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反穿]学渣天天在逆袭 作者:枫香

字体:[ ]

 
文案
在武勋之家被一心当成文人养大的庶长子,
完全没想到因为父亲的一朝重病,
竟然被自己的嫡亲妹妹和嫡母所出的两个弟弟害死,
醒过来的时候,人生却瞬间变样!
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人际关系,
父母疼爱,同学有爱,
只是……
“温学渣,怎么连笔都不会拿了?”
“温学渣,二十六个字母都不认识了,你不会吧?”
“温学渣,这是阿拉伯数字啊!!!”
“温学渣,你不就剩下理科能拿得出手了么?”
“温学渣,渣也要有点下限啊!”
温纶:纶乃公认的才子,才不是学渣!
内容标签:甜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纶,宗炎彬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不一样的世界
 
  被嫡亲妹妹陷害,被同父异母的弟弟们下毒还推落池塘……当时温纶一贯被称为聪明的大脑,已经彻底想不明白了。
  完全无法可想,透骨的冰寒不像是来自于在池塘里泡湿的衣物,而像是从五脏六腑,再渗透进骨子里的。
  县伯府的庶长子,本来就是个尴尬的存在,被作为文人教养,不进家学,不学武艺。爹说他脑子聪明,确实,他从未
 
去争取过那些。因为他知道,自己就算去争了也争不到什么,徒增难堪罢了。
  爹对他好,却也是有分寸的,这已经是对着一个庶子能够最好的程度。这已经是比对那所谓的三弟温宇泽,要好得多
 
了。
  别看温宇泽似乎过得如嫡子一般,可实际上呢?温纶知道,温宇泽不过是一个养子罢了,更可能还是类似于质子的存
 
在。
  十几年,爹看着疼爱这个三弟,实则根本就是让他文不成武不就。
  老四温景盛倒是可惜了,也或许不可惜,等他大了,或者能和那不成器的老二斗一斗,不过这都要等爹过世之后。
  不过他们既然能放心对他出手,想来爹是快不行了吧?
  最让他觉得可气的,却是温宝淑。她被养在嫡母跟前,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可是她明明是自己一母同胞的嫡亲妹
 
妹,可笑被当成了嫡母的刀子砍自己的亲大哥还不自知。也或许她就算知道,估计也能下得去手。毕竟,她其实是最像母
 
亲的人。多狠得下心,能将自己的女儿交给一向恨不得她去死的嫡母养。
  意识渐渐沉寂下去,那股子冰寒却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温暖。
  好吧,是很热。
  温纶睁开眼睛,眉头还是皱的。
  一只冰凉的手“啪”一下打在他脑门上,轻声喟叹:“好暖和。”
  接着二三四只手扒拉过来。
  可是,温纶的脑门总共就那么大一点地方,两个人分赃不均,开始打架。
  “干什么?我给老三物理降温呢!”
  “呸!说得简直比唱的还好听!”
  “一边去!”
  “你才一边去!”
  然后有人运气:“都给我滚去跑操!”
  整个空间安静了几秒钟,然后发出各种非人类的惨烈声音,与羡慕的喟叹。
  “发高烧真好啊,可以不用去跑操。”
  “是啊,真好啊。”
  “唉,我上次用暖水袋一点都不管用。”
  “废话!就算你把额头烫破皮了,耳温又不变。”
  “连常识都不懂,简直比老三还学渣。”
  “滚!别以为叫你一声二哥,就能欺负我老四了!”
  “欺负的就是你,谁叫你比我小!哎?老大,你不去跑操么?”
  宿舍老大搬了张椅子坐在温纶的床头,将手安逸地放在温纶滚烫的额头上面,慢悠悠说道:“我不去,跟老师说好了
 
,照顾老三。”
  “卑鄙!”
  “小人!”
  “阴险!”
  “狡诈!”
  “友尽!”
  “友尽!”
  老大施施然道:“再不去就迟到了。”
  然后又是一阵乒乒乓乓,宿舍才算是安静下来。
  温纶全程都:=_=
  为什么他们说的每个字他都能听得懂,但是意思都有些微妙得无法理解呢?
  温纶觉得,一定是老三给他下的毒药有问题!
  然后,温纶很快发现,这问题太大了!
  他这种身份的人,又不能走科举,一些个虚名对他来说,与其说是荣耀,还不如说是催命符。所以闲暇时间,他看过
 
的杂书实在不少。
  一个词语很快就浮上心头——借尸还魂!
  温纶高烧一直持续了一个礼拜,手瘫脚软了又是一个礼拜,缓过来之后,同寝室的人都觉得他人都烧傻了。
  “三哥啊,你怎么连支笔都不会拿了啊!”寝室老四虎目含泪,瞧着温纶架势十足地握笔悬腕,手上抓着一支水笔。 
 
