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豪门世家之重生+番外 作者:八字离回

字体:[ ]

 
 
文案
 
从小被父母抛弃成为孤儿的陆翊,爱上了曾经给予过他一丝温暖的富家子肖然。
却再一次被抛弃。
因车祸而死的陆翊发现自己重生在同名同姓的豪门世家子“陆翊”的身上。
而这个“陆翊”实际上是被家族抛弃的一枚弃子,为了家族利益被迫嫁给了霍家的嫡长子,霍亦风。
而霍亦风是个傻子。
 
傻子攻,温柔腹黑受。请自带避雷针。
 
 
第一章
 
  陆翊感觉头里象是有无数的声音在乱叫,象是嘶吼、那种极度愤怒的哭喊,还有悲怆的怨念回荡在脑海里,交织成一幅混乱的画面。
  这是怎么一回事?
 陆翊勉力睁开沉重的双眼,模糊地看见眼前有人在走动,隐约听到有人在大声呵斥些什么,有人则在细细低语。眼前只有模糊的带着重影的身影在晃动,陆翊只知道自己现在在一间空旷的大房子里,剧烈的头痛让他没有精力想更多。
  这里到底是哪里?医院?
  陆翊只记得自己精神恍惚的走在马路上,当大卡车迎面而来的时候,突然就有一阵悲怆的涌上心头,自己就像被定格了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卡车碾过。
  陆翊甚至还记得车子碾过身体的那一刻的钝痛,骨头碎掉的声音,他甚至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蔷薇色的鲜血染红了马路。
  头好疼,陆翊发现他似乎还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
据说,自杀的人有自杀意图通常只有一个瞬间,在死去的前一秒都是后悔的。如果可以再选一次的,他们是不会再自杀的。也许,只有经历过死亡才能明白,没有什么是比生命更重要的。
  陆翊在心中不禁苦笑,如果不是在那一瞬间刚好有那么一辆车开了过来,自己大概也不会寻死吧。
  从小被母亲抛弃在孤儿院门口,傻傻地等了一天一夜,只因为那个女人说了一句,在这里等我,不要离开。
  跟肖然无怨无悔地在一起七年,只是因为那一句,以后我来照顾你。
  然后就是,一次又一次地被无情的抛弃。
  “对不起,我要结婚了。”他这样对自己说。我要结婚了,但是对象不是你。
  当时自己是什么表情?悲伤、愤怒、还是凄凉,或者是麻木?
  他勉强地扯动了一下嘴角,挂上了一丝似有似无的苦嘲的笑。
  他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面部肌肉了。
 睁大眼睛,陆翊试着调了一下焦距,这是一间有些昏暗的房间,有着中国古老的朽木气息,红木的细致繁琐的雕花家具,有着别具一格的厚重感。与其说是房间,倒不如说是宫殿,如果不是眼前的人都西装革履,陆翊差点以为自己也玩了一把穿越,回到了古代。
  正对着陆翊的是一位五十左右的中年人,尽管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但仍不可否认男人的俊朗丰毅,成熟男人独有的气质风韵在这个人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他的眉目紧锁,抿着唇很是严肃。
  他走到陆翊的身前,低头看着他,目光冰冷,象是看着一件物品。
   陆翊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是跪在冰冷僵硬的地板上的,膝盖甚至可以感觉到地板上透出的凉气,在骨骼的缝隙中穿梭,当真是冰冷刺骨。
 中年人冷冽而严肃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陆翊,你不要再装模作样。别以为我治不了你,你以前再怎么样胡闹,我都当你是小孩子不懂事,我一直觉得这是你们两口子的家事,我不应该插手,但是这一次,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他一开口便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周围窃窃私语的人马上就闭上了嘴,房间里一下子鸦雀无声。
  陆翊张了张嘴想开口,却发现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里到底是哪里?他口中的陆翊到底是谁?
  陆翊心里一片混乱。
 中年人看他的表情一片迷茫,只当他无话可说,冷笑道:“怎么?陆大公子觉得委屈了。”
  陆翊尚不知道这个陆大公子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只知道周围的人听到这四个字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那种嘲讽的、幸灾乐祸的笑。
  他看向中年人,想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意思。但那似乎难度太大,中年人只当他是不知悔改,面上嘲讽的表情更甚。
