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中二攻也要娶男后 作者:埃熵(下)

字体:[ ]

 
  ☆、第三十一章 前世
 
  上音追着苏彦的身影来到了羽都城墙上的一处塔楼。
  苏彦似乎知道上音在追着他,并没有故意躲开,更直接站定在了塔楼之上,就那么撑着伞,不喜不悲的看着追过来的上音:
  “师兄。”
  “……”
  上音已经不想要和苏彦争辩,毕竟上音的武功路数没有改变,沉默了一会儿,上音问:“为何要杀萧子昭?”
  苏彦挑挑眉,上前了一步,欺近上音,比起眼睛仰头,细细嗅了一口:“师兄,你闻——“
  “什么?”
  “血,”苏彦睁开了眼睛,挑着眼角看着上音,“师兄你看,这是血的味道——这么的香甜、这么的令人沉醉,简直比得过上好的美酒!你忘了吗——师兄,这种嗜血的滋味?”
  说着,苏彦舔了舔嘴角、笑得妩媚。
  苏彦的眉眼极细,也极凌冽,然后就是这种细眉,让他整个人在笑起来的时候,平添了一股妖异。
  “回答,”上音看着苏彦,并没有打算浪费时间陪苏彦说这些,“为什么要杀他?”
  “有人要杀他,我不过照做而已,这很奇怪吗?”苏彦耸了耸肩,“奇怪的反而是师兄你——我杀的又不是你的情郎凌衍,你为何反应如此剧烈?”
  “……”
  苏彦说的没错,杀手生涯本该如此。雇主出资,中间人绍介,杀手杀人。一方重金收买,一方刀头舔血。愿打愿挨的买卖,只是被杀的那些人,却是无辜做了肥羊,任人宰杀而已。
  生前的玉面鬼刹如是,现在的毒公子苏彦,亦如是。毋庸置疑、无可挑剔。
  可是,
  前几日,苏彦和萧子昭还是相互利用的关系,现如今却一个成了另一个的刀下鬼。饶是上音见惯了生死,也觉苏彦可怕。
  “师兄,你能死里逃生,还成为了河东第一高门士族顾家的七公子,盛名在外。真叫我吃惊,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说的怕就是师兄你了。”
  苏彦难得话多,可是字字句句听在上音耳里怎么都是嘲讽。
  “现在我杀不了你,你也杀不了我,”上音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你想要杀谁与我无关,只是,萧子昭现在已经死了,你没有理由继续追杀凌衍,我势必不能与你甘休!”
  苏彦听了这话,竟然温柔的笑了,靠到了上音跟前,带了几分埋怨地对着上音说道:“师兄对凌公子这份深情,倒真叫苏彦拜服。只是师兄,你有没有想过——”
  “想过什么?”苏彦浑身都是毒,上音不动声色的退开一步,远远的看着苏彦。
  “想过为什么陈国主君见你第一面的时候就会喜欢你?想过为什么——萧子昭会那么快的爱上明明重生成了另一个人的你?”苏彦连连抛出了两个问题,更是诡异一笑:
  “师兄啊,你以为——凌衍是真心爱慕你吗?”
  “你想说什么?”
  “师兄,或许你一心敬重师傅从来没有想过要探知师傅的秘密,不过,师弟我可是知道不少呢,既然今日我们师兄弟相认,难得的好日子,做师弟的就将这个秘密赠与师兄,可好?”
  重生之前,上音对待苏彦有手足之情,苏彦平日里不想说话,一时间苏彦说那么多话,上音还十分愿意听。可是如今,苏彦所说的内容实在是令人浑身发寒,上音摇摇头,不想要回答苏彦。
  “唉,师兄你别走啊?”苏彦看着上音竟然转头要走,叫住了他,“怎么?师兄,你怕了?原来,你那么在乎那个土匪头子啊?不过,也对,你为了他、在武功没有恢复的情况下,竟然要和我拼命,还真叫我惊讶。”
  上音却不想要再和苏彦纠缠,直接转身就走。
  苏彦却笑得意味深长地看着上音的背影提高了声道:“师兄,你以为师傅曾经培养我们两人是为了什么?你以为,萧子昭一个坐拥了美妻、美妾甚至小倌无数的人,又是为了什么会突然爱上你?”
  上音不闻不问,走了一段路,回头看着苏彦:“这些,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苏彦,莫要逼我与你动手。”
  “师兄,”苏彦口口声声称了师兄,可是脸上却是桀骜不驯的神色,“不知,你可曾听过驻颜术?”
  上音面色一变,沉默了。然而苏彦说出来的那三个字,却如魔音入耳,让上音不由得停下了。
  苏彦将上音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他笑了起来:“如此,想必师兄也早就听过了媚术一说。师兄不在乎萧子才、萧子良两兄弟,那么——凌衍呢?”
  “我……”上音咬了咬牙,“我信他。”
