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之土豪庄园 作者:百年南瓜(下)

字体:[ ]

 
  ☆、第七十章
 
出了赌石场,秦晋让十一和十二把货车开回萧凛他大伯家,而他和苏玉清他们则乘坐来时的小车回去。
    “秦晋,有几件事我想麻烦你帮个忙。”回去的路上,萧凛对秦晋说。他现在在京都没有任何的势力,所以有些事也只能让秦晋帮他去做。
    “只要不是钱的事,你随便提。”萧凛一开口就从他手上掏走了一百万,所以秦晋现在最怕的就是萧凛提钱的事。
    虽然苏玉清已经帮他赚了一半的钱,但他还是要找他老爸借五十万。如果没有个很好的理由,他爸是绝对不会给他钱的。不仅如此,说不定他爸还会仗着这个逼他签下一些不平等的条约,比如克扣他零花钱,逼他提前进公司实习等等之类的。
    还好现在只是五十万,要是再多的话,他还不知道要被他老爸逼着签下什么样苛刻的条约。他本来就没几年好玩了,要是再被他老爸签下这一系列的条约,他以后哪里还有什么自由可言。
    他也有想过找他爷爷或是老妈借钱,可是奈何他家老爸太凶残,要是被他知道自己瞒着他这事,他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不是借钱的事,帮我找两个人。”萧凛说道。现在苏玉清手上已经有了几百万,暂时够他用了。至于秦晋的那一百万,他其实要不要都无所谓。只是现在,这些却是不能和秦晋说的。
    “找人啊,没问题。你说要找谁吧?哥哥我就算是掘地三尺,也会帮你把人找出来。”知道萧凛不找他要钱,秦晋在心里松了口气。
    “一个叫楚凯耀,d省a市平水县人,家里还有个妹妹。另一个叫谭天,b省w市白龙县人,家里只有母亲和奶奶两个亲人。”萧凛在脑子里思索了一番,说道。
    楚凯耀是他前世得力的手下,对他一直忠心耿耿,自他的公司创立之初就一直跟着他,各方面的能力也都比较出众,颇得他的信任。他之所以要找他,是因为他的身世。
    他记得楚凯耀是在高三的时候辍的学,因为父亲在工地出了事故,半身瘫痪,然后母亲就跟别的男人跑了,家里除了爷爷奶奶,卧病的父亲,还有年幼的妹妹需要照顾。而他作为家里唯一的壮劳力,自然就扛起了家里的重担,和村子里的其他人来到了京都打工谋生。
    楚凯耀虽然辍学了,但是却并没有因此放弃学业,他利用空余的时间自学了金融管理专业的知识,然后凭自己的实力进了他的公司。
    他之所以知道得这么清楚,那是因为楚凯耀作为他最深信的几个得力下属之一,他自然调查过他的背景。而且,也正是因为楚凯耀的身世和他的努力,所以他才会这般看重他。
    今世既然他有能力改变楚凯耀的命运,他就尽可能地拉他一把。不仅是因为楚凯耀是个人才,还因为他们是一起患难过的重要伙伴。
    至于谭天,萧凛认识他的时候他是叫林天,林家林延山的私生子,说起来还是林小曼的兄长。谭天这个名字,是他还没回到林家之前的名字。前世他之所以能这么快扳倒林氏,可以说,林天功不可没。
    林天虽然是私生子,但是却对林家一点归属感都没有,相反,他非常地恨林家的人,尤其是林延山,他的亲生父亲。
    林天的生母名叫谭丽霞,一个温婉美丽的女子。当年,正在读大学的谭丽霞因为一次偶遇认识了正值青年的林延山。林延山一眼就看中了谭丽霞,然后就对谭丽霞展开了猛烈地柔情攻势。
    俗话说,烈女怕郎缠,再加上林延山一表人才,家里面有钱又有势,而谭丽霞刚步入社会,单纯又天真,哪里是林延山的对手,没过多久她就陷入了林延山的温柔陷阱。
    两人好上之后,林延山却是对谭丽霞好过一阵,但仅仅也只是一阵子。林延山是典型的花花公子,见一个爱一个,在得手后,很快就腻了谭丽霞,于是提出了分手。
    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谭丽霞发现自己有了身孕,便把这件事告诉了林延山,想要以此来留住林延山。可是林延山是什么人,风|流成性,正是爱玩的年纪,怎么舍得自己这么早就被一个女人绑住。别说他不答应,就连他父母也不会同意他娶一个没有任何身份地位的女人。所以,林延山便给了谭丽霞一笔钱,让她把孩子打掉。
    谭丽霞性子单纯,她是真心爱过林延山,又怎么忍心打掉林延山的骨肉,于是便瞒着林延山,办了休学手续,独自回了老家,把孩子生了下来。而这个孩子,自然就是谭天了。
    未婚生子这种事就算是放到了后世,都会遭人诟病,更何况是当时思想保守的农村。在这种情况下,谭丽霞和谭天的日子过得怎样,可想而知。试问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谭天,又怎么会不恨林延山。
