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皇太叔有了 作者:萧玉岚舒

字体:[ ]

 
 
《皇太叔有了》作者:萧玉岚舒
 
 
 
    文案:
 
    皇太叔重生了,
 
    还没摸清楚状况呢,
 
    大夫很认真很严肃的告诉他——
 
    “殿下,您有身孕了。”
 
    找上门的孩他爹微微一笑,“在下一定会对殿下负责。”
 
    皇太叔表示:你谁啊?
 
    PS:本文【不生子】。皇太叔是攻!HE。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宫廷侯爵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颛孙肃行,杭豫左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有奸夫
 
    
 
    今天是端国皇太叔新鲜出炉的日子。
 
    热腾腾的像块烧饼。
 
    除了皇太子外,册立皇太孙或者皇太弟,自古有之,但皇太叔这种名头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街上的百姓们蜂拥如潮水,便是为了一睹新鲜、热乎的皇太叔的真面目。
 
    坐在前往皇宫的马车里,名为颛孙肃行的烧饼觉得自己就像个傻瓜,车厢上的划痕记忆犹新,车外的随从侍卫个个脸熟,可是他觉得这个世界既熟悉又很陌生。
 
    当他早上醒来的时候,床边跪满侍从,一个个激动的痛哭流涕,仿佛他驾鹤西去。
 
    一问才知道,自己昏睡了十日。
 
    对于何故昏睡十日这个问题,还没来得及问,呼啦啦的一群侍从热火朝天的忙着给他梳洗,换衣服。他浑然不清的脑袋使得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任由他们摆布,直到在注意到侍从捧来的衣服之后,仿佛被人用棍子重重的打了一下后脑勺。
 
    这制式不是皇储才可以穿吗?
 
    他依然浑浑噩噩:难道亲爹你又活过来,改立我为太子啦?!
 
    后来,他不够灵光的脑子慢慢的从侍从们的唠叨声里听出了真相——
 
    他那个生不出孩子的皇帝侄儿,册立他为皇太叔,今日就是传说中举行册立大典的黄道吉日。
 
    放屁,明明是等着他醒,来一个赶鸭子上架。
 
    侍从说他已经答应好圣上了,圣上也颁布旨意,宣告天下,四海属国使节、地方节度使等都已来到帝都,就差册立大典的隆重举行。如果临时变卦,不仅是端国丢了面子,他颛孙肃行也没了小命,等着全家抄斩吧。
 
    说到全家,颛孙肃行发现王妃不见了。
 
    “呵呵,王妃和人私奔啦,王爷不要再惦记了。”侍从翻了个白眼。
 
    还有这种事?颛孙肃行正惊愕于现在完全莫名其妙的状况时,被胆大包天的侍从们塞进马车里,一声吆喝,骏马开动四蹄。
 
    当马车离开王府许久,一名黑衣男人拽着个青年气喘吁吁的跑来,一问门口侍卫,得知王爷已离去,悲伤的捶打胸口,大呼“天亡我也”。
 
    此时的颛孙肃行救不了自家门前“要死了”的人,他觉得自己也快死了。
 
    要说起源头,那得从他的亲爹竟宁帝说起。
 
    竟宁帝只有两个儿子,一个年轻时抱上的,一个是老来得子,所以兄弟两个相差了整整三十岁,这就意味着他出生那一年,他那可爱的小侄儿已经八岁了。
 
    竟宁帝驾崩后,长子继位,是为承明帝。这一代,妃嫔像雨后的竹林,“砰砰砰”的冒出笋子——有了身孕,无奈公主有十几个,皇子从始至终竟然只有一个。
 
    承明帝也去追寻历代先帝之后,皇位毫无悬念可言的落到了他的侄儿身上,可问题来了——当今圣上快四十的岁数,身体健壮的很,后宫里从皇后到采女一百二十二人,一个不差的按祖宗的规矩置齐了,再加上数不清的宫女,竟是没有个孩子能长大的,妃嫔怀孕但小产或是皇子周岁前夭折的有过四五回。
 
    左查右查,查不出个所以然,没人敢明面上说皇帝身体有问题,只得按个进补的幌子天天给皇帝灌药。
 
    于是乎谣言出来了,说天不佑大端,早晚要亡国了。
 
    传谣的被抓了,咔嚓了,但嘴都长在别人身上,再不行,还有心里磋磨着呢。
 
    在子嗣如此凋零的情况下,事情已然不能再拖延下去,皇储成为了这个国家稳定发展的基础。在满朝的风言风语和惶惶不安的人心中,他,当今圣上唯一的叔叔隆王颛孙肃行,必须成为皇太叔。
 
