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尊嫁到 作者:凔溟(上)

字体:[ ]

书名:魔尊嫁到 
作者:凔溟
魔尊嫁到的内容简介……
 
殷旭作为史上天赋最强的魔修,一朝渡劫失败重生为凡人,还是个臭名远播的废柴。
可天生废柴又怎样?本座修的是魔功!
不能飞升又怎样?本座照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至于这一人之下……
殷旭:“下次我要在上面!”
滕誉:“好啊,如果你不想采阳补阴的话。”
殷旭:“那算了,还是本座的魔功要紧。”
 
魔尊嫁到的关键字:魔尊嫁到,凔溟,霍天(殷旭),重生,魔尊变废柴
==================
 
  ☆、001   渡劫
 
雷云滚滚,整个蓬莱岛上空都被劫云笼罩着,即使隔着十万八千里,也能让人感受到那层层雷云下的恐怖威压。
    几道虚影先后飘上半空,目光直视着东蓬莱的方向,而修为稍低的修真者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蓬莱岛万里范围内的生物更是早早撤离了。
    “这是哪位老祖在渡劫?竟然如此声势浩大,老朽生平罕见啊。”
    “看方向应该是东方蓬莱岛,难道是佛修?可佛修的天劫不向来是最轻的吗?”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发出疑问。
    闻言有人嗤笑一声,用戏谑的语调说:“这位怕是闭关闭久了吧?蓬莱岛早在两百年前就易主了,别说是佛修,恐怕岛上连蚂蚁都死绝了。”
    那老者倒吸了一口冷气,面露惊诧之色,“佛修自成一脉,又以蓬莱岛为尊,谁还能灭了这一脉的数万秃驴不成?”
    此时敢站出来围观的,不是各门派的大修士就是隐世高手,而消息这么落伍的恐怕是后者了。
    周围大部分人已经猜到那渡劫之人的身份,纷纷露出苦笑,不知道该羡慕还是该妒忌。
    “老朽活了上万年,惊才绝艳的后辈见过不少,却真没见过这位这样的奇葩,三十年筑基,一百年凝丹,两百年结婴,到今日渡劫,怕是连十甲子都未到,硬生生将各大名门正派的天才弟子压下去了,也难怪近年来魔修横行。”
    那老者更加好奇了,朝说话之人拱了拱手,“还请赐教。”
    “据传,此子乃玄阴之体,本是阴魔老祖的炉鼎,可不知为何,不到十年那老怪就死了,自然也没人去关注他身边的炉鼎是死是活。
    直到七百年前的沧澜境之争,他以元婴期的修为吞噬了两位出窍期的修士,最终还夺得了万兽谱,锋芒毕露,才被世人所知。”
    有人忍不住接口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那些年想从他手中夺取万兽谱的修士不知凡几,却无人知其踪迹,直到五百年前他再次出现,却已经是出窍后期的修为了。”
    “魔尊殷旭,五百年前灭三大魔门,成了魔修之首,又不知以什么手段笼络了几位化神期的魔修,地位稳固如山。”
    “接下来的两百年,整个修真界都被魔尊殷旭搅的天翻地覆,时不时有小门派被灭门,大门派也时不时丢几样法宝,真真是令人恨之入骨,却又寻不到他的踪迹,上天入地也不过如此了。”
    “好不容易消停了一百年,众人都快忘了他时,他又出现了,这一次,他一出现便带着一众魔修杀上蓬莱岛,据传那几年,死去的魔修和佛修把东海的水都染红了,有仙岛之称的蓬莱岛也常年弥散着浓郁的煞气。”
    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描述的故事,那老者神色怪异,质疑道:“自古佛魔不两立,佛道向来是魔道的克星,那魔头再厉害能敌得过佛道的枯心禅师?”
    有人摇摇头感慨:“不知,老朽只知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一个佛修从蓬莱岛走出来了,蓬莱岛方圆千里都下了禁制,也无人敢去岛上查探。”
    “难道他占领蓬莱岛只是为了渡劫之用?”那老者不明就里的嘀咕了一句,其余人浑身一震,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原来如此……”
    “据传蓬莱岛上有座通天塔,历代佛陀皆在那渡劫,还从未听说过有佛修因渡劫陨落,渐渐的,便传出那通天塔有通天之能……”
    众人面色各异,望向东方的目眸中都带着前所未有的火热。
    殷旭盘坐在通天塔的顶端,目光沉静的望着悬在头顶上的劫云,十指飞快地打出几串手决,再一次加固四周的阵法。
    从两百年前他快碰触到渡劫期的时候,就开始为这一天做准备了,这两百年来,他不仅攻占了蓬莱岛,杀光了岛上的佛修,还挖了龙族的祖坟,炼制万龙魂幡,就连各大门派的法宝都抢来了不少,做足准备才敢迎接这一天的到来。
    魔之一道,前期修炼进步神速,到后期想进阶却越来越难,他如果不是靠着当年在沧澜境得到的几本秘诀,也不可能顺利进阶,在短短一千年内渡劫。
    而魔修渡劫又是最难的,不仅劫云威力强大,还有心魔作祟,古往今来,渡劫成功的魔修怕是十只手指都数的过来。
    所以殷旭不得不为今天做足准备,法宝、阵法、丹药缺一不可,哪怕为此牺牲魔界半数生命也在所不惜。
    随着雷声一次次的靠近,殷旭深深吸了一口气,从塔顶上站起来。
    第一道雷劫落下时,殷旭很快就祭出了体内的法宝,那是一把乌黑的小剑,毫不起眼,却硬生生地接住了第一道雷劫。
    雷电之力与法宝相击,发出刺耳的破碎声,待雷电落到他身上时,威力已经大大减小。
    以一柄高级法宝的代价安然度过第一道雷劫,殷旭觉得值了,接下来的几道雷劫也都险险接了下来,只是身上的战衣被烧了个干净。
    他无暇换上新衣,自第五道雷劫开始,他明显感觉到天雷的威力翻倍的上涨,整座蓬莱岛已经被轰成了几块,漂浮在海面上。
    殷旭严阵以待,他将万龙魂幡祭了出来,一时间,整座岛屿上空游荡着数万龙魂,龙啸声声入耳,饱含怒气和怨气,仿佛要挣脱牢笼。
    第八道雷劫降下,数万龙魂飞飞湮灭,岛上顿时安静了下来。
    眼看只差最后一道雷劫,殷旭稍稍吐出一口浊气,取了一瓶凝灵丹吞下,趁着雷劫凝聚之时稍稍恢复一点灵力。
    他此时全身焦黑,皮肤崩裂,看着尤为狼狈,不过这些都不算什么,只要顶住最后一道雷劫,飞升之日近在眼前。
    然而,就在他静心恢复灵力之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木鱼声,这声音他并不陌生,最初踏上蓬莱岛时,他日日夜夜都能听到这种声音。
    心神一紧,殷旭放出神识四处查看,并未发现任何佛修的存在,可是那木鱼声却犹如实质般,一下一下地敲击在他的识海上。
    “装神弄鬼!哼!”
    殷旭凝聚出一道精神力用以对抗那木鱼声,虽然不知道这声音从哪来,但一定不是来助他渡劫的。
    两厢撞击,殷旭呕出一口心头血,灵魂受创,眼前蓦地浮现出一幅众佛诵经的画面,木鱼声与那经文犹如一道道枷锁层层叠叠地将他围困。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心魔,即使不是也差不离了。
    “轰隆……”强劲的雷电之力从劫云中倾注而下,殷旭暗道一声:不好,忙将所有法宝灵器倾囊而出,用以削弱雷劫的威力。
    看着一件件至尊法宝化为灰烬,雷劫的威力不减反增,殷旭重重地咬了下舌头,运起全身的灵力在身边凝聚出一道无形的屏障。
    原本按他的计划,那龙魂幡应该能抗住最后一道雷劫的轰击,没想到在第八道雷劫降下时便毁了干净。
    一道闪电劈下,带着要将整个大陆一分为二的气势,殷旭见状便知道这最后一道雷劫光靠自身绝对扛不住。
    耳边的木鱼声和诵经声绵绵不绝,这声音在一点一点的消耗他的精神力,一点一点的侵入他的识海,赶不走屏蔽不得。
    “咔嚓”,灵力凝聚的屏障破裂,殷旭在最后一刻默念出一句口诀,千万化身骤现,四处逃散开来。
    然而,通天塔的外围不知何时激发了结界,殷旭的千万化身被反弹了回来,他闭了闭眼,果断将三魂七魄抽离肉身,动用了最后一招保命的秘法。
    毁天灭地的雷劫将蓬莱岛彻底击沉,海水咆哮,淹没了无数城镇。
    在通天塔即将被完全沉没时,传出了一道遥远的感叹声:“非佛修者,入通天塔如入地狱……”
    半日之后,雷云才渐渐消散,晴空碧洗,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数万里之外的旁观者从调息中睁开双眸,震惊地望着东方,喃喃自语道:“竟然……失败了……”
   