    谭天知道自己的身世还是谭丽霞重病,在离世前告诉他的。至于他要不要去找他的亲生父亲,谭丽霞让他自己决定。然后,谭天就回了林家,改了姓,名叫林天。他回林家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报复林延山。
    林家的人并不喜欢林天,这个林天自己心里明白。但是他是为了报仇,所以他也不在乎林家的人怎么看他。他靠着林延山的关系进了林氏集团,忍辱负重多年,一步步努力往上爬,为的就是进入林氏核心,找出林氏的罪证,击垮林氏。
    当时,萧凛一心想要对付林氏,所以林天就主动联系了萧凛,给他提供了一些有力且关键的罪证。一开始萧凛也并不相信林天,直到他调查清楚了林天的身世,然后两人正式建立合作关系,里应外合,成功瓦解了林氏在京都的势力。
    今世萧凛之所以想要提前找到谭天,是为了防患于未然。他想让谭天提前进入林氏,将他捧到高位,做他的暗子。
    如果林小曼不再来招惹他和他家媳妇,那么一切都好说。而要是她还不死心,妄想伤害他家媳妇,他一定不会放过她。至于林氏,就看他们识不识趣,是要保下林小曼,放弃林氏这么多年打拼下来的基业;还是舍掉林小曼这颗废子,保下林氏。
    “我说萧凛,你到底是在哪里认识的这两号人?”秦晋疑惑道。
    “你不用多管,只要帮我找到这两个人就行。”涉及到前世的事,萧凛不想跟秦晋多做解释。
    “行,找就找吧!回头我让十一和十二去办。”秦晋答应道,脸上有些小小的失落。他总感觉,现在的萧凛好像隔他越来越远了,他看不透他,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萧凛活了两世,又怎会看不出秦晋为何失落,于是敲了敲秦晋的脑袋,说:“瞎想什么,我们可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所以不管怎样,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会渐行渐远。
    “我才没有,你少胡说八道。”听了萧凛的话,秦晋也意识到自己有些想岔了,于是嘴硬道。
    “好,是我胡说八道。刚才我跟你说的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就是我想在京都买几块地皮,之前也跟你说过的,由于我不好出面,所以只能让你找人帮我买下来。”萧凛也不想跟秦晋斗嘴,直接就说了他的第二件事。
    “我说,我怎么觉得你回京都,专程是来找我给你办事的?”秦晋有些咬牙切齿道。他们到底还能不能好好地玩耍了?
    “有吗?”这个萧凛倒是没有想过,只是秦晋自己送上门来了,他不用白不用。
    “没有吗?”秦晋反问。
    “算有吧!”
    “什么叫‘算有吧’,明明就是有。”
    “随你怎么说,这两件事给我尽快办好。”
    “我好像还没答应你吧!还有,你这是在使唤下人呢?”秦晋相当不爽道。
    “没有。”
    “还说没有……”
    萧凛不再理会秦晋,扭头看向一旁靠在他肩上闭着眼睛假寐的苏玉清。苏玉清的脸色有些苍白,眉头紧蹙,看得萧凛一阵心疼。萧凛给苏玉清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让他半靠在自己怀里。
    一旁的秦晋还在喋喋不休:“我说萧凛,你也太不是东西了,过了河就想拆桥!不是,现在还没过河呢……”
    可惜,萧凛眼中只有苏玉清,完全就不搭理他。
    半个小时后,苏玉清一行人回到了萧凛他大伯家。
    几人一进屋,就瞧见屋子里面都堆满了东西,连个走路的地方都没有了。而这些东西,正是苏玉清他们今天在百货商城买的。
    这么多东西,光凭萧凛他们几个,肯定是带不回梅岭镇的。如果是快递的话,也有些不方便,所以萧凛直接将秦晋让十一和十二开来的货车征用了。
    苏玉清倒是想将这些东西连同那七块珍贵的原石一起收进空间,可是这里毕竟是是京都,人多眼杂,这么做太危险了。
    将所有的东西都分类打包装好后,萧凛就让周泽和齐远先开着货车回梅岭镇了。
    萧凛和苏玉清来京都的目的就是为了集资,现在钱已经有了,地皮和找人的事,也有秦晋帮他去办。因此,京都这边也就没什么事了。
    他们本可以同周泽和齐远一起回去,但难得来京都一趟,萧凛还是希望能和他家媳妇好好四处游玩一番,过一下没有人打扰的二人世界。
 
