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霸道账号爱上我+番外 作者:Minaret

字体:[ ]

 
 
文案
林清觉得自己的人生真他妈是叼极了。
 
穿越也就算了,万万没想到,他穿越之后还遇见了自己网游里的游戏账号……
更让他蛋疼菊紧的是,这个账号和他玩耍着玩耍着,就喜欢上他了。
 
这还不是最邪乎的,最他妈邪乎的是,这个账号还是个傲娇……
 
以斐:(冷冷一哼)呵,愚蠢的凡人。
林清:(傻逼脸)你嫌我蠢你还喜欢我?
以斐:(面色不悦)谁说我喜欢你的……
林清:(怒)你他妈怎么有脸做到一边说“谁说我喜欢你”,一边扒我衣服的?
林清:(惨叫)哎呦我操疼!别掐我肉!行行行你不喜欢我成了吧!
 
欢脱没脑子向。
CP请站定:傲娇高冷黑暗精灵术士账号攻X没脑子耿直二逼穿越受。
 
封面是弱智作者自己做的,虽然很丑但是很温柔【什么鬼。
设定有参考World of Warcraft。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西方罗曼 异世大陆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以斐(攻。),林清(受。) ┃ 配角: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 其它:你问我我问谁?
 
 
 
  ☆、Chap.01 穿越不是啥好事
 
  
  穿越了的人一般想的都是啥?
  我穿越了?我饿了?我他妈怎么死了?
  林清不知道。
  他之前不知道干了啥伤天害理的事,忽然一下就穿越文必用金句“眼前一黑”了,一醒就发现自己背后贴着的东西触感有点不太对劲……好像是树皮?
  我操?真穿越了?林清顿时傻逼了。他今儿买的注,还没看人家开奖呢!
  但他没敢睁开眼睛,因为他感觉有一把冷冰冰的东西紧贴在他的脖颈,带着一个弧度,不像是直挺挺的长剑或者短匕,反而像是……犄角?
  材质有点不对,不像是金属的东西,比它要粗糙一点,但是他有一种下意识的危机感。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经历过这种事,你闭着眼,有个人将一件东西放在你眼前,眉心和眉骨的位置顿时就有种很玄乎的感应。
  以他的聪明才智,他秒秒钟就想到了一个很可怕的结论。
  有人想杀他。
  林清憋着一口口水愣是没敢往下咽。
  他闭着眼睛,玩命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林清你个臭傻逼别关键时刻掉链子!别咽口水别哆嗦!还想不想活了!操!
  “别装了。”那把“武器”的主人将那个疑似犄角的东西的尖部朝里按了按,他顿时吓得眼皮一个哆嗦,这声音的源头似乎离他不远。“我知道你醒了。”
  我操!林清一下子就郁闷了。
  说好的穿越文主角光环,不管穿哪,不管旁边人是谁,都能牛逼的起来,不但穿不了帮,还能套出消息吗?怎么到他这儿就这么傻逼?
  等等!林清想,万一他是诈我的呢?
  虽然一般人好像不会没事对着一个昏迷的人三分钟说一次我知道你醒了,但是这也说不定呀对不对?他哪知道他面对的究竟是不是个正常人……说不定人家就是个傻逼呢……
  “我已经说了,我知道你醒了。”林清顿时感觉脖子上一阵刺痛。“假如再不睁开眼睛的话,我想你不会介意让我用邪能触须将你的眼珠挖去吧?”
  林清一个激灵,赶紧把眼睛睁开了。
  不管那个什么“xie neng chu xu”是个什么鬼,再不睁眼对面就动手了倒是真的……
  他下意识转了转眼睛,周围的确全是树,绿得有点晃眼。
  作为一个B市的居民,他只能泪流满面地表示:操,活这么大第一次呼吸到这么新鲜的空气……
  “很好。”对方说着松了松力道,“现在说吧,你是什么人?”
  “我?”林清下意识地回道,“一个超脱世俗的二逼青年……”
  “说通用语。”对方蹙了蹙眉。
  林清吞下那口口水,这才看清那把抵在他喉间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那是一把法杖上端的装饰性羊头骨,羊犄角尖得有点吓人,还沾着他的血。
  这把法杖正被一个满脸不耐的人握着。
  那人五官深邃,是典型的西方人长相,肤色是怎么看怎么不像人类的灰蓝色。直挺挺地站着,穿着蓝色的术士袍——上面缀着几颗黑曜石雕成的小型骷髅头——,线条漂亮的右手握着一把骨质长杖,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林清发现他有一对尖尖的耳朵,和右脸炫酷无比的,发着光的,蔚蓝色的,魔纹。
  啊,魔纹尖耳,牛逼。
  他想。
  等一下!
  林清这才明白过味儿来。
  精灵尖耳,灰蓝色皮肤,术士袍,骨质法杖,还有右脸闪烁的永恒魔纹。
  他咽了一口口水,死僵僵地说:“恕我冒昧……你的名字是……?”
  银发红眸的术士挑眉冷哼:“以斐。”
  以斐。以斐?以斐!
  轰隆隆!
  一阵惊雷把林清劈成玻璃渣。
作者有话要说:  
 