 
  ☆、002  夺舍
 
“哐哐哐……”猛烈的敲门声在半夜里响起。
    “徐大夫……快开门,我家少爷不好了……徐大夫……”一个少年裹着半旧的棉衣站在医馆的门外呐喊。
    过了半响医馆的大门才打开,露出一张睡眼朦胧的脸,是医馆的药童,被寒风一刮,顿时精神了,咧着嘴说:“是你啊,小武哥。”
    “别废话,徐大夫呢?……快叫他出来,我家少爷半夜发起高烧,整个人都迷糊了,伤口也不见好,一直喊疼,快让他跟我去看看。”
    “这……”那药童有些犹豫,想起师傅的交代,狠下心拒绝道:“小武哥,师傅他老人家下午去隔壁的渠县了,今晚没回来呢。”这种时候,哪还有大夫敢上霍家的门啊?
    “狗屁!那我傍晚看到的人是谁?我瞎了不成?快叫他出来,要是我家少爷有个三长两短,看他怎么跟我们老爷交代!”
    “这话咱就别说了,我师傅是真不在,要不你进来搜?”那药童大大方方的把门打开,一点也不心虚。
    武胜狠狠地跺了下脚,瞪着药童问:“那老头躲哪去了?”
    “没……没躲,真是去了渠县。”谁知道这会儿他师傅是在二姨娘还是三姨娘的被窝里呢?
    那药童见武胜急红了眼,大雪天的脚下穿着布鞋就跑出来了,于心不忍,咬咬牙说:“你等等!”然后转身跑进医馆。
    武胜朝手心里哈了口热气,用力搓了一把脸,让自己的表情不那么僵硬,可是心里却忐忑不安。
    没过多久,药童去而复返,偷偷往武胜怀里塞了两个瓷瓶,轻声说:“这是医馆里最好的药了,我看师傅平日里宝贝的很,也不知道对不对症。”
    “你这是……?”
    “你快走吧,整个县城的医馆都接到县老爷的通知了,这会儿怕是没人敢上霍家的。”那药童说完立即推了武胜一把,大声说:“都跟你说了,我师傅真不在,你快走吧!”说完重重地关上大门。
    武胜忙把药瓶贴身放好,叹了口气小跑着回去。
    雪越下越大,武胜到家时全身都湿透了,两只脚更是冻僵到一点知觉都没有,他一路跑进少爷的内室,气还没喘匀就被老管家抓着问:“大夫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