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君心似海+番外 作者:潋滟似锦

字体:[ ]

 
文案:
 当我再睁开眼睛时,我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没有记载的皇朝,西凉。而我是西凉的六皇子,秦铭。
  暗算,给我下蛊?笑之;谋反,拖我下水?笑之。处处忍耐,不代表我好脾气随便欺负,分分钟端了你信不信?
  文武百官俯首,金碧辉煌蟠龙缠绕的大殿,高高龙椅上龙袍加身的帝王,君临天下。时光流逝,再相见,你冷笑,兵临城下。过往已成烟,又是谁主江山?
  秦琰:我们两人一直这样就好了。
  当初誓言,就当我们年少轻狂罢。再见,无言;不见,相念。又何苦情深。
  1V1 HE 小虐怡情,大虐伤身。历史架空 勿考究。
 
标签: 穿越  权谋  
==================
 
  ☆、楔子
 
  熙贵妃诞下一子。因皇帝甚宠熙贵妃,对这个儿子是喜爱有加,颇为重视。
  赐名秦铭,小名‘素’。从此,西凉国有了第六个皇子殿下。
  熙贵妃背景雄厚,家人在朝中势力颇大。而熙贵妃又被皇帝宠爱,地位直上。这个六皇子一出生,必定会被无数双眼睛所注视。
  至于这个无比高贵的六皇子——就是我。
  事情的发生且听我慢慢道来·····
  我还清清楚楚的记得,我过马路时被一辆超速的汽车撞到,整个人都飞出去数十米远。在剧烈的疼痛之中,我看见了两个鬼差。
  两个鬼差面色苍白,盯着我看了许久,又拿出一张照片与我对照。确定找对了人,点点头。
  我跟着两个鬼差到了地府。
  见了阎王;见了传说中开满忘川河岸的彼岸花;见到了排着长队等着投胎的鬼们,断胳膊的啊,断腿的啊,抱着自己鲜血淋漓的脑袋的啊等等。我已经从惊悚变得麻木,然后悠闲看风景。鲜红的曼珠沙华一望无际,深蓝色的忘川河水静静流淌。
  鬼差示意我排队。
  OK,排队吧。
  站我前面是一个没有下半身的男人,他居然悬在空中,还回头看了我一眼。
  “嘿,兄弟。也死了啊。”
  这不废话么。
  看起来长长的队,其实没等多久。很快就到了我,我拿着一碗乌漆墨黑不知道啥成分的汤,犹豫着该不该喝下去。我又抬头看了看,刚才那个没有下半身的男人已经喝了汤走了。
  后面有人,不,是有鬼在催我。孟婆放下缝了一半的毛衣瞪我一眼。
  我捏着鼻子灌了下去。我的天,这个味道简直跟兑了水的王X吉一模一样。
  过了奈何桥,我左看看又看看。突然,眼前一道白光闪过。等我再睁开眼时,已经在那皇帝的怀里了。他的双手小心环过襁褓,仿佛在对待一碰就碎的无价珍宝。
  我张嘴,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我伸手,居然是藕节般嫩白。
  一秒,两秒。我一动不动,跟着皇帝大眼瞪小眼,直到皇帝的眼里笑意越发的浓郁。
  我勒个去,不对啊!为什么我还有记忆!
  难道现在人间参水造假的事已经传到了地府,还得到了广泛应用?连孟婆都为了省成本弄假汤了?阎王未必不管吗?!
  我愣了好久。熙贵妃都看了过来,见我不哭不闹,“六皇子真安静,也不哭。看来很喜欢皇上呢。”喜欢?对不起,我还没有接受突然蹦出来的皇帝爹。
  转眼间在这里就过去了那么多年,回忆从前,就宛如一场梦般。
  这里关于我‘素’的小名还有个来历。
  那时熙贵妃抱着我唱了一首《蒹葭》,当唱到“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时停下来,说什么都要给我取个小名叫阿溯。溯意为逆流而上,其实在宫中是犯忌讳的。最后熙贵妃骗了皇帝要给我取小名‘素’。
  此‘素’非彼‘溯’。
  皇帝答应了。
  宫深似海,这道理我也是懂。要么锋芒毕露、步步为营;要么,安安稳稳、甘愿埋没。一步错,满盘输。像我这种人,当然是————选择后者了。我只想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就好,权力争夺什么的千万别扯上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章一 皇子难为
 
