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霉运系统 作者:左子卿

字体:[ ]

 
 
书名:霉运系统
作者:左子卿
 
 
 
文案:
 
一脚踏进了古代并且获赠一个霉运系统的连玥表示自己霉霉哒!
 
为了减少霉运值发现自己竟然要去陷害别人(划掉)
 
让别人倒霉自己才可以走运要不要太变态!(整句划掉)
 
总而言之这就是小受在作死的路上越奔越远结果卖了自己的故事╮(╯▽╰)╭
 
【注】
 
【渣作者亲情建议从第三个世界看起QAQ】
 
【快穿,暂定为五个世界结束,每个世界长长长】
 
【本文主受,容景X连玥】
 
【攻有黑化,受没良心】
 
【调剂文,无任何逻辑,小白地方请指出,谢谢】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恩怨情仇 系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玥,容景 ┃ 配角:一大堆人 ┃ 其它:连玥,容景
==================
 
  ☆、嫡子重生复仇录
 
作者有话要说:  新开的调剂文~主要为锻炼文笔
  五月后日更~
  “年轻人,我看你眉眼发黑脚步虚浮无力,近日定是有一大劫难!”
  假日喧闹的街头,一个身穿灰色破旧道袍留着山羊胡子的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突兀的拦下了一个带着白色帽子的年轻人。
  被拦下来的年轻人约莫二十岁左右,漂亮的凤眼里尽是惊愕。
  来来往往的行人对着一幕视而不见,匆匆忙忙的从身旁穿过,偶尔有一两个好奇的视线看过来却也很快的消失不见。
  连玥嘴角抽搐了两下,伸手拉了拉帽檐快步向前走去。这个人,还真是莫名奇妙。
  原本志得意满的中年人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后突然拔足奔向连玥:“哎哎哎!年轻人请留步!!!!”
  虽然早就知道这条古玩街上骗子很多,但连玥没想到竟然有人在光天化日下就敢行骗,也不知道这年头骗子有没有公德心!
  暗暗的翻了个白眼,连玥压了压帽檐快步向前走去。他前几天答应奶奶要去一家古董店拿一件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看奶奶那副着急的样子想来也是十分贵重的。
  转过一个街头,连玥依着老人家给的地址来到一家古朴的店前。
  说是古朴但实际上却是破旧的很,从窗户那里一眼望进去只有暗沉沉的光亮,和外面那阳光明媚的天气完全不符,挂在门檐上的匾额已经腐烂不堪,仔细望去只依稀可见往生二字。
  连玥抬头看向右边的房屋,心里有些不高兴,奶奶莫不是糊涂了?找个店也不知道找家店面能看的进去的。
  伸手刚想要推开门,一只布满老茧得手突然间握住连玥那准备开门的右手道:“年轻人切不可打开这门。”
  额角间猛然绷起几根青筋,连玥一把甩开那道士的手看过去,一副我很不爽的样子:“你到底有完没完!出门没带脑子啊!我告诉你balabalabalabala”
  那道士完全没有想到连玥翻脸翻的这样快,听着对方嘴里吐出来的话语竟然一时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只好呆愣愣的站在哪里傻乎乎的随着连玥骂。
  连玥的心情是真的不好,任谁摊上这倒霉差事心情都不会好的,可谁让他天生倒霉呢?死活是摊上了这事。
  一阵骂之后连玥觉得心情好了不少就连眼前这阴森森的房子看起来也顺眼了不少,一把推开门,连玥还想着回去怎么好好的教训那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年轻人!”那道士回过神来见连玥踏进去心里着急,慌忙喊道,“那里妖气横生,不可……”
