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降魔君 作者:上擅若随

字体:[ ]

 
书名:天降魔君
作者:上擅若随
木原只是难得早起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就倒霉的被天上掉下来的卞遥砸中。
砸中了也就算了,反正他失忆了,好歹不能欺负伤残人士。
失忆就失忆吧!可是为什么他连生活常识都没有,你是失忆不是失智啊魂淡!
你没常识就没常识吧,为什么非缠着自己给他当“十万个为什么”?!
你缠就缠吧,也没必要在床上也缠着吧!
喂,喂,卞遥,别装可怜,你这招都用旧了,好吗?
什么?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咳......咳,那什么,跟你开玩笑呢!你看,这不是给你留了好大的位置。
喂喂,轻点,腰都快被你给勒断了!
 
本文双洁,主受!
作者君专注双洁主受一百年!
 
修真:筑基、开光、融合、心动、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洞虚、大乘、渡劫、化神
 
修魔:聚气、炼体、凝元、意欲、吞噬、魔婴、出窍、离识、合体、碎虚、大乘、渡劫、化神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木原,卞遥 ┃ 配角:梁英,齐律 ┃ 其它:穿越,轻松
==================
 
    前卷:天上掉下来一个男人!
    第1章 少爷被天上掉下来的人砸晕了
 
  天空乌云密布,四周狂风呼啸,本是遥远的天与地,此时却显得如此逼仄,这里是桐良大陆素有凶名的天荒山。
  原本苍凉的地方今天却是热闹非凡,一名身着墨色长袍男子立于一个五十人布的降魔阵中,男子身上有多处伤口,墨色长袍被鲜血浸湿紧贴在身上,却是为男子更添一份狂野嗜血之美,头发上的玉簪歪斜,脸色有些苍白,手中一柄通体漆黑的剑却是舞的凛利狠辣。
  阵眼中一名白袍男子看着胶着的战势,心中着急万分,暗叹卞遥虽在闭关时被自己偷袭受了内伤,却不愧是渡劫巅峰魔修,被五十名渡劫期修士围战,还能撑这么久。
  白袍男子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他大声道:“诸位道友,是时候让这魔头消失了。”众人精神一振,纷纷迅速拿出一颗丹药吃了下去,谁也没注意白袍男子白玉诡异一笑。
  卞遥脸色难看起来,虽然他们动作很快,但他还是认出那是可以让人提升修为的魔丹,后遗症是两个时辰后使用者全身修为会在三天内无法使用,三天后修为会降一级,但关键是魔丹是魔界之物。
  想到这里,卞遥讽刺一笑道,“这就是你们正道之士的道义,用魔道之物除魔卫道。”
  众人脸色一时间青红交接,白玉见状道:“对付歪魔邪道自然不用介怀手段,动手吧,诸位道友。”
  卞遥冷笑一声盯着白玉道:“叛徒,留着你的贱命等本座来取。”卞遥捏碎刚才准备好的神级空移卷,不等他们反应已经凭空消失。
  白玉没想到卞遥居然有神级卷轴,要知道灵级的法宝都是有市无价了,何况更高一级在传说中的神级法宝。
  白玉眼睁睁的看着卞遥消失却无法阻止,恨不的咬碎一口银牙,听着修士们议论的声音更是心烦意乱,白玉勉强稳住面部表情,端起温文尔雅的笑容对众人道:“诸位道友,魔头既然已经消失,我们又处于魔丹效用期,还是回到门派修养为好,我就先行一步了。”白玉对众人拱手拜别。
  白玉回到洞府后,脸上的笑容才放下,脸上狰狞的看不出本来面貌。
  他计划了这么久,居然在最后一步出错,原本他是计划干掉卞遥后,再趁白道修士修为全封时杀死他们,这样他就会成为修真界的救世主,更是最强的修士,至于那什么魔丹,他当然使诈没吃!
  白玉转念间又想起卞遥临走前的话不禁害怕起来,他强行镇定下来安慰自己喃喃道,“至今为止还没听说过神级空间卷轴的具体作用,也许他回不来了,对,他肯定回不来了……”
  这里是凉州,凉州是华国有名的美景之城,在凉州的中心地带有一片古色古香的住宅区,位于繁华的高楼大厦间尤为突兀,但这里却是有钱人的向往之地。因为在这一线城市中心买高楼住房已是寸土寸金,更何况占地面积非常大的宅院。
  木原就是其中之一的住户,这得益于他有钱的父辈,木原家是红三代,到了木原爷爷那辈才开始经商,木原就是让人眼红的富三代。
  木原的父亲是个风流人物,木原是他父亲木笙大学时的风流种子,但木原母亲木梨却是个穷人家的女孩,木笙又没收心,想让木梨打胎,木梨是个倔强的女人,独自一人把木原拉扯到十二岁过劳而去。
  木原靠着母亲的遗产到十三岁时,木笙找到木原时只说:“木家的种从不流落在外,所以我必须接你回去。”
  木原冷眼看着他名义上的父亲,淡定道:“你叫什么名字?”
  “……木笙”
  “你明天再来接我,我要整理一下。”木原语气自然的像是明天阳光明媚,我们一起去郊游。
  木笙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自然是答应了。
  木原在木家主宅住到十八岁时,搬到凉州定居,甚少回在首都的木家。
  凌晨五点,木宅的主卧里,木原突然从床上坐起,木原清俊的脸上布满虚汗。