  ☆、Chap.02 没有肉吃好痛苦
 
  以斐!林清脸色顿时有如红绿灯。
  那他妈不是他那个玩了五年,产自M国的西方奇幻向网游里,他那个牛逼的小术士号的名字吗?他就说那个魔纹好眼熟,那身法袍也好眼熟,那根法杖也特别眼熟……
  他当时看着那张脸居然就愣是没认出来!太失职了!
  “有什么问题吗?”以斐继续冷哼,高冷得一逼,林清当场就吓成了一条狗。
  “没有没有没有……”八十级啊!以斐在游戏里的等级是八十啊!一级就会搓暗影箭BIUBIUBIU啊!八十级随手招一个恶魔就能把他虐成傻逼啊!来只小鬼他都得跪舔啊!他这种来自现代的弱智也就是给他擦擦鞋了吧……
  “你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以斐语气骤降。“我的防护屏障,即使巨龙也无法突破,你一个凡人,怎么能穿过它?”
  大概是因为老子是你的主人吧……林清想着,不动声色地说:“我也不知道……你看,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一个火球术都放不出来……”
  “不,你并不是。”以斐快速地扫视了他一眼,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令人奇怪的是,你的灵魂好像非常强大,但你的肉体强度却脆弱得不堪一击……我一定能用你的心脏召唤出一只熵魔。”
  林清倏地冷汗就下来了,哆嗦着嘴唇看着他,越是想要想出个脱身之法,越是什么都想不出来。
  以斐看着他苍白的脸,就好像看见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他轻蔑地扬起嘴角:“你现在至少不会死,我还挺喜欢我现在这只叫阿兹达克雷斯的小鬼的。什么时候他死了,什么时候你的心脏就要归我所有了。
  ”
  “我会暂时带着你的,即使我非常不想这样做,但是为了维持施法材料的新鲜程度,也只能这样了……真是恶心。”以斐用一种很厌弃的语气说,看着林清的眼神与看一只下水道老鼠的眼神……简直没什么差别。
  林清:“……”
  不要把他的命说得好像只是个施法材料一样好吗?
  林清说:“那啥,有句俗话说得好,有钱走遍天下,没钱蹲家绣花,您看我既没钱又任性,何必带着我一拖后腿的呢……”
  “拖后腿?”以斐笑得很寒冷。“不不不……你知道你的命意味着什么吗?一个为我所用的熵魔!熵魔会给我拖后腿吗?哦,相信我,假如我会被你拖后腿的话,那么在那之前,我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你杀死,然后取出你的心脏。”
  林清哭着想:操,人年轻就是会犯一些不该犯的错。比如他应该建个大义凛然公正无私的圣骑士,而绝不是一个与恶魔为伍一肚子坏水儿的术士……
  结果林清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可以自己走道的施法材料。他只能心塞地想:那只小鬼可千万别死啊!死了就轮到他了……
  至于逃不逃的问题,林清想都没想过。
  就目前他所知道的事情而言,虽然他穿越之后遇见了自己的游戏账号,但是这片大陆并不是游戏里那个大陆。似乎是因为这个原因,以斐似乎不仅学会了游戏里全部他的术士所掌握的技能,还有不少他听都没听说过的牛逼技能,比如他之前说的那个“邪能触须”。
  想逃跑?以斐一个基尔罗格之眼扔过去,想找啥找不着。
  逃了还没三里地,又被逮回来了,这还玩个蛋。
  林清一边郁闷地啃着黑面包,一边垂涎地看着烹饪满级的以斐惬意地吃着烤肉,心里的感受简直……无法言喻。
  他真他奶奶的不想吃黑面包!
  没肉吃果然好痛苦。
作者有话要说:  
 
  ☆、Chap.03 瞪谁谁死怕不怕
 
  以斐整整带着他走了两天。
  因为术士的法术,林清没有感觉到困倦,但累成一滩泥倒是实打实的。
  说好的布甲职业弱不禁风风吹就倒呢?林清感受了一下自己酸软打颤的腿腹,再看看人家好整以暇的鸟样,顿时开始羡慕嫉妒恨。
  林清忍不住问:“我们究竟要去哪?”
  以斐随口道:“沼泽里有座要塞。蛮牛的眼珠是很棒的施法材料。”
  林清痛苦地想:他已经和蛮牛划等号了吗?
  等下。
  ……沼泽,要塞,蛮牛……英雄无敌三。
  林清小心翼翼地问:“你说的那个蛮牛是我想的那个蛮牛吗?”
  “你想的是哪个蛮牛?”以斐一挑眉。
  “就是那个瞪谁谁死的……”林清哭着想,要是真是那个蛮牛他还玩个狗屁。
  “死亡凝视?是那个没错。”以斐说,“我还以为你一点常识都没有呢。”
  想想这个人类一路上都问了他些啥问题:这片森林叫什么?这个大陆叫什么?除了这里还有什么大陆?你是黑暗精灵吗?黑暗精灵的聚居地在哪?
  他真想问问林清,他是人类吗?以斐愤怒地想,黑暗精灵就不说了,连他妈三岁的麻风侏儒都不会问这么傻逼的问题!
  林清脸一下就白了:“瞪谁谁死你还去个屁……”
  “本来我是没打算去的。”以斐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但是既然有个熵魔在,几头牛几只九头怪就不足为惧了,你说是不是?”
  走了几天总算到了沼泽地。
  林清望着远方惨绿色的建筑,想着那里面住的生物都是何等凶残,一下觉得走不动道儿了。
  抛开蛮牛、九头怪、双足龙这些怪物不说,沼泽地也的确挺恶心人的。空气湿凉湿凉的,还有一股恶臭,林清走在里面,只觉得每次双足陷进泥沼里,就像是有无数条蛇的蛇腹贴在他的正脚背游走、交错。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