  …………
  这是一个相当破旧的院子,占地面积虽然大,但整个院子里杂草丛生,里面的屋子还塌了一半,墙上爬满了粗壮的藤蔓,由于刚刚下过雨的原因,整个院子显得阴气森森。
  一个穿着半旧衣服的小厮怀里抱着一个油纸包偷偷摸摸的走进去,等到了这个院子里唯一完好的房间里,那小厮将油纸包放在床上,从桌边到了杯水。
  “少爷,该吃饭了。”
  屋里光线暗,屋外的阳光只照到屋里的一角,勉强可以看见床边,床上的人缩在角落里,对着小厮的话充耳不闻。
  那小厮咕隆隆的喝了杯水,见床上的人仍旧没有反应,神色间有些苦恼,似乎不知道要怎么办。
  屋里的光线本就暗,床上更是黑漆漆的,只能勉强认出有个圆形缩在角落。
  少爷这是怎么了?
  小厮挠了挠头双眼落在那油纸包上,眼底顿时闪过一丝亮光,兴匆匆的上前把油纸包打开,小厮一把抓起一个糕点就往床上爬去。
  “少爷你看,是芙蓉糕~”
  若有若无的香甜在空气里弥漫开来,躲在床上的人动了动鼻翼,露出一双乌黑润亮的眼来。
  “少爷!”见床上的人有了动静小厮高兴的叫了起来,把用油纸包起来的糕点小心翼翼的送到了那人面前道,“少爷,吃!”
  床上的那人,也就是连玥,神情复杂,眼底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警惕。
  那小厮仿若没有察觉一般高兴的举起了右手,把那做的做的精致的芙蓉糕捧在连玥眼前。
  连玥之前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现在虽然很饿却不敢随意吃这些东西。只抿着嘴睁着乌溜溜的眼睛不说话。
  那小厮也不过□□岁,见连玥不吃一双眼里充满了疑惑,似乎是奇怪往常一遇到吃的就上来强的人今天怎么没有来抢吃的。
  举了许久仍不见连玥来吃,那小厮心里踌躇,慢慢的道:“少爷,这是厨房里的常大妈给的糕……你之前不是还说要吃吗……”
  连玥刚想着要伸手,腿一软就倒在床上,右手刚好挥开了小厮递过来的糕点。
  屋里静了许久,小厮突然大喊一声,连忙跑下床去拾起糕点心疼的吹了吹,对着连玥叫道:“就算你不吃也别仍在地上啊!”说话间竟有一股子的怨愤之色。
  连玥原本还吃了一惊不过在见了小厮仿若反应后脸上完全没了表情,瘫着一张脸趴在床上看着那小厮跑出去。
  脑子里生疼,连玥也不去管反而张开了双手缓缓的显现出一块面板。
  这个东西是在他刚刚到这个世界时就出现的,当时连玥还被吓着了,研究了几天后倒也明白了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当时去的那家店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不仅把他送到了这种鬼地方,还附送了一个类似于游戏系统的东西。
  面板上显示的东西连玥估摸着是自己的现在的基本情况,不过这情况还真是够糟糕的。
  【姓名:连玥
  年龄:八
  身份:容府次子
  幸运值:-10000】
  连玥把目光放在那个幸运值上嘴角不断的抽搐,这-10000是什么鬼啊!
  【叮!恭喜宿主激活霉运系统,我是编号444。】
  霉运系统?444?连玥瞬间看向浮在眼前的面板,这名字,一听就觉得很倒霉,晦气。
  【本系统根据宿主生前的运道绑定,鉴于宿主运道过低绑定霉运系统。请宿主尽快清除霉运值。】
  “那这霉运值怎么降低?”皱着眉,连玥压下心中那不好的预感问道。
  【由于本系统的特殊性,其功能皆由宿主本人探索。】
  “……”
  这是什么鬼!
  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连玥颤抖着又问了几个问题,完全得不到系统的回应,只有眼前明晃晃的面板浮在空中。
