒有饿吗,想吃草莓派吗?我去拿吧。”
  布朗看着布町明明自己一副馋了的样子却还要做出照顾他的模样不禁弯起嘴角,“好吧,不过现在把拔心情不好,你在这里陪着他,我去外面拿吧。”哥哥的心果然很大啊,刚才还特别担心把拔,现在就想吃草莓派了呢,想着布朗就拖着拖鞋轻手轻脚跑去厨房了。嗯,DODO也要吃点心呢,那就再给他拿点狗饼干吧。
  DODO甩着大尾巴跟在小主人身后。
  瑞钦没注意两个孩子的动静,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前几天,瑞钦在打扫书房的时候,在陆权东的一本书内发现一张和年少时期的他非常相像的照片,里面的少年穿着校服笑得一脸灿烂,仔细看那人校卡上却写着——柏景辉!他们实在是长得太像太像了!他向来和陆权东的一干朋友交往甚少,和身为影帝的柏景辉打的交道就更加的少了,却没想到过去的柏影帝居然和曾经的他这么的相像……思及他和陆权东的一切,一刹那他想了很多很多。
  他和陆权东真正在一起,不过就是因为他意外有了布町和布朗两个宝宝,当时他一个男人,被检查出已经怀孕五六个月,还是双胞胎,如此之下,两人才年纪轻轻结婚过日子的。此前,陆权东和他,一个是已经创业的富二代公子,一个是刚上大一即将面临退学的穷学生,两人天差地别,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他需要陆权东帮他渡过难关,而陆权东看上了他的人。原来,真的只是看上了他的脸而已么?
  他们俩在一起,自始至终只是一个意外。而他,只是某个人的替身么?
  瑞钦的心里极度地不确定起来,此时,电视里近日连续热播的那个传得沸沸扬扬的新闻便格外刺眼了。
  某娱乐周刊报道了一张陆权东和柏景辉在车内热吻的照片,还煞有介事地说中寰娱乐陆权东陆总特意跑到东州古城探班柏影帝。群众众说纷纭,纷纷说找到了陆总身为一个黄金单身汉却多年没有绯闻也不结婚的秘密,据说陆总和柏影帝是从儿时就相交甚笃的多年好友呢,而柏景辉的粉丝们也力挺陆总才是柏影帝众多绯闻对象里的王道CP。
  瑞钦当时在家看到新闻后一笑置之,觉得肯定是媒体拿错位的照片做噱头了,可是现在……
  手里拿着滚烫的老照片,他像触碰到了陆权东不得了的禁区一样,小心翼翼地又把照片放回了原位,可是却焦躁得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他和陆权东,已经在一起八年了,两个孩子都已经七岁了……他该怎么做……
  昨天他终于鼓足勇气打电话给陆权东,想要一问究竟,结果却被挂断电话,回过来的短信说是正在开会,明天就回来了。
  瑞钦压抑下怒气,想着也好,干脆当面讲清楚。
  晚上,他又打电话问陆权东是几点的飞机,他去接机,陆权东说不用了,他正好和柏景辉一起回来,让他照顾好宝宝就行。
  但是瑞钦已经知道他的班次,心里有天大的疑问却见不到陆权东,如此被动的焦躁,让他还是去了机场。他到机场的时候发现航班刚到不久,就打电话给陆权东,接的人却是柏景辉,很客气地说权东人走开了,随后陆权东短信过来说中寰有要事需要他直接回去,所以不用他来接了云云。
  瑞钦像被人泼了一桶冷水般低落地从机场出去,没想到出去后,却在附近一家茶餐厅角落看到陆权东和柏景辉正在吃东西,陆权东状似温柔地用纸巾擦掉沾在柏景辉脸上的酱汁,两人相视一笑,举止亲密语笑晏晏地相谈甚欢。瑞钦积蓄了多日的怒气,一下像被戳破了的气球一样,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反而好像一个偷窥者一样怕被他们发现,就那样形容狼狈地回了家。
 
  ☆、第二章  离家
 
  然而真正回到了家,瑞钦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下来。他在家里为了孩子们多年来担当着好似全职妈妈一样的角色,向来温良,但是这一刻心里的郁气让他急于想释放自己……
  和陆权东结婚那么多年,这是两人第一次动手,但是大打出手过了又能怎么样呢?他好像从来不认识那个人一样,直到现在,还在理所当然地欺骗自己。
  “卧槽,发什么神经也不知道,老子工作完了急急忙忙回到家,一顿饭都不给我收拾出来,连壶热茶都没有!一整天都在家干嘛呢?张妈呢?”陆权东暴躁地在客厅叨叨,想当然的没有任何回应给他。
  瑞钦突然起身,开始把两个孩子的几件衣服和生活用品往宝宝们的书包里塞,又回到自己的卧室把笔记本、平板、手机、钱夹和一些衣服塞到箱子里。
  “布朗、布町,跟我走。”瑞钦手上抱着一个,身边跟着一个,另一手拉着个小箱子,大步流星走出来,冲沙发上的陆权东冷冷道,“我们走了。”
  陆权东眼看连家里的狗都甩着尾巴跟在瑞钦后头要走,头上的毛又蹭蹭蹭竖起!嘿!这是要造反啊!“妈逼的有本事你就走,看离了我,你怎么活!”
  然而他气头上的话却恰恰又一刀捅在了瑞钦的痛处!是啊,他瑞钦一个男人,却自打大学毕业后就只知道待在家里带孩子。之前是陆权东口口声声说让他只管照顾好孩子和他们的家,他赚的钱尽够他们花用了,让他不必出去谋生,在家里想干点什么就干什么。然而在家里的日子,孩子们花去了他大半的时间,于是这样的生活不知不觉居然已经七年了……
  他瑞钦的确不是家里的顶梁柱,但是他也是一个男人,难道离了陆权东就不能活了么?这时候陆权东戳得他越痛,他想离去的心便越强烈!
  他没有再争辩什么,带上孩子和箱子还有他们家的狗,砰得一声摔门而去。
  留下不可置信的陆权东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看着空无一人的家里傻愣半晌后怒得猛一脚踹在门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