  “呵,信?”苏彦嗤笑道,“师兄,不、不、不,顾公子、顾七公子,我苏彦与你打赌——你的凌衍,他没你想得那么爱你。或者说,他并不爱你。”
  “够了!”上音终于爆发,转头就对着苏彦所在的地方攻击过去。
  可惜苏彦早有预料,双手展开往后如同飞鸟一般后退,然后一跃下了城头——遥遥传来声音:
  “顾公子,在下告辞,眼下陈、宋已灭,梁国无主,师兄生前没有替师傅做完的事——我这个做师弟的、已经尽数帮他做完了。还望公子记住我所说的话——没人会真心爱你。没人。”
  上音看着苏彦离开的方向,藏在宽大衣袍之下的双手却止不住的颤抖:上音当然相信凌衍,可是,上音却不由得因为苏彦所说的那几句话,有了疑惑。
  这种疑惑逼着上音不得不用右手握紧了左手上那枚指环,只有这样,上音才有力量能够回到郗将军的府上。
  回到将军府上的时候,梁国羽都已经乱作一团——先代梁王暴毙,极富盛名的竟陵王弑父暴露自裁、继位不到一天的梁王萧子昭惨死街头。一桩桩、一件件,梁王一脉已然死绝。
  眼下,宫中只有梁王的妃子。
  当年和梁王一起打下着北地江山的人,也只剩下了郗将军一人。郗将军能够主持大局,却不会继承梁王之位。兰陵萧家的皇室,如今人脉凋零,律国虎视眈眈。若是此刻律国开战,梁国毫无还手之力。
  君王就算无能无用,留在国都之中也有震慑之用。
  这个道理郗将军明白、律王萧鸾明白,上音和凌衍——自然也都明白。远远瞧着上音回来了,凌衍抱着小留音,冲上音微笑:“回来啦?”
  上音点点头,看见了凌衍的笑容,这才将心底的不安给暂时压了下去,走过去捏了小留音的脸皮一把。上音看着凌衍身后的马车说道:“一切都准备好了?”
  “是,按照老办法,让庆之带着留音从西南取道建邺城回山寨。和我们分开,我们则是骑马,从西北出关,往漠北荒漠边上绕回祭龙山。”
  听了凌衍的打算,上音点点头认可,环顾了四周,才问了一句:“郗微呢?我有事情与她说。”
  “咦?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吗?”凌衍好奇的看着上音“亲爱的宁杭,你的脸色不太好唉?怎么啦?”
  上音摇摇头,勉强给凌衍扯出了一个笑容:“我没事,许是太累了吧……”
  “喔,郗微她在厅里,”凌衍将信将疑的看了看上音,凑过去小声的在上音耳边说,“昨夜我很小心啊,陆老给我们的香膏我也用了十成十的量,扩张的时候你可是紧紧的吸着我呢——难道还是会痛?”
  “你……”上音瞬间就脸红了起来,不客气地给了凌衍一个毛栗,“大白天说这个,你、你、不会、不会害臊吗!”
  “哈哈哈”凌衍笑了,看见了上音恼羞成怒的样子,心里也十分开心,却还是装了无辜的嘴脸在上音的耳边说道,“我的好宁杭,我这是担心你的身子嘛,怕你吃不消。洞房花烛夜,我可是想着要给你留下一个好印象,十分卖力呢!”
  上音已经不仅仅是脸红,更是红到了耳根,不理会凌衍这个白痴、笨蛋、没脸皮的男人,上音直接往大厅走去,在廊下站了一会儿,待脸上耳根的热度稍退,才进了厅中。
  郗微正在看着梁国和宋国的地图,太过专注,竟然没有注意到上音进来。
  “郗微。”上音叫了郗微一声。
  郗微这才回神,一脸疲倦地看了上音一眼,看清楚了来人是上音之后,郗微才勉强拉起了一边的嘴角道:“顾公子回来了?怎么,是来和郗微辞行的吗?”
  上音摇摇头,从怀中拿出了一个信封,上前一步,上音将信封背面向上扑在了郗微所看的那副地图上:“我来将这个给小姐你,若是将来,小姐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只管将里面的东西取来用便是。”
  郗微皱眉,没有动,只是将目光落在了那个信封之上。
  “如此,我们便告辞了,小姐保重。”说完,上音冲着郗微抱拳,拱手之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直到上音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郗微可见的范围内,郗微才慢慢的抬头,眼眶有些微红,可是向来好强的郗微,怎么会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郗微伸手拿起了桌上的那个信封,将背面朝上的信封翻转过来。
  然而,郗微才看见了信封上的字,泪水却再也忍不住地涌出了眼眶,顺着脸庞打湿了信封。郗微用手捂住了嘴,逼着自己不要发出任何脆弱的声音。
  信封却在这个时候从郗微的手中掉落在地上,面上赫然写着两个大字:休、书。
 