  舞女们随着优美的舞曲挥起长长的衣袖,一个旋身,便用袖子挡住了容颜,只露出一双风情万种的眼睛,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时不时抛出两个媚眼。
  我低头端起酒杯,轻抿一口,微微的辛辣在口中蔓延开来。舞女再怎么从我面前飘过,再怎么抛媚眼,我看都没有看一眼,一个劲地顾着喝酒。
  宫中的宴会颇为热闹,坐在高处的皇帝笑得嘴巴都没有合拢过。大臣们也是你一句我一句,对着皇帝那是把能夸得都夸了个遍。
  女眷们到处走,碰上谁都聊几句,那叫个笑靥如花,空气中的胭脂粉味我隔老远都能闻到。
  我低头喝酒,一壶马上就见了底。我左看看右看看,在这个宴会里唯有我是格格不入。刚想唤来宫女再倒点酒,喊了几声,可发现根本没有人理我。
  再也坐不下去了,反正这里也不差我一个人。
  站起身来,一个笑意嫣然地女子走过来,道:“六皇子,要走了吗?”
  “嗯。”我回以微笑,“身体不太舒服,便先行离开。”
  女子小声惊呼,又向我凑近几步:“那六皇子可要找太医来瞧瞧呢。”
  “无妨。”
  我不再等女子继续说,拔腿就跑。
  往后看看,已经比较远了。我松了一口气,摸了摸脸,笑得都要嘴抽筋了。女人好可怕。
  我漫无目的地在御花园里乱转,时不时有赴宴的女眷走过,各种鲜亮的裙子在眼前飘来飘去,说不上为什么就是烦得很。
  果断放弃人多的地方,往偏僻的地方走。抬头望天,天际已经染上橘红色,太阳已经落下山头,唯有夕阳还散发着余光。我背靠在树上,透过叶隙,细碎的夕阳洒在身上。冬天刚过,天气依旧凉,照在身上增添了丝丝暖意。
  “喂喂,你刚才看见了四皇子了吗?”
  一个官家女眷服侍的女子娇笑连连:“瞧见了,虽还未及弱冠,那也真是俊俏,就是太冷了一点,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四皇子?心中的八卦之心又在作祟,我不禁竖起耳朵来听。
  “不过四皇子一点都不像皇上呢,而且……你说会不会?”另一个小声道。
  女人赶紧摆手,瞪了同伴一眼:“哎哟喂,这话你也敢说。皇帝既然封了四皇子,那当然就是皇室血脉啦,不然皇上怎么会?”
  “可是……”
  越听到后面心里越是闷,可那两人还有继续聊下去的意思。我从树后面走了出来,不出意料地看见两女眷白了脸。
  “参见六皇子。”两人齐齐行礼。
  我也没让她们起来,就是盯着她们看。我道:“背后议论可以,若是你们不介意脑袋搬家的话。”
  两人噗通一声就跪下了:“殿下饶命,再也不敢了!”
  为什么到了哪里都会有这种背后专门嚼舌根的人?我挥了挥手让她们赶紧退下。两个女人走后,终于安静了下来。脑海里还在回响她们谈论的内容,我垂睫,压下心中异样的情绪。
  我叹气,想来想去还是回景熙宫算了。刚准备抬脚,发现两个女人一走,虽然安静了,但这安静却有些异常。
  放眼望去,居然只有我一个人。甭提宫女太监了,鸟都没一只。耳边是风吹的声音,树叶轻微的作响。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不和谐的呼吸声,特地隐藏着。
  心里一惊,我侧身,冰冷的刀刃就从我的脸颊擦过去,头发被削掉几缕。我后脚蹬地,飞快往后面退去,抽出腰间的佩剑,紧紧握在手中。
  看见来人一袭黑衣,手持匕首,面色不善。我脑海里蹦出两个字:杀手。
  为什么会在这里?跟着宴会偷偷混进来的?
