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魔尊嫁到 作者:凔溟(下)

字体:[ ]

 
 
 
  而且山里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族群,这些族群向来排外,对朝廷派遣的官员既不反抗也不配
 
合,无视朝廷法令。
  不过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地方,才使得西南成为一道天然的屏障,相邻的国家也很难攻打
 
进来。
  琨城是西南边陲的第一大城,也是秦王经过多年谋划部署取得的最大成果,这里的文官武将
 
皆是他的人。
  因此秦王的大部队一到,连打都不用打,直接占据了这座城。
  卯时初,天才微微发亮,城门大开,一辆马车悄悄地驶入城中,直接朝着衙门的方向驶去。
  赶车的车夫面露凶色,警惕地看着四周,马车中,两名青年男子相对而坐,其中一个惴惴不
 
安地握着拳头。
  “殿下,咱们这样做真的好吗?军中将领愿意投降的不多,万一他们……咱们如何跟皇上交
 
代?”
  另一个青年闭着眼睛靠在墙壁上,“说什么投降这么难听?本宫只是想与皇叔合作而己。”
  “可是陛下那……”
  “行了,这事本宫己经决定好了,就算回去,你以为本宫还能活多久?一边是时刻怀疑自己
 
的父亲,一边是虎视眈眈的兄弟,等到我那两个好兄弟事成,本宫连命都保不住!”
  “可是殿下,陛下春秋鼎盛,若是二三十年后再……您与秦王合作岂不是自寻死路?”
  二皇子睁开双眼,怒视着对方,“何方,我知道你是为本宫着想,不过本宫决定的事还轮不
 
到你来质疑!”
  “是……属下逾越了。”
  二皇子脸色发黑,却不是因为何方的逾越,而是因为他说的话,他知道自己正走在悬崖峭壁
 
上,往前一步是死,往后一步也是死,与其等死,不如赌把。
  反正都是与虎谋皮,他至少有选择权吧?
  他说不好自己这个决定是不是一时冲动,是不是对皇帝心存怨恨,自从他和母妃被云贵妃那
 
贱人陷害后,他就对皇帝彻底失望了。
  他的母亲何其无辜,却被他亲口下了处死令,是他亲手埋葬了自己与他的父子之情,既然如
 
此,也就别怪自己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了。
  马车停下,车夫敲了敲车门,道:“殿下,到了。”
  二皇子深深吸了一口气,领着自己的心腹跳下马车。
  今日来这,是为了与秦王商议,如何才能将他带来的五万人马收入麾下,毕竟,他发往京都
 
的假消息很快就瞒不住了。
  
216 多好的孩子啊
  栖霞山,殷旭一早起来就听说去京都送东西的人回来了,还带来了他的两个徒弟。
  殷旭正好想在教中安插自己的人,他又不爱管事,将来这教中的事务肯定也是别人打理,他
 
只坐享其成即可。
  而且他信不过左少棠那只狐狸,就连肖锋,因为他与肖家的关系,殷旭暂时也没打算大用。
  他废除了教中的长老一职,五位长老一个在毒虫窝里苟延残喘,一个被他废了武功丢到后山
 
喂狼去了,剩余的三个还算老实,便留着当榜样了。
  他从教中弟子中选出了三个脾气能力都能入眼的人,给左右护法各送了一个当副手,另外一
 
个则跟在他身边随身伺候。
  青晟站在通天教的山门前,仰望着那霸气的山门建筑,嘴巴张的合不拢嘴。
  两根石柱有两人环抱那么粗,通天而上,石柱上盘旋着两条黑龙,龙头朝上,一副冲天之姿
 
,龙口衔着两枚硕大的明珠。
  山门的石匾上,原本的“通天教”三个大字己经被抹去,几位石匠正聚精会神地在上方雕刻,
 
虽然未成形,但他知道一定是“万魔宗”这三个字。
  青晟的嘴巴合上又张开,怎么也想不到昔日辉煌百年有余的魔教怎么就改头换姓了,甚至自
 
己还成了教主的徒弟,身份水涨船高。
  在三皇子府被告之要来魔教总坛之时,他是万分不愿意的,他一个正派魁首之子,跑去魔教
 
老巢做什么?等着被人宰吗?
  可惜三皇子压根不会搭理他,不想去,行,打晕了打包带走吧,等他醒来的时候己经在路上
 
了,被人横放在马背上,差点把胃颠吐了。
  “真气派啊……”身旁的小鬼发出一声感叹。
  青晟压了压心头的震撼和羡慕嫉妒恨的情绪,撇嘴道:“也不知道是怎么烧杀抢劫来的,哼
 
,江湖中人这么注重门面做什么?重要的是内在!”
  汪仁侧头看他,一本正经地反驳他:“师弟,你这话可不对,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门面
 