  木原低咒一声,又做噩梦了,木梨在四周都是白色的病房,脸色青灰,鼻端有浓重的药水味。想到这,木原脸色更是苍白,一时间心情烦闷,木原匆匆洗漱后,披了一件外套往院中走去。
  木原呼吸着晨间的清新空气,心情稍显好转,不由一时兴起想去看看花园。木原看着遍地的蔷薇,不禁闭眼轻嗅花香。木原突然睁开眼睛,因为有一道灼热的视线盯着他,木原转身就看到木管家像盯着稀有动物般看着他。
  木管家确定自己没眼花,清咳一声小心翼翼道:“少爷,您没事吧?”要知道他从少爷十五岁起开始照料,如今已有十年,却从没看他起这么早过。
  木原有些哭笑不得,他只是散个步至于吗,道:“早上天气好,我……”木原话还没说完,就在管家惊恐的眼神中倒下,因为半空中突然掉下一个人,就是那么准的砸中了木原。
  木管家愣神好一会才想起叫医生,因为木原讨厌去医院,所以有私家医生。
  这私家医生是木原大学的好友,为人放荡不羁,也就只有作为医生时才正经一些,用木原的话来说就是“梁英穿着白大褂时是衣冠禽兽,脱了白大褂就是一禽兽。”
  梁英赶到时已是六点钟了,木管家一看到他就往木白的卧室拉。
  梁英有些无奈道:“到底怎么一回事?”
  木管家道:“少爷被天上掉下来的人砸晕了。”说着推开木原的卧室,领着梁英进去。
  梁英哈哈大笑起来,“木伯,想不到你还会开玩笑。”
  木管家木着一张脸,道“我没开玩笑,梁少请给我们家少爷诊治。”
  梁英干笑几声,上前查看后道,“没什么大碍,只是晕过去了。”
  木管家松了一口气道,“梁少还要看一个人,请跟我来。”
  梁英疑惑道:“是谁?”
  木管家怪异的看他一眼道:“砸晕少爷的人。”
  梁英:“……”他被鄙视了吧,那的确是鄙视的眼神吧,想他刚从温柔乡里出来就够辛苦的了,为什么还要被人鄙视,还让不让人活了……
  木管家道:“到了。”
  梁英倒是很好奇那个砸晕木原的人,木原的身手好的变态,他可是身受其害,他要好好瞻仰瞻仰砸晕木原的人。
  梁英还没进屋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不禁加快脚步,就算做好心理准备,还是吓了一跳。
  床上的男子一头乌发铺满一床,脸色苍白的透明,眉头皱起,长相很是俊美。伤口简单处理过,绷带已经浸透血红的吓人,却不会让人觉得他脆弱,只会觉得他是暂时休眠的雄狮。
  梁英定了定神,上前仔细检查过后道:“这人外伤还有内伤都非常严重,现在还活着已经是奇迹。不能动手术,只能用药慢慢调养,他能不能活下去只能看他的意志。”他想了想又对木管家道:“阿原应该不认识他,这人不简单,要查清他的底细。”
  木管家点点头道:“我已经派人去查了,等少爷醒来也有个交代。”
  梁英道:“我等下开个药方给你,明天我会再来看看。我要回去补眠了。”
  木管家道:“一姑娘,送梁少出去。”
  梁英虽说经常听木管家这样叫他们家佣人,还是忍不住眼角抽搐,他深切同情这些佣人。木原家一共四个佣人加一个管家,管家是木原很熟悉的人,就没改称呼。佣人就没那么好运了,木原让他们按年龄排顺序,以后就用数字加性别称呼他们。
  今天的木家比以往沉闷的多,因为他们家少爷被人砸晕了,佣人们表示,少爷生气了肿么破?在线等急!
  木原醒来时已是晚上了,木原回想晕倒前有什么砸到他,他很疑惑是什么从半空中掉下来。敲门声唤回木原的意识,“进。”
  木管家进来后关心道:“少爷,您感觉还好吗?”
  木原疑惑道:“是什么砸到我了?”
  木管家:“是一个男人。”
  木原:“...男人?”顿了一下又问,“他现在在那?”
  木管家:“他现在在偏房里养伤,还没醒过来。”
  木原挑眉道:“养伤?砸我受伤的?他是谁?”
  木管家皱眉道:“是他本来就有的伤,梁少说活不活的下来还不好说。我是早上就派人去查的,至今还没消息,就像凭空冒出来的。”
  木原想了想道:“救活他,随便使唤梁英。准备晚餐,我饿了。”
  木管家低声应道:“是。”
  木原用餐时感觉气氛有些诡异,他看着平时两人送菜变成四人送,又看着他们看了自己一眼又一眼。
  木原唤来木管家道:“发生了什么事?”
  木管家无辜道:“少爷,没发生什么事啊!”
  木原不语,只是淡淡的盯着他。
  木管家擦汗道:“他……他们只是关心少爷。”
  木原意味深长道:“关心?”他看着汗流的更多的木管家又道“我记得当时只有我和你在场,哦,还有那个不明物体。”
  木管家快哭了,大义凛然道:“我只是担心少爷啊!天地可见。”
  木原笑的温柔,正要说什么却被一道清润的声音打断。
  “请问,我可以和你们一起用餐吗?”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收藏!收藏了,窝卖萌给你看o(*////▽////*)q
 
 
    第2章 都是初吻
 
  寻着声音的来源,众人看到全身绑满绷带的卞遥。
  木原用眼神寻问木管家:说好的半死不活呢?你是在逗我吗?
  木管家用眼神回答:是梁少在逗您!
  众仆人用眼神表示:哎妈呀,看戏看的正热闹,就突然被打断,不过说曹操曹操到,这人真可怜,身上伤还没好,就要接受少爷的精神打击。但是,又有好戏看了,好激动!
  于是,卞遥在木原和木管家的余光中,众仆人的兴奋盯视下从容地坐在木原的对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