  难不成这一点儿也不智能?想起前几天的情景,连玥猜测性的想,难不成以后真的要霉气缠身?要不要这么倒霉,上辈子运道不好这辈子难不成也不行?
  心里呕的出血,连玥默默的捂住肚子,两条面宽泪随风飘荡。
  【叮!麻烦来了,霉值+5,现为-10005。】
  一位不知名的人士说过,人倒霉的话就算喝凉水都塞牙。
  这句话连玥举双手双脚赞同,因为现在的他迎来了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件倒霉事。
  …………
  伺候连玥的小厮叫做甘草,因为他是被一个姓甘的人收养的,又因为他像颗草一样没人疼,所以给自己取名为甘草。
  甘草和连玥同岁,看起来瘦弱不堪,一张秀气的脸上涂满了灰土,但那一双圆滚滚的眼睛却是很有精神。
  连玥自幼不受宠,虽然是嫡子但还没有府里的庶子生活的好,这次坏了老夫人的生辰更是被发配到了这远离府里的偏僻地方来。甘草作为连玥的小厮,很倒霉的跟着发配了。
  甘草是打算去厨房的,厨房一向远离连府的中心,甘草一点儿也不怕自己会被老夫人和夫人身边的人给抓住。
  “徐嬷嬷你说的对,老奴下次绝对不会犯同样的错误的。”
  还没走进厨房甘草就听见了掌管厨房的王管事那献媚一样的声音,眼里闪过一丝好奇,甘草小心的躲在了一旁。
  徐嬷嬷是老夫人身边的得力嬷嬷,深得老夫人的信任,和老夫人在一起那么多年,徐嬷嬷身上也沾染了一丝迫人气息。
  矜持的点了点头,徐嬷嬷皱着眉弹了弹衣襟上不存在的灰尘,语带傲慢:“就这样吧,下次若还犯同样的错误,你自己收拾收拾回去吧。”
  王管事面上的笑容一僵,随机慌忙的点头:“嬷嬷说的什么话儿,老奴绝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
  徐嬷嬷见状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扶了扶发簪,眼中的余光无意间瞥到一角,脸上陡然沉了下来:“谁!谁在那里!”
  甘草听的迷迷糊糊的不知道两人在说些什么,原本想悄悄离开的,却不想被墙上凸起来的东西狠狠地划开了右臂上的衣服。
  因为主子不受宠甘草身上的衣服也没有好到哪儿去,衣服撕裂的声音异常的响亮。
  小脸一白,甘草匆忙之下竟然直直的往王管事和徐嬷嬷那里冲去。
  王管事见徐嬷嬷脸色不好立即上前把甘草踢到一旁,斥道:“你是哪个院伺候着的!”
  右手原本就被划破,加上王管事那一脚踢的实在是狠,甘草那小小的身子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然后落在地上。抬起头勉强的说了一句二少爷院里的就昏了过去,右手腕上还在不断的流血,血液划过上面的胎记,流到了地上。
  徐嬷嬷原先并没有对这个小厮多加关注,不过在路过这个小厮时看见那手腕上的胎记脸色瞬间一变,站在原地脸上晦暗不明。
 
  ☆、嫡子重生复仇录
 
  装饰富丽堂皇的屋子里,一个约莫五十岁上下的妇人穿着大红的富贵盈花裙半躺在贵妃榻上,一双凤眼眯着似是已经睡着,跪在一旁的小丫鬟轻轻捶打着这妇人的腿。屋中央的香炉里袅袅炊烟升起,屋里静的只有捶腿的声音和浅浅的呼吸声。
  不知过了多久,那夫人的双眼缓缓的睁开,盈着水光的凤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对着塌下的小丫鬟问道:“如烟,徐嬷嬷呢。”
  如烟跪在塌下不敢抬头,语气恭敬的说道:“回夫人的话,徐嬷嬷去厨房了。”
  “哦,是吗?”
  说话的妇人赫然就是这连府的老夫人连许氏,虽已近五十但看起来却似个三十来岁的妇人,保养得宜的脸上完全不见岁月的痕迹。
  心里有些不虞,连许氏面上却一点儿也不显,只对着丫鬟挥了挥手:“罢了,你们下去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