  不容的我多想,刺客没有给我喘息的机会,他的匕首寒光四射,泛着杀意,再次向我冲来。我咬牙,挥起自己的剑抵挡住他迎头而下的一招,利器撞击在一起的声音格外刺耳。
  我马上感觉不对了,对方的力气很大。
  该死。我飞起一脚,狠狠往杀手的小腹处踢去。趁着他防御的时候,我用力挥起手中的剑,弹开他的匕首。手腕微动,我的剑换了一个方向,出手凌厉,朝他刺去。
  事实证明我低估了他,他没有丝毫慌乱,一只手弹开来不及抵挡,他的另一只手中寒光闪现。我瞪大了眼睛,眼睁睁地看着他另一只手拿出匕首,挡住我的攻击。我愣神了一瞬间,他反手就挑飞了我的剑。
  脱手而去的剑在空中转了两个圈,最后插入了地里。
  完蛋了。
  失去武器的我在杀手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他眼中冒着凶光,匕首朝我胸口刺来,竟是要一招毙命!我可以感觉到迎面而来的凛凛杀气,却没有一点办法。
  会死吗?我闭上了眼睛,似是放弃了。
  “乒——”
  不是匕首没入血肉的声音。我不知道是谁救了我,立即使上轻功跃出去好远。
  杀手一脸诧异,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血液一滴一滴落下,不远处就是他的匕首。
  我看过去,击退刺客的那个人。他的衣袍随风扬起,天人般的容貌,恍若凡尘的谪仙,一双墨般的眼眸没有丝毫感情。
  我惊讶了,嘴巴微张。那个人是……秦琰。怎么可能?秦琰,西凉四皇子。
  秦琰看了我一眼,确认我没有受伤。眼中飞快闪过杀意,他迅速靠近杀手,一脚踩在杀手的肩膀上,把他踹到地上,杀手甚至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一柄泛着寒光的剑就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锋利的剑刃划破皮肤,渗出丝丝血液。
  我刚想说什么。那杀手居然脑袋一歪,咽了气。
  “死了?”我走过去,目光停留在杀手嘴角流下的黑紫色的血。是咬碎毒囊了么?
  “阿溯,过来。”
  “啊?”我不解。秦琰朝我勾了勾手指,天仙般的容貌现在微微含笑。但是我的心反而提了起来,因为他这么笑,绝对没有好事。
  我磨磨蹭蹭地,他也有些不耐烦,一把扯过我,目光在我身上扫来扫去。他说道:“怎么这么没用?那种货色都可以把你逼到死路。”
  没用两个字差点气得我吐血。偷偷看秦琰的脸色,我还是知趣地选择了闭嘴。
  秦琰轻叹,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戏谑道:“你说,你这么弱,没有我怎么办?会不会饿死?”
  我撇了撇嘴,看着眼前这张堪称完美的脸,还有着暂未褪去的少年稚气。我咬牙,忍住往他脚上踩的冲动。我有手有脚,没了你会饿死?少嘚瑟!
  秦琰瞧我一张脸上各种表情变来变去,觉得好玩,伸手捏了捏我的脸颊,感觉手感不错。他在我生气的前一秒松开了手,拿出一只草折的蚂蚱。
  “给你。”
  我接过去,把草蚂蚱翻来覆去看了两遍。送我的?
  秦琰眯了眯眼睛,思量再三后又道:“你回景熙宫去吧,时辰也不早了。”
  我点头。不用他说,我本来也是打算回去的。但是,这杀手的尸体还倒在地上呢。罢了,秦琰他会处理,反正不管我的事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