  ☆、第三十二章 背叛
 
  上音和凌衍走了两日的路程才重新回到了祭龙山的山寨之中,两个人策马来到寨门之前。远远放哨的喽啰看见了他们,立刻高声吆喝着:“当家的和顾公子回来了——”
  山门之处一吆喝,山寨之中的所有人都知道了。本来平平静静的寨子忽然一下子热闹起来,山贼们都是些坦诚汉子,喜忧都挂在脸上。
  萧琛更是率先跑出来,热情满满的冲凌衍和上音喊:“大哥!顾公子!”
  “老二!”凌衍跳下马去,和萧琛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上音缓缓下马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萧琛拥抱完了凌衍,看见上音的眼神,立刻后退了好几步,故意摊开双手开玩笑道:“顾公子,我对大哥可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你可不要误会我!”
  上音一笑,摇了摇头:“萧琛兄弟还同我开玩笑,想必这些日子里山寨一切事情是大好。”
  “可不是!”萧琛拉着上音和凌衍一同回寨子里面去,“顾公子你出的计策每个都是妙极!我们现在寨中兄弟比原先更是充实了百人,和几个义军的头目我们也歃血为盟,成了盟约兄弟!”
  想了想,萧琛又说道:“对!老大和你找到的东西大有用处,我这就带老大和公子你去瞧瞧?”
  “边儿去!”凌衍不满意地挤走了萧琛,一把搂住了上音的腰,“你过去边上点!这是我相好的!再好的东西一会儿再看!我说老二,你大哥我好歹跑了两天的路,你就不能让我们休息会儿?”
  萧琛看着凌衍,再看看带笑的上音。挠了挠头,干笑一声:“我这不是高兴嘛——”
  “好了,萧琛兄弟,”上音拍了拍萧琛的肩膀,“凌衍他同你开玩笑呢。”
  看着萧琛被自己唬住了的样子,凌衍在心里偷着乐,这才吩咐萧琛去准备了好酒好菜、晚上同大伙儿一起庆祝,自己却拉着上音回到大帐之中,两个人赶路了两天,一路旅途劳顿。
  凌衍心疼上音,当然,自己也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