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强制之爱+番外 作者:冬行千里

字体:[ ]

 
文案
可以容忍包容你的一切,只有唯二两条底线。
一条是爱我,另一条是留在我身边。
 
 
本文背景现代架空。 1V1[i][/i]
作者文案废,大家还请移步正文吧。/(ㄒoㄒ)/~~
 
 
内容标签:年下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远,楼少御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占地面积极广的别墅庭院中、正举行着一场盛大的宴会,一名男子轻轻晃动着手里的酒杯随意的跟站在他对面的人交谈着,突然有助手之类的人脚步略急的走到他跟前附耳不知说了句什么话,闻言男子本就浓黑的眸子变的有些阴沉,他低声问道:“自己走的?”
  “以现在的情况看来似乎是这样的,我们也没想过宁先生会突然离开。”
  “出动所有能出动的人,一个小时之内他必须出现在我面前。”
  助手应了声是、之后还是用刚才那样略显急促的步伐离开了,他离开之后、刚才的男子身上明显散发出的不悦气息,证明了他现在的的心情有多么的糟糕!没有人会在这么愉快的氛围下去招惹明显心情不佳的宴会主人,他一个人坐在靠边角的沙发上静静等待下属的消息,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一个小时之内那个人能不能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个问题,他从不怀疑自己家族的能力。
  过了一会有一个看起来比那男子略显成熟的人出现在他面前,而刚刚离开的刘瑞也跟在那人身后不远处。
  “楼少倒是很有闲情,身为主人家却在这里偷闲。”
  “突然有点困就来这里坐坐,倒是安大少你才刚刚接手安家,理应是日理万机才对,我倒是真没想到你会出席这场无趣的宴会。”
  “呵呵。”安亦辰意义不明的笑了笑接着说:“我来找楼少是有点小事。”
  “哦?”
  “刚才我在楼少家的大门口遇到了个还挺大胆的服务生,我对他有点兴趣、不过刘瑞说如果我要带走这个人必须要得到楼少你的同意才行。”
  楼少御的眼神看向了刘瑞,这种事情按理来说是万万闹不到他这里来的,刘瑞完全就可以做主,难道这中间有什么曲折?还是这个安亦辰又玩了什么幺蛾子?
  说实话楼少御对安亦辰实在是没什么好感,前段时间这家伙才把自己的亲爹逼的自杀,他自己做了安家的当家人。完美的诠释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意思、心狠手辣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刘瑞上前轻声的跟楼少御说:“是宁先生。”
  楼少御的眸子暗了下去,似在酝酿着一场风暴,沉默了一会才低沉着声音说“把人带过来吧。”
  宁远是被安亦辰的人带过来的,他穿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宴会服务生的服装,衣服有明显的破损、双手也被捆在了身后,很明显的他刚才和安亦辰的人起过冲突。
  一想到宁远是在逃离自己的过程中惹到安亦辰的,楼少御心里就如翻江倒海一般被狂怒席卷,这个人究竟拿自己当什么?为什么自己认真付出的感情他能如此轻易的践踏?
  楼少御走到宁远跟前沉声说道:“安大少看上你了,你有什么想法?”
  看着宁远低垂着的头颅、楼少御在心里呐喊:“说话啊!你说话啊!给我一个理由!不管是什么都好!”只可惜宁远至始至终都低着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楼少御。
  他的沉默不语无疑刺激到了楼少御,只听楼少御意味不明的嗤笑了一声,接着说:“不过是一个服务生,难得安大少看中就送给你了,随、便、玩!”最后三个字楼少御说的咬牙切齿。
  话虽然是说给安亦辰的,他却始终都盯着那个低垂着头颅的人,后者除了肩膀有那么一瞬间的抖动之外,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反应。倒是没有人关注的刘瑞、在听到楼少御的话时很明显的一个怔愣。
  接下来宁远便由安亦辰的人强硬的带走了,直到走出楼家的大门宁远才剧烈的挣扎了起来。而那些人也都不是什么客气的主,直接一拳打在宁远的肚子上,宁远的胃部立刻抽痛了起来、额头都出了冷汗,身体随即就软在了另一个保镖的手上,他还没有从疼痛中反应过来后颈一痛人就陷入了黑暗。
  宁远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张豪华的床上,只是双手还是被绑着。也许屋外一直有人守着、听到房间里有了动静立刻有人打开门查看,确认他已经醒了就再度拉上了房门。没过一会安亦辰就出现在了这个房间里,他看似动作温柔的帮宁远解开了捆住手腕的绳子,可宁远还是感觉到了这个人身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令人忍不住的要远离。
  绳子一解开宁远就往床的另一边跳,只是在床上躺的太久了手脚都有些发麻。一不小心就摔倒在地、还将床头柜上摆放的一个瓷器也带到了地上,顿时房间里就响起了瓷器碎裂的脆响声。门外的保镖听到异响立刻推门进来,在接触到安亦辰做出的手势之后又安静的退了出去。
  “过来这里,不要惹怒我。”安亦辰的嘴上虽然挂着微笑,可是眼睛里却充满了十足的冷意让人胆寒。