                       
作者有话要说:  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
 
  ☆、第二章 不事生产
 
  温纶2.0版本在高烧的那段时间里,完完全全接收了原版的记忆。但是很多事情知道归知道,在实际运用上还是改
 
不了多年的习惯。
  这个世界太不一样,让温纶多少有些手足无措。只是他大少爷端惯了的,一时间倒是看不太出来。他那副样子,就是
 
落在同寝的几个兄弟眼里面,也以为他是在犯二。
  这个世界就算有太多的不一样,对温纶来说却是值得庆幸的。对那个世界的牵挂已经不多,又有着太多的束缚;这个
 
世界简直就像天堂一般。
  当初在接收原版的记忆时,他就难以置信在这个世界上,学问的获得竟然如此容易!
  温纶在恢复之后,就根据记忆里的样子,操作着电脑上网,通过一个小小的机器,足不出户了解天下事。
  只是,温纶不太会打字。
  硬笔字也不太会写。
  温纶买了硬笔字字帖,在还没有收到字帖的时候,拧着眉头和水笔做殊死挣扎。结果每天都会戳破N张纸。
  寝室老大惴惴然:“老三啊,要不要这么拼啊?”
  老二也来发表关心:“是啊,生活艰难,有啥想不开的地方,说出来大家开心开心嘛!”
  老四痛心疾首:“二哥,你太不小心了,竟然把心里话讲出来了!”
  温纶领会了一个流行句:竟无言以对。
  三个人见温纶不回答,也不以为意,最近老三怪怪的,话也不多,根据他们私底下判断,一定是发烧烧傻了。老三人
 
本来就不聪明,这下连字都不会写了,天天扎纸窟窿玩。
  是兄弟的,一定不能嫌弃!
  是兄弟的,一定要好好照顾,不能让外人欺负!
  是兄弟的,一定……当然只能自己人欺负!
  握拳!
  温纶表示很糟心,终于有了出门的想法,略嫌别扭的开口:“大哥,知道哪里能买到毛笔吗?”还是毛笔用着顺手。
  温纶问的是一个人,最后陪着温纶一起出门的是三个人,于是寝室集体行动。
  用老大的话来说就是:“难得有那么高大上的活动,兄弟们务必一起到文具店去陶冶一下情操!”
  文具店有什么好陶冶情操的?
  文具店没啥好陶冶情操的,唯一的作用是让温纶发现了自己经济危机了。皮夹里只有一张毛爷爷,此刻距离月底发饷
 
还有半个月。
  所以,温纶在文具店内什么都没买。
  温纶对于经济危机的感觉十分陌生。县伯府虽然在贵族们眼中是个破落户,但在生活上还从未有过短缺。尤其是老县
 
伯对他这个庶长子也确实不错。
  赚钱,对于温纶是个新课题。
  农大的校园很大,温纶一个人默默走着。室友也有自己的事情,并不会给他做贴身保镖。
  温纶只是在盘算着怎么赚钱,他知道原版是当过家教的。只是原来当家教的那家孩子已经考上理想的学校了,原本谈
 
好的另外一家,又因为之前他的发烧耽误了时间而黄掉了。
  当家教这条路在他这里是行不通的。原版的本事是原版的,他并没有。至于他会的那些琴棋书画,能卖钱么?就算能
 
卖钱,上次去文具店看了一下,笔墨纸砚也不便宜,至少不是他手上那一张毛爷爷能解决的。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是打电话回家给父母……可是,那并不是他的爹娘,更何况这具身体都已经二十了,顶门立户的年
 
纪,哪里还能向父母伸手要钱?
  “喂,那边那个小子!”
  “小子,叫你你还走?!”
  温纶停下脚步,左右一看周围一片大棚,前后都看不到一个人,就看到一个胡子拉碴的老头正中气十足地对着他吹胡
 
子瞪眼!
  这老头莫名让他想起自己的恩师姚大先生。
  老头一点都不客气,看到温纶走过来,指着身边两堆土:“过来帮忙。”
  温纶没干过农活,自然被骂到体无完肤,但是他却是甘之如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硕果累累的场面。排球大小的
 
冬瓜、成串的番茄、圆滚滚的茄子……各种超出他想象的蔬菜,认识的只占了极少数。
  老头停下来喝水,看着随口叫来的小家伙越干越上手,脸上也露出一副真心喜欢的样子,不由得咕哝了一句:“笨手
 
笨脚的,心倒是不坏。”
  老头拿了小刀,摘了一堆蔬菜放在小推车里,叫上温纶:“小家伙,走,去吃饭!”
  温纶把剩下的一丁点活干完,才把农具放好,跟上已经等得很不耐烦的老头的脚步,心想:他这是赚到了一顿饭?   
 
                     
作者有话要说:  双更唷~~
 
  ☆、第三章 萌点
 
  老头的家看上去比温纶住的老宿舍楼还破旧一些,掌勺的不是温纶想的老太太,而是一个看样子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
 
  少年长得比他高,样子比他帅,竟然还会做饭!
  宗炎彬很意外看到爷爷竟然会带个外人回来。尽管是自家爷爷,但是他还是要说一句,这老头太难相处了!一点点小
 
事情就能被骂个狗血淋头,一张破嘴不仅会骂人,对吃的还特别挑剔。他有理由怀疑,老头成为一名农学家并不是为了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