    问题是,颛孙肃行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答应过侄儿,他惜命,没大野心,不想站到这个位置上给人当靶子——成为皇太叔不是开玩笑的,随时有被暗算的危险,别看表面上光鲜无比,实际上只是掌权人的棋子罢了。等皇帝生下娃儿来,他大约只有等着被废的节奏。
 
    但显然,没人把他的安危当回事。
 
    在不安到了极端之后,迎来的是出奇的平静。
 
    他捏了捏眉间,现下这境地……硬着头皮上呗,日子总得潇洒的过下去,不叫某些人看笑话才是。而日子过潇洒了,才有好心情和好计谋来对付那些不让他好好过日子的人。
 
    谁让他不痛快,他就让这些人更不痛快!
 
    册立大典是隆重、繁琐,同时也相当无聊的。到了皇宫以后,侍从又往他本就繁复厚重的衣服外加了层袍服,还有一顶冠冕,让整个人看起来除了高大以外,还有壮实。
 
    颛孙肃行打算就当今天是来宫里耍杂耍的。
 
    在一群锦袍鲜亮的侍从簇拥下,颛孙肃行挺直腰板,迈着大步从恭恭敬敬的的皇亲国戚、文武百官、四方使节等等人群中一条宽敞的大道上走过。
 
    冷不丁,他觉察到有一道目光在盯着自己,含着凌厉的杀气,仿佛单单想用目光就将他捅成马蜂窝。
 
    他循着感觉望过去,只看到一群温婉淑惠的公主们。
 
    册立大典在欢乐祥和的氛围中圆满结束,颛孙肃行接受完百姓们的恭贺后,看着自家大门上的牌匾被换成“皇太叔府”,觉得可以滚进去再睡上十天十夜,以缓解脑袋里的昏沉。
 
    “王爷,王爷!”有人在人群中一边跳一边挥手,拼命的吸引快要打瞌睡的颛孙肃行的注意。
 
    颛孙肃行眯着眼,看着那人拽着一个青年从人群里奋力挤出来,脸上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灿烂到他觉得事情有点不妙。
 
    那人喜滋滋的介绍道:“王爷,您还记得他不?您的老相好,杭豫左啊!”
 
    “老相好?”他拧眉,“那是什么?”
 
    “俗称,奸夫。”
 
    “……”
 
    来个人把这疯子拖走好么?
 
    颛孙肃行想说却没说,一直晕晕乎乎的脑袋在话说出口前,提示他这位是跟在身边多年的王府长史苏濛,在看看他身边的青年,二十出头的年纪,斯文俊秀,温文尔雅,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美人儿,至于“杭豫左”这个名字,有一丝丝的耳熟,似乎在何处听过。
 
    喧闹的皇太叔府门前忽地寂静了,无数双眼睛注视着门前的三个人。
 
    “奸夫?”
 
    “奸夫?!”
 
    “奸——夫——”
 
    好像回声一般,在人群中回荡,来往,绵绵不绝。
 
    隆王妃和人私奔了,但宗正寺尚未没办妥休妻事宜,也就是说现在的皇太叔殿下是有妇之夫,在外面的野……男人自然算奸夫了。
 
    百姓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目光回到皇太叔和那青年身上,仿佛看见了奇迹。
 
    刚刚册立为皇太叔,就传出断袖之事。
 
    匪夷所思。
 
    颛孙肃行感到莫名其妙,难道昏睡了十天之后,连自己的口味也变成了好男色?!
 
    “哈哈哈长史说笑呢吧!”先前那个翻白眼的侍从狗胆包天的像赶小羊似的,把颛孙肃行和另外两个人赶进府内,顺便叫人关上府邸大门,挡住了无数双探究的眼睛。
 
    “呕——”就在这时,颛孙肃行觉得自己想吐。
 
    苏濛瞪大眼睛,夸张的大叫道:“王爷,您怎么啦?!”
 
    本王想一拳揍死你。颛孙肃行捂着嘴巴,恶心的感觉在身体里翻江倒海,使得他不停的干呕,却又什么都吐不出来。
 
    大夫像凭空变出来似的,很快出现在颛孙肃行的身边,把脉看诊。
 
    突然,大夫浑身一颤,像是颛孙肃行的手腕上涂了毒药,猛地丢开。
 
    “王……皇太叔,您,您……”
 
    颛孙肃行很不爽,指着大夫问苏濛,“你怎么找了个结……”
 
    “您有身孕了!”
 
    “……巴来啊?听个结果也得等半天……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皇太叔,您有身孕了。”大夫重复一遍,语气很坚定,表情很认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