还是很重要的,只有穷的揭不开锅的人才会不注重门面,而且,我听几位大哥说,咱们这宗门有
 
好多赚钱的营生,都是正经来路的。”
  青晟对他这称呼己经无力纠正了,冷脸训道:“嘁,小子,你才几岁,就学这老气横秋的语
 
气,小心你那师父嫌弃你,把你赶出师门!”
  “我师傅也是你师傅!”汪仁抿着嘴唇第一百遍地强调,而且当初自己不说话的时候,师父都
 
没嫌弃他,现在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嫌弃他?
  汪仁年纪还小,平日在三皇子中除了习武还要跟着夫子上课,殷旭收他为徒后也是放养的,
 
几乎没怎么教导过他,于是他的性格在不知不觉中便被那几个老夫子掰正了一点点。
  加上他的性格原本就不活泼,除了在殷旭和滕誉面前稍微放得开些,其畲时候都是一本正经
 
的。
  见到殷旭的时候,汪仁脸上露出一点羞涩的笑容,弱弱地喊了声:“师父。”
  殷旭相当长一段时间没看到这小子了,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看,啧啧有声:“这三皇子府的风
 
水还真挺养人,这个样子才算能带出去了。”
  汪仁被捏了几下脸,立马就红了一片,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殷旭,又不敢出声。
  殷旭等玩够了终于把人放开,才看向青晟,也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突然微笑着说:“
 
青晟,路上累了吧?”
  青晟浑身一抖,脑子里全乱了起来,双手双脚都有些不由自主地绷直了,“还……还行吧。”
 
他常年跑江湖的人,骑马赶路对他来说实在是家常便饭。
  这话理应问他的小徒弟才对,他怎么问起自己来了?
  反常必有妖,青晟眼睛盯着殷旭,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别紧张,我只是感觉好久没看到你了,打声招呼,好歹你也做了我的徒弟,我准备给你弄
 
个职位,你喜欢做什么?”
  殷旭这张脸是相当不错的,一看就是很有正义感的人,他这一笑起来,说话温声温语,任谁
 
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我?”青晟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要让我在魔教任职?”
  “现在这里是咱们的万魔宗了,你是为师的大弟子,身份只在为师之下,想做什么就能做什
 
么。”
  “可是……”这里换了个名字也是魔教啊,他一路过来可是见到不少熟脸了,一个个瞪着他就
 
想把他吃了,让他去管这些人真的没问题?
  青晟在此刻觉得,他这便宜师父一定是看他不顺眼,故意给他找茬,让他以后生活在水生火
 
热中。
  说不定还能借那些魔头的手把自己铲除了,正好给他小徒弟一个名正言顺的大弟子名分。
  “没什么好可是的,你现在对教中的人和事还不熟,不如就跟着左右护法先熟悉熟悉,以后
 
你就是这教中的大总管了,左护法统领外务,你管着家里的事,如何?”
  殷旭在接触过左少棠这么久后,不得不承认他是个赚钱的好手,据说以前通天教在外的生意
 
很多都是在他手上发展起来的,绝对是个人才。
  这样赚钱的大好人才殷旭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不过顾忌着他一肚子坏水,殷旭还是决定让他
 
在外头伸展拳脚就好。
  左少棠本人对他的这项决定没有异议,魔教都改朝换姓了,他能继续当个护法在很多人眼里
 
己经是教主开恩了。
  何况,他从来就不喜欢管理教中的琐事,有这时间,不如想想怎么让肖锋那个混蛋臣服在自
 
己胯下!
  青晟往左少棠和肖锋脸上扫了一眼,嘴角抽了抽,这两位在江湖上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足
 
以令人闻风丧胆的,虽然之前接触过,但他可不认为他们是个好相处的人。
  让他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听使唤,便宜师父果然是故意耍他。
  至于什么大总管的职位,他压根不信,就算殷旭愿意,这教中成千上万人也不会同意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青晟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哦。”
  殷旭满意地点头,打发他们出去了,自己带着汪仁到处闲逛。
  “等明日把教中弟子召集起来,给你弄个少主的身份,以后谁见了你都得下跪!”
  青晟如果在这肯定心里己经咆哮开了:看吧,这才叫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呢,他算个吊
 
啊!
  汪仁十根手指又扭成了麻花,“这样好吗?他们会不会心里不高兴?”
  他这辈子还没人给他下跪过呢。
  在三皇子府,虽然他是殷旭的徒弟,可是下人们并不需要视他为主,大家对他只是比以往更
 
尊重更热情了而已。
  “你是为师的关门大弟子,以后就是这万魔宗的宗主,将来这宗主之位怎么传承我不管,反
 
正下一代必须是我认定的人。”
  殷旭向来不是个好商量的人,只要他想让汪仁接他的位,管他将来有多大的成就,这个位置
 
必定会是他的,一切阻碍都不成问题。
  汪仁嘴角露出个微笑,眸子亮晶晶的,看得出来高兴的很,他现在也许还不知道宗主之位代
 
表什么,但殷旭的这份肯定犹如一汪生命之水注入了体内,令他焕然生机。
  汪仁跟着殷旭,一路上遇上了许多人,这些人见到殷旭无不恭恭敬敬地行礼问安,眼底带着
 
敬畏和恐惧,直到他们走远才直起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