  “家主,陆翊身为亦风哥哥的伴侣,不禁没有照顾好亦风哥哥,还居心叵测,把亦风一个人留在海里,这分明是谋杀。家主这一次一定要严惩。”旁边传来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
  而周围的人也纷纷附和,一时间都是对陆翊的征讨之词,仿佛都成了正义的卫道士,恨不得将他杀之而后快。
  陆翊偏头去看,那青年唇红齿白,细眉掉梢眼,很是漂亮。
  一个男人却用漂亮来形容或许并不是赞美,但对于这青年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那青年也看着陆翊,面上是焦急和愤怒,嘴角上却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眼神中的嘲讽与得意一览无遗。
  陆翊不太明白他说的,亦风是谁?“陆翊”的伴侣?
  中年人看了那阴柔青年一眼,没有接话,厉声问陆翊:“你可知错?”
 陆翊还是说不出话来,除了头部能稍稍的移动之外,他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现在他可以确定这不是自己的身体,可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头像是有千万只虫子在撕咬,陆翊只能勉强维持自己的意志,不至于昏倒。
  他咬着唇不说话,在旁人看来就是死强着不肯认错。
  中年人似是极怒,走上前举起手,陆翊对他的突然靠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巴掌就将跪着的他打倒在地,一声脆响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陆
  翊的脸上立刻就浮现出五个手指印。周围有人发出惊呼,心里却是不知怎样的幸灾乐祸。
  陆翊被这一巴掌打得两眼发花,眼前剩下白光闪烁,半边脸的痛感立刻就浮现。他不禁自嘲,身体控制不了,感官倒是很灵敏。
  中年人还不解气,喊道:“拿家法来!”
  众人面面相觑,犹豫着不知如何是好,都看向站在右侧的一位老者。
  那老者缓缓开口:“家主不要气坏了身子,我看还是算了吧,陆翊不过是个孩子。”
  众人也跟着假惺惺的附和,纷纷七嘴八舌的劝说。
  中年人道:“二叔不用为他说话,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中年人环顾四周,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掠过,语气变得严厉,“怎么?现在我说的话没人听了?”
众人不敢再说,这时有人从后面过来,手里举着一根漆黑的藤杖,正是刚刚说话的漂亮青年。  “家主。”那青年走上前,将藤杖双手举起。
  那被称为二叔的老者见状狠狠瞪着那青年,青年身体反射性一缩,低下头来躲闪着老者的目光。
  陆翊倒在地上抬头看了一眼,那藤杖由三股拧成,黑漆泛光,看起来很是渗人。又看了看一旁的青年,青年眼里虽有一些害怕,但更多的是掩盖不住的得意。
  陆翊心中诧异,这到底是什么年代,居然还有家法这种东西?
  中年人拿过家法,在空中空晃了一下,带出一阵劲风,飕飕作响。
  “认错吗”中年人拿藤杖抵着他的右肩,问道。
 陆翊心道:要是说的出话,不管什么错我都认了。可惜现在连话都说不出,只能任人拿捏。
  陆翊的破罐子破摔在中年人看来就是一脸的倔强。
  中年人也不再理会,抡起藤杖就往陆翊背上砸,藤杖打在身上就是一声钝响,陆翊直接趴到了地上。
  陆翊知道会疼,但是他从来没想过会这么疼。
  打上来的那一刻,他觉得整个背都麻了,仿佛全身所有的血液都冲向了那一条棱子,像火烧一样,除了疼,再也没有别的感觉了。
  他想喊、想哭叫,但是发不出声音。
  疼痛没有地方发泄,他只能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
  中年人见他居然连叫都不叫,加了几分力又是一鞭下去。这一下与刚才的那一鞭形成了一个交叉点,连带着上一次的疼痛一起发作,象是被抽了筋一样的抽搐的疼,陆翊的头上滴下冷汗,身体微微的颤抖。
  “认不认错?”中年人问道。
  陆翊又是一咬唇,鲜血从嘴里流了出来,咬破了。
  这藤杖长期在盐水里泡着,不知有多少年历史,打在身上,不管是面子里子都能让人痛不欲生,不过才两鞭而已,就已经让陆翊尝尽了苦头。
  中年人见他这样越发气愤,举起藤杖连打了四五下。
这一阵快打,几乎让陆翊忘记了呼吸,背上已经没有知觉了,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字疼。
  他勉强抬头,张了张嘴,不要……再打了。
  藤杖还是毫不留情的举了起来,陆翊认命地闭上眼。
  “嗖——”的破空声响起,打在身上沉沉一声闷响,却没有感觉到疼痛,陆翊惊疑未定地睁开眼。
  眼前一片阴影,一个男人挡在了他的身前,生生受了这一下。
  