  见宁远没有动作安亦辰明显的没有了耐心,走上前来伸出手似乎是要准备拽宁远。而在他弯下腰、手接触到宁远衣领的那一刻,已经被吓懵的宁远右手无意识的抓住了身下的瓷器碎片,就这么顺手挥划了出去。
  饶是安亦辰已经察觉到了宁远的意图及时做出来后退的动作,可由于距离太近一道从下巴断断续续延伸到脸颊的长约十厘米的血痕还是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安亦辰伸出手沾了点自己的血在手指上,盯着那鲜红的血液看了一眼就将视线重新放在了宁远的身上,那阴冷嗜血的眼神让宁远感觉到毛骨悚然,就如同死神在同他招手。宁远突然很后悔自己刚才一时无意识的冲动。
  而安亦辰却在看了他这么一眼之后毅然打开了房门,门外的保镖看到他受伤的脸之后也被惊吓到了。宁远眼睁睁的看着房门在他眼前被关上、然后是钥匙转动的声音,再然后就是保镖急匆匆离开的脚步声。
  他很害怕,刚才安亦辰那眼神很明显的不会轻易放过他的,看那阴冷的目光等待自己的一定不是一般的痛苦。
  就在宁远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却有人冲了进来将他的手臂反扭到身后捆起来,一路将他拖拽到一辆面包车内,有两个人将他夹在后座中间防止他逃跑。
  车子一路开向城外、只见两边越来越荒凉,高楼大厦渐渐隐去周围的荒草树木多了起来。等再度被拽下车的时候,他已经被带到了一个山沟附近。好像是前面没有车道了、所以那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推搡着他在这夜晚的荒草丛中缓慢的前进。
  走了一段之后前面就没有路了,是一个两人多高的水沟宁远甚至听到了缓慢的流水声,他注意到前面的那个人冲着后面点点头,然后他就被人按到在地。
  黑夜里一声划破天际的惨叫声突然响起,宁远的手腕脚腕同时被狠狠的划开,这似乎还不算完。有一个人不屑的对着他说:“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划伤我们安家家主的脸?”
  然后对方就在他的脸上狠狠的划了一刀,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在那个持刀人准备再添一刀时却被他的同伴给拦了下来,持刀人不解的看向对方。
  “嘿嘿,你别说我仔细看看这家伙长得还挺有味、难怪会被家主看中,只可惜是个不识趣的。我还从来没玩过男的呢,反正这家伙今晚肯定是得交代在这里了,不如让哥们我来体验体验这男人到底是个啥味?等我玩过了再划这小子的脸也不迟啊。”
  持刀的人瞟了宁远一眼才对着他的同伴说:“浑身上下都跟你长一样有什么好玩的?你快点啊,还得早点回去交差呢。”
  得到同伴的首肯,那家伙直接扒了宁远的裤子,匆匆撸了几下就往宁远的身体里塞,宁远左右挣扎加上那地方夹的死紧,那人一时也没法得逞。只是这么两下之后那人没了耐心,怒火也上来了。狠狠的扇了宁远两个耳光之后将宁远的双腿抬起对折之后使劲往两边一掰,有微弱的咔擦声响起,宁远的大腿根部被硬生生的掰断了。
  那人似乎还不解气,骂骂咧咧的说了句:“操!死的临头了还不知道乖乖配合非要多受些罪,那我就成全你了。”
  说罢、将自己扔在一边的小刀捡了起来,拿在手上。握住手柄对准宁远紧闭的菊花使劲一捅,随着宁远的惨叫声响起那刀鞘全部埋入了他的身体,只留下刀柄卡在外面。
  那人本来是想顺势抽动几下的,结果他捏住刀柄往外一拔发现刀鞘会卡在里面,随即心思一动握住刀柄旋转、让刀鞘在宁远的身体内搅动。随着那人的动作,刀鞘上的金属装饰划破了柔软的内壁,有鲜血顺着刀鞘流出滴落在地上。
  “曹二,差不多就行了,赶紧的完事回去交差。今天家主被这家伙弄的心情特别不好,你还在这里磨磨唧唧的,是想回去晚了领罚吗?”
  “马上就好,老子今天就是不做也一定要把东西给顶进去!不能随了这小子的意!”
  说完他就把刀抽了出来,刀鞘被卡在了宁远体内、刀子拔出的瞬间划伤了最外面的*口。那人根本就不将宁远的痛苦放在眼里,即使那处还流着血、含着刀鞘,他也还是将自己的东西顶了进去。
  由于夹得太紧才一进去就泄了。知道要赶着回去交差他也没有接着做了,骂骂咧咧的几句之后就跟同伴说:“真没劲,还不如去找小姐!动手吧!”
  然后接二连三的刀子划在宁远脸上的时候他的嗓子已经喊哑了。最后他被人一脚踹下了水沟,水沟里的水不深、连平躺着的他都埋不住。
  就这样躺在水沟中、他听见上面传来了一声:“你就躺在下面慢慢等死吧!”
  然后就是那些人离开的脚步声。他试图从这里爬上去、可是被割破了手脚腕的他直到摔的筋疲力尽也没能爬上去。其实宁远知道他所做的努力都是白费。身上的大动脉悉数被割破,就算他真的有那个本事爬上去,在这深更半夜没有人烟的地方、他能活下去的几率又能有多少呢?
  由于血液的快速流失,昏昏沉沉中宁远想:这两人高的水沟在平日里算的了什么?可是现在他却只能躺在这冰冷的水沟中默默的等待死亡。妈妈的身体不好,自己死了之后妹妹一个人能照顾的过来吗?宁远觉的周围越来越安静了,安静的让他害怕……
  从宁远被安亦辰带走开始,楼少御就一直坐在刚才的沙发上。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他都没有离开过,刘瑞也只能站在他的身后默默的陪着。楼少御突然低吼了一声、将面前桌子上所有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一阵噼里啪啦的碎裂声响过后,刘瑞听见楼少御说:“马上安排人手跟我去安亦辰的公寓。”
  刘瑞知道楼少御的意思是要去把宁远带回来,并且已经做好了开战的准备……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伙伴们多提意见呦
 