  ☆、第七十一章
 
翌日清晨,萧凛就准备和他家媳妇出去游玩,享受一下二人世界的快乐了。
    只可惜他的打算是美好的,最后出门的时候却还是多了两个“拖油瓶”。不用说,这两个人自然就是秦晋和萧瑶了。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快点,别磨磨蹭蹭的了。”见萧凛和苏玉清还在收拾东西,萧瑶有些不耐地催促道。
    “你要是等的不耐烦了,可以自己先走,我们不会介意。”被萧瑶和秦晋破坏了自己的计划,萧凛表示很不爽,所以说起话来难免不太好听。
    “一个人去多没意思,人多才热闹嘛!你说是吧,小晋子?”知道萧凛心情不太好,萧瑶不敢再造次,软着语气问秦晋道。
    萧瑶平生最怕两个人,一个是她的父亲萧仲柏,另一个就是萧凛,尤其是生气的萧凛。
    她会怕萧凛是有原因的。小时候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欺负男孩子,而几乎周围所有她认识的男孩子都被她欺负过,但唯独萧凛是个例外。
    曾经她也想着欺负萧凛,可是萧凛是个闷葫芦,被她欺负也不哭,依旧臭着一张脸。可是越是这样,她就越想欺负他。本来一切都挺好的,直到有一天,她把萧凛平时很宝贝,装在一个玻璃瓶子的两块糖给吃了。
    然后那天她差点被暴走的萧凛给掐死。她没想到,素来闷声闷气的萧凛,竟然有这么凶戾的一面。要不是大人及时过来,她说不定真的就被萧凛给掐死了。
    自那以后,她再也不敢随随便便招惹萧凛。甚至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绕着萧凛走。一直到现在,她对那件事都还有阴影,想起来就觉得心有余悸。
    “是啊,一个人玩得有啥意思!不过萧凛,我看你好像很不乐意和我们一起出去玩呢。不过也是,你从小性子就独,别人叫你一起玩你也总是爱搭不理的。难怪一脸不开心了!”秦晋自话自说道。
    才怪,他只是不喜欢和你们一起玩罢了!一旁的苏玉清在心里面说道。
    萧凛不语,径自将昨天在百货商城拿的相机和一堆胶卷装进了背包,然后又去厨房拿了两瓶水和一些零食过来。
    苏玉清清点了一下背包里的东西,问萧凛:“还有什么要带的东西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