 
 
第二章
 
  
  眼前一片阴影,一个男人挡在了他的身前,生生受了这一下。
  一声闷声被男人咬在了牙尖。
 中年人始料不及,拿着藤杖的手放也不是举也不是,眼里尽是担心,“小风?你怎么来了,快回去。”
男人张开手挡在陆翊身前,使劲摇头,坚决的说:“爸,您别打我媳妇儿,你要打就打小风。”
  说完蹲下来把外套脱下来罩在陆翊的身上,把陆翊半抱在怀里捂得严严实实,把自己的后背留给父亲。
  陆翊后背仍然疼得有如火烧,被男人一抱,面上马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来。男人看到了,赶紧放轻了些,动作小心翼翼。
  男人将陆翊的头抵着自己的胸膛,陆翊可以感觉得到他炽热的温度和有力的心跳。
 陆翊听见他嘴里絮絮叨叨的念道,媳妇儿不疼,小风给你吹吹。媳妇儿别怕,小风保护你。
  我保护你。陆翊什么也没有听清,只听到了这一句话。
  在那一刻,胸腔里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就像有人在最柔软的心尖上狠狠地锤了一下,陆翊突然有落泪的冲动。
 对于在孤儿院长大的陆翊来说,只需要一点点关心和温暖就足以让他掏心掏肺,倾尽所有。这就是他为什么会跟了肖然那个人渣足足七年,任劳任怨。
  小的时候,陆翊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父亲这样的称谓,因为他没有父亲。
 妈妈出去工作就将他一个人放在家里,他站在护窗边看着外面的世界永远都带着条条框框。那一天,妈妈给他买了他最爱吃的糖葫芦,带他去了从来没有去过的动物园,让他在门口等她回来。
  可是她再也没有回来。
  妈妈在最后紧紧地抱着他,眼睛似乎有些湿润。
  陆翊有时候会想,或许那一刻她也是舍不得的,她还是爱着自己的。
 这是他唯一的念想。就只有靠着这个,他才能在寂寞的童年无数个孤独寒冷的夜晚里入眠。
  可是她在最后的最后,转身离去,脚步匆匆,甚至都没有回头再看他最后一眼。
  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也对,走向的是光明灿烂的未来,丢下的是沉重累赘的过去。即使这个过去有那么一点值得怀念的记忆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直以来,陆翊都强迫自己记住妈妈最后含泪的面容,下意识的忘记那个决然的背影。
 现在想起来,原来会走到今天都是他自己的错,因为不管什么时候他选择的都是自欺欺人。
  不是没有察觉肖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的冷淡,不是
  没有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漠不关心,只是太过于贪恋那份温暖,所以一直都在自欺欺人,告诉自己没有什么的,这只是暂时的,一定是有什么意外。但是事实却告诉自己,一切都是自己太愚蠢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