  ☆、第2章
 
  看着平静的湖面宁远的心情还是有些复杂,距离他死而复生并且回到事发前一年已经过去三天了。从刚清醒过来的震惊到后来激动的热泪盈眶。现在他已经慢慢接受了这个可能是上天恩赐给他的重生。只可惜自己重生晚了几天,否则绝对不会再去面试楼家的那份工作,会牺牲掉性命的工作就算薪水再高也没有了意义。
  现在他最需要做的就是斩断一切让他会再遇到楼少御的可能,也绝对不会再去招惹得罪三大家族的人。上一世那些极致的痛苦仿佛还深深的刻在他的身上。被人将脸全部划烂,残忍折磨之后丢入阴沟里慢慢等待死亡的经历他再也不想来第二次了。
  “你好。”
  听到有人问候宁远下意识的转过身去回应,却在看到来人阳光般灿烂的笑脸时右脚不可控的后退了一步脸上血色褪尽面色及其惨白的僵在了原地,垂在身侧的两只手也几不可见的颤抖起来。楼少御!!!宁远心里十分惊恐,为什么楼少御会出现在这里?按照重生前的轨迹他们这个时候还不认识!为什么会这样?是自己的重生打乱了原本的轨迹吗?
  楼少御也没料到这个青年会是这样的反应,为了缓解眼下这奇怪的氛围楼少御接着说我看你一个人呆站在这里很久了,是心情不好吗?我今天的心情也不怎么样所以过来跟你打个招呼,可以交个朋友互相